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偏袒简乔新

上一章:第27章 我会对你负责? 下一章:第29章 不让你如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硬着头皮:“哪三章呀?”

这次换做闫乾给他列数了:“不管是任何工作,晚上不得超过9点晚归,否则……”

简乔新心一紧:“否则什么?”

闫乾嘴角是和善的微笑:“你不会想知道的。”

“……”

简乔新:“那,还有两个呢?”

“第二:你要工作拍戏,这二个月我可以惯着你,但任何打戏,任何包括推搡的戏份必须要用替身,给我收起你敬业的小心思。”

“第三:每天隔2个小时给我发信息,出了任何事情第一时间跟我商量,不要让我之后从别人嘴里知道。”

简乔新目瞪口呆,对他的控制欲表示惊叹:“任,任何事?”

“嗯。”闫乾带着他往客厅沙发走,张婶送来了果盘,他带着简乔新吃,边道:“如果你觉得我没办法知道,你可以试试。”

“……”

简乔新木愣愣的吃下一块苹果:“喔,好。”

闫乾报复性的捏了捏他的脸:“你真的想试试?”

“不是。”简乔新躲了躲,然后小松鼠一般的嚼着苹果:“我是说我知道啦。”

闫乾看着他,忽然有了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换做以往,如果是闻原的话一定会抗争到底,跟他闹,跟他吵,一言不合就哭,哭的他心烦。

但是简乔新不一样,他遇到想做的事情会跟自己商量,他很听话,不会吵闹。

简乔新吃着苹果,还不忘道:“闫先生,您也吃一点吧?”

闫乾正想着事,挥了挥手:“不用,你吃吧。”

“喔。”简乔新坐在他旁边吃葡萄这种酸的吃的很开心,而且似乎只要和闫乾在一起他就很少会反胃,实在是好。

第二天——闫家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简乔新早上起来的时候穿了毛衣,不过这毛衣是他以前的衣裳了,他现在比之前稍微胖了一点,所以不是很合身。

闫乾道:“这两天会有人过来给你量尺寸,衣服该换换了。”

简乔新在喝着豆浆,他放下小勺子,忐忑不安:“定制衣服吗,会不会很贵啊?”

他节俭惯了,当然就是犹豫。

闫乾剥着手里的鸡蛋头也不抬:“是我御用的设计师,费用都是合同制的,做我的是做,做你的也是做,不用管。”

简乔新闻言才稍微放了点心,他点点头:“那好。”

“嗯。”闫乾把手里的鸡蛋给他:“一会儿坐我的车去公司,给你安排了两个有经验的保姆以后跟着你工作,记得昨天答应我的事情。”

简乔新想不到他的效率竟是这么快,乖乖点头:“好。”

盛世佳伦大厦

简乔新和闫乾分开后就忙去找经纪人,他一推开门果然就接受了农拜的激烈且热情的三连问。

“你怎么傍上总裁的?”

“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闫总的吗?”

“我们以后是不是要发达了?”

简乔新哭笑不得,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是意外,孩子是他的,发达不一定。”

农拜的目光炽热,为了庆祝这种喜讯他甚至穿了一身的红色,动起来的时候仿佛一团火。

他殷切的给简乔新倒了杯水,和当时以为这孩子是邱健的时态度判若两人:“这龙子现在还安稳吧?”

简乔新被他给逗笑了:“大夫说好好养着,很健康。”

“那就好,那就好。”农拜搓了搓手:“这可是闫先生的皇长子啊,闫家可是大院,太子以后前途无量!”

简乔新的笑容褪去,他郑重道:“农哥,事到如今,我也不拿你当外人才跟你说的,其实我和闫先生并不是那种关系,这个孩子也是意外来的,孩子生下来后应该会交给闫家来养育,至于我,可能到时候如果他们心情好,会让我回去看看吧。”

“……”

农拜也是被一盆凉水浇下来,私生子这三字差点脱口而出。

“小新啊。”农拜也是老江湖了,他劝慰这孩子:“别怪我多嘴啊,这豪门啊,私生子呢其实也不是没有,如果闫先生一辈子就这一个皇长子也就算了,但若是你说的这种情况,以后他再娶一个正室,那正室非富即贵,一旦诞下一个儿子,怎么还会有你孩子的地位?”

简乔新一愣。

农拜知道他听进去了:“所以,当今之计,你就是要趁着闫先生感情空窗一举把他拿下,只有你是正室,你的孩子以后也是真正的前途无量,否则……”

简乔新捏着水杯的手一紧,半响,他道:“我会好好的拍戏,以后,如果我成了一线明星,我会赚很多的钱给孩子攒着,如果闫家对他不好,我就把他接回来,我也可以给他一个未来。”

农拜:“……”

你这孩子怎么死心眼呢!

这么好的机会你不珍惜!

