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流产落红

上一章:第25章 我怀孕了 下一章:第27章 我会对你负责?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夜色微凉

走廊上不时吹拂过秋季的风,简乔新捂着鼻子打了个喷嚏,他缩了回去。

衣服什么的他没什么想法了,慢吞吞的走到床沿边坐下,简乔新脑海里面一遍遍的回放着闫乾和那少年在楼下的一幕幕。

是了,其实也正常。

像他们这种有钱人,没事找点消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对吧。

简乔新慢慢缩蜷到被窝里面,心里一直在自我安慰,却永远也过了那个砍,虽然已经找好了解释,心中却还是无法释怀。

将头埋进枕头里,手心不自觉的蜷起,简乔新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还以为——闫乾是不一样的。

第二天

暴雨后的晴天,天空蔚蓝一片。

秋日的气温很是舒适,林荫小道上空气清新自然,简乔新昨晚没睡的太好,五六点的时候他就起来了,左右闲来无事,干脆就来散步了。

不远处传来一声狗叫声,一只小黄狗在小道上跑步。

简乔新转身看去,就见林荫道上闫乾穿着一身休闲服慢跑,脚步还跟着个活力四射的小黄狗。

小黄狗注意到了简乔新,热情的撒欢跑过来。

“汪汪!”

简乔新往前走了几步,却被小黄狗赶超上来了,小黄一点儿也不怕生,冲简乔新摇尾巴。

简乔新微微一笑,他弯腰摸了摸小黄的脑袋。

闫乾从后面慢跑过来:“它挺喜欢你。”

简乔新动作一僵,伸回手,声音平如水:“是挺可爱的。”

林荫小道上微风徐徐,不时有金黄色的枫叶落下来,简乔新穿的是庄园重新给他找来的衣裳,直筒式的黄色连帽衫裳上胸有一只大大的小熊□□,配双白色的布鞋,整个人被活力的黄色映衬的都能年轻几岁。

闫乾将手中遛狗的绳子给他:“你喜欢就带着它玩。”

简乔新下意识的接过:“这是您的狗?”

对于这个问题闫乾嘴角勾笑,他问:“你看叔叔像是有时间养狗的人?”

“……”

手中握着的牵绳子有金属的纽扣,那一丝冰凉从手心一直凉到了心里,他们说话的距离太近了。

简乔新退后一步,他对闫乾产生了抵触:“也对,您日夜操劳,定然辛苦。”

空气有一瞬间的寂静。

小黄狗都能察觉出来这两个人的气氛不对劲,乖乖的呆在一边。

简乔新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渐渐变冷,他转头往回走:“您继续晨跑吧,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闫乾说:“简乔新。”

转身的人脚步顿住。

闫乾眉头皱了皱:“你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你不问还好,那不算什么,若是你偏偏问了,有些委屈便会蔓延上来,丝丝扣扣,越发膨胀。

简乔新抿了抿唇:“没什么意思,闫先生多虑了。”

他要走,闫乾偏偏不让他如意,男人长腿一迈,几步就追上了人,高大的身躯挡在他面前:“没什么意思你跟我阴阳怪气?”

简乔新眼神闪躲了一下,不自觉的往后退:“我没有。”

闫乾抬脚向前,高大的身躯给人一种压迫感,他重复了一遍:“没有你躲什么?”

“……”

“我没躲,是闫先生你自己咄咄逼人。”简乔新再退就靠到树上了,他说话的不自觉带着的气:“难道我有说错吗,你自己心虚了吧?”

话音落简乔新就后悔了,冲动误事啊。

果不其然闫乾的脸黑了,他儒雅的脸庞上不带笑时冷峻的可怕,枫树上一颗树叶翩然落下,在空中旋转了几圈,缓缓降落于大地。

沉默半响后

闫乾挑了挑眉:“昨天你看到了?”

简乔新想不到他居然如此敏感,这都能联想到,但是他可不能承认:“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

闫乾退后几步,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心中横冲直撞,简乔新是怎么看待他,觉得他就是和谁都可以一夜情的人?

现在是做什么,着急划清界限,好不与自己这种人来往?无数的念头在心中翻涌,无论想到哪一种,都只会比上一种更气。

闫乾嘴角勾起冷笑,他轻微的点点头,对靠着树的人冷声道:“好样的。”

简乔新一愣。

还不待自己说什么,闫乾摆了摆手:“既然你累了就回去休息吧。”

话音落完后男人便走了,他一走小黄也跟着走,林荫道上一人一狗的身影渐行渐远,留下有些发呆的简乔新。

其实有一瞬间他看着闫乾的目光,几乎以为他要打自己。

但很快的,闫乾却收敛了所有情绪,他甚至摆上了那种虚假的微笑,风度翩翩的很,也没有再日常教训自己。

简乔新心里却忽然沉闷起来:“难道是我误会了……”

早餐

庄园早就准备了丰盛的早餐,被邀请来这里的一行人在桌前坐下,从楼上下来的简星辰一过来就感觉到了饭桌气氛的不寻常。

闫乾倒是还好,面色自然,不仅可以微笑的和人打招呼,还能有心情优雅的拿面包去涂酱。

但是——

简乔新就低沉多了,虽然不太明显,但却是真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简星辰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试探道:“两位早上好呀,昨晚睡的好吗?”

