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会对你负责?

上一章:第26章 流产落红 下一章:第28章 偏袒简乔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闫乾被他气的额头青筋显露:“简乔新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心狠!”

简乔新被他这么一吼更怕了,他本来就慌,现在只敢哆哆嗦嗦的就要放开攥着他的手。

闫乾叹了一口气,直接将西装从身上脱下来盖在他身上将人抱在怀里给他取暖,丝毫不介意那血会把身上染脏。

手里的拨号很快就被人接了,那边李秘书和善道:“先生,什么事?”

“去,把我的直升机调过来,对,定位发到你手机上,要快。”

“医院安排好人,要最好的。”

李秘书除了当年闫家的家变听到过闫乾这鬼见愁的语气,这是有生之年第二次听到,这大动干戈的重视程度只以为总裁出了什么意外,慌忙答应,还要慰问两句,那边闫乾的电话已经挂了。

大雨还在倾盆的下,天空中的雷还在打。

闫乾很快就发现雷声才是简乔新受惊的源头,他从口袋里面拿出耳机,强硬的把简乔新捂着耳朵的手拿下来,轻手轻脚的给他塞进去。

手机调出音乐软件,调几首安神曲给他听,手机里面悠扬的安眠曲缓慢的响起,渐渐盖过了雨淋的声音。

简乔新的脸上满是眼泪,闫乾伸手给他抹去:“不哭了啊。”

冷风呼啸的吹,简乔新抽噎了两下,他攥着闫乾的衣裳:“我好疼……闫先生,你说我是不是要死了?”

“胡说什么!”闫乾不自觉冷了声,但在对上简乔新含着恐惧的眼眸时怒火又消了下去,他叹了口气:“你不会死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简乔新梗咽道:“孩子一定是在怪我,我知道他觉得我是,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他不想做我的孩子,你肯定也怪我,你又要生气了。”

闫乾搂着他颤抖的身子:“不要想了,你乖一点,不要再乱想叔叔就不怪你。”

简乔新窝在闫乾的身上,这个怀抱很温暖,男人有力的臂膀环着自己,像是一道无坚不摧的堡垒,风雨不侵,就连身下的疼痛似乎都减弱了几分。

当直升机飞过来的时候,闫乾怀里的人已经昏睡过去了。

下午

医院刺鼻的医药水味,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人的呼吸,简乔新的精神微微好了些,从床上猛地坐起身,窗边的阳光落进来,树叶摇曳。

简乔新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还能感觉到那孩子的存在,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父子连心,这令他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这间套房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房间很干净宽大,对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个偌大的彩电,屋里面还摆着两颗等人高的绿植。

简乔新走出门,和医生迎面遇上。

大夫是一个有些年纪的老爷子,他推了推眼镜:“醒了?”

“嗯。”简乔新还握着门把,他迟疑:“请问一下,我肚子里的孩子……”

大夫穿着白大褂,他的手里还拿着文件板,冲着门内道:“进去说。”

两个人一起进去房间内,简乔新坐在床沿。

大夫站直身躯:“你怀孕以来,一直在工作吧,没有好好营养身体?”

简乔新有些无言,讪讪点头。

大夫疲惫的双眼看透太多,他拿着面板动笔记录了一些:“孩子很健康,就是你身体虚,受惊过度动了点胎气,接下来好好养着就好了。”

简乔新暗自松了口气,他感激道:“谢谢您。”

大夫不欲要说太多,交代完一些基础的就离开了,留在病房里面的简乔新拿出自己的手机来,他发现自己居然昏睡了一天半,左右也闲来无事,他干脆打开自己的微信,看看有没有人发信息。

结果倒也真的有,农拜的确是来问他什么时候堕胎,大致的意思应该是要陪着他过来,若是换做之前简乔新大概就同意了,但是这次去山上,出了这些事情,他是真的感觉到了自己对这个孩子的在意,他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简乔新犹豫片刻还是发了语音给他:“农哥,孩子的这件事情我可能得再想想。”

发完这句话简乔新也很忐忑。

病房门传来窸窣的响声,紧接着从外面被打开,闫乾站在门口,他已经将昨天的西装换下来了,现在只穿了一身悠闲的常服,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勾勒出劲瘦的腰,下身轻松的牛仔裤裹着修长的腿,他手里还拎着个盒子。

简乔新猛地站起身:“闫先生。”

闫乾说:“坐吧,小心一点。”

“喔……”简乔新听话的在床边坐下,他望着闫乾手里的盒子:“您手里的这是?”

闫乾将盒子放在床边:“你昨天的衣服,已经洗干净了。”

!!!

简乔新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身上的已经是格纹的病号服了,那……那到底是谁给他换的衣裳。

他没忍住:“我的衣服是您给我换的?”

