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奸情

上一章:第33章 愿如此环 下一章:第35章 天高黄帝远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用让你一个人。

闫乾认真回忆了一下,确定寥寥前半生没有听到过这种人,就仿佛一个习惯了在黑暗里面行走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道光。

那道光的主人气喘吁吁的说:“你怎么一个人啊,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不能。”

他听见黑暗中的自己这么说。

“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我不需要

我可以以忍受黑夜的,不需要拯救,谁给的糖我都不要。

闫乾收敛了心神,嘴唇勾笑:“叔叔说的话你听不懂吗,说了不用。”

旁边的简乔新老老实实的扒饭:“闫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闫乾:“说。”

“如果没有我,你会娶赵桃吗?”顿了顿,简乔新加了一句:“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问。”

闫乾挑眉看他:“你想听实话?”

“嗯。”

“会。”

室内陷入了一片沉默,简乔新觉得自己明明应该是知道的答案的,果然不该问。

闫乾慢条斯理的搅了搅自己碗里的粥:“娶谁都一样。”

听他这么说,简乔新斗着胆子:“那……闻原呢?”

身侧的闫乾夹了菜给他,挑眉:“你为什么会觉得闻原和赵桃有所不同?”

“难道没有!?”简乔新吃惊。

闫乾嘴角勾笑:“娶谁都一样。”

饭菜的香味和热闹没有一丝让简乔新觉得温暖,甚至可以说,让他反而更觉冰凉。

对于他来说,结婚就是和相爱的人厮守一生,这是他的三观,可是对于闫乾来说,结婚却好似一个必须完成的方案,他只要结果,无关过程,也不管这个结果和谁求的。

简乔新艰难的捏着勺子,手指无意识的攥紧,喃喃道:“这样啊。”

闫乾:“不然呢?”

“……”

简乔新夹着他给自己菜:“我以为你对闻原是有感情的。”

“谈不上爱,爷爷临终所托而已。”闫乾也没什么食欲,他单手撑着下巴瞧着简乔新:“爷爷生前是闫家的当家,他的遗嘱众人皆知,把下任家主之位传给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照顾旧部孤孀。”

简乔新没料到还有这一层,难怪唯利是图的闫总会照顾闫乾这样的人。

闫乾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嘴角勾笑:“不然呢,你以为我是搞慈善的,上赶着去照顾别人?”

“不是,就是有点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闫乾难道有些执着:“没想到我是这样的人?”

简乔新舀了一勺粥小口的喝着:“没,我……我爸爸曾经教导过我,如果不了解一个人的全部,不要轻易去评价一个人,不管一个人对旁人如何,只要没坏到自己的头上,就没资格对他指手画脚,闫先生你对我很好,我不会那么想的,我就是担心。”

闫乾来了点兴趣:“担心什么?”

“担心他们找你的麻烦。”简乔新微微皱眉:“因为之前您不是因为答应照顾闻原……”

闫乾饶有兴趣道:“你的确该担心担心,如果我不再是闫家的家主,公司就要破产了,到时候我就负债累累,沦落街头。”

简乔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瞧着他:“这么严重?”

闫乾挑了挑眉:“那可没准,怎么样,到时候你就带着孩子跑的远远的。”

“……”

简乔新很是慌张,他也不太懂闫家的事情,如今被这么一说也难免有些忐忑。

想了想,简乔新说:“如果到时候不行的话您可以来找我,虽然我赚的钱不多,但是还有点积蓄,到时候我还养得起你……和孩子。”

闫乾绷着的脸终于忍不住了,他闷闷的笑出声,眼底全是一片盈满了的笑意,很新奇,有个小朋友要包养他。

这是第一次,闫乾在简乔新的面前笑的那么开心。

桌边的简乔新看着他的笑意后知后觉明白自己这怕不是被耍了,他有点生气,可是看着笑的那么开心的闫乾时心底的火气又灭了,最后只能不深不浅的瞪他一眼。

闫乾摸了摸简乔新的脑袋:“逗你呢,闫家就算是破产了了,叔叔也不会倒。”

“……”

简乔新的耳廓慢慢红了,闫乾这个坏人,总是捉弄他!

