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怀孕了

上一章:第24章 验孕棒 下一章:第26章 流产落红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条杠

红色的双条线分外的瞩目,简乔新的手一抖,差点将手里的试纸给丢出去。

“不会的,这个不一定准。”

简乔新将手里的这个放在马桶上,又去翻出来另一个,还好他买了两个,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怀揣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简乔新又测试了一番,当再次看到熟悉的两条杠时脸都白了。

慢吞吞的从马桶上坐起来,简乔新的头一晕,差点摔下来。

扶着墙歇了一会走到床上,一旁桌子上的感冒药还无声的刷着存在感,然而现在也派不上用场了。

电话铃声嗡嗡的响,将震惊中的某人拉回神。

简乔新心神不属的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是好友封青的声音:“小新,你最近怎么样,最近的新闻我看了,你不要太伤……”

电话那头叽叽呱呱说了半天,简乔新是一句话没听进去。

最后,封青也意识到那边太沉默了,又问了一句:“喂?小新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

“听了。”简乔新的声音沙哑的吓人,他低声道:“我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封青果然不追究了:“你不舒服?那你去医院瞧了吗?”

简乔新心里纠结的很,但是事关重大,他也不敢随便说,便支吾的敷衍过去:“嗯,就是普通着凉了,睡一觉就好了。”

封青松了口气:“那就好,行,那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你早点睡吧。”

简乔新胡乱的应了,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也让他冷静了许多,也开始认真的思考肚子里面的这个去留的问题。

“到底要不要留……”

简乔新扑在床上懊恼的将脸埋在了枕头上,本来心里想着事情,结果想着想着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

盛世佳伦大厦

简乔新坐在农拜的办公室里面刷着平板上关于自己的评论。

如果说几天前网上对于自己的风评还是人人喊打,痛恨的,那么现在自从有公关介入后就好了很多。

神淮:“说实话吧,我看到你们曝光的邱健的照片我就觉得这是个渣男的面相。”

Genie_CJ:“还好分手了,这种婆婆嫁过去简直是折磨!”

网上的风评还是挺着简乔新的。

农拜在不远处拿着文件走过来放在桌子上:“你看一下,这些剧本都是最近找上我们的。”

简乔新试探道:“那我演的是……”

“男一。”农拜翘着二郎腿,十分坦然。

简乔新不敢置信,他伸手拿起了其中一个文件夹,才打开第一页就震惊了:《火辣王妃太娇蛮》,《特工皇妃:xxx》

他又看了几本,当然也看到了现代的:《娇妻带球跑》《霸道总裁爱上我》

简乔新:“……”

农拜慢悠悠的喝了一杯茶:“你别看这名字似乎挺接地气,但内容却不错,还能当男一呢!“

简乔新沉重的放下剧本:“农哥,我觉得吧,东西贵精不在多。”

农拜差点噗出来,他呛了两口:“你还别说,其实这里还有一本不错的,雁衡阳,雁导你知道吧,他最近在筹备一个电影,是科幻的大制作篇,双男主,听说一个已经定了简星辰了,还有一个没定。”

雁导。

这个导演简乔新肯定清楚的,雁衡阳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他拍的电影电视剧都一定会大爆的。

今年的年初,刚刚上映的《织云星上》火爆全国,主演之一的简单更是凭着这部剧一举拿下了最佳男主的年冠。

农拜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实不相瞒,这个资源呢,本来不是在我手里的,而是王总监漏下来的,听说是总裁办那边的意思。”

简乔新心一紧:“闫先生?”

农拜也不敢确定:“不清楚,但是要是真的想争一下就看你自己了,我听说呢,闻原那边也在接触这个角,还有不少人也都在争取,你的胜算不大。”

简乔新拿着剧本,迟疑片刻:“我先回去看看,然后再给答复。”

“行。”

和经纪人聊完之后他就拿着剧本往回走,这几天也没什么事,正好趁着机会多钻研钻研剧本。

到了电梯那边,却正巧遇到了迎面过来的闻原。

几天不见,闻原看上去……似乎憔悴了一些,整个人瘦了一圈,一双大眼睛围着一圈红,穿着白色的样貌羊毛短袖,看上去无辜又可怜。

简乔新皱了皱眉。

他本不欲要理会闻原,闻原却主动的凑了过来:“小新哥哥,好久不见啊。”

简乔新没理会他。

闻原倒是变得沉得住气了,他的脸上挂上了浅浅的笑意,似乎有意无意道:“我刚刚去见了阿乾。”

“唉,那天的事情其实就是个误会,不过那个时候阿乾太在意我了,居然发了那么大的火,刚刚我都去跟他解释过了,你知道我们感情深厚,阿乾之前还答应要娶我的,估计也就是很快的事情了。”

简乔新侧过脸:“恭喜你啊。”

“谢谢。”闻原一张小脸上挂着点无辜:“小新哥哥,你好像不太舒服?”

