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不让你如意

上一章:第28章 偏袒简乔新 下一章:第30章 联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气势汹汹打完电话,简乔新总算是出了心中的一股恶气。

他把电话丢给闫乾:“我本来以为他不会那么过分,结果居然还当着我的面诋毁我,气死我了。”

闫乾修长的双腿交叠放着,姿态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声音带着些笑意:“撒完气了,舒服了?”

“……”

一句话让怒火中烧的人清醒了意识。

简乔新刚刚一时冲动,现在回忆起来,只觉得脸都要烧起来了,他的心脏砰砰跳,不自觉让往后缩:“那个,闫先生……刚刚我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闫乾眯了眯眼,故意道:“你指的哪一句?”

!!!

他有说很多得罪闫乾的话吗?

简乔新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刚刚胆大包天的样子一去不复返:“很多句。”

闫乾闷闷地笑了,沙发上的简乔新眉眼生动,一双小脸蛋被养了一个多月现在红润的很,说话的时候总是会偷偷瞄一眼自己再说,尤其是和人吵架的时候,气势强的很,像极了被逼急了挠人的小猫咪。

闫乾戳了戳简乔新的脸:“叔叔还得感谢你的伸张正义呢,不然我这个备胎去哪里伸冤?”

简乔新一僵,他的手蜷缩起来:“我就是气不过。”

经过这十天半月的相处,简乔新对闫乾又了新的认知,他发现,其实闫乾也并不是铁打的身体。

他会因为忙过头而忽略吃饭,最后胃病发作才胡乱吃药熬过去。

他也会因为吃到不喜欢的菜挑挑拣拣。

偶尔还会因为不小心吃到了过敏的药结果头疼脑热。

闫乾领着他往外面走:“那叔叔得奖励你的勇为。”

“啊,奖励什么?”

闫乾回头一笑,带着点痞气和狡猾:“秘密。”

“……”

两个人一起下楼,闫乾拉着他在门口给他穿上风衣,对厨房的张婶道:“我带他出去吃,您少弄一些。”

张婶从厨房伸头,意外的发现闫乾春风得意,和之前从外面回来怒发冲冠的模样判若两人,果然是有爱情滋润。

她微微一笑:“好嘞,那我熬点粥吧,晚上小新要是饿了还能吃一点。”

闫乾点点头:“嗯,给他备着吧。”

简乔新不知道闫乾想做什么,但见要出门,也把闫乾的大衣拿下来给他穿好,他比闫乾稍微矮一点,替他穿衣服的时候总是要垫脚尖,有点吃力。

闫乾无奈:“我自己来。”

简乔新有点懊恼,他小声哔哔:“长那么高做什么?”

身前的男人穿好了衣裳瞥他一眼:“小不点有时间嫌叔叔,还不如多花心思琢磨琢磨自己怎么长高。”

“……”

你这个坏人!

两个人贫完嘴后都穿戴完毕,闫乾直接拉着人去了外面开车走了。

张婶看他们打情骂俏完了便在后面叮嘱:“慢一点,天凉,早点回来!”

上了年纪的老妇人靠着门扉看着外面的两道身影相携离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闫乾在商场中步步维艰,在那些大院子弟中与虎谋皮,身边其实也不乏倒贴上来的莺莺燕燕,本身压力就大,就算是放纵点也没什么。

长着一张可以花天酒地的脸却偏偏严于律己,他不是放纵的人,更没多少恋爱经验,所以也不知道喜欢为何物。

张婶叹了口气:“顺其自然了。”

A市-世纪大道

夜晚的霓虹灯将城市的路照亮,车流人来人往,繁华的很

简乔新坐在车里,他看着外面不住闪过的招牌:“闫先生,我们要去哪儿?”

“还叫闫先生?”闫乾手中握着方向盘打方向,悠闲道:“之前不是叫阿乾叫的很熟练吗。”

“……”

简乔新窘了:“就,那个时候跟现在不一样。”

闫乾嘴角勾起坏笑:“行了,叔叔也不为难你,你要是不想这么叫,就听老爷子的话,叫哥。”

那还不如前面的一个呢!

简乔新眼里含着希翼:“我可以两个都不选吗?”

“嗯……”闫乾拉长了尾音,他单手转了转方向盘:“闻原以前给我的那个便当是你做的?敢情你和他联合起来骗我?”

“……”

闫乾你丫就是故意的吧!

简乔新不敢提骗他的事情,免得他算后账,他迟疑了片刻,蚊子叫一般轻声喊了一声:“阿乾?”

