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吵架

上一章:第30章 联姻 下一章:第32章 缓解压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面色平静,纵使心中波涛汹涌,却依旧可以冷静道:“华哥你说笑了,我当然是相信你的。”

萧子华见他居然无动于衷,惊讶:“你还执迷不悟?”

既然做戏,就要做到底。

“我本就心悦闫先生,纵使他心中没有我也认了,是我自己没本事帮到他。”简乔新说完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本以为这番话是做戏说给萧子华听的,谁知道说完后自己的心也一抽抽的疼,像是针扎一般,尖锐而又细腻的疼。

他转身想走,结果楼梯口刚好有服务员上楼,两个人一撞,服务员手里的酒杯倾倒在地,碎裂的瓶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萧子华慌忙过来护着他:“怎么样,你伤着没?”

服务员也慌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走路快了一点。”

“没长眼啊你!”萧子华怒骂了一声还不解气:“他那么大个人你都看不见,万一伤着了怎么办,你负的了责吗!”

简乔新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不严重,他拍了拍萧子华的手,跟服务员歉意道:“没事的,是我不好,刚刚转身的太急了。”

服务员松了一口气,弯下腰赶紧收拾现场,这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包括沙发上的人。

赵桃看着楼上,眯了眯眼,喃喃道:“萧子华?他身边的人谁啊,男朋友?……哎,乾哥哥你去哪儿?”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在看到那抹身影的时候脸色都沉了下来,像是听不到呼喊一般直接往楼上去了。

简乔新注意到众多打量他的目光顿感无颜。

萧子华拉着他的手:“走吧,带你回去。”

“回哪儿去?”

一道略微低沉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闫乾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看了眼地上因为酒杯碎裂而弥漫出来的酒液,面色沉寂。

萧子华心一紧:“小叔。”

闫乾“嗯”了一声,有意无意的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还没说呢,你带他回哪儿去?”

简乔新莫名感觉到了一种修罗的味道,他有点紧张,想收回手,但是萧子华却不让他如愿。

萧子华被小叔截胡了心上人,这会儿心里也火着呢,他道:“小叔管的也太多了,你不是和赵小姐谈情说爱呢吗,还有闲心管我们?”

话音落,众人神色各异。

楼下的赵桃听到这句话面色一喜,闫乾却是面色一冷。

闫乾不怒反笑,他漫步走近,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青脆的声音,就仿佛是踩在人的心尖上一般,那儒雅的面上笑容在别人眼里多么和善,在萧子华的眼里就多么危险。

闫乾在萧子华的面前站定,他伸手一拉就把简乔新拉到自己怀里,继而看向萧子华,磁性的声音很是温和:“谈情说爱?小侄子可是提醒小叔了,你也长大了,该是恋爱的时候了。”

萧子华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闫乾看似商量,实则霸道果决的很:“刚刚正好和哥哥聊过,正好王家的小姐今天也在,叔叔给你引荐引荐,也免得哥哥总是记挂着你的婚事。”

萧子华刚想说:“我不……”

楼梯的尽头萧父走了上来,原本就知道自己儿子在这里闹事就很丢面了,一听到闫乾这话大悦:“混账东西,还不快点谢谢你小叔!”

今天这样的宴会上,几家的人都在,一举一动也备受关注,萧子华要是敢说什么混账话得罪了人,那才是真的作死,再说,闫乾能帮忙牵线实在是好,免得自己混账儿子还犯浑,小叔的人也敢抢。

简乔新看萧子华满脸的不悦,这就是发飙的前兆,他下意识往闫乾跟前缩了缩,很是害怕:“闫先生……”

闫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

简乔新一僵,意识到这里人多,准备离他远点,结果腰被一勾,反而搂的更紧了。

闫乾捏着他的手:“乖。”

宴会上的人来人往,大部分的目光都围了过来,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闫乾身旁的人身上。

简乔新半个身子都靠在闫乾的身上,鼻翼间嗅到的不仅是闫乾身上淡淡的檀木香,还有微不可闻的香水味,自从怀了孕,他对味道就很敏感。

本也没什么,香水味道正常的很,在剧组也不是没有闻到有人喷,但是此刻却格外觉得恶心。

胃里上下翻腾,简乔新终于忍不住了,他推开闫乾弯下腰开始干呕。

闫乾脸色一变,蹲下身子给他拍背:“不舒服?”

“唔……”简乔新推了他一把,声音有点虚弱:“你身上,香水味。”

闫乾见他难受的厉害火速的褪下了外套,他扔给侍从后才过来半搂着简乔新:“是叔叔不好,还难受吗?”