闫乾长腿一迈径自在床边坐下:“你当时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且脏了,难道你想一直穿着,或者,让那些医生给你换吗?”

“……”

这似乎哪个都不是好选项!

简乔新是个很保守的人,就算是和邱健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没让邱健看过自己的身体,可是现在……可是……

但他又不好说闫乾做错了。

挣扎了半天,简乔新只能憋屈的道谢:“没,谢谢您。”

闫乾嘴角勾笑:“不谢。”

简乔新想了想,问道:“闫先生,我多久能出院回家啊,我这次没有请多少天的假,我要和经济人说一声的。”

闫乾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你经纪人那里我会让人打招呼的。”

没有正面回答到底是几天,简乔新更没底了。

闫乾的面上依旧是儒雅斯文的,他英俊的眉眼不发怒的时候总是带着股慵懒的味道,让人放松警惕。

简乔新拿过一边的纸盒看了看,边道:“好,那我什么时候出院回去呢?”

“回哪去?”闫乾的目光终于从手机移了过来。

简乔新一僵:“回我的家……”

闫乾眯了眯眼,他动作优雅的收起手机,向前一步走到简乔新的面前,微微弯腰与他面对面:“你搬到闫家去。”

简乔新缩了缩身子悄悄后仰:“我搬到您家去好吗,我倒是没什么,就怕万一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情,影响的不就是您的名誉吗,反正这也不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您看要不我还是回去住,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重新租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公寓,以后孩子出生了,然后您可以随时过去看看。”

“简乔新。”

闫乾的声音低沉了一些,那漆黑的眸子带着点幽深:“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天台上,同样的问题被询问出来。

简乔新的手不自觉蜷缩:“你是闫乾,我的老板,闫家的当家人。”

“这个孩子是闫家的长子,你知道他未来能获得怎样的富贵吗?”闫乾伸出修长的指挑起了简乔新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跟着你,他能获得什么?”

“……”

一股无力感从心底蔓延开来,令人窒息。

简乔新一双杏眼里面写满了不安,忽然,他皱了皱眉,一把推开闫乾捂住嘴巴就跑到一边垃圾筐里面吐。

反胃来的忽然又折磨人,几乎是让人无力招架。

吐的全是酸水,简乔新靠着床畔吐完后整个人几乎要脱力,有一双有力的手掌从后面拖住人的腰,一杯温水递给他,闫乾的声音几近温柔:“漱漱。”

简乔新说:“谢谢。”

闫乾等他好一些了才松开人让他去床上歇着:“想不想吃东西,你不能闻海鲜味,我让厨房给你炖了点别的。”

简乔新仰面瞧他:“你怎么知道?”

闫乾从他手里接过杯子放在一边,漫不经心道:“萧子华生日那天,你反胃了。”

!!!

那种细微的小事就连简乔新自己都不太记得请了,但是闫乾却能细致入微至此。

他的声音也很温柔,照顾他的时候动作也很温柔,就像是,把他当做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一般照顾,但是刚刚,他也可以用几近冷漠的语气说出绝情的话。

闫乾的温柔是给孩子的,对他,只有绝情,或许他真的会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比自己这样一个想要堕胎的爸爸,更有资格。

简乔新说:“闫先生,你会对这个孩子好吗?”

闫乾看着他,嘴角勾笑:“虎毒不食子,你觉得呢?”

“好。”简乔新握了握拳又松开,半响,他动作轻柔的摸了摸肚子:“这个孩子生下来就交给闫家抚养,但是我有个条件。”

“说。”

“我想他的时候,可以随时去看看他。”

闫乾挑眉,意味深长道:“你没想过我会对你和孩子负责吗?”

边说着,闫乾坐在了一边的软椅上,他的半边身子沐浴着阳光,令人看不清脸上的神色,房间里面有一瞬间的安静。

简乔新摇了摇头:“我没想过。”

闫乾侧目看着他。

“虽然我是一个有时很迂腐的人,但也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生米煮成熟饭的年代了。”简乔新的心里有一瞬间的刺痛,但他的面上还是很平静:“我不想用孩子来作为筹码,我们誰都有权利和自己深爱的人过一生。”

闫乾没什么反应:“随你。”

气氛不是很好,各怀心思的两个人看似解决了很多问题,实则各自心里堵得慌,像是一条深渊横在面前,誰都不愿意逾越。

简乔新揉了揉眉心,软声:“闫先生,我饿了。”

半响

他觉得这样唐突的问人家要饭吃不好,舔着脸补充一句:“可能……是孩子也饿了。”

“……”

闫乾嘴角抿起一抹弧度:“去洗漱一下,一会儿吃”

“好。”

简乔新在卫生间里面用新的牙刷洗脸巾清洁了一番自己,等他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飘起了食物的香味。

房间中间的桌子上面摆放了不少的吃食,食物都泛着香味,但都不油腻。

闫乾见他出来了,招手:“过来。”

“喔。”简乔新走到沙发边坐下,他很拘谨,距离闫乾还隔着一米的距离,这饭都是摆在一起的,他坐的远夹菜就不方便,但是和闫乾一起吃饭,他还是紧张,难以放开,大概是骨子里还是畏惧闫乾,所以吃饭都是小心翼翼的,仿佛折磨。

闫乾不动声色的瞧他一眼:“吃吧。”

半响,男人站起身走到较远的沙发长腿一迈坐下,桌子上面的饭菜别说二个人,就算是三四个都绰绰有余。

简乔新迟疑:“不一起吗?”

