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缓解压力

上一章:第31章 吵架 下一章:第33章 愿如此环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闫乾默默的把一边的被子拉过来给他盖上,无奈的叹息:“你也就这会儿老实一点了。”

简乔新抠着他的纽扣,也不再跟他闹,而是轻声道:“您怎么回来了,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

日天日地的闫总难得心虚了那么一小下:“嗯,不是什么大事。”

室内陷入一片安静。

就在闫乾觉得这安静太过于不寻常时,窗外又打起了一道闪电,怀里的人抖了抖,接着他胸口就感觉到了一点湿意。

闫乾低头:“这么怕,哭什么?”

简乔新抿着唇,心里是止也止不住的难过,忍了一天的委屈都在现在暴发了,他道:“你不用骗我了,根本不是去公司处理业务,我都闻到了,你身上有酒味。”

“……”

闫乾给他擦掉眼泪,哄人:“胡说什么,这是之前酒会的时候沾染上的。”

“之前那会你身上的酒味不是这个味道。”简乔新哭的更凶了:“你为什么跟邱健一样也要骗我,你要是讨厌我,不想待在家里看见我直说啊,我又不会死缠烂打,你为什么要这样。”

坏了

玩大发了

没想到这祖宗这么敏感

闫总生平第一次有一种手忙脚乱的无措感,闫乾不住给他擦眼泪:“是叔叔错了,叔叔不对,给你道歉好不好,别哭了啊。”

然而效果适得其反,本来情况还可以控制,结果哄了两句后一发不可收拾,简乔新把被子一裹,也不在闫乾怀里待了,自己裹成一团委屈去了。

闫乾:“……”

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闫乾戳了戳被团子:“小新,出来。”

简乔新的声音闷闷的:“你不是不想看见我吗,反正我也是不讨你喜欢,你对我好也是为了孩子,你不用管我了,我不会有事的,孩子也不会有,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纠缠你的。”

闫乾干脆坐直了身子,他挑了挑眉:“你个小没良心的,这种话也说的出来?”

简乔新:“我有说错吗?”

“那今天是谁在车上说要撇清关系,成全我和赵桃的?”闫乾想了想也来了气:“不想纠缠的难道不是你?”

简乔新也是豁出去了:“谁让你和赵桃卿卿我我!”

“……”

室内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闫乾若有所思的看着床上的人,这句话里面的醋味太浓了,他就算是想装听不出都很难。

简乔新自己说完也后悔了,但又不知道说点什么才能挽尊,干脆就装死。

闫乾沉默片刻,沉声:“我和她没关系,你不喜欢,以后我不会让她靠近我。”

简乔新这会儿冷静了,孕夫情绪来的快走的也快,他迟疑片刻坐起来,因为刚刚的折腾这会儿眼眶通红,一张原本惨白的脸因为羞愤也染上了点红,头发乱了一点,但却破天荒的显得意外的可爱。

简乔新抿了抿唇,轻声:“没关系,我都能理解的,我知道你的不容易,你不用在意我刚刚说的,那都是昏了头的浑话,就算你和赵桃有什么……也没”

闫乾眯了眯眼,好整以暇:“接着说。”

简乔新心里是万分不情愿,很难说出口:“也没关系”

话音落,他的脑瓜子就被弹了一下,虽然力道不大,但也足够让人痛上一下,简乔新捂着脑袋可怜巴巴的望着闫乾:“打我干嘛?”

闫乾:“治你。”

“……”

简乔新脸一跨,不知道到底哪里说错话了。

闫乾看着他委委屈屈的模样心情莫名好了一点,他从床头柜拿了点纸给他擦脸,自己在心底也理了理思路:“闫家和赵家的关系脉络深厚,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更何况我那几个不中用的哥哥也在虎视眈眈赵家的融资,稳住赵桃的确是最方便的办法。”

简乔新心里早有准备,他道:“我懂。”

“但也不是唯一的办法,多费点事儿而已。”闫乾松了松自己的纽扣,男人活动了一下颈脖,沙哑的声音含着磁性:“没必要为这点事情让你在这闹别扭。”

简乔新莫名脸一红,他躁的慌,就好像他是一个超级妒夫一般,他说:“我没闹别扭,我就是,不喜欢被欺骗,不过现在想想,您去哪里也没有和我报备的必要,刚刚的事情您不要放在心上。”

闫乾半往后仰,姿态慵懒的靠着,似笑非笑:“小朋友嘴挺硬。”

“……”

简乔新瞪他一眼,通红的眼眶含着点娇嗔的意味在里头,没有多少杀伤力。

闫乾很是欣赏炸毛小兔子可爱的小模样,他看了眼窗户心知雨一时半会不会停,便拍了拍自己身旁:“过来,给你讲睡前故事。”

简乔新目瞪口呆:“我又不是小孩子。”

闫乾嘴角勾笑:“当然,叔叔也是顺便讲给你听,主要是讲给我儿子。”

“……”

你这个坏人!