他气的心肌梗塞:“行,你你你,你就没出息吧你!”

简乔新苦笑了一下,他哪里是没出息,他是真的不敢逾越啊,现在闫乾对他再好,都是因为孩子,而对自己哪里会有感情呢?

强扭的瓜不甜,他并不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上不得台面他知道,纵使有争宠的心,哪里有那命呢?

正说着,农拜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喂?”

那边叽叽呱呱说了半天,农拜的表情激动起来:“好的好的,我们会准备一下的!”

电话挂了后农拜兴奋道:“过了,雁导的那部戏,过了!”

简乔新颤抖起来,他道:“是哪个角色?”

“男主!是男主啊!”农拜捶了锤沙发:“好事,是好事啊,小新啊,你这是祖坟冒青烟了啊,老祖宗保佑。”

简乔新也是开心,喜不自胜都不为过,能上雁导的戏,他就能借此更上一层楼。

两个人一番商洽,也明白了进组的时间。

雁衡阳给了他十天的调整时间,在这十天里面简乔新要把所有的时间给安排好,进组会有三个月的拍摄时间。

简乔新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就斟酌着打电话给闫乾,电话嘟嘟的响,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

闫乾冲着会议室里面的人抬了抬手,一室寂静,他道:“喂,怎么了?”

“闫先生?”简乔新想了想才道:“对哦,我可以给你发信息的,打扰您了吗,要不我挂了。”

闫乾:“……”

一孕傻三年

原本被下属弄的郁闷的心却难得开朗起来,闫乾嘴角勾笑:“你想打电话给我就打,没规定你一定要发短信,叔叔又不会怪你。”

简乔新听着他略带磁性的声音很安心,他道:“那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跟您说一下,我之后……”

言简意赅的说完了自己的工作安排,简乔新有点怕闫乾会不答应。

闫乾的指尖在桌面点来到那:“七个月,已经显怀了,你确定还能拍戏?”

对,对哦。

简乔新呐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闫乾就知道这小笨蛋又犯蠢了,他道:“你先进组拍,后续的事情去不用担心,我来处理。”

简乔新说:“哦好。”

“你能来跟我商量,这很好。”闫乾还是适当表扬了一下他。

简乔新现在反正就是有点羞愧,他赶紧扯了点别的话题这才挂了电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最近怎么那么迷糊呢!

酒天后——盛世大厦

简乔新已经把所有的行程都清完了,接下来就准备进组了。

他从卫生间出来洗手,却意外的遇见了一个有些意外,或者说,差点就被他抛之脑后的人。

闻原站在洗手台子边瞧他:“好久不见,小新哥哥。”

简乔新洗手,冷淡道:“好久不见。”

“小新哥哥,我听说雁导的那部《迷情计》你通过试镜了,真的恭喜你啊。”闻原笑眯眯的瞧着他。

简乔新对他很防备:“谢谢。”

闻原靠在水池边,他穿着一身休闲服,漂亮的脸蛋带着点艳丽之色,本就长的好看,但以前是可爱的风格,现在却有些艳了。

他道:“我听说你最近和阿乾走的挺近了。”

简乔新皱了皱眉:“你想说什么?”

“我说什么?”闻原漂亮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简乔新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是和健哥哥好几年的感情吗,你为什么还要跟我抢阿乾?”

简乔新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一下子想起来之前闻原说要和闫乾复合的话,忽然怀疑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他们两个才没有和好?

可是这要让他怎么问的出口。

但如果不问的话,他会不会无形之中当了小三。

闻原上前一步:“你说话啊你,你敢做不敢当吗?”

简乔新往后退,他不想和闻原发生争执:“我和闫先生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你有什么想问的,你自己去问闫先生。”

一句话戳到闻原的痛脚。

闻原说:“我去问什么,你用下作的办法勾引阿乾,你还好意思让我去问吗?”

简乔新不想理他,可他偏偏跟着不放。

拐角处等着的两个保姆听到了声音走了出来,他们一看到这副场面赶紧过来护着简乔新:“小新,没事吧?”

简乔新摇摇头:“没事。”

“你们不许走!”闻原当然不会放手,他紧追不放要跟过来,结果被两个保姆给拦的严严实实的。

两个保姆拦着:“闻先生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闻原见他们这副小心的模样:“你们哪来的,简乔新的助理吗,就你一个小小的助理也敢拦我,你知道我是什么咖位吗,不想混了?”

保姆面不改色:“我们是闫总派来照顾小新的,如果您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和闫总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照顾小新,还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

闻原踉跄后退半步:“阿乾?阿乾怎么会……”

他还在晃神,而两个保姆自然不欲要和他多做纠缠,回头冲简乔新使了个眼色后赶紧带着简乔新离开了。

保姆车一直将简乔新送回闫宅才回去了。

宅子里面很安静,现在是秋天,花草树木枯萎也是正常,但是庭院里面的花草还开的正艳,简乔新路过的时候来了兴致倒也会看看。

屋里的张婶听到动静出来,她招手:“小新,阿乾回来了。”

简乔新收回在花身上的目光,他站起身:“闫先生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吗?”