娱乐大厦

赵桃踩着高跟鞋踹开其中的一间门气呼呼的走进去,她将手里的包任性的扔在沙发上,眼里是一片怒火:“简乔新是个狐狸精,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闻原坐在一边看着笔记本电脑,他嘴角抽了抽:“你才知道?”

在这方面两个人也算是达成了共识,恨不得诅咒简乔新的十八辈祖宗才能罢休。

“你说现在要怎么办?”赵桃翘着二郎腿:“乾哥哥现在也被他给迷住了,还护着他!”

闻原说:“他好不容易攀上高枝,还不得好好的守着吗?”

赵桃气的不行:“我就不信我整不了他,不就是怀了个孩子吗,也就是个生育工具而已,还真的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闻原慢悠悠的挂掉一个给自己手机打来的电话,他最近因为请回了狐仙桃花运很棒佳,信心也高超了不少。

他道:“你也不要那么说,那到底也是阿乾第一个孩子,阿乾现在肯定很宝贝,你现在也看出来了,谁在这个时候去找简乔新的不痛快,阿乾一点情面都不会讲的。”

根本不用他说,赵桃现在也已经知道了。

她冷笑一声,微挑眉:“怎么,难道就这么放任着?我不知道你这么宽容大度,我回国可不是来当圣母的,我是为了嫁给乾哥,他本来就是该娶我的,你懂吗?”

闻原内心翻了个白眼,他道:“过不了几天就是我爷爷的忌日,阿乾是一定会去的。”

赵桃瞥他一眼:“你见到了他又能如何?”

“阿乾就算现在心里没有我了,他至少答应过老爷子照顾我,他也是靠这个才坐上家主的位置的,不管怎么说,现在他都不会跟我翻脸,对我怎么样的。”闻原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以前我就是太笨了,以为他是真心爱我的,才会错失那么多的机会。”

赵桃嗤笑一声:“我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

闻原经历了这些也算是成长了,他没动气:“赵小姐,你要明白,为今之计你我只有联手才行,否则就以目前的势头,简乔新万一真的上位成功了,可就没有后悔药了。”

赵桃气的牙痒痒却无可奈何,她道:“那你说要怎么办吧!”

闻原看着手机里面的日历:“阿乾不爱我,可他也不一定爱简乔新,我看的很明白,他根本就没有心,他不爱任何人,现在对简乔新好,也不过是为了那个孩子而已,既然孩子是关键,我们就对症下药好了。”

赵桃面露犹豫之色:“可是孩子毕竟无辜,我只想和乾哥哥好好的,没想……”

闻原撇撇嘴,他道:“赵小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可别忘了是谁破坏了你和阿乾的婚姻。”

赵桃沉默片刻,终于缓缓点头,她看向闻原:“你确定不爱阿乾?”

闻原漂亮的脸变得有些尖,从侧面看起来倒是真的像个狐狸精一般,他勾唇笑:“我怎么会喜欢他,他控制欲强,喜怒不定的,如果不是因为被迫无奈,我看都不会看他一眼,现在好不容易脱离苦海了,我可没那么傻,到时候我重新夺回阿乾的心,可以配合你,把他让给你,而你……”

赵桃摆手:“我会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

“成交。”

二日后

难得的艳阳天,简乔新今天要去孕检,正好剧组也从今天开始放假了,他难得轻松惬意。

从房间门出来,一楼已经有声响了,他走到二楼栏杆处往下望去,恰好看到闫乾站在沙发背处手中拿着一本书随意的翻着,今天的他破天荒的穿了一身漆黑的西装,西装上衣整齐的收腰,手臂的袖口纽扣规整的挽好,骨节分明的手指翻着书页,整个的人的气质优雅内敛。

还是有些稀奇的,简乔新最长见闫乾穿红色,蓝色,灰色的西装,很少穿黑色。

他步下楼梯,礼貌道;“闫先生,早上好。”

闫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今天孕检?”

