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愿如此环

上一章:第32章 缓解压力 下一章:第34章 奸情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医院出来后简乔新的脸都是红的,实在是太羞耻了,谁能知道来一趟医院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该死不死的还被闫乾给听到了!

他坐在车里,前面的司机问道:“简先生,还去买酸辣粉吗?”

简乔新:“……”

一旁的闫乾笑眯眯的瞧着他:“酸辣粉?”

简乔新别过脸:“我随口说说而已。”

闫乾看了眼李秘书,坐在前排的李秘书说:“简先生说这是给您的回礼。”

“哦?”闫乾撑着下巴望着他:“小新懂事了,叔叔很欣慰。”

“……”

你够了。

简乔新也想吃酸辣粉了,他现在的脸皮已经被当初的厚了一点:“那,那去吃吗?”

闫乾嘴角勾笑:“那东西上火。”

简乔新一下子想起来老中医在医院里面叮嘱自己的话,说是年轻人火气大要去火气云云。

他耳廓都被染红了,偷偷的瞪了闫乾一眼,嘟囔:“有什么关系,就偶尔吃一下而已吗……”

闫乾挑了挑眉:“有道理。”

简乔新一喜,以为说动了闫乾,眼角含笑抬头瞧着他。

闫乾修长的双腿交叠,他摆摆手:“我怎么记得这是给我的回礼,叔叔怎么说也算个正常男人,既然这东西上火,不如我们……”

一旁的简乔新心跳加速,简直听不下去,他往旁边挪了一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闫乾终于忍不住闷笑出声,好整以暇的瞧着他:“你跑什么?”

“离太近了,我,我热。”

“现在是冬天。”

简乔新抱着后垫子的抱枕:“车里开着空调,我有点热。”

“那就是空调的温度高了,李秘书,你热吗?”闫乾撩起眼皮看了前面一眼。

前座的李秘书觉得自己太难了,他道:“不热。”

闫乾瞧着简乔新:“看来医生所言非虚。”

简乔新:“……”

我真的没有上火!

最后还是去了酸辣粉的那家店,闫乾也觉得逗的过了该安抚一下,不然该炸毛了。

不管天气多冷,这条街的生意却一如既往的火爆,两个人走在街上路边还有各种小摊。

简乔新路过一个摊子的时候目光被摊子上各种卡哇伊的孩童玩具给吸引了。

闫乾停下脚步,他说:“去看看。”

简乔新心里欢喜,面上却矜持:“可以吗?”

“嗯。”

闫乾拉着他走到摊子前面,摊主是个很有眼力见的,眼前的男人虽然穿着休闲,但气质非凡,定然非富即贵,更何况还带着媳妇,一般只要带着爱人来逛街的,对另一半都大方。

摊主说:“您来的巧了,这不马上要过年了,咱也想讨个彩头,今天这所有东西买一送一。”

简乔新看着摊子上几双虎头鞋欢喜的很,他伸手拿起来摸了摸鞋底:“针脚好密。”

摊主喜笑颜开:“哎呦,您真是识货,这都是俺们家奶奶和媳妇亲手缝制的,保准小孩穿了舒服呢!”

简乔新爱不释手,放下这双又去看别的,他们村里很多孩子穿的都是这些鞋,虽然没有名牌店铺里面的华贵,但耐穿,小宝宝走路也舒服,就是——闫家家大业大,不知道会不会根本不稀罕这些。

对了,他看什么呢,孩子出生了也是跟着闫家,说不定他根本没机会看着他长大。

闫乾见简乔新垂着脑袋看鞋,便道:“都包起来吧。”

摊主这里有七八双,他惊讶:“您这是都要?”

简乔新也有点意外:“都买吗,会不会太多了……”

闫乾嘴角微勾,下意识想说我们又不是只会有一个孩子,话到嘴边幸好及时止住了,他眼底的笑意慢慢消失,幽深的黑眸中光芒渐渐沉寂下去:“你和简星辰关系好,将来送两双也可。”

简乔新没想到他会如此贴心,当即也点点头:“也好。”

摊主敏感的察觉到这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各自心情都欠佳,战战兢兢的把所有的鞋子都包了起来。

临走的时候,摊主说:“您照顾了这么多生意,送您一对手镯吧,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主要是大过年的吉利。”

那是一对玛瑙银环,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简乔新赶紧推拒:“您快拿回去,这怎么好意思。”

摊主塞给他:“几十块钱的东西,不值当,您照顾了我几百块钱的生意,大过年的,图个彩头。”

简乔新看向闫乾。

闫乾拎着袋子,他点了点头:“拿着吧。”

简乔新接了过来:“真是谢谢了。”

“不谢。”

天空这会儿飘了小雪,小摊盈盈笑:“我也收摊了,祝二位百年好合。”