“是啊。”张婶穿着身保暖衣,身上还挂着围裙,她擦了擦手:“我瞧着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回来就在书房里摔东西。”

简乔新听着心里也是一紧:“在公司遇到了什么难事?”

张婶摇摇头:“这我也不知,但是这孩子啊,烦心事也多,公司的,家里的,小新啊,你也别怪阿乾有的时候脾气不好,他压力大啊,你……你多关心关心他。”

简乔新将外套脱下来放在架子上,他摇摇头:“您说的哪里话,我知道闫先生很辛苦,怎么会这么不知好歹呢,我感恩他对我的照顾还来不及呢,只是……先生现在不一定想见人,依我看,不如再等等……”

“是吗?”闫乾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我看你还挺悠闲的,一点也不像来不及的样子。”

“……”

张婶面露惊讶:“阿乾,你忙完了?”

闫乾“嗯”了一声,目光又慢悠悠的落在简乔新的身上,慢条斯理的打量仿佛要确定他的每一根头发丝是否完好一般。

简乔新扯出抹笑来:“闫先生。”

闫乾已经换下了西装,他穿着休闲的白色羊毛衫,这种温和的颜色让人看起来多了几分随和雅致,二楼的走廊不算高,但也需要人仰视,他斜倚在那里,英俊的面上带着抹子意味深长:“上来。”

“……”

喔。

简乔新乖乖的上了楼梯,他凑过来:“怎么了?”

闫乾让他跟着自己进了书房,这里狼藉一片,的确是被人摔过的样子,但是倒也能下脚。

简乔新一看到满地的狼藉心瞬间提了起来:“我来打扫一下吧。”

“用不着你来弄。”闫乾一挥手,示意简乔新在沙发上坐下:“坐。”

这一副姿态犹如三堂会审,莫名的让简乔新多了几分紧张来,但他还是乖乖的坐下了。

闫乾单手撑着下巴:“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

简乔新思索了一番:“闫先生,我觉得……”

清冽的声音在房间内安静的响起,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像是蜗牛伸出小触角一样悄咪咪的开始说话。

闫乾不由自主的认真起来。

“我觉得一会儿我可以泡点清热去火的茶给您尝尝。”简乔新腼腆的笑了下:“现在秋天,的确挺躁的。”

闫乾:“哦。”

“……”

简乔新忐忑不安,怎么肥四,不是闫乾自己说要看看他感恩吗,他都说的这么有诚意了,怎么还不高兴了呢!

闫乾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你还记得昨天答应过我什么吗?”

“记得。”简乔新赶紧应着。

闫乾满意点头:“那你给我说说吧。”

简乔新把约法三章给念了一遍,说到其中一条:不管有任何事情都要主动来商量时顿了顿。

闫乾挑了挑眉:“继续。”

简乔新琢磨着,他道:“其实今天下午我遇到闻原了。”

“然后呢?”

“然后他跟我说了一些话,倒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简乔新扣了扣衣角,慢声:“就是想跟闫先生您商量一下,要不要和闻原说一下我们现在的真实关系,也免得闻原误会。”

室内的气温莫名其妙的凉了一个度。

闫乾嘴角勾笑:“哦,不如你先来说说,我们的真实关系是什么?”

“……”

这个锅太难接了,简乔新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闫先生其实我并不愿意干预你和闻原的感情,现在公司里有不少流言,这些都让他误会重重,但是我也没有立场代替您来跟他说。”

闫乾原本心里就压着火,现在这股子火又莫名其妙的蹿,既然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在气什么。

他越是生气便越温和,嘴角的笑更是带着蛊惑性:“叔叔想知道,如果不是今天我叫你来,那么这事是不是就被你给忽略了,如果我不问,也就这么过去了?”

简乔新无言,他缓缓摇头,口不对心:“没……”

“有没有告诉过你,你不擅长说谎?”闫乾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亏还是个演员呢,怎么演技那么差。”

简乔新有点恼:“我的确没有您会。”

闫乾挑眉看他:“再说一遍?”

“……”

简乔新不说话了,但他非常的委屈,眼睛微垂着,蔫蔫的,看着像是要哭了一般。

闫乾在心底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觉得,我会袒护闻原?”

简乔新说:“不是。”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实际就是这样,他自认为闫乾对闻原余情未了,就算他和闻原有冲动,闫乾又怎么会帮着自己呢?