闫乾挥挥手:“你吃吧,我吃过了。”

“喔……”

于是整顿饭就只有简乔新一个人在吃,不远处的闫乾在处理手机上的电子文档公务,两个人虽然无话,倒也相安无事。

之后简乔新吃完饭困了,闫乾吩咐了两句便离开了。

医院楼下的停车场李秘书在等着,一看到闫乾便道:“先生,我们半个小时后有一个一个跨洋会议,下午有……”

上了车后闫乾在看着文件,前面的李秘书汇报完行程后尽职尽责道:“先生,您用过饭了吗?”

闫乾翻阅着纸张:“随便买一份送到办公室。”

“是。”

六天后

简乔新今天可以出院了,在医生们的悉心叮嘱下,他终于离开了满是药水味的医院。

今天是李秘书来接他的:“简先生,闫总让我来接您的,我们直接去闫家就可以了。”

简乔新皱眉:“可是,我还有行李……”

“您有什么必要的东西吩咐我去拿就好。”李秘书很是尽职尽责:“至于其他的如果不是必需品也没有必要,宅子里面什么都不缺。”

简乔新无法,也只好听从安排。

车子并不颠簸,车里还打着空调,这一路上简乔新基本都在睡觉,一直到了地方后才缓缓转醒。

还是李秘书唤醒的他:“简先生,该醒醒了。”

简乔新揉了揉眼睛,他应着:“好,谢谢。”

一行人一前一后的下了车,外面吹着秋日的凉风,硬生生的让他清醒了大半。

这个小区大的很,且是四合院的林园建筑,能在A市这里买下这种庭院建筑做宅子,可见闫乾的大手笔。

李秘书带着简乔新边往里面走边道:“北边这路直走,03号就是霍家,您不是和简星辰交好吗,平日里可以去串串门。”

简乔新有些意外,但挺开心的,他点头:“好。”

“南边06是傅宅,傅影帝也是京圈的,以后先生应该会介绍您认识。”李秘书很是殷切的讨好未来夫人:“简单为人也很好,您到时候都可以接触。”

简乔新通通点头:“谢谢。”

说完了话后终于到了宅子门前,李秘书敲门,是一位老妇人开的门,许是之前打过招呼了,老妇人见到了简乔新很是热络:“来啦?”

简乔新跟她打招呼:“您好。”

“你好你好。”老妇人让了路:“快进来吧。”

简乔新这才进去了,他跟着老妇人往里面走,这里一共是两层小楼,大的很,园中花园中的鲜花簇锦,假山水石增添了几分淡雅的意境。

行至二楼的时候,老妇人打开了一间房间:“您就在这里住吧。”

简乔新走了进去,房间很干净,木地板,床上早就换好了新的四件套,窗户是一个朝阳的大阳台,白色的窗帘垂地很是惬意,里面暗门还有一个小的卫生间,东西一应俱全。

张婶道:“您看还满意?”

简乔新道:“您可别这么客气,我叫简乔新,您叫我乔新或者小新就好了。”

“那你也直接喊我张婶吧。”张婶显然对有礼貌的孩子更喜欢,如今他还怀着闫乾的孩子,自然更是热情:“累了吧,你先休息休息,晚些时候下来吃饭。”

简乔新之前在车上睡过,他说:“我收拾一下,晚上做饭的时候下去帮您。”

张婶连忙说不用,又问了一些简乔新吃食的忌讳才走。

简乔新进了里面的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后又在床上睡了一觉才起来,他肚子里面的崽算起来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这会儿还不是很显怀,至少穿着宽大的衣裳看不太出来。

从楼上下下,已经能闻到厨房的香味。

简乔新走进厨房:“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不用不用,你歇着就好了。”张婶在炒菜,她的动作娴熟,饭菜香味点点飘出:“以后在家里住,我就煮些营养补品你多吃一些,也能让阿乾多吃。”

简乔新来了点兴趣:“闫先生平时吃饭少吗?”