闫乾:“谢谢。”

像是一片雪花滴落在滚烫的心尖火速融化,简乔新的眼神微动,他有些局促的走到闫乾身边:“走了。”

吃酸辣粉的店铺生意依旧红火,简乔新吃的很满足,浑然忘了这其实是给闫乾的回礼。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雪已经下大了。

闫乾一手拎着袋子另一只手拿着店家送的小礼品,片片雪花落在他的挺直的肩上,覆上一层白,他侧目:“冷吗,叔叔去买把伞来。”

简乔新摇摇头:“下雪不碍事的,何况这段路不远。”

两个人便往回走,走了一顿路简乔新便仰脸瞧着闫乾,见他的发梢上落了不少雪,若是忽略掉那张英俊的脸,倒是像个老头子。

闫乾见他双目含笑便道:“笑什么?”

“没。”简乔新抿唇,眼底晶亮:“就是觉得挺有趣的。”

就在不久前,他还视闫乾为洪水猛兽,可是现在却觉得很好玩,高高在上的闫总也会拎着塑料袋,吃酸辣粉,还因雪白头,像个接地气的老爷爷。

他没说,闫乾也不恼,他看了眼简乔新的手腕:“你戴了?”

简乔新举起手腕,白皙的手腕上是银白色的手环,最中心是一块黄色玛瑙石,晶亮的,很漂亮。

他不太好意思:“就觉得挺好看。”

闫乾说:“还有一个呢?”

“啊?”简乔新愣了:“在口袋里面。”

闫乾微皱眉,腾出一只手来戳了戳简乔新的脑瓜子:“你个小没良心的,叔叔真的是白疼你了,有两个你还私吞一个?”

“……”

简乔新捂着脑袋:“错了错了。”

从口袋里面拿出另一个,这也是同样款式的,不过是红色玛瑙石,因为闫乾要提东西,于是便由简乔新给他戴上。

漫天的大雪洋洋洒洒落下,红色的玛瑙石手环被戴在闫乾的手腕上,和他手上的交相呼应。

简乔新盯着看了半响,鬼使神差道:“愿如此环,朝夕相见。”

雪花慢悠悠的落在人的身上,一片片堆积,无声无息,寒风夹杂着小巷子里面的人间烟火,带着暖意。

闫乾嘴角勾起笑,他微微弯腰,用手抹去一片落在简乔新笔尖的雪花,有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心想事成。”

有一瞬间,在满世界的喧嚣热闹里,简乔新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第二天

大雪下到半夜就没下了,小区里面的物业很是勤快,天还没亮就开始扫雪,除了宅子里面的花园,外面的道路已经没有覆盖着雪了。

简乔新大早上被闫乾抓着好一顿耳提面命,无非是出门在外注意身体,要听保姆的话,多休息,记得发信息打电话。

简乔新一一应着,有的时候他觉得闫乾比他爹都操心自己。

从保姆车下来到剧组,现在都是在大鹏绿布拍,场地都移到了室内,屋内开着空调,倒还不算太冷。

第一场戏已经在筹备,简乔新跟着导演对戏,不远处的简星辰已经换好了戏服,他道:“怎么样,身体好一些了吗?”

简乔新说:“没什么事。”

简星辰便放了些心,他想说什么,多看了两眼最后还是放弃。

简乔新因为状态已经恢复了,戏份过的就很快,中午的时候剧组休息二个小时,便跟着助理一起去商场逛街。

商场这会儿正是年关,人很多,大商场里面到处张灯结彩,人潮汹涌。

简乔新想着过年回村子也得给老爷子还有孩子们带着些礼物,便也在饰品店多停留了一会儿。

一旁的小助理说:“哥,您给孩子买吗?”

简乔新看着这些小饰品,点了点头:“给朋友的孩子买的。”

售货员也是个识人的,观简乔新上下衣衫全是高定,定然非富即贵,就算不是自己有钱,也定然是某个大佬的小宝贝,肯定不缺钱。

售货员推出店里面的两对形状各异漂亮的项链手镯:“这是我们的新款,现在只要九百九十九万,您可以试一试。”

简乔新觉得有点贵了,这个项链他很喜欢,是小鱼形状的鱼,一条是鱼,一条是波浪纹的水波,在灯光下项链散发着漂亮的光泽,鱼水交融,甚是好看。

他迟疑道:“可以便宜一点吗?”

售货员完全没想到这位会讲价:“对不起,我们是专卖店,所有价格都是标好的。”

简乔新有些遗憾,正打算说再看看,门外推门进来个人,女人穿着高挑的高跟鞋,漂亮的长裙在灯光下面熠熠生辉。

赵桃将墨镜取下来:“哟,好巧,你也来买东西?”