第二日

雨后初晴,冬日难得的暴雨后去掉了干燥,天气湿冷,天空之中虽然也挂着太阳却也没有多少温度可言。

保姆车停在外面,两个保姆早就过来了,包括简乔新的小助理也在里头,现在他出门最少要三个以上的人跟着。

餐桌上,闫乾放在筷子,对着怀里的简乔新道:“在剧组不要太累,也不要乱发脾气,毕竟别人可不是叔叔,可不会惯着你,当然如果非要发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来处理。”

简乔新无地自容,他耳根子泛红,从他怀里出来站在一边为自己辩解:“我才没有对别人乱发脾气过。”

“哦?”闫乾单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瞧着他:“你胆子挺大,脾气都冲我发了。”

简乔新委屈:“我没有。”

闫乾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捏了捏简乔新这些日子被他喂的稍微胖了一些的脸:“继续保持。”

话说完男人就上楼换衣服去了,留下还有点懵的简乔新。

闫先生是让他继续保持什么呢?保持不要冲剧组的人发脾气的优良习惯,还是保持对他发脾气的习惯?等等,他有经常对闫乾无理取闹吗?

应该……没有吧。

剧组

保姆车在剧组外面停下来,简乔新穿着长棉袄出来,这会儿快年关了,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放假了,只有剧组还照常热火朝天的忙活着。

简乔新和简星辰两个人有好几天没见了,这会儿见到了格外亲切。

中午休息的时候就是聊天时间。

简星辰抱着水捂子,嘴里吃着包子,小胖脸鼓鼓的:“酒会的时候我听阿诀跟我说了,你干的好,就该这么砸场子抢男人。”

简乔新坐在绿布墙旁抿着热水,那热气腾腾的水将他的脸也蒸的通红,他道:“我没想着去抢,再说了,闹的也挺难看的,也给闫先生丢人了。”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简星辰分了一个包子给他:“我看啊,他指不定多高兴呢。”

简乔新迟疑:“为什么这么说。”

简星辰嚼着包子,顺便喝了口奶,煞有其事:“他为了事业不得不和那个女的周旋,你来了,他就有理由走了。”

有点道理……

简星辰想了想:“不过呢,你会不会生气啊?”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简乔新当然知道指的什么事情,他连忙摇头:“这就和我因为拍戏不得不和很多男演员合作一样,不说我们,就像是之前我和萧子华也因为拍戏而有过吻戏,床戏,这都是工作的一部分,如果每一样都要去斤斤计较,都要去追根究底,真的好累啊。”

“我不红,工作尚且如此,闫先生坐拥那么大的产业,他当然也有他的不得已为之,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有他的难处,我无法去替他解决,但我绝不想成为他事业上的绊脚石。”

一番话掷地有声,简乔新的杏眼含笑,语调温和,清秀的小脸上带着点认真。

简星辰在旁边听完后感慨一句:“你和闫先生不愧是天生一对。”

简乔新眼神闪躲了一下,心却因为这句话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轻斥一声:“你……别乱说,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他这么一别开眼,恰好看向了后面,这么一看不要紧,这恰好看到了站在后面门扉处的闫乾。

那个人懒洋洋的靠在门槛处,身穿一席墨青色的西装,只是领带该是被扯了扯,松了一些,却恰好和他眉宇间的一抹痞气呼应,英俊的面上此刻含着点点的笑意,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简乔新猛地站起来:“闫先生?!”

“嗯。”闫乾漫步绕过沙发走过来,他站在简乔新的后面,单手靠在沙发:“打扰你们聊天了?”

吃着包子的简星辰说:“没有,正好我们在聊你呢。”

简乔新尴尬的一匹,都不知道刚刚的话有没有被闫乾听到,他转移话题:“你吃过了吗?”

闫乾低了头:“你们聊我什么呢?”

“……”

这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简乔新信口胡诌,豁出去了:“聊你吃过没有。”

闫乾难得愣神片刻,幽深的眸子划过笑意,他把玩着简乔新的头发:“想不到小朋友这么记挂叔叔。”

完全没有这回事!

简乔新抱着水喝了一口,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点头:“马上要到发信息的时间了,自然是想着的。”

闫乾“嗯”了一声:“今天吃饭吐了吗?”