清冽的声音轻轻地,像是羽毛落在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涟漪,挠的人心痒痒。

正好前面的绿灯亮了,有车鸣笛了一声。

闫乾挑了挑眉:“刚刚说什么,叔叔没听见。”

简乔新简直有点被逼上梁山的窘迫,他别过脸,冷哼一声:“没说什么,你听错了。”

闫乾:“那个便当……”

坐在一旁的简乔新瞪了他一眼,被惹的急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带着点嗔怪。

闫乔笑了:“做的不错,下次有时间再做点,比李秘书买的饭好吃多了。”

简乔新一愣,乖乖点头:“你想吃我就给你做。”

“以后再说,你现在有身子,少碰那些油烟。”闫乾声音懒洋洋的,随便跟他聊着家常。

这种轻松的气氛之中他没能注意到旁边的人脸色忽然白了白,简乔新的手攥着安全带,目光落在前面的道路上,思绪因为这句话而慢慢飘远。

以后,等孩子生下来,他们还会有以后吗。

一路平稳行驶下来,在一个小巷子里面车停在了外面。

还没到巷子里面呢,那香味就蔓延出来,这里生意不错,来来往往倒是也有不少人在买东西。

简乔新眼里有些笑意:“我们来吃东西?”

“嗯。”闫乾带着他往里走:“这里有一家酸辣粉好吃。”

简乔新一下子想起来今天中午他在公司吃饭的时候去路过茶水间看到有人在吃酸辣粉,那个时候他被那个味道勾的都走不动道。

但是随身的两个保姆说什么都不给他吃,说是不健康,没营养。

闫乾走了两步:“看什么呢,跟上。”

简乔新笑了笑,跟上他的身影。

这里越往巷子里面走卖吃的小店就越多,来来往往的人也多,简乔新倒还好,他出门习惯戴着口罩帽子了。

而身边的闫乾就太过引人注目了,这才走了几步,一开始是小姑娘停下来打量,最后发展到有些白净的小男生也跟着望。

简乔新侧头说:“有个小姑娘一直跟着我们。”

闫乾漫不经心:“你粉丝?”

“不是!”简乔新发觉他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有些急:“她是在跟着你。”

闫乾挑了挑眉看他一眼,这一眼仿佛是能看透人心一般,让简乔新下意识别开脸,不管怎么说,好像刚刚的话带着点醋味了。

闫乾其实早就知道,但是没准备搭理,既然旁边的小朋友说了,他低沉道:“冷吗?”

简乔新:“啊,我觉得还好。”

闫乾顺手将颈脖处的围巾拿下来给他戴上:“围着吧,这里人多,万一认出来就不好了。”

他这个人动作完全没避着任何人,做的熟练的很,果然让周围一群本有着别样心思的人歇了。

原来是个有主的。

简乔新说:“你给我了,自己怎么办?”

闫乾对自己不甚在意,他摆摆手:“给你就给你了,哪能冻着你。”

这巷子人来人往的闫乾走在他前面,将所有可能撞过来的人流挡住,就仿佛是一只横行霸道的猛兽在保护自己的崽子。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那家店。

店里还有点空位子,两个人一进去就引得很多人侧目,闫乾牵着他让简乔新在里面的桌子上坐下,特地空了一个位置在外面,他道:“靠墙坐,我去点餐。”

简乔新乖乖的坐好。

闫乾要了两碗酸辣粉,很快就端上来了,别的桌都是服务员端来,只有他们这桌是老板夫妻亲自过来的。

老板是个大肚腩的中年男人,他乐呵呵的:“阿乾好久没来了。”

闫乾坐在简乔新的身侧,正好替他挡住了外界的目光:“带他来吃点东西。”

“哦,那你们吃,不够免费添啊。”老板叮嘱了一番才走,态度热络。

简乔新悄咪咪道:“闫先生,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吃东西啊?”

闫乾看他目光里的诧异,勾唇笑:“怎么,不行?”

简乔新拿着筷子点头:“行的,就是有点意外呢。”

不止是他,就连外界的人都很难想象的到吧,闫乾这种身份,这么优雅的人,仿佛最该出现在高档的西餐厅切份牛排才对,谁能想到他在吃几块钱一碗的酸辣粉呢?”

闫乾拿勺子喝了口汤:“有几年没来了。”

“喔……”

简乔新看着粉流口水,他顾不上聊天,埋头吃的欢实,自从他怀了孕就喜欢吃酸的,偏偏还没机会吃很多,这真的是折磨人。

闫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慢点,别呛着。”

简乔新点点头,速度也还是一点没落,这酸辣粉也太好吃了,是什么人间美味?

麻利的吃完了一碗后简乔新从头到尾都没吐。

闫乾也就吃了一半,他见简乔新不吃了,便放下筷子:“吃饱了?”

简乔新其实还能吃,但是有点不好意思,他点点头:“饱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目光还是盯着碗看,没有半点想要起身的意思,只是面子实在太薄了,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闫乾把自己的碗推到简乔新的跟前。

简乔新惊讶:“我吃您的?”