“嗯。”

“洗漱一下,一会儿我陪你去。”闫乾随手合上书:“去吃饭吧。”

简乔新没什么意见:“好。”

他的肚子不是很大,但现在五六个月了,还是有身子的,动作慢吞吞的,熟练的自己拿起勺子开始喝粥。

闫乾拉开椅子就坐在他的旁边,简乔新想了想,轻声道:“闫先生,我过两天可能要回家一趟。”

闫乾翻着书页的动作一顿:“山上?”

“嗯,过年总要回家去过的,可能要待个十几天。”简乔新一想到要回家了有点开心:“您放心,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顾好自己。”

闫乾原本平和的面上多了一些阴沉,他侧目:“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身子不适合长途跋涉。”

“我知道,可我只是过年想回趟家。”简乔新咽下嘴里的东西,有些无辜的望着他。

闫乾想说难道这里不是你的家吗,话到嘴边却是咽下,他道:“我记得你在山上已经没有血亲了,再者,你现在有了身子,那里也没有人能照顾好你。”

简乔新无言,但他回去可以见见瓜娃子和老爷子他们,便倔强道:“我可以看看旧人,老爷子待我极好,想过年回去见见他。”

闫乾说:“并不一定非要现在回去见他,等你以后……”

“可我想过年的时候回去。”

“……”

闫乾放下手中的筷子,他眯了眯眼,似笑非笑:“叔叔最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坏了,生气了。

简乔新也很是懊恼,他可能真的是有点飘了,眼前这位主要是真的独断起来,那就真的六亲不认,谁都没办法。

简乔新思及此软了语气:“闫先生,我是真的想回去过年,你既然惯着我了,就再惯一点也不是不行啊……”

闫乾被他气笑了:“你哪来的歪理?”

简乔新也是第一次厚脸皮,他耳廓通红,白皙的手指握着餐桌上的瓷碗:“就如果您担心没有人照顾我,也可以让人跟着我的,我保证注意安全的,你就答应我吧。”

闫乾挑了挑眉,没作声。

简乔新殷切的给他夹了鸡蛋,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

闫乾终于有所松动,他凉凉道:“答应你可以,不要忘记我们的约法三章,你必须带着保姆让全程跟着。”

简乔新抿了抿唇,他害怕瓜娃子和爷爷他们见到保姆会不适应,便道:“一定要全程吗,我觉得偶尔……”

闫乾笑眯眯,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你以为我在和你商量吗?”

“……”

简乔新觉得眼前的饭都有点索然无味,他撇嘴:“您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霸道了吗?”

闫乾挑眉:“你不觉得自己过于任性?”

简乔新无奈的心里叹息,决定不和这个男人计较,星辰说的没错,男人都是很无理取闹的,哼!

闫乾见他一副生闷气的模样嘴角勾笑:“小朋友不识好歹,非要回村子,去了可不要哭鼻子。”

简乔新理直气壮:“我才不会哭鼻子呢!”

闹了一会儿,闫乾倒是没什么,依旧是姿态优雅的用餐,让人瞧不出心思来,简乔新觉得有点怪怪的,虽然闫乾没有发火,但他好像就是很不高兴,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就像是刚刚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吃完饭后坐上了车,简乔新抬脚上车的一瞬间浑身僵硬了,他握着车门的手骤然紧握,闷哼了一声。

闫乾第一时间察觉到的,他皱眉:“怎么了?”

“腿……腿抽筋了。”简乔新难受的眉头皱在一起,痛的直抽气。

闫乾二话不说将人打横抱起小心翼翼的放进车厢里,他快步从另一侧上车,坐在简乔新的旁边,双手搓了搓放在车里的暖宝宝上捂了一下确定不冰凉之后才覆上了他的腿:“这里疼?”

