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来倚靠我

上一章:第35章 天高黄帝远 下一章:第37章 叔叔怕了你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一阵心虚,但这不能妨碍他死鸭子嘴硬:“我是怕打扰您。”

“是吗?”闫乾的声音低沉:“我还以为你是乐不思蜀,已经彻底忘记我的存在了呢?”

简乔新讪笑:“这怎么可能……”

他们俩聊着天,屋内的萧经义自觉的走了,毕竟现在屋里似乎已经开始冒粉红色泡泡了,必须给恋爱脑的青年留下一点独处的空间。

闫乾靠在窗畔,揉了揉眉心:“今天吐了没,小家伙折腾你了吗?”

“没怎么吐。”简乔新不自觉抚摸上肚子,却忽然惊呼了一声。

闫乾一愣:“怎么了?”

“他……他动了,他在踢我。”

“……”

闫总的声音带着点疑惑::“真的?”

简乔新莞尔:“真的真的,刚刚你提到他,他动了。”

闫乾的声音也带着低低的笑声,他放松了刚刚瞬间紧绷的身体,轻骂了一句:“这小兔崽子。”

两个人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

半响

简乔新说:“闫先生,你要注意身体。”

闫乾挑了挑眉:“谁又跟你告状了?”

“没有。”简乔新失笑,有必要替可怜的李秘书伸冤:“真的不是李秘书。”

“……”

闫乾意味深长:“他还是太闲了。”

沙发上躺着的简乔新无奈,他嘟囔两句:“那谁让你不注意身体呢……”

闫乾:“我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叔叔的事情也敢管。”

“我是关心你,才不是管你。”简乔新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点逾越,他声音不自觉轻了一点:“要不……你当我没说?”

闫乾挑眉:“晚了。”

“……”

你这人就是不讲理

他躺在沙发上跟闫乾聊天,聊着聊着就聊了很久,直到哈欠连天挂了电话后才意识到时间,简乔新看着通话时长的半个小时有些出神。

大学的时候,没错他也有过看舍友整天和恋人整天煲电话粥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也觉得很无语,很无奈,明明都是每天都有的事情,为什么能黏黏糊糊的讲那么久?不烦吗?不觉得累吗?

可是换成自己之后,就觉得很有趣啊,一点点的,絮絮叨叨,想把自己觉得有趣,觉得好玩的事情跟他说,今天看到一颗长的很有趣的树时,他甚至想拍下来分享给闫乾看,那些往日看起来觉得很无聊的事情如果是跟闫乾说的话就变得很有意义。

天呐

简乔新懊恼的埋脸,这样不行啊。

第二天

天刚亮外面就传来了震天响的鞭炮声,由远及近传来,直到邻居家也开始放,他才不得不从床上起来。

简乔新洗漱完毕后就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有人在家吗?有人在家吗?”

院子里面萧经义正好在,他看了简乔新一眼,简乔新迟疑半响点了点头,萧经义便过去开门,外面站着村中的几个村民。

他们手里都拎着东西很是热情,一边寒暄一边往屋里走。

简乔新连忙出来。

为首的中年人皮肤黝黑,年龄大概有五十多岁,他笑道:“小新啊,多年不见你长大了,大伯以前还抱过你呢!”

简乔新尬笑:“是吗,大伯你倒是和年轻时一样英俊啊。”

“哈哈哈”大伯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不愧是大明星,就是会说话啊。”

简乔新阻止了他放礼物:“您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

大伯还带着他的妻子,那妇人插嘴:“没事,大过年的,年货吗,不值钱的,你就收下吧。”

简乔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的确不是很贵的东西,果子,肉,甚至还有烟酒,但是这些加起来少说也有好几百,他摇头:“您把果子留下吧,其他就拿回去。”

大伯脸色有点难看,但很快便掩去了,他掏出一根烟:“小新啊,这些年你不怎么回村子,往日的情分都有些淡了啊,想当年你爸爸孤身一人拉扯你长大,我们可是出了不少的力啊。”

“……”

简乔新回忆了一下当年,爸爸把他拉扯大的确很困难,但举目无亲的时候,除了村长爷爷以外没有人对他们家施以援手。

他笑了一下:“是吗?”