简乔新闻不到香水味了,他摇摇头。

楼梯口有人蹬蹬蹬的跑了上来,赵桃穿着华丽的礼服,精致的面容上化着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乾哥哥?”

闫乾此刻正烦着呢,侧目回头的目光凌厉的很:“有事?”

赵桃嘴唇动了动:“他是谁?”

女人的直觉让她现在非常的不高兴,尤其是闫乾对待简乔新的态度都让人警铃大作!

闫乾刚要说话就被简乔新拉住了,简乔新心底叹息,他扬起脸:“我是闫先生的朋友,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

赵桃半信半疑:“真的?”

简乔新虚弱的点点头,他身心俱疲:“就是这样。”

闫乾皱了皱眉,却终究没说什么,他扶着简乔新站起身,冲其他人道:“他不舒服,我送他回去,失陪。”

闫家不止是闫乾一个人到,还有不少旁支。

众人看了一出好戏后心思各异。

闫房靠在栏杆上看着离开宴会的两个人挑了挑眉,他笑:“难得见到三弟的好戏,真是难得呢。”

身旁的闫家老二道:“得查查,他身边的那个人好像怀孕了。”

“有意思。”闫房将酒一饮而尽:“太有意思了。

这么多年了,闫乾,纵使你固若金汤,只要你有了在乎的东西,就有了弱点,而有弱点的人,是掌握不了闫家的。

车内

寒冬的天气冰凉,从酒店一出来到地下车库就感觉到阵阵凉意。

闫乾出来的时候外套都没有拿,就穿着一件衬衫,看着都凉,简乔新悄咪咪的看他一眼,却发现男人寒着脸,比天气还凉。

车内低气压,让人大气不敢喘。

简乔新憋了一会儿,终于到:“闫先生,今天宴会的事情……对不起,我不该擅自过去的。”

“嗯。”闫乾应了一声:“小事。”

闫乾靠着窗坐,路上路灯的光一寸寸的落在人的身上,他的侧脸面无表情,浑身都散发着疏离的消息。

他在生气。

简乔新看出来了。

可是自己已经道歉了,闫乾为什么还在生气?

简乔新的手指无意识的捏着衣服的衣角,他迟疑道:“闫先生……是不是我惹的赵小姐误会了,破坏了你们的感情。”

闫乾动了,他侧目看过来,嘴角的笑温和:“破坏什么?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

简乔新不说话了。

车厢里面有着一瞬间的死寂,这可急死了前面的司机,司机完全想不到简乔新怎么会蠢成这样,没看到先生都已经气的冒烟了,还能说出这种话!

闫乾单手撑着下巴,姿态慵懒:“小新,叔叔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是闫乾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简乔新心里苦的难受,他努力保持面上的平静:“您说。”

“你不愿意告诉赵桃我们的关系,是因为害怕她对付你,还是担心以后在娱乐圈你的名声?”闫乾顿了顿,声音慵懒:“或者说,只是不愿意和我沾上关系?”

毕竟男明星未婚先孕,还是给资本主义生孩子,传出去多少让人不耻。

闫乾都可以理解,从任何角度来看,简乔新的选择都完全没有问题,但只要一想到这些,他就是憋不住满心的怒火。

简乔新睫毛颤了颤,他摸了一瓶水喝了一口,才道:“我只是不想破坏您和赵小姐的感情,再说,我也想维护一下您的名声。”

瓶子被无意识的捏紧,用了简乔新自己都没发现的力气,他不敢说,他不敢说对闫乾的任何渴望。

闫乾见他没有否认,心已经渐渐冰凉,男人冷笑:“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

简乔新的眼眶一下子红了,他痛啊,他好痛啊,他垂着脑袋低声:“不用谢。”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低到了零点。

前面的司机捶胸顿足,苍天啊,这两个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他一个天天开车的司机都能看出来有情,怎么聊着聊着就聊决裂了?

车子停在宅前,闫乾下了车。

宅子里面的张婶早就在等着人回来了,她欢喜的迎上来:“回来了?”

闫乾点了点头,直接上了楼梯:“给他弄点吃的,我去处理点公司的事情,有个视频会议要开。”

张婶笑意凝固在脸上,敏锐的察觉气氛不对,她小心翼翼的点头,目送楼上的人进了房间后才下来。

简乔新脸上也是憔悴,他道:“我不饿。”

“哎呀祖宗,怎么能不吃饭呢!”张婶心急如焚,她拉着简乔新的手:“你要是看得起我这个老太婆,就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了?早上不还好好的吗?”