简乔新心里乱的很,他正要摇头,结果胃里一阵的难受,他猛地扑倒一边垃圾桶里想要吐。

闻原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电梯刚好来了,闻原犹豫了一会儿自己进去了。

简乔新靠在墙上歇了一会儿,手里还拿着剧本,手指不自觉的紧紧攥起,最后几乎要泛出青筋来。

闻原和闫乾要复合了。

肚子里的这个以后要怎么办呢,如果说昨晚简乔新还有一丝迟疑,现在就是完全的下定决心了。

要打掉。

如果雁导的这个剧拿下来了,他揣着崽,要怎么拍?千辛万苦这么多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要混出头了,怎么能就这样轻言放弃?

从经济公司里面出来,拦车去医院,简乔新一路胡思乱想了许多,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A市-人民医院

全副武装将自己包起来的简乔新排着队伍挂号。

他拿到了号码牌后就开始去妇产科坐着等,这里的走廊狭小,周围坐了不少的孕妇。

有些是来产检的,有些……也是来打胎的。

简乔新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小本子,莫名的情绪低沉,他自幼丧父,基本就是和爸爸相依为命的。

虽然并非是双亲全失,但其实还是很孤独的。

很多时候,他也喜欢能有人能陪着自己,一开始是希望有弟弟妹妹,后来是希望有朋友。

只是他因为爸爸工作忙,家里的家务活全担在肩上,根本没有课余的时间来交朋友,要成为成绩优异的孩子,要打理号家务活,不能让爸爸太辛苦。

他其实,没有朋友的。

后来大学了,虽然也渐渐有了朋友,但心里却依旧是孤独的,他漂泊不定,他无枝可依。

也想有家人,但多年的感情,也错付了。

前面的门被打开,护士开门叫号:“18号到了。”

简乔新精神一震站起来,他走进去见到了大夫:“您好,我是18号。”

医生是个很慈祥的妇人,她拿着笔写着字,见到了简乔新全副武装的样子笑了笑:“来打胎?”

简乔新艰难的点了点头:“嗯。”

医生见的人多了,一眼看出他的不舍,便循循善诱:“为什么呀?”

“因为工作忙。”简乔新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或许是因为孕期人的精神脆弱,他咬了咬牙:“这孩子生下来,也是我一个人抚养,我……不愿意他受苦。”

是了,就是因为自己是单亲家庭,才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

他太痛了。

怎么舍得这个孩子也跟着重来一次呢。

医生放下笔来,若有所思:“你现在两个月多了吧,那必须要做人流,但是你身体虚,是不是经常贫血头晕,还不舒服?”

简乔新点点头。

医生抚了抚眼睛,温声道:“做人流很伤身体的,你状态不好,我们不建议现在做,你回去好好养身体,如果确定要打,一个月后再来。”

“不能现在吗?”简乔新万分为难,一个月啊,万一有了感情他舍不得怎么办!

医生迟疑道:“若是你愿意的话,打掉也不是不行……”

简乔新望着她。

医生叹了口气:“那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影响,要想调养的话,你同样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以及……”

简乔新的心提了起来,试探道:“以及什么?”

“以及你可能以后无法再生育。”

……

犹豫了半响,简乔新终于站起身:“好,那我一个月后再来。”

医生点了点头,目送青年离去,不由缓缓叹息,现在有些男人真是不负责任,害的人家怀孕了又不负责任,真的是造孽喔。

简乔新从家里回来就开始看自己的剧本。

然后他发现,这个剧本其实非常的有意思,这并非是一个主线为爱情的小说,主线其实是悬疑侦探。

与其说是爱情,不如真的说是兄弟情。

他想要争取的角色是一个山庄的公子,他的家族被人灭了全族,背负着血海深仇,报仇就是他活下来的动力。

而简星辰的角色却与他恰恰相反。

简星辰是一个十分想要闯荡江湖的小公子,家庭和睦,但实际却没有什么真功夫。

剧本是一点点的揭开了一个惊天案子的帷幕,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偶尔会穿插一些兄弟情在里面。

总体来说,非常值得挑战。

简乔新看了一晚上,若不是身子容易犯困,最后眼睛都迷糊了,他还能继续看下去。

三天后

传媒大厦

简乔新靠在车里睡觉,前面开车的农拜道:“到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简乔新没听见,还是前面的经纪人又喊了几声才彻底的唤醒他。

简乔新缓缓转醒:“唔,到了?”

“你最近怎么回事?”农拜摘下用来装逼的墨镜,纳闷极了:“你怎么动不动就睡觉?”