离他最近的简乔新挺直了腰板微笑:“挺好的。”

目光闪躲,说谎。

那就是昨晚的事情。

狡猾的狐狸迈着小碎步走到简乔新跟前,用着不高不低的声音道:“小新,你黑眼圈都出来了,是不是初来,睡不习惯,没睡好啊,是我疏忽了。”

简乔新心说有那么严重吗,这么明显,他胡乱点头:“是有点挑床。”

简星辰圆溜溜的眼睛微微的弯成月牙,他转了个圈,想凑到闫乾跟前刺激刺激,结果才刚一转身就被霍诀被按住了。

霍诀说:“坐好。”

“好喔。”

四个人落座,霍诀没有先动筷,而是道:“昨天的那个人,我已经处理了。”

闫乾拿到餐具抹酱的指微顿,慢条斯理道:“主意都打到我这里来了,他野心倒是不小。”

“嗯。”霍诀点了点头,他将剥好的鸡蛋给简星辰:“像我这种成家立业的人就少了许多这种烦恼。”

闫乾:“……”

皮是不是?

坐在霍诀跟前的简星辰乖巧的吃着蛋,看着简乔新:“阿诀说的对。”

简乔新:“……”

看我干嘛?

说归说,但是听他们这么讲,昨晚的事情看来的确是另有隐情了,那么自己,定然是误会了闫先生。

简乔新葱白的指捏着面包却有点食之无味,他实在忍不住了,悄咪咪的抬眼想要偷瞄一下闫乾的反应,对面的男人已经换回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浑身的气质也变得疏离了许多,他优雅的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一丝一毫多余的目光都没有瞧过来,仿佛自成一体。

简乔新的捏着食物的动作一紧,唉,生气了。

可这也不能怪他啊,誰让闫乾把人放进去的,他要是不愿意,不能赶走吗,误会也不是他想的呀。

难搞喔。

吃完饭后

简星辰拉着简乔新说是出去玩,而闫乾和霍诀两个老板都是要回公司的。

私家车跟前

简星辰给霍诀理了理衣领,碎碎念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他中午记得吃饭,少喝咖啡,而冷峻的像冰山的霍总居然就真的在听。

简乔新收回目光,觉得他知道的太多了,一旁的闫乾姿态慵懒的斜倚在车边,侍从在一边打包着简星辰非得塞给他的特产。

简乔新眼神闪烁,犹豫半响走过去:“闫先生……”

闫乾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懒洋洋的应了一声,显然对他兴趣不大。

简乔新本来就怕他,此刻更如覆薄冰,他清秀的脸上满是纠结,期期艾艾道:“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没空,有事联系我的秘书预约。”闫乾修长的指划了划手机屏幕上的文档,似笑非笑道:“日夜操劳,十分辛苦。“

“……”

这记仇的男人!

简乔新憋红了脸,他轻声道:“对不起,我误会您了。”

闫乾眼底的寒意不化,嘴角却依旧勾笑:“不是说没什么意思吗,这会儿怎么又误会了,简先生现在说话我是越来越不懂了。”

简乔新被他怼的一愣:“我……”

论耍嘴皮子他怎么会是闫乾的对手。

旁边的侍从已经打包好了,恭敬的将东西放到后备箱,司机过来给开门,闫乾也收起了手机,不再看旁边的人一眼坐进了车里。

直到车子绝尘而去的时候简乔新都还僵在原地,闫乾是生气了,他百分百的确定,但他却毫无办法。

后面的简星辰凑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吵架啦?”

简乔新低垂眉眼,轻声道:“没有。”

“哎呀不要难过啦,对宝宝不好的。”简星辰蹭了蹭他:“阿诀经常生气的,但是跟他撒撒娇就好了,如果你们吵架是你的错,你就说点软话嘛,我看闫先生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呀。”

“……”

他就是!

简乔新抿抿唇,迟疑道:“我说了,但是他还生气。”

“那你就付出行动好了!”简星辰对哄人是很有心得的,毕竟他家的那位就是个无理取闹的男人:“反正只要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都会原谅你的。”

简乔新想起闫乾对自己板着的脸只觉得万分头疼,他迟疑半响最终缓缓点头:“好。”

两个人下午一起玩了一会儿才回去。

晚上简乔新回家的时候,出乎意料的遇到了自己没有预料过会见到的人。

邱健站在巷子的风口看着他。

简乔新一僵,缓缓走过去:“你出院了?”