简乔新吐了,但是他不想要闫乾那么担心,便道:“其实也还好,比前些日子好多了,能吃进去一点。”

闫乾没再多说什么,他问了一些情况后又看着简乔新吃了点东西,两个保姆都已经很习惯老板会过来的事情,每次都会多准备一份饭。

吃完饭后还有午睡的时间,简乔新在床上睡,不远处隔着屏风的闫乾就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午间导演来了一趟,男人又出去和导演聊了好一会儿才走。

下午上戏的时候,简星辰意味深长道:“遇到闫总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

简乔新:“……”

他们下午的戏份不少,现在要拍的就是在山庄对持的一幕。

导演千叮咛万嘱咐之后万事具备,各部门准备到位后场务开始了打板,两位主演就要立刻进入状态。

漫漫石阶,简乔新缓缓踱步而上,风吹拂过他的衣摆,发有些散落,他站定在桥上,声音苦涩:“你都知道了?”

简星辰的剑直指他的眉心:“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欺骗和隐瞒并不能最刺痛人心,不被信任才更是痛苦的源泉。

简乔新一动不动,他闭上眼睛,面色淡然:“你既然已经听到了,又何必还要跑来问我?”

简星辰眼眶通红,他怒吼一声:“我要你亲口说!”

桥上的两个人曾经是最好的兄弟,此刻却不得不挥剑相向,没有人能注意到简乔新在衣摆下紧握着的,几乎要爆出青筋的手。

简乔新幽幽叹息一声:“你这又是何苦。”

一滴泪终于从眼眶滑落,痛从简星辰的心尖出发,落在了简乔新的心上,他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了。

导演棚那边传来声音:“卡,过!”

少有的一次过,两个主演超常发挥,现场传来欢呼声,各路人马准备收拾,一会儿更换下一个场地。

简乔新也调整了一下心情准备从道具的桥上下去,脚尖才往后移了一些后一股天旋地转之感便如潮水一般的涌来,眼前一黑,身形便开始摇摇欲坠。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一旁的工作人员根本来不及扶住人!

千钧一发之际,简乔新咬了咬唇舌,努力让意识清醒一些,扶住了一旁的栏杆扶手,他靠在上面喘气,难受的很。

小助理被吓的险些去掉半条命:“哥,哥你怎么了!”

简乔新被人扶到一旁休息,他的脸色又些差,缓了一会儿才好很多,那抹眩晕感来的快去的也快,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仿佛消失的无影无踪。

身旁的保姆道:“要不给先生打个电话吧?”

简乔新现在好多了,他迟疑道:“晚一些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若是有事情再跟闫先生说,不然只是稍微犯了点迷糊就打电话,实在不好。”

这个电话一打,闫乾保不准要扔下什么生意过来,如果到时候根本没事还要麻烦他过来简乔新是万万不愿意的。

保姆见他气血的确好许多,便也不再强求,便道:“这样也好,不过还是要和先生讲一下,不然我们……”

简乔新点点头:“我晓的。”

就算自己不说保姆也会向闫乾汇报的,与其等闫乾知道自己欺上瞒下发火,还不如早点坦白从宽。

他想了想,发了微信给他:“闫先生,我有个事情跟你说一下,但不是很急,你可以忙完之后再回复我。”

闫氏

偌大的办公司里面灯火通明,各部门经理们聚在一起汇报最新的进度。

闫乾坐在中间的主座上面,姿态的慵懒的看着不远处的人口若悬河的讲着ppt,一边讲着还一边回头看自家总裁的表情是如何的。

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

闫乾瞥了一眼,当真众人的面拿起了手机,然后……他开始打字了。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

剧组的简乔新已经收起手机开始看剧本了,本以为闫乾不会回复,哪知手机在口袋里面忽然一震。

简乔新迟疑的拿出来,看见上面的弹窗:

闫乾:“不忙,说。”

简乔新撑着下巴,单手打字:“报告长官,我今天在剧组的时候头晕了一小下,应该没什么大事,下午收工之后我会去检查身体,请长官放心。”

闫乾嘴角勾起一抹笑。

会议室的众人皆是一惊,眼神相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个信息:“笑了笑了,总裁居然笑了,这是有情况了!

简乔新等了等,终于等到了那边闫乾的回复:“等着。”

“……”

等,等什么?

这边还想问,然而导演那边已经开始喊人上戏了,简乔新不能再耽搁便也不再多问,收拾一下过去了。

这场戏过的就不那么容易,两个主演状态不行,尤其是简乔新的状态不行,一出戏重来了十遍还不过。

第十次NG后,简乔新被导演叫过去面谈。

简乔新擦了擦额头的汗,他道:“雁导对不住,我马上调整一下情绪。”

“算了,就你现在这个状态怎么调整都没用。”雁衡阳叼着电子烟,拿过一边的手机:“你收拾一下赶紧回去吧。”

简乔新迟疑:“现在回去吗,可是……”

雁衡阳摆摆手:“没什么可是的,你家叔叔刚刚亲自打电话过来给你请假,作为投资商,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简乔新一愣,想了想又有一些不太好意思,最后还是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谢谢导演。”

“嗯。”

雁衡阳在简乔新都走出好几步之后才道:“对了,你今晚跟你家男人提一提我那个章,这可是说好了的!”