简乔新可怜巴巴的点点头。

闫乾手下用了些劲儿给他揉,他的动作不是很熟练,按到很疼的地上没收住力,直接把简乔新的眼泪都给逼出来了。

简乔新的眼泪珠子往下掉,抿住嘴不发出声音。

闫乾有所感的抬头,就见他惨白的脸上挂着泪珠,红通通的眼眶里满是隐忍和痛楚。

闫乾一颗玲珑心,一见到此他立刻停手:“弄疼你了?”

简乔新轻轻摇头,他的腿被闫乾小心翼翼的放在怀里,像是在捧着珍宝一般,被这么郑重得到对待实在是令人心暖,于是清冽的声音带着软乎气:“没事的,本来就是疼的,不关您的事情。”

纵使他这么说,闫乾也还是放轻了力道,声音低沉:“一会让保姆过来,再给你揉揉。”

简乔新闻言轻笑,他道:“哪有那么娇贵了。”

“娇贵点怎么了?”闫乾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又不是娇贵不起。”

简乔新一愣,不自觉莞尔一笑,从小到大还没有听过这种话,他的人生供奉忍字,凡事都是忍,这个世界太残酷了,他得活活小心翼翼才行,没有人惯着他,他得坚强。

但是有一天,有一个总是欺负他的坏人却允许他娇贵一点。

哪怕只有这么短短几个月,简乔新也觉得很知足,人生苦短,拥有过,就够了。

闫乾见他舒服点了便松了手,坐到他身侧,口袋里面的手机在响,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的来电显示闻原两个人,男人微微皱眉,接着毫不犹豫挂掉了。

简乔新多看了两眼,有点好奇,但没有多问。

车子停在了医院的门口,他们进去孕检,这次的很顺利,检查出来的结果很好,胎儿很健康,胎位也很正。

医生说挺好动的,有点调皮。

简乔新闻言瞥了闫乾一眼:“那应该是随他爹。”

闫乾挑眉:“夫人,你说话可要讲证据,叔叔可没乱折腾人的恶劣基因。”

对外为了让简乔新不那么尴尬,被人说人情人,闫乾偶尔被称他为夫人,男人的嗓子每次念这两个字的时候总是带着点笑意,像是浓稠丝滑的巧克力一般又甜又温柔。

简乔新悄咪咪瞥他一眼。小声嘟囔:“你有。”

闫乾凑近了一些,捏了一把他的脸:“说我什么坏话呢?”

“不敢。”简乔新拍掉他的手,脸也不知是因为被捏红的,还是害羞,他环顾四周一圈,轻声:“别这样,这还有人在呢。”

没人在就行了?

“又没非礼你。”闫乾没皮没脸:“就算非礼,我看看谁敢管。”

“……”

混蛋

从医院里面出来,简乔新已经有些累了,却发现外面停着两辆车,他有些疑惑的看向闫乾。

闫乾给他打开车门:“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哦……好。”简乔新迟疑的看着他:“晚上回来吗?”

话一出,他有点后悔,最近他可能是有点找不着北了,真的是给点阳光就灿烂,都忘记自己什么身份了。

闫乾倒没觉有什么,他道:“应该不回来,不用等。”

简乔新点点头:“那你注意安全,我,我按时给你发信息。”

“嗯。”闫乾关上车门,叮嘱了一句:“想出门玩一定要带人,不要让我不高兴,乖一点。”

简乔新老实的应着了。

车窗被升起,彻底隔绝了外面的空气,简乔新靠在座垫上休息,跟司机说了两句话后也就慢吞吞的睡过去了。

墓园

这里的寒风凌冽,墓园远在B市,就算开车过去也要四五个小时,闫乾到的时候已经濒临黄昏,来的时候墓园的园丁早就在等着了:“闫先生,您来了。”