“小新,你好狠的心。”邱健此刻的模样堪比之前可以说是颓废许多,他周身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自己的脑袋,脸色苍白,原本英俊的脸现在变得凌厉,看上去竟是有些令人惊心,他道:“你怎么能一次都未去瞧过我?难道我们这五年的感情都就此白费了吗?”

秋风瑟瑟,简乔新捂着手,哈了口气:“邱健,你扪心自问,这五年,我可有对不起你,不管是孝顺阿姨和叔叔,还是全心全意为了我们的未来拼搏。”

邱健一愣:“这倒……”

“那你呢?”简乔新伸出手指一件件的给他数落:“我早就和你说了,我们可以拿些钱来给你做生意,你可以自己闯荡闯荡,但是你不愿意,你没有上进心,从来没有为我们的未来想过。”

邱健眼神一冷:“难道不好吗,我只是想安稳一点而已。”

简乔新原本还有满腹的话被他打断,他叹了口气,终于明白,两个人各自的报复,原来从早以前就已经有分歧了。

“邱健,我们不合适。”

扔下这句话简乔新就想走了,可邱健专门在这里堵着他,怎么能放弃:“小新,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简乔新的手腕被他死死的握着,紧紧跟着自己的男人面露癫狂之色,有一瞬间,他怀疑邱健是不是有精神问题。

心中有些慌,换做以往简乔新也不会在意他动手还是怎么样,但是现在还有孩子……

简乔新没有挣扎,他稳了稳心神:“我没有嫌弃你,我们是和平的分手,就算没有闻原,我们肯定也走不到最后。”

邱健的手下不自觉的加了重力,却被他控制着的简乔新却紧紧的额皱起了眉,他低声:“疼……”

这句轻微的声音犹如惊雷炸响一般让邱健犹如触电一般的松了手。

“小新,小新我不是故意的。”邱健拿起简乔新的手腕吹了吹:“怎么样,还疼吗?”

简乔新摇了摇头:“不疼。”

外面的风在小巷子里面呼啸的吹着,冻的人打颤。

邱健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强势的给简乔新披着,在昏暗的灯光下,简乔新原本就清秀的脸显得更清瘦了,眼底下面还有淡淡的青色眼圈,看起来也是有些憔悴。

邱健眼神微动,只以为简乔新也是想念自己的。

他伸手向摸摸简乔新的头,而面前的人却是退后半步:“邱哥,外面天凉,你早些回去吧。”

邱健的手僵在半空中,他的声音沙哑:“你是要我死了,才能原谅我吗?”

简乔新瞪大眼睛,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不,我没有这么想。”

他现在真的不想再和邱健多纠缠,转身就走:“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再见。”

邱健眼神阴鹜的看着他离开,忽然喊道:“小新,是不是如果我有钱了,你就会回来找我?”

简乔新脚步一顿,没理会他,直接进了楼。

后面没有跟上来的脚步声,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快步的打开门进去,打开灯之后简乔新几步走到床边,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冷汗。

要搬家,不能在这里住了。

半个月后

简乔新去了公司,今天他有一个拍摄的工作,但是经纪人却让他先去办公室。

简乔新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农拜便直接拉着他到了沙发处坐着。

简乔新狐疑:“农哥,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农拜一拍手,手上那镶钻的手表便随着灯的光芒闪耀,他摸头:“我这几天到处寻思,就觉得不对,现在终于是明白了!”

简乔新:?

农拜高声:“你说,你是不是怀孕了?”

“……”

简乔新眼神闪躲,现在是秋天,他穿的衣裳都比较厚实,加之本来就不胖,不应该这么快就被发现啊?

“没,没有。”

农拜可不是好忽悠的:“还说没有,你以前没工作也要往影视城跑自己找龙套演,根本不让自己闲着,现在呢,一听到休息就高兴,没事就睡觉,受凉你能受凉一个月?天天动不动就要吐,你当我是傻子呢?”

简乔新白了脸:“我……对不起农哥。”

农拜捂了捂心口,他痛心疾首的指着简乔新:“你……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邱健那个龟孙子的?”

“你怎么能给那种王八犊子怀孩子,而且,你现在的事业刚刚才有起色,借着之前的宣传,怎么都不是十八线了,我们再努努力,说不定就能起来,你说你。”

农拜越说越气,拿起桌子上面的水吨吨两口,含恨:“你信不信老板打死你?”

简乔新:“……”

打死我算了,反正也是他的种。

现在这种情况,不论如何,简乔新都是要表态的,他迟疑了片刻:“这个孩子,我,我不会要的。”

农拜一惊:“你要打掉?”