简乔新微讶,他狐疑:“什么章?”

雁衡阳吸了口电子烟却不再多少:“问这么多做什么,回去问你男人就行了,他知道。”

“……”

好吧。

简乔新的助理和保姆早就收拾好了东西,应该是之前接到了通知。

保姆走到他身侧:“是李秘书在等我们,先生的会议还没开完,他也很关心您,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

简乔新倒是没什么想法:“本来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不用太紧张。”

尽管他这么说了其他人也没有丝毫松口气,尤其是李秘书,接待他的态度堪比面前之人是他的老板闫乾本人。

简乔新刚一坐上车就接到了李秘书递过来的糖葫芦,他一愣,一脸问号。

李秘书一个大男人拿着糖葫芦这种甜品也实在是为难他了,他失笑:“这个是闫总让我买的,他说,这是给您的奖励。”

简乔新哭笑不得,但也没有拂了意,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软声:“谢谢。”

这糖葫芦还带着点热乎劲儿,舔一口甜甜的,从舌尖甜到了味蕾,他竟是忽然可以脑补出闫乾吩咐李秘书时的表情。

应该是懒洋洋的,英俊的脸上会带着点点的坏笑。

简乔新咬了一颗糖葫芦含在嘴里吃,他对李秘书道:“我想我得准备一份回礼。”

坐在前面的李秘书顿生油然而生不好的预感,他尽力的劝说:“您有这份心意就很好了,先生如果知道您喜欢这份礼物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简乔新摇摇脑袋:“那怎么可以,我想想,不如……买一碗酸辣粉吧?”

“……”

李秘书的笑容有些龟裂:“这个,先生他不一定能吃的惯啊。”

不,他吃得惯

你觉得不行,那是你太不了解闫乾了。

简乔新撇撇嘴,心情却奇迹般的好,就仿佛他和闫乾之间有了一个小秘密一般,他咬了咬糖葫芦:“就是酸辣粉了,这么决定了。”

李秘书想问难道不是你想吃吗,但他不敢。

简乔新边吃着东西边想起刚刚雁导说的话来,虽然叫自己去问闫乾,但他现在就好奇的紧道:“对了,李秘书你知道雁导说的章吗?”

李秘书迟疑了一下。

简乔新善解人意:“不方便就算了。”

“没什么不方便的。”李秘书倒是豁出去了:“倒也不是什么秘密,雁导很喜欢收集刻章,就是一那些历史以来古人的私章,例如太白,王羲之啊,这些有名的人都会有私章,而建国后这些章全都被一些名门贵族们买去收藏了,闫家的私库有不少,先生偶尔也会拿出来赠人。”

至于为什么赠给雁导,答案昭然若揭。

医院

不管什么时候,医院总是不缺人的,这世上每天都有生老病死,新的什么到来便有旧的岁月老去,无人例外。

几个人来的这家医院是闫氏产业下面的,免去了许多的手续。

就诊的一声还是当初的那个老医生,他抬了抬自己的眼镜:“少夫人,你这个病症……”

简乔新心里紧张,紧张的就连那个奇怪的称呼都不在意了,他怯生生:“我怎么了,是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个完全没有病症啊?”

老医生慢吞吞的看了一眼手里的单子:“从各项检查来看少夫人你的身体非常健康,胎位也很正,一切正常,就是偶尔为了身心健康,适当缓解一下压力。”

外面传来敲门声,闫乾打开了门走了进来。

简乔新没想到他来的那么快,但还是收敛了心神看着医生,有些疑惑:“压力,工作压力吗,没事的,我很会调节的。”

医生意味深长的瞧他一眼:“生理压力。”

简乔新楞了楞,迟钝的神经反映过来后脸色通红,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没羞没躁的老医生似乎怕简乔新自己理解不够,他看了眼闫乾:“最好让你在上面,免得闫总没个轻重压着,当然你动作也别太激动。”

简乔新尴尬的要死,他偷偷瞥了一眼闫乾,旁边的男人就没皮没脸多了,闫乾嘴角勾着笑,点点头:“好的。”

!!!

好你妹啊~!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1章 吵架 下一章:第33章 愿如此环
热门: 枪械主宰 幸福假面 七宗罪6:八棺尸场 跑出我人生 清明上河图密码 妖神记 底牌 京极堂系列04:铁鼠之槛 冒死记录 黄色房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