张婶叹了口气:“可不是吗,阿乾对自己是很不上心的,如果没人问,他可以一天都不吃饭,如果有人问了,他倒是不会拒绝,但也都敷衍了事,以前还希望原原那个孩子可以多照顾他点,结果呢,他根本不关心……”

话说到一半张婶就闭嘴了,可能也是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

简乔新迟疑道:“闫先生晚上会回家吃饭吗?”

“不一定。”张婶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晚了,她道:“不过你在,他应该会回来。”

简乔新心说我可没那么大魅力。

一行人正说着,外面的门有声响,阵阵凉风顺着门扉钻进来,引得人精神一振。

闫乾从门关进来,他随手将外套挂在衣架上,姿态从容。

站在门口的简乔新拘谨道:“闫先生,您回来了?”

“嗯。”

闫乾随意的扯了扯领带:“你出租房的东西我让人去拿了,明天给你送过来,那地方你别回去了。”

简乔新点点头:“好。”

闫乾长腿一迈在沙发坐下,他随手点开客厅里面的电视调到财经频道漫不经心的看着。

厨房里面的张婶看的心急,她冲着桌子上的水壶眨眨眼,疯狂暗示简乔新。

简乔新正是不知所措的时候,他赶紧拿着水壶走到客厅的沙发处:“闫先生,你渴不渴?”

闫乾闻言侧目看他,皱了皱眉:“你拿水壶做什么,放着。”

“喔,好。”简乔新乖乖放下,闫乾这副模样就仿佛他是个手弱无力的人,连个水壶都端不动的小娃娃,紧张的厉害。

闫乾看了眼水壶,嘴角勾笑:“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渴了。”

简乔新来了点活力,他说:“那您喝点水吧!”

闫乾单手靠在沙发坐柄边,好整以暇:“对着壶嘴喝?”

“……”

天呐,好想死,为什么就只拿了个壶来啊,丢死人了!

简乔新面色爆红,他慌忙就要起身:“我去拿个茶杯来。”

话音落他也不待闫乾说话就奔去厨房取了一个茶杯回来,就像是将功赎罪一般还给闫乾倒上了。

闫乾慢悠悠的拿起茶杯:“你还是小孩子吗,走路就走路,你跑什么!”

简乔新说:“我没跑……”

闫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纵使眉眼温润,但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压迫感。

简乔新连忙改口:“知道了。”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闫乾跟简乔新又闲聊了一会儿,本来简乔新以为会跟他聊不到一块儿去,但是出其一般的,闫乾很会聊天,聊的内容简乔新都能接的上,且一点也不会尴尬,不知不觉就去掉了不少的拘谨感。

等去吃饭的时候简乔新才想起一句话话:你能和一个不算熟的人相谈甚欢且没有感觉到尴尬,不是你厉害,就是对方真厉害。

简乔新坐在饭桌上,张婶的手艺很好,他吃了几口素菜,本还好好的,可没坐一会儿胃里就开始返酸了:“唔……”

原本坐着的人往卫生间里面跑,看样子是要吐去。

他没吃饭,闫乾自然也放下了筷子。

卫生间里面的简乔新弯着腰把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他正难受着有人站在他背后拍了拍背。

简乔新猛地站直腰,一脸惊恐:“闫先生你怎么过来了?”

闫乾皱了皱眉:“怎么,我不能来?”

“不是。”简乔新拿纸巾擦了擦嘴巴:“就是吐这些有点味道,怕您会……”

“能有什么味道。”闫乾带着他回去吃饭:“多少吃一点。”

简乔新也知道好坏,他也拿着筷子硬着头皮吃,结果也同之前差不多,吃了吐,吐了再吃。

他这么难受,闫乾的脸色也不好看:“你一直这样?”

“最近才这样。”简乔新脚步踉跄的走到椅子边:“本来还能吃一点的,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闫乾说:“过来坐。”

两个人之间本来还隔着两个椅子。

简乔新愣怔片刻,坐在桌前的闫乾西装革履,屋里开着空调,他将袖子半撸起来露出精装的小臂,餐厅暖黄的灯光落在人的身上,儒雅的眉眼看起来杀伤力减退许多。

闫乾就这么淡淡的望着他,倒也不催。

简乔新犹豫半响还是走过来了:“闫先生?”

闫乾一搂他的腰将人抱到腿上,他用筷子夹了青菜被放到了简乔新的面前,他道:“吃。”

“……”

简乔新不适应!他现在的姿势几乎是被闫乾环在怀里,周身都是他的气味,那种淡淡的檀木香很熟悉,虽然慌,但他却并不是特别抗拒。

迫于压力拿筷子吃了一口,简乔新咽下去就等着反胃。

十几秒过去了,没什么反应。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6章 流产落红 下一章:第28章 偏袒简乔新
热门: 我的师父很多 酒神(阴阳冕) 神级猎杀者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火之幻影 罪恶生涯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