简乔新没脸提,他轻轻摇头:“真没事,我就是没胃口。”

张婶也不勉强,她劝着:“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孩子想想啊,你累了一天了,多少要吃一点,不然苦的还是自己。”

孩子。

简乔新忍着满腹心事,他点点头:“好,那您给我煮点粥吧。”

见他答应了张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厨房里面一直炖着粥,很快就盛了一碗出来,她将小米粥放在桌子上,又把椅子拉开。

简乔新道了谢坐下来。

张婶看了眼楼上,试探道:“叫阿乾下来带你吃?”

简乔新摇摇头:“不用,我没事的。”

他说没事就真的没事,自己一个人吃了大半碗还真的吃下去了,张婶在旁边胆颤惊心的看着,这两个月简乔新孕吐严重,根本吃不进去东西,这会儿还真的奇了,真的自己一个人吃了大半碗。

这两个人肯定吵架了,不然闫乾那么细心的人,不可能明知他要吃饭还不下楼。

简乔新放下勺子,他站起身:“谢谢,我吃好了。”

张婶点点头,又有点不放心:“真的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简乔新清秀的小脸上挂出了一抹笑意:“这不是吃过了吗?”

见他这样张婶才放下了心,她转身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然而还不到几瞬的距离,刚到楼梯一半的忽然弯下腰开始吐,他蜷缩着身子,可能是之前忍的狠了,这次的反应特别强,吐到最后胃里没东西了,开始吐酸水。

张婶手里的筷子都掉地上了,她慌忙冲过去:“小新?”

简乔新摆摆手,他赶紧道:“这里脏,您别过来。”

“说什么傻话呢!”张婶扶着他到楼下的沙发坐着,她道:“先缓一缓,我去收拾一下,一会儿……再吃点。”

简乔新犹豫了一下乖巧点头。

张婶清理完楼梯过来就见简乔新缩蜷在沙发上抱着膝盖,一动不动,这是一种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姿势,像个要把自己保护起来的小刺猬。

因为回家脱了外套后肚子就大了一些,但身形依旧纤瘦,尤其是一张脸几乎没长肉,一双温润的眼底泛着淡淡的青色,令人心疼。

张婶在他身边坐下:“孩子,我多嘴问一句,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简乔新说:“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给他添麻烦,惹他不高兴了。”

“那也是阿乾的错。”张婶拍了拍的他手,略有些气愤:“你怀着他的孩子,他就是你的丈夫,这种时候怎么能跟你置气,真是不知所谓!”

丈夫。

简乔新轻轻笑了一下:“真的不是他的问题。”

顿了顿,沙发上的青年眨了眨眼,他看着对面的沙发,那里还放着一本童话故事书,那是闫乾进程坐的位置。

简乔新说:“婶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张婶点头:“你问。”

“我是不是不太讨人喜欢?”简乔新坐起身,他道:“我好像又搞砸了事情,我明明想好好相处的,结果又惹他生气了。”

张婶心里一酸,她道:“怎么会呢,你比闻原讨喜多了!”

简乔新笑了笑,他不再多说,而是站起身朝餐桌走:“您刚刚说的对,我得为孩子考虑,还是要多吃点东西的。”

桌子上放着一碗粥,他拿起勺子喝了几口,想吐的感觉就又来了。

张婶一看脸色不对,她道:“我去叫阿乾下来。”

“不要!”简乔新骤然放下勺子,他抿了抿唇,眼睛一眨,眼泪刷的就掉下来了:“不要打扰他。”

张婶:“……”

怎么就那么倔呢。

简乔新自己重新拿起勺子,他挖了一点慢慢吃,眼泪落进碗里和粥混成一体,他也不在乎,只木然的吃着东西。

二楼传来一点声音。

闫乾的身影出现在楼梯上,他已经换了套衣服,但依旧很正式。

张婶问:“您这是要出去?”

“嗯。”闫乾理了理领带:“公司有点急事。”

张婶迟疑的望了望坐在椅子上的简乔新,期待这位能服个软,就算不能,至少趁机说点话啊!

简乔新闷着脑袋,头也不抬,生怕被闫乾看到那通红的眼眶。

闫乾路过桌子的时候顿住了脚步,语气听不出来喜怒:“我出去一趟,你早点睡,别熬夜。”

简乔新点了点头,依旧没看他。

闫乾停顿了片刻,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出去了,身后的张婶赶紧出去送他。

外面的风吹的很冷,闫乾径自往车库走,他的身板挺直,自从家里出来之后那温润的面具便丢掉了,此刻如覆薄冰,看着很是骇人。

张婶叹了口气:“这大晚上的怎么又要出去?”

闫乾漫不经心:“公司有事。”

“你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我这个老太婆。”张婶亦步亦趋的跟着他:“阿乾啊,你疼疼他吧,你们俩吵架,他也不好受,刚刚你是没看到……”

闫乾顿住步伐,他的眼底是一抹讽刺的笑,侧目:“不好受?”

