第16章 闫乾提分手

上一章:第15章 反击 下一章:第17章 闫乾的承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记者会上,各路媒体都睁大眼睛看着,闻原如锋芒在背。

记者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已经提出来:“我一直很喜欢《望江亭》其中有一段是两个兄弟为了那展少侠起争执的,乔新记得吗?”

简乔新微微扬了扬下巴,眯着眼思索片刻:“是第51章 ,第二页的那段吗?”

记者大喜过望:“对,你真厉害!!”

“过誉了。”简乔新侧目对闻原道:“我们来?”

闻原瞬间僵住了,他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支支吾吾道:“你先来。”

简乔新倒也不逼迫他,即使这一段的主场本应该是由闻原开场的也无所谓,他垂了垂面,再抬起来的时候眼神已经变了一个样,带着些倔强:“我与你多年兄弟,难道你竟是为了一个外人质疑我?”

闻原攥紧话筒:“我……”

场地一片寂静,众目睽睽之下,一滴冷汗从闻原的额头落下。

后面的经纪人看实在收不了场,急的自己上了台,她扶住闻原的的腰:“原原,原原你是不是不舒服?”

闻原一愣,顺势在经纪人的怀里晕倒。

现场乱作一团,答辩会里面主演忽然晕倒这可不是件小事,后台的工作人员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记者们也被致歉请回去。

闻原的经纪人找到了记者:“您好啊,刚刚对戏那段能不能删掉不播啊,对外面的影响也不好。”

记者微微一笑:“纵使我们不写,刚刚可是有直播平台的人在呀。”

经纪人如遭雷劈,连抓着记者胳膊的手都不自觉松开:“他们也在?”

“这是自然。”记者小姐姐收起自己带来的工具,意味深长道:“常言道,有多大碗就盛多少饭,您可是要注意胃啊。”

这句话明里是在关心身体,暗里却是在讽刺闻原不懂装懂,不仅如此还给自己立牌坊的事情。

经纪人笑容僵硬:“多谢关心。”

记者挥了挥手走了。

后台

闻原昏倒根本就是假的,也就是作秀给大众看,一旦回到休息室里面自然就醒了,气的开始发脾气。

桌子上工作人员提供的水杯被他砸到地上四下迸溅,两个助理躲的远远的。

闻原狠狠地踩在碎渣上:“我与简乔新不共戴天!”

门外的经纪人恰好进来,正好赶上屋里的人在发脾气,闻原挥手扔的一个抱枕凑巧飞了过来,砸在经纪人的额头上。

经纪人戴着眼镜,这么一下子眼镜都被砸掉了,他厉声:“闻原,你在做什么!”

闻原动作一僵:“蒋哥?”

蒋成在捡起地上的眼镜,叹息:“你又在发什么脾气?”

“蒋哥,这能怪我吗?今天简乔新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他这是在故意找茬,根本没把我,没把你放在眼里!”闻原怒气冲冲的跺脚。

蒋成在关上身后的门:“简乔新为什么会这样,你想过吗?”

闻原漂亮的小脸上带着点不屑:“还能什么,他心眼小,见不得我,一直嫉妒我呗。”

“……”

蒋成能被闫乾叫过来带闻原,到底是有本事的,他沉声:“简乔新在我们盛世签约了两年,他的秉性我非常清楚,并非是那种主动招惹是非的人,他会如此,肯定是因为前段时间发的通稿。”

闻原理直气壮:“还不是因为他小气!”

蒋成不知道该说什么,前段时间的事情,的确是他们做的不对,那个时候只想着给闻原炒一点话题,并没有想着拉踩简乔新。

但是后来闻原做了点手脚,网上开始黑起简乔新来,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就算是不为敌也得为敌了。

蒋成叹口气:“我先去想办法公关,你……这两天别去剧组了,休息两天避避风头。”

说完后递给了助理眼神,两个助理硬着头皮带闻原从后门离开。

闫宅

被从保姆车送下来的闻原听着助理絮絮叨叨说着以后的工作安排烦不胜烦:“知道了知道了。”

从车上跳下来,他大力甩上门,火气未消。

穿过花园来到大门口,闻原按下了指纹锁进去,今天本来要回学校的,可是那边接到了命令,说是闫乾回来了要见他,自己便被送来了这里。

闻原满是不乐意的打开大门,一进门还没来得及发牢骚就顿住了。

闫乾坐在大厅沙发的主座上,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姿态慵懒的端坐着,那张英俊的面孔少了以往的柔和和笑意,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一串佛珠,看着很是认真。

闻原心头有不好的预感:“阿乾?”