简乔新困的打哈欠,他嘟囔道:“可能是因为熬夜看剧本背台词的缘故吧。”

这个理由倒是像模像样的。

农拜叹了口气:“你认真是好的,别耽误工作啊,你看看你最近,不是睡觉就是着凉。”

简乔新胡乱点头:“知道了,农哥我进去了。”

农拜下来开门:“今天去见雁导,你多注意,我跟你说,这娱乐圈里面就没人敢和雁导耍大牌的,就连萧子华那个太子爷都不能,这次的另一个主演简星辰你知道吧,就是霍先生家的那位,他都要亲自过来试镜,你懂了吗?”

简乔新说:“懂了。”

他又打了个哈欠。

农拜:“……”

怎么不让人省心呢!

简乔新终于摆脱了唠唠叨叨越来越像老妈子的经纪人往传媒大厦走,结果在电梯口就遇到了闻原。

闻原今天穿的十分光鲜亮丽,精神状态也不错,他看了一眼简乔新:“小新哥哥,你居然也来试镜啊?”

简乔新不困了,他点头:“嗯。”

闻原撇撇嘴:“我听说雁导选角喜欢重视的,你怎么也不收拾收拾自己啊?”

的确,比起闻原浓妆艳抹,简乔新穿着十分朴素,他甚至连妆都没化,身上也就套了一个浅咖色的外套,穿了条普通的牛仔裤。

简乔新说:“总是要试镜换戏服的。”

闻原有些不高兴,眼底闪过一丝阴郁,自从那天起,他也想要回去找过闫乾,可是闫乾却完全不愿意见他。

更甚的是——自己的经纪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风声,没有那么关心自己了。

虽然他现在的助理和各项目的资源都没有变,但周围人对他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闻原站在简乔新旁边,试探道:“小新哥哥,你和健哥很多年的感情了吧?”

简乔新靠在电梯栏杆上,他瞧着一点点跳转的楼层:“怎么,来炫耀来了?”

“我……”

闻原的脸白了又青:“那天我真的和他没做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简乔新稍微站直了些身子:“不需要做什么,你们出现在哪里,就是错的。”

闻原还想说什么,可是电梯的楼层到了。

众人都上了同一层楼梯,这里面来试镜的人不少,很多人都在拿着剧本背台词,看上去很刻苦。

不远处的试镜间门被打开,有人从里面出来,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力。

这是第一个试镜的简星辰,他试镜的是汪家的小公子,本就是天真无邪的小公子,这种气质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简星辰长相讨喜,有种干净的感觉,婴儿肥的小胖脸看着让人想捏一捏,整个人走路的起来十分灵动。

简乔新正偷偷瞧着,那边的人似有所感的看过来。

四目相对

缓缓的,简星辰露出了一个微笑来,冲他挥了挥手,算是无声的打了个招呼,这才进到了试镜室。

众人等了等,当门被打开的时候简星辰从里面出来,面上还带着点笑意。

其他人心里打鼓。

有人出来叫号,轮到其他人过去了,剩余的人都听闻过雁衡阳的大名,皆是内心忐忑不安。

过了一会

“砰!”

大门被猛地推开,刚刚进去的演员红着脸出来,他的步伐跨步的大,一脸的怒气,看上去恨不得是要大闹一场。

其他人面面相觑。

一上午,几十个人进去,最后都是面红耳赤的出来。

当闻原进去的时候,他侧目看了一眼简乔新,冷哼一声进去了,外面的人安静的等待着。

二十分钟后

门被打开,闻原脸色铁青的出来,头都没回就走了,身后的助理慌乱跟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惹的这祖宗不高兴了。

里面人再次出来叫号:“28号,简乔新。”

简乔新连忙站起来,他刚刚已经换好衣服了,这会儿理了理下摆缓步走进去,推开门,也是微微的一惊。

只见偌大的房间里面放着一张巨大的长桌,上面什么都有,像是二手跳蚤市场一般。

在最前面的椅子上坐着翘着二郎腿,戴着耳机,刷着平板哼着歌的导演。

简乔新鞠躬:“雁导好,我是简乔新,我来试镜萧内一角。”

“嗯。”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雁衡阳坐起了身,这位年轻的导演长相其实非常硬气,留着半张胡子脸,中分的发型,慵懒而又带着点颓废的气息。

雁衡阳指了指桌子:“过去看看。”

简乔新本以为会让自己演一段,却没料到让自己先去桌子看,他乖乖走过去,瞧见这是一盆篮子,里面放着密密麻麻掺和在一起的珠子,非常小的珠子。

雁衡阳说:“你按照颜色给我分出来。”

“……”

简乔新面色宁静:“是。”

屋内一下子陷入安静,坐在椅子上雁导继续开始玩平板,一边坐在桌子上的简乔新全身贯注的分珠子。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透过玻璃撒进来,温柔的落在人的肩上。

十分钟后。

雁衡阳站起身,他走过来:“分的怎么样?”