简乔新暗自皱眉,面上却不显,他道:“好巧。”

“买什么呢?”赵桃凑过来瞧了瞧,她说:“买项链?”

简乔新暗自退了几步,距离她远一些:“就看看。”

赵桃的目光落在他的手腕上,那手环莫名刺痛的她的眼:“你的确该买一些了,总戴着这么廉价的东西可不好。”

边说着,她状似无意的撩了一下头发,露出手环上闪耀的钻石,挑眉对柜姐道:“这套项链我买了。”

柜姐兴高采烈:“好的,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赵桃大方的从包里拿出卡,状似漫不经心道:“这年关将至,酒席宴会也多了,也是该换点首饰了,不然还得被人说上不台面,你们在搞活动吗,这项链这么便宜了。”

店员说:“是呢,快过年了搞活动,您真有眼光。”

赵桃得意的笑笑,眼光有些轻蔑的望着简乔新,站在一边陪着简乔新的小助理听了有点生气,这拐弯抹角的刺激谁呢?

简乔新却压根没理她,重新将目光移到银饰品上,他点了点其中的两套,对柜姐道:“麻烦替我打包。”

柜姐连忙应着,就在要问是否要刷卡的时候旁边的小助理凑够来递了一张银灰色卡片说:“用这个。”

这个是前两天闫乾交给小助理的,当时闫总说了,怕简乔新舍不得买东西,去哪里都用这张卡刷。

这是闫家定制的银行卡,柜姐战战兢兢的拿走了。

一边的赵桃笑不出来了:“阿乾的卡怎么在你手里?”

简乔新自己也奇怪,但他没心情和赵桃解释,只道:“既然是闫先生的东西,在谁手里是他的权利,赵小姐如果有疑问不如自己去问。”

赵桃嗤笑一声:“既然费尽心思拿到了卡怎么不多买点啊,刚刚的项链不还剩下一套吗,不如也拿一套?反正阿乾对情人不会小气的吧?”

特地加重了情人两个字,赵桃心里气的牙痒痒。

简乔新:“不必,我选东西从来只挑合心意的,为了面子去强求也没什么意义。”

赵桃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就染上笑容:“简先生果然是爽快人,我也不喜欢强求,一会儿阿乾还约了我吃饭呢,唉,我也不是那种喜欢强求的人,都说了如果工作忙的话就先以工作为重,可他非是不听呢!”

简乔新面无表情:“可能他就是不忙才找你的,别想太多。”

赵桃:“……”

她深呼一口气,良好的教养让人差点就要爆粗口,还好忍住了,她道:“阿乾是忙不忙心里都想着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我们两小无猜,是要结婚的人呢?”

简乔新放在柜子上的手指微蜷缩起:“那我当然要祝赵小姐心想事成,毕竟你们都认识这么久了阿乾也没娶你,可见真是不容易。”

两个人对持着,被气的生烟的反而是赵桃,身旁的小助理原本急得不行偏偏还插不上话,他觉得这个赵小姐没安好心,但是也不敢贸然出头,现在看来,简乔新也不是在下风啊。

但简乔新不欲要和赵桃纠缠,他道:“我先回去了,赵小姐慢慢逛。”

两个人没能僵持多久,就在简乔新要走的时候赵桃却拦住了他:“简先生,我想请你吃个饭,不知道有没有空?”

简乔新刚想说没空,赵桃凑近他的耳朵:“我知道你怀孕了,要不要和我合作?”

“……”

半个小时后,餐厅包厢。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显得有些冷清安静,赵桃慢悠悠的倒了杯水:“要来一点吗?”

简乔新:“我赶时间。”

他的性子看似软,其实倔的很,一旦遇到了毫无直接利益干系的人耐心会大大下滑。

赵桃抿了抿唇:“那我们开门见山吧,我就直说了,你和孩子以后一定会成为阿乾的弱点。”

“只有我能支撑的起阿乾的野心,你生下这个孩子为的不也是攀附闫家的富贵吗,你想要的富贵我也可以给你,多少钱你可以直接开价,等孩子生下来你就把他放心的交给我,同时我觉得你也是可以自觉一些,阿乾对你也是玩玩而已,没有感情……”

“打住。”简乔新伸出一只手制止了她:“赵小姐,你猜我为什么会同意来和你吃饭?”

赵桃一愣:“为什么?”

简乔新把玩着手里的筷子:“因为我就是想要告诉你,如果闫先生真的想要选择你,你所说的这些不用你费心来和我做交易,我都会主动去做。”

赵桃皱眉:“若是……”

“若是闫先生没有选择你,那你也没有和我谈的资格。”简乔新的眉一挑:“以及,我的孩子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我交给谁来抚养,恕我直言,如果阿乾最后真的选择你,我反而会考虑是否将孩子托付给闫家,最后奉劝你一句,人活着发自己的光就好,别去灭别人的灯。”

赵桃漂亮的脸有些扭曲:“你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要是真的没有什么想法,还会和阿乾住在一起?”