“想什么呢?”闫乾拿着空的碗站起身,慵懒的语调难得有一点无奈:“去给你添。”

“……”

简乔新脸有点挂不住,绯红弥漫上来,有点不好意思:“不,不用,我吃饱了。”

闫乾居然真的坐下来,他重新把碗拿回来,一本正经:“既然不用,那算了,你在这里坐一会儿,等我吃完。”

简乔新:“……”

他抿了抿唇,吸了吸鼻子,鼻翼间全是酸辣粉的味道,勾人的很。

闫乾仿佛没瞧见一般,慢条斯理的吃,速度比之前是慢了不止一个度,他的动作很优雅,即使是坐在路边籍籍无名的店铺里却也能吃出米其林的感觉,有些人的光是遮不住的。

简乔新馋啊,他咬了咬牙:“闫先生。”

闫乾:“这餐厅里面姓闫的人可多了去了,叫谁呢?”

“……”

一只怯生生的,颤颤巍巍的手指戳了戳闫乾的胳膊:“阿乾。”

闫乾眼底闪过笑意,面上却不显,刻意不侧目去看他:“嗯。”

简乔新脸红扑扑的,但是如果错过这次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再拿到奖励,他凑过来:“我刚刚骗你的……”

“张婶还在家里熬了粥。”闫乾一本正经的使坏:“你现在有身子,吃多了也不好。”

简乔新如果有耳朵,现在已经耷拉下来了,那眼底璀璨的光也黯淡,他收回手,撇了撇嘴:“哦。”

委屈,实在是委屈。

之前还说给自己加的呢,现在就变卦了。

说好的奖励,闫乾这个大骗子。

闫乾见逗过头了,他放下筷子,轻咳一声:“不过再吃点也不是不行。”

男人站起身,不忘记叮嘱他:“我去给你添,这里人多,别乱跑。”

简乔新骤然开心了!

但他还是很矜持的,压抑兴奋:“嗯,你快去嘛!”

闫乾无奈的轻笑,这才走了,他站在橱窗边等酸辣粉的时候也不免会想的多一些,富贵细养着不开心,偏偏能为了一碗酸辣粉博开了面,倒也实在是稀罕。

其实自从简乔新搬来家里之后给他的一度吃食都是最好的,山珍海味不敢说,但也绝对算的上美味佳肴。

但这孩子根本不稀罕,小心谨慎的,算不上多开心,甚至一度忌讳着,似乎生怕会让自己误会他贪图富贵。

看的出来,不想在闫宅待,仿佛一个借宿者,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闫乾知道,也无法责怪简乔新,但人很奇怪,有些道理明明知道,却还是很在意。

有点生气,他得承认。

也不知道在气什么,气简乔新避如蛇蝎的态度?气他表面温顺内地却疏离的心?或者,气他满心的抗拒和抵触。

笑话,他堂堂闫家的当家人,闫氏的总裁,却被一个小孩给嫌弃了,简乔新看不上他?

越是生气,就越是要逗他,闫乾秉承的从来不是慈悲为怀,某些方面他和霍诀一致,当他痛十分的时候,纵使不要对方痛百分,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所以,简乔新,你惹我不高兴了,我怎么能让你如意呢?

中国-台湾

层层的帘幕吹散出飘扬的弧度,空气之中弥漫着点点的檀木香,闻着令人心醉。

有人恭候道:“您请这边来,师傅在里面等着呢。”

闻原道:“好,谢谢。”

进了里面一穿着长袍的男人站立于一牌木碑前,最上方的屋顶是一个巨大狐狸图案,那红狐绘画的极为逼真,仿佛是真的一般。

闻原道:“您就是洪师傅?”

“正是。”洪光转过身看了闻原一眼:“你当真要请狐仙?”

闻原赶紧点头:“是的大师,我是真心的想求狐仙的,有了狐仙之后我真的可以把桃花招回来吗?”

洪光走到一旁的蒲扇坐下:“狐仙招的是人缘,桃花,但你切记,不可与同族狐仙的子弟抢姻缘,就是旁支也不行。”

闻原有点迟疑:“旁支有哪些?”

“青丘北阴,涂山苦情。”洪光理了理衣袖:“不可与同族狐仙子弟为难,更莫要和旁支的子弟抢夺姻缘,不要借狐仙去做丧了良心的事情,一旦你坏了规矩,狐仙绝不饶你。”

闻原只是想对付简乔新,他道:“大师您放心,我都记着呢。”

洪光撩起眼皮瞧了眼眼前的少年,这少年长的眉清目秀的确是个可人的,但怎奈眉宇之间裹着层戾气,不是个善茬。

他道:“你最好你记住规矩,否则一旦遭到反噬就连我也救不了你。”

闻原被他再三警告心底也是怕了,只得连忙应着。

几个小时后他从里面出来还带着几个包裹,而他的狗头军师徐穆早就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

徐穆一见他出来了连忙凑上前:“怎么样?”