张婶被那眼底的怒火吓到。

“他不是想要跟我划清界限吗,不是不想破坏我和赵桃的感情吗,他才不会好受。”闫乾心底的火烧的旺:“我可没兴趣玩什么强取豪夺,他不乐意,就随便他!”

张婶:“……”

这孩子平时也挺精明的,怎么事情一到简乔新身上就开始钻牛角尖了呢?

车库里面跑车被人开出来绝尘而去,熟悉闫乾的张婶明白这绝对不是去公司,而是出去放纵去了。

她回到宅子里面的时候饭桌上没人,等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被打开,简乔新扶着门框站着。

张婶心底一软:“又吐了?”

简乔新乖顺的摇摇头:“就吐了一点,没事的。”

张婶提出建议:“我再给你盛一碗?”

“不用了,吃了也会吐的。”简乔新没再难为别人,他收拾了一下就上楼休息去了。

外面的风刮的狠,张婶在楼底道:“你早点睡也好,今儿个可能要下雨。”

走到一半的人身影猛地顿住:“下雨?会打雷吗?”

张婶不明所以,但还是道:“天气预报说是雷暴雨,不过明早就会停的,别担心了。”

简乔新握着楼梯把手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攥白,他迟疑道:“闫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张婶不敢说,她怂恿:“您给他打个电话吧,他肯定马上就回来了。”

“……”

简乔新沉默了,他道了个谢就回楼上了。

娱乐会所

闫乾拿着台球杆靠在桌子边喝水,对面的霍诀又中了一球,准头极佳。

霍诀站直身子:“回去吧。”

“回去个屁。”闫乾将水瓶扔到一边的沙发上:“今晚不回去了,这才打了不到十分钟,接着来。”

霍诀走到一边坐下:“你的心不在这里,和你这样的对手打球没意思。”

闫乾嗤笑一声,他扔掉球杆:“那就换个地方玩,打球的确没什么意思。”

“……”

霍诀靠在沙发边:“你跟媳妇吵架了?”

“第一,我没媳妇。”闫乾扭开一瓶酒喝了半杯:“第二,我是一个成年人,我为什么会和一个小孩计较?”

霍诀说:“或许是因为你喜欢他。”

闫乾心里烦的很,正准备换个地方玩的时候一道雷声透过窗户传进来,让人脸色一变。

闫乾:“今天有雨?”

外面又一道雷声轰鸣下来,紧接着窗户上就有了雨水花。

霍诀看着窗外:“雷暴雨。”

“艹!”闫乾低咒一声拎起一边的西装外套就往外走,俨然一副急着回家的模样。

霍诀:“今晚不是说不回去?”

回应他的是外面的门被骤然关上的声音,所以说恋爱中的男人就是伤不起,恋爱中男人的朋友,现在也很伤不起。

闫宅

大雨倾盆的下,哗啦啦的大的很,还伴随着阵阵的雷声。

简乔新埋在被子里面捂着头,整个身子都蜷缩在一起,脑海里面各种画面交叠在一起,手紧紧的攥着被子,冷汗直冒。

楼下

闫乾一进门就瞧见了在一楼的张婶,他道:“小新呢?”

张婶:“在楼上……”

话音还未落,闫乾已经朝楼上跑了,他的步伐很快,修长的腿迈开几步就倒了楼上。

房间的门被打开,闫乾平静了一下气息,他缓了缓气息才朝床边走,轻声:“小新?”

床上的团子抖了抖。

闫乾走过去在床沿坐下,他将手放在被子上面,能够直面感受到那股战栗。

室内有着片刻的寂静,忽然——

“轰隆!”

一道惊雷在天空之中再次炸响,窗外闪起一片白花,被子里面的人闷哼一声,像是哭腔。

闫乾皱了皱眉,他准备出去拿个耳机进来,哪知人刚走到门边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颤颤巍巍的声音带着点不安:“闫先生?”

闫乾停住了步伐,他侧目回头,就见被窝里面探出了个脑袋,简乔新盯着他,面色惨白:“你回来了?”

闫乾点点头:“嗯。”

外面稀里哗啦的下着雨,简乔新咬了咬牙:“您……我,你能陪我一会儿吗?”

闫乔握着门把手的动作一顿,他迟疑片刻,最终还是走到了床边,外套被扔到地上,男人半坐在床上,挑了挑眉:“要抱吗?”

“……”

简乔新默默的钻到他怀里。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0章 联姻 下一章:第32章 缓解压力
热门: 神级猎杀者 魔法学渣 刀塔死亡学院 拉普拉斯的魔女 死亡笔记 我的前妻们 暗夜将至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 落地一把98K 幻色江户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