“嗯。”

闫乾按在佛珠上的指腹摩挲了两下:“回来了?坐。”

闻原原本满腔怒火,此刻碍于闫乾的气势敢怒不敢言,他坐到沙发上,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竟是谁都没有开口。

终于,就在闻原耐不住了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闫乾说话了:“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闻原一愣,握了握拳,带着点撒娇的意味:“今天我工作的时候,差点晕倒。”

“哦?”闻乾挑了挑眉,似乎有兴趣:“身体不舒服?”

闻原点了点头,他捂了捂胸口:“这还不是因为简乔新,他明知道我学业繁忙没机会背台词,还当众给我难堪,我都不知道何时得罪了他,他竟是要如此刁难我。”

边说着,闻原红了眼眶,像模像样的擦了擦眼角的泪。

“闻原。”

闫乾的声音冷了一个度:“你平日里胡闹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与简乔新有怨,背地里使了什么小手段刁难他,我也可以当做不知。”

闻原擦眼泪的动作一顿,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砰!”原本在闫乾旁的平板被人砸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巨响,震的闻原整个人一哆嗦,浑身僵直。

闫乾对后面说:“把人带来。”

原本无人的大厅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几个黑衣保镖,这些人压着一个浑身是伤的人走来,行至沙发前停住。

保镖一旦松手,那浑身上的人便瘫在地上不住求饶,连磕头都带上了:“闫先生,不是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闫乾漫不经心的转着佛珠:“还等我教你说?”

“是,是是。”那人浑身都在颤抖,不知是经历了什么:“我也是接到了电话,那个人说要我和我兄弟完成一件事后,给我二百万的报酬,不用撞死人,我兄弟进去蹲几年就可以了。”

闫乾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闻原浑身的血液一瞬间沸腾,他面上兀自镇定着,只有微微有些颤抖的腿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闫乾:“继续。”

“我们欠了高利贷,实在是没办法啊闫先生,不还钱就得死,也是剑走偏锋才不得的这么做的!”那人说完又开始磕头,一下下的实心响,渐渐的,就连客厅的地板都带着点血迹。

闫乾一言不发,他漫不经心的转着佛珠,仿佛看不到一般。

闻原咬着唇:“阿乾,他好像流血了……”

闫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声音沙哑:“你心疼他,不若你去替他磕?”

闻原瞬间住口了。

客厅里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只余下一声声的闷响,保镖们一言不发的站在那人身后,仿若一座一动不动的大山。

闫乾这次是真的动怒了,即使他没有大动干戈,既然他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但就连一向胆大包天的闻原都感觉到了那股子盛怒的气息。

终于,那磕头的人血流满头,被保镖拖了下去。

闻原到底是耐不住的:“阿乾,他……会死吗?”

“你都有能耐杀人了,还管他会不会死?”闫乾冷笑一声。

闻原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委屈不已:“不是我做的,你肯定知道了对不对,都是徐穆怂恿我的,我没想他死的,我就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而已。”

闫乾摩挲着佛珠的触感:“闻原,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闻原一僵,这才真的有点慌了,他稳了稳心神:“阿乾,我真的知道错了,这次的确是我不好,我对不起爷爷对我教导,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这次一定会改的,要不然,我去找简乔新道歉,我也给他磕头,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故意提到爷爷,果然见闫乾周身气息缓和了一些。

闫乾收起佛珠:“从今天开始,你与徐穆断绝一切来往,如果你再敢有害人之心……”

闻原泪珠滚落,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闫乾眼底是一片冷漠,他沉声,用着从未有过的语气对闻原下了通牒:“我们就分手。”

沙发上的闻原难以置信的望着他:“阿乾,可你答应爷爷会一辈子对我好,永远照顾我的。”

以往,只要他这么说,闫乾一定会心软,好好哄他的。

但今天,闫乾站起身,他高大的身形给人如山般的威压,沉声:“若你肯收心,以往的承诺依旧作数。”

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闻原,仿若看着蝼蚁一般:“若你不知悔改,就好自为之。”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5章 反击 下一章:第17章 闫乾的承诺
热门: 异位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 前巷说百物语 三叉戟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24点谋杀案 时间的习俗 重案追踪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女巫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