闫乾“嗯”了一声:“辛苦了。”

墓园的园丁道:“不辛苦不辛苦,这里每天都有打扫巡逻呢,也是难为您这快过年的还亲自跑来。”

闫乾的手中提着的篮子里面有鲜花,有一壶酒,他和园丁寒暄了两句进去了。

目前的寒风凌冽吹,行至最里面时看到一个身影半跪在墓碑前,是闻原,他穿的单薄,肩膀微颤。

闫乾的脚步微顿,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闻原听到声音抬起头,他的眼角还含着泪:“阿乾……我真的好想念爷爷,昨天我还梦见了他,他还和我记忆中的一样,白发苍苍,很爱笑,还说要让我和你好好过。”

闫乾将手里的鲜花放在老人的墓碑前,又将酒打开,浓郁的酒香借着东风扬起,有些醉人。

闻原哭哭啼啼的,娇弱无比:“如果爷爷还活着,看到我们是现在的样子该有多难过啊。”

“闻原。”

沉稳安静的声音让闻原浑身一僵。

闫乾将酒慢慢的洒在地上,他甚至没有回头,就仿佛不愿看身后人一眼一般:“今天是老人家的祭人,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就消停点。”

“……”

闻原的心里有一瞬间的慌乱,他支吾道:“我没有说谎,我真的……”

“闭嘴”闫乾半坐在墓碑跟前,他从篮子里面拿出一个小杯子来,用酒壶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算是大过年的来陪老爷子喝点酒,他的眼眸深沉:“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像是一击闷锤子敲在心尖,让人喘不过气来。

闻原有点慌乱:“阿乾你听我说,我只是知道我们之间有误会,那天我只是因为发了烧,当时我担心你工作忙,正好邱健在附近所以才让他过来帮我买药,谁知道那家药店养了条狗,健哥为了躲那条狗不小心弄脏了衣服,我为了感谢他给我送药才让他去洗澡,拿酒店的袍子借他穿!”

终于把话说出来,闻原心底一松:“阿乾,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让人去查,我虽然有的时候蠢笨一些,但还是知道廉耻的,断然不会做背叛你的事情,是的,我之前的确是不知好歹一些,总是为难简乔新,可那还不是因为嫉妒他吗,因为你总是对他很好。”

闫乾回眸看他一眼,对上那双眸子的时候却是一阵,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闻原哭的梨花带泪,很是可怜,他本不为所动,但在对上那双眼眸时竟生出了怜惜来。

闫乾挑了挑眉道:“跟简乔新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闻原哭的更伤心了,他凑近了些,发现闫乾没躲,心下感慨狐仙威力,软了声:“因为你总是在看他啊,我嫉妒他啊,那个时候你才是我男朋友啊,邱健就是我想气气你……”

闫乾嗤笑一声:“无稽之谈。”

但不管怎么说,这话总归是没有之前的冷,也不带着嫌恶了。

闻原现在也学聪明了,他擦了擦眼泪,怯生生的伸手拽着闫乾的衣角:“阿乾,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愿意改的,我什么都会改的,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闫乾放在手中的酒杯,有谁的叹息消散在风里,他一点点的掰开了闻原的手:“还记得我曾经同你说过什么吗?”

闻原仰起脸看着他。

“好自为之,闻原。”墓园的风吹的凛冽,闫乾英俊的面上挂上了抹笑,但说出的话却冰寒:“你当我好糊弄?”

闻原跌坐在地上,脸上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他梗咽道:“阿乾,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闫乾一言不发,他深深的看向墓碑,在那墓碑上,老爷子的照片是黑白的,正在慈祥的笑着。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3章 愿如此环 下一章:第35章 天高黄帝远
热门: 蒙娜丽莎的微笑 天生就会跑 暗号 我在星际开猫咖 伯恩的传承 武林半侠传 从零开始 我的温柔是锋芒 狂神 人性禁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