简乔新指了指旁边几个小碗:“分出了一点。”

“嗯。”雁衡阳慢条斯理的将几个碗拿起来,当着他的面全部倒了回去,一字一句道:“重来。”

“……”

简乔新的心里已经有点火了,辛苦努力了半天,这室内偏偏还不开空调,就算是秋天也热,容易心烦意乱。

但他贯是会隐忍,温顺道:“是。”

雁衡阳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走回去继续划动平板玩。

当五分钟后,如法炮制,只是这次更过分的是他将这些珠子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里面,寒声道:“你分的什么玩意?”

简乔新说:“如果我有做的不对的,还望您指出。”

雁衡阳嘴角勾笑,他弯腰,指了指桌子另一边的书本:“你把第13页抄出来,我就考虑考虑你?”

简乔新指尖颤了颤,他侧目看了过去,半响点头:“好。”

现在已经二十分钟了,他慢步走到另一个椅子上面坐下来开始抄写,坐姿端正,神态平和,出其的安静。

雁衡阳做回了椅子上,不过这会儿却没有继续刷新闻,而是在平板的百度上开始搜索起了简乔新的名字。

出道2年,群演一年,配角一年。

演过的剧一堆,镜头寥寥无几

被爆出轨门,反被咬一口

室内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到,只余下笔尖划过纸张窸窸窣窣的声音。

雁衡阳摸了摸下巴,眼角的余光朝桌子上看去,只见身穿墨绿色古袍的青年微微低着头,他的侧脸如玉,娴静温和,纵使面对百般刁难也等闲看之,有着令人惊喜的韧性。

十分钟后,简乔新放下笔,他站起身走过来,双手恭敬的将纸张递过来:“雁导,我写完了,请您过目。”

“哦?”雁衡阳随手接过,有些意外纸上清秀干净的字。

他嘴唇勾笑,仰起脸看着简乔新,但这他的面开始撕手中的纸,纸张破裂的声音清晰而又带着嘲讽。

如雪花一般的碎纸铺天盖地的从头上落下,雁衡阳翘着二郎腿,充满恶意道:“怎么,我说考虑考虑,你还真信了?”

简乔新安静的站在原地,屈辱感爆棚,他的指蜷起:“只是想让您给我一个机会。”

“机会刚刚不是给过你了?”雁衡阳百般刁难:“你写的,我不满意,懂?”

简乔新声音带着一丝暗沉:“懂了。”

他抿了抿唇,蹲下身开始捡碎纸片,孕期让人情绪脆弱,有一瞬间他真的想夺门而出,再不受气。

可是理智却让人拉紧了脑海里面的那根弦。

不可以,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反正跟这些年受的气来说,这算的了什么,要学会忍耐,还要赚钱养肚子里面的这个。

偌大的房间,简乔新蹲着身子围着雁横阳捡纸片,没有人催他,也没有人阻止。

过了一会儿,简乔新将手里的碎纸放在雁衡阳手边的桌子上,他道:“既然您刚刚觉得不满意,那我再去抄一遍好了。”

雁衡阳戴上耳机:“就算你再写,我也不一定会满意。”

“我知道。”简乔新对着他鞠躬:“只是想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不试镜主角,配角,群演都可以,只要您点出来的镜头,我都可以演。”

雁横阳挑了挑眉:“你记得住台词?”

简乔新坚定道:“我倒背如流。”

房间里面又一次沉寂下来,雁衡阳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你回去吧。”

转变来的太过突然

简乔新不肯走,他还想再哀求哀求:“雁导,我……”

“听不懂?”雁衡阳声音冷了下来:“需要我让人请你出去吗。”

看着导演冷若冰霜的表情,简乔新的心渐渐沉了下来,就算再怎么说,他的尊严也就到这儿了。

简乔新慢慢弯腰鞠了躬,转身走了出去。

工作人员在他后面叫号:“29号进!”

从这里出来已经一天了,简乔新觉得肚子很饿,他朝电梯走到一半就看到不远处有人弯着腰似乎在吐,很不舒服的模样。

那人靠在墙上看上去好像很痛苦,简乔新走过去:“你怎么了?”

眼前的人仰起脸,入目是一张圆圆的小胖脸,可能是因为不舒服有些虚弱,简星辰声音软软的:“没事。”

简乔新感觉这状态似乎有点似曾相识,他迟疑的从包里拿出一瓶水来:“你要不要喝点水?”

简星辰迟疑了一下。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4章 验孕棒 下一章:第26章 流产落红
热门: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卖马的女人 杀手的悲歌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三死罪 绿胶囊之谜 老间谍俱乐部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没人要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