简乔新道:“你嫉妒我?”

“……”

赵桃拍桌,口不择言:“你胡说!我有什么好嫉妒你的,我有钱有势,比你这个穷酸样不知道好多少倍!”

简乔新安静的看着她发疯:“这不就是原因吗?”

正是因为你什么都有,还比我好多少倍,但是阿乾却依旧没有看上你,这不就是你嫉妒的原因吗?

室内安静了一瞬,赵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仿佛被戳中的痛脚,最终大声:“你给我滚!”

简乔新还没站起来呢,外面的门就被人拉开了,闫乾逆着光站在外面,神色不明。

他的身上还穿着一身笔挺慰贴的西装,显然是从公司直接赶过来的,一贯是含着虚假笑容的脸沉了下去,显得有些骇人。

赵桃一惊:“乾哥哥,你不是……”

闫乾径自走到了简乔新的跟前:“走。”

简乔新慢吞吞的从椅子上面站起来,他迟疑的看了一眼赵桃:“可是她……”

“赵小姐都让你滚了,还不跟我出来,傻坐着干什么?”闫乾拉着他的手往外面走,从头到尾一个目光都没有给赵桃。

赵桃也是没有料到,她猛地站起身:“乾哥!”

闫乾的步伐微顿,他侧目瞧过去,幽深的眸子里面带着些许的疏离和一抹不愿意再掩饰的不耐:“你有事?”

越过椅子,赵桃难以置信道:“为什么,你为了他……你?”

室内安静了一瞬,外面的人声嘈杂,不时传来走廊里面在行走的脚步声,热闹却仿佛被隔绝在外。

有人幽幽的叹口气,那抹气息消散在空中。

闫乾说:“桃儿,你怎么不懂呢,简乔新是我的人,你为难他,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

赵桃的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泛红:“可是,可是他根本就配不上你。”

闫乾嘴角勾笑,坦然若之:“那是我的事,他有再多的不是,那都是我的事,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顿了顿

他又道:“你为难他,就是在跟我作对。”

赵桃的身影微微晃了一下,闫乾说话的口吻一如既往的温柔,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而是彻骨寒,这是这么多年来,闫乾唯一的一次对她说重话,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闫乾拉着简乔新换了个包厢,他在椅子上坐下,拿着菜单扔给简乔新:“点。”

椅子上的简乔新一愣:“我们在这里吃饭吗?”

“不然呢?”闫乾喝了一口水:“来餐厅不来吃饭你来干什么?”

“……”

简乔新说不过他,老老实实的点了几个菜后坐到了闫乾的旁边,偷偷的瞄了一眼,却发现旁边的人目光一直落在手机上,一个余光都不给他。

直到菜上来了两个人也没有说一句话。

简乔新终于忍不住了:“闫先生,你生气了吗?”

闫乾拿着勺子盛完汤将手中的碗递给简乔新:“难道叔叔在你眼里就是那么小心眼的一个人,天天生气?”

“……”

不是吗。

简乔新拿着勺子搅了搅汤,软声道:“毕竟是我今天和赵小姐说话……并不是很客气,您之前也跟我说过,和赵家的合作很重要。”

“嗯。”闫乾姿态慵懒的坐在木椅上,用餐姿态优雅,他道:“你说的对,和赵家的合作的确很重要。”

简乔新有点自责,他果然还是应该忍一忍的。

闫乾夹了块菜到简乔新的碗里:“但我并不需要自己夫人在怀着孩子的情况下去跟别人强颜欢笑。”

简乔新骤然抬起脑袋瞧着他,却不期然的撞进了闫乾那双幽深的眼眸里。

闫乾嘴角勾笑:“这种事情叔叔去做就行了,用不着你。”

他的话语轻松的仿佛就像是今天的天气不错一般,但背后的艰辛苦楚也不能为外人道也,别人都只知道闫家的当家人风光无俩,却无法洞悉那风光之下点点腐朽风华的过去。

简乔新安静的听着,竟觉得吃在嘴里的菜泛着苦味,一点点的从舌尖蔓延到了心里去,有点心疼。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给闫乾,垂着脑袋轻声道:“没事的。”

闫乾:“嗯?”

“没事的。”简乔新说:“可以用着我的,我很能忍的,只要能帮到你,虽然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但也没那么脆弱,至少可以让你不用一个人,只要……你需要我。”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2章 缓解压力 下一章:第34章 奸情
热门: 网游之天下无敌 一朵桔梗花 医院怪谈 未完成的肖像 天崩 杀破狼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人性记录 空洞星云 从天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