“请来了……”闻原有些不太自在的提着东西:“这会有用吗,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闫乾,他这个人实在是太坏了。”

徐穆恨铁不成钢:“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闫乾有钱不就行了,你看看你现在混的,连雁导电影的资源都被简乔新给抢了,没有闫总就简乔新那种的能拿到吗,现在经纪人对你也不上心,周围几个小助理都跑了,就连咱们……”

他们的零花钱都没了,以前大手大脚的用钱,现在闫乾的资助一旦减半,虽然说不上直接贫穷,但也绝对不好过。

闻原想起来自己的遭遇,倒也是真的狠了心来:“那,那便这样吧。”

徐穆这才放心了:“你知道就好,这次一定得绑着闫先生的心了,就算简乔新怀了孕也没用,之前闫先生答应过要娶你的,只要你示弱,加上狐仙的帮助,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等你们俩结了婚,你怀了孕,简乔新的孩子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量他也翻不出花来!”

这些话被徐穆这么一说未来就显得如此美好,让闻原失去了最后的一丝犹豫,他只有重新回到闫乾的身边才能拿到更多的好处,这样也能帮助邱健了。

剧组

简乔新和简星辰站在休息室,踌躇的很。

脾气极差的雁导现在真的想杀人,他拿着卷成棍状的剧本指着简乔新:“你怀孕了?”

简乔新点点头。

雁导颤颤巍巍的又指向简星辰:“你也有了?”

简星辰点点头。

“砰!”

剧本被扔在桌子上,遭遇巨大打击的雁导拿起桌子上的水吨吨吨拿了好几口借此平静下来,他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雁衡阳道:“怎么着,你们简家的都来我这养胎来了?”

仔细想想,他拍的上一部电视剧,简单怀孕了,现在好不容易筹备了个电影,结果呢,两个主演,全都怀孕了!

他这是什么胎神盘踞的风水宝地不成!

简星辰“咯咯”的笑:“雁导对不起。”

简乔新怕再说下去得给雁衡阳气的晕古七,他赶紧道:“雁导你放心,我们还是会照常拍摄的,绝对不会耽搁进度的。”

雁衡阳咬牙切齿:“最好是这样。”

前面在筹备现场,休息室里经过刚刚的狂风暴雨后现在已经恢复了平静,雁导给两个人讲完戏后出去冷静去了。

下午-午休

简星辰坐在沙发上吃葡萄,他塞了一粒给简乔新:“你和闫先生和好了吗?”

简乔新一想到山庄的那回事有点不好意思,还是点头:“和好了。”

“是吧,就跟你说了不用怕的。”简星辰吃的开心,他道:“你现在孕期反应还是很大吗?”

简乔新想了想:“大的,吃东西总是吐,但是跟闫先生在一起会好很多。”

简星辰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这是正常的,你之前的胎不是很好,吃了我青丘的东西,就受了狐仙保佑啦,但是我们狐仙呢是缘结神,你只有和意中人待在一起效果才好,你要多和闫先生接触,多和他亲近,这样孩子就会更健康。”

简乔新听的一愣愣的,他还想问什么结果简星辰的手机响了,接了一会儿后简星辰就往外跑去开门。

他边走边道:“阿诀来给我探班啦,我先去迎他~”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敞在外面,简乔新也跟着走过去,就见走廊尽头站着的两个人,简星辰亲昵的挽着霍诀的胳膊,两个人低头说着话,亲密的很。

简乔新也看着,莫名的一直看到两个人相携进了休息室才回神。

口袋里面的东西震了震让一愣,简乔新忙把手机拿出来,发现居然是闫乾的电话,两个人其实大多是用微信聊天,很少闫乾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的。

简乔新接了:“喂,闫先生?”

闫乾刚从电梯下来,他往停车场走:“是我,今天第一天拍戏感觉如何,雁衡阳为难你了吗?”

“没有。”简乔新如实的汇报的了一下自己上午做了什么,说到和简星辰吃水果的时候就顿住了。

闫乾感觉到不对,他试探道:“星辰没跟你在一块儿?”

简乔新扣着自己的衣角:“嗯……霍先生来给他探班了,他就先回去了,我没什么事。”

这话乍听没问题,但是语气里还是有一些掩不住的异样。

闫乾是怎样玲珑的心思,他勾唇笑了笑:“嗯,真没什么事就歇着吧。”

“……”

算你狠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8章 偏袒简乔新 下一章:第30章 联姻
热门: 罪瘾者 造彩虹的人 火之幻影 燃钢之魂 悲伤的精确度 启示 清洁女工之死 高尔夫球场命案 达芬奇密码 花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