闫乾皱了皱眉,显然看出来眼前的小东西还在说谎,他怒火中烧,但面上依旧带着儒雅的笑意:“看来有些不当流言的确是令人困扰,这样,我现在给闻原打个电话,把这个事情解决了怎么样?”

简乔新没想到他会这么坦白,迟疑道:“闫先生决定就好了。”

闫乾心里的火越烧越旺,他决定让简乔新这个呆头鹅今天彻底明白个透。

电话嘟嘟嘟的拨通了之后那头很快就被接起来了,闻原的声音带着点不难察觉的兴奋:“阿乾?”

闫乾懒洋洋道:“嗯。”

闻原可能是不会想到闫乾身边还有人,他道:“阿乾,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生我的气的。”

闫乾说:“今天你去找简乔新了?”

他的声音太过温和,以至于并不会有人朝其他的方向去猜。

闻原紧紧攥着电话,委屈道:“我今天就是不小心遇到了他,也不知道公司是哪里来的谣言,我也是为了你的名誉考虑说了他两句,可他却不听,还对我恶言相向,挑拨我们的感情。”

对面的简乔新震惊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闫乾,简直有苦难言,偏偏闫乾居然依旧面色含笑,一副听的津津有味的模样。

闫乾起身绕了两步在简乔新旁边坐下,故意冷声道:“还有这种事,那他是怎么挑拨的?”

简乔新委屈极了,他伸手摇了摇闫乾的胳膊,无声道:“我没有。”

闫乾顺势把他的手拿过来把玩,简乔新的手其实算不上细腻,,这双手纤细修长,手心软软的,指腹还有一层薄茧子,想来这些年这小孩肯定受了不少苦。

闻原一张嘴叭叭的:“他和邱健这么多年的感情了,现在健哥出了事情,他连看都不去看一眼,可见其人品多差,公司的留言我肯定是不信的,一定是他勾引你了对不对,阿乾,你可千万别被他给骗了!”

简乔新想说话,闫乾却束起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放到他嘴边,硬生生的把他的话给堵回去了。

闫乾道:“公司的谣言是真的。”

闻原那边忽然传来稀里哗啦像是杯子摔了的声音,他尖声:“什么?那,简乔新怀……”

“嗯。”闫乾没打算瞒着他:“我的。”

闻原说:“我就知道他图谋不轨,肯定是用了什么上不了台面的办法,这个贱人!”

闫乾的眼底一冷:“闻原。”

对面的声音一顿,接着传来的是细细的哭泣声。

“为什么啊,你给打电话难道不是来安慰我的吗,为什么还在袒护简乔新啊“”

闫乾挑了挑眉:“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安慰你?”

闻原哭的很是凄惨:“我和邱健的事情的确是有不对,可你也得给人知错就改的机会啊,难道分手之后你就不能对我好了吗?我从小被爷爷照顾大的,现在爷爷没了,我爸妈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连你也不管我了,我该怎么办啊?”

闫乾捏着简乔新的手玩,淡声道:“你父母对你如何终究是虎毒不食子,再者,你没了爷爷,小新也不必你好更多,你还有父母,他已经举目无亲了。”

“他失去的只是父母,而我失去的是爱情啊。”闻原哭啼啼的:“再说简乔新这么多年自己不也活的好好的,我才更需要你啊?”

简乔新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夺过手机:“你有完没完啊?”

“……”

一旁的闫乾一愣,似乎想不到这小蜗牛慢吞吞的还会发飙,但瞧着那气呼呼的脸却觉得有趣的很,甚至都不在意手机被夺这种以前他一定会发飙的事情。

闻原一惊:“你怎么会有阿乾的手机?”

“你管的着吗?”简乔新早就听一肚子气了,加上孕夫本来就情绪多变,他现在就是很生气:“天天爷爷爷爷的,就你有爷爷誰没有一样,你的人生是为了你爷爷活的吗,他放过老人家让人瞑目可以吗,你不是喜欢你的健哥哥吗,现在我和邱健分手了,你不去趁热打铁,在这里惺惺作态给谁看?”

闻原懵了:“你,你胡说什么?我……我喜欢的人是阿乾。”

他也是完全没有料到简乔新居然这么伶牙俐齿,而且几乎是咄咄逼人的程度,以前也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

简乔新一想到被闻原在闫乾的面前诋毁就一肚子火,他口不择言:“你哪里喜欢闫先生了,你喜欢的不过是被他捧在手心爱护的感觉,你一边享受着别人的宠爱,一边还想要追忆初恋,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你当闫先生是什么,你的备胎吗,你凭什么玩弄别人的感情,你配吗?”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7章 我会对你负责? 下一章:第29章 不让你如意
热门: 未完成的肖像 无罪的罪人 解密 奇谈百物语·眩 都市之最强狂兵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再见了,忍老师 恶狼之夜 恶魔囚笼 富士山禁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