简乔新艰难的点点头,算算日子还有十多天就是一个月了,那个时候就能去医院了。

手无意识的抚摸上小腹,嘴上说的不留情,心底却满是不舍。

农拜抓了抓头发,反复确定:“真的要打,这几个月了啊,真的是邱健的?”

简乔新不敢说是谁闫乾的,他怕能给经纪人刺激住院:“农哥,你就别问了。”

农拜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其复杂程度不亚于有一种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的老母亲心理。

虽然,他一直致力于给简乔新介绍金主,但是他从来没强迫过,私心里也是惯着这孩子的。

结果可好

这孩子给自己整了个大惊喜。

农拜踌躇片刻,最终道:“打掉也好,等以后成了一线大明星,想要什么男人没有。”

简乔新抚摸小腹的手一顿,他慢慢点了点头。

从经纪人哪里出来,本来准备要去娱乐大厦拍摄封面,却在下楼梯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萧子华。

简乔新:“……”

远远的,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怂包简乔新转身就想跑,结果被后面的太子爷转瞬就抓住,萧子华喘了喘气:“你他妈跑什么?”

简乔新说:“我没跑,我只是忽然想起来有东西没拿。”

萧子华笑了:“你骗誰呢?”

“……”

见他没有打自己的想法,简乔新也冷静了:“子华,我们有事下次再说吧,我还有个封面要去拍。”

萧子华嗤笑一声:“是要去娱乐大厦?正好,我顺路,我带你去。”

简乔新迟疑片刻,这个时候就算说谎说不定还会激怒他,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坐进了车里。

简乔新坐上车后看到了一件外套,脱口而出:“这不是闫先生的外套吗?”

一旁的萧子华危险的眯眯眼:“你跟我小叔很熟悉?”

简乔新知道说错话了,他慌忙摇头:“不熟。”

“不熟?”萧子华根本不相信,他说:“这是小叔的休闲常服,不是私人约会根本不会穿,你如何能知?”

简乔新叫苦不迭:“偶尔遇见。”

萧子华将信将疑,他将闫乾的衣裳收起来放到前面,别有深意道:“我劝你如果对我小叔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的话,最好歇了吧。”

简乔新:“你误会了。”

萧子华想起上次生日宴会的事情,自然不罢休:“小叔可不是誰都能高攀的起的,你知道闫家的背景吗,那可是正统的大院,要是娶妻,那也要门当户对,千金小姐好金屋藏娇才是,你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非分之想。“

简乔新的手不自觉蜷起,他冷声道:“我自然不敢有什么非分只想,不管你对闫先生,还是对您。”

萧子华一楞,没料到简乔新会把自己也给算上。

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才软乎了气:“我……我和小叔不一样,他的确是位高权重,但我跟他不同,我只想选择喜欢的。”

简乔新只觉得心中翻涌出的情绪不知道是愤怒多一些,还是对自己的无能为力多一些,更或者是被戳到痛脚的羞愤,他的眼眶红了,但他的声音却坚定有力:“不管再怎么不一样,您有句话我觉得说的很对,娶妻当然要门当户对,您的身份我高攀不起,也不敢有异心,还请您放心,对闫先生我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萧子华迎上了简乔新的眸子,被那眼中的复杂情绪刺痛到了,他的心一沉:“你喜欢小叔?”

简乔新气的脸都红了,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喜欢闫乾?

当然,闫先生的确帮助过自己,而且对他也挺好的,他也的确是存了几分好感,但是,被这么再三警告,就算是泥人也要有三分脾气了。

简乔新深呼一口气:“我不喜欢他!好了,你满意了吧。”

车子还没有开,简乔新侧身扭开把手,直接走了下去“砰!”的关上门。

这里是地下停车场,也有不少的车开过来。

他这边刚刚下来,那边正好有一辆宾利开过来,车前灯一闪闪的,停在隔壁。

正好是闫乾的车,他从里面下来,侧过头来看了一眼。

简乔新正好在气头上,孕期的孕夫情绪来的快,也控制不好,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闫乾,头也不回的走了。

闫乾:“……”

保姆车里面的萧子华也下了车,本来想追上去,结果一愣神,瞧见了自家的小叔。

太子爷脚步一顿,乖乖道:“小叔。”

“嗯。”闫乾站在车门边,他瞥了眼气呼呼走的人:“怎么回事,你又骚扰良家子弟了?”

这话带着点危险性,更何况闫总近来心情不好,在山庄莫名被简乔新阴阳怪气一顿也就算了,到现在也没见简乔新来认错,也算了。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5章 我怀孕了 下一章:第27章 我会对你负责?
热门: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我的钢铁战衣 大河深处 你的小尾巴 第三死罪 孔雀祭 女巫角 燃烧的法庭 清明上河图密码2 网游之万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