“那可不是?”那妇人直接在简乔新旁边坐下:“当时我们还送了两颗白菜过来呢!”

“……”

简乔新说:“谢谢。”

一边站着的萧经义制止了大伯要点烟的行为:“这里不能抽烟。”

大伯的动作僵在半空,他有点难看,看向简乔新:“小新啊,这是你相好吗?”

简乔新和萧经义对视一眼。

萧经义说:“我是简先生的朋友。”

话音落,大伯和那妇人的脸色就变了,很奇怪的落在简乔新的肚子上,眼神飘忽。

简乔新揉了揉眉心,也没了周旋的兴趣:“大伯,你们来看我我很感激,现在我有点累了。”

“哎?小新啊,这才没坐多会儿呢。”那妇人不愿意,瞪了自家男人一眼。

大伯轻咳一声:“小新,其实我们这次来呢也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就你现在也是大明星了,就出息了,你雨哥哥这两年要上大学,你看这个费用,你能资助一点吗?”

简乔新一愣:“我?”

那妇人帮衬道:“可不是吗,反正也没多少钱,不就十几万吗,你是大明星啊,有钱的。”

边说着,她一边摸了摸简乔新的衣服:“哎呦你看你这衣服的料子,多舒服,要花不少钱吧,我听说你们明星一件衣服就几十万呢,你肯定不会在意的吧?”

“……”

简乔新坦白道:“你可能误会了,我没钱。”

大伯一惊:“这怎么可能?小新啊,你别因为不想给钱就忽悠大伯啊?”

那妇人也道:“就是啊,穷什么不能穷教育,小新你心肠好,可要可怜可怜我们小羽,他考上的可是二本啊,以后出来前途无量的,到时候说不定还能跟着你,给你办事呢,你要是不肯帮忙,小羽就只能去搬砖了,你忍心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吗?”

???

简乔新简直要被这一番言论气笑了,他气势丝毫不虚:“大伯,婶子,很高兴大过年的你们来看我,来和我回忆我爸爸,我想起我们家穷困潦倒的时候,我爸爸因为供不起我上大学,一个人打了好几分工,也没有去向任何人乞讨,二位也是有手有脚的体面人,我相信你们不会做这种没脊梁骨的事情吧?”

大伯的脸阴沉下来,他冷哼一声:“果然是读书人,说话一套一套的,现在也有钱了,看不起我们穷人,罢了罢了,真亏我们以前还那么救助你家,人心难测啊。”

那妇人也不高兴:“你这孩子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呢,也不为肚子里的孩子积点德。”

简乔新一肚子火,他还没来的及发萧经义道:“两位还有事吗,没事可以出去了。”

大伯两个人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不好惹的萧经义还是把话咽到肚子里去了,一看事情办不成,走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都拎走了。

简乔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生闷气。

萧经义走回来,站在他旁边:“现在知道为什么闫先生不愿意让你回来了?”

简乔新一愣:“闫先生早就知道?”

“能猜出来的吧。”萧经义去收拾桌子:“闫先生自小成长的环境很复杂,他的心思很细腻,肯定能猜到,让我跟着你估计也是为此。”

简乔新想起自己当初跟闫乾那么坚持的模样,不由的有点害臊。

萧经义倒是没什么感觉,他说:“你也别再生气,对孩子不好,我去做点早饭。”

“好。”

这件事情很快的翻篇过去了,简乔新本以为就是一个小浪花而已很快就会沉寂,然而事实证明一切都是他想的太好了。

中午出门的时候简乔新开始觉得路边走路的人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只要稍微用点心就能听到那些人在说什么。

“听说了吗,马家的媳妇说简乔新肚子里的是野种,在外面和有钱的男人搞大了肚子被人家抛弃了。”

“听说还忘恩负义呢,那么有钱还不肯拿出一星半点来。”

“真没想到有人看着光鲜亮丽的,背地里居然是这种人,真是看错他了。”

“那他身边的人是谁啊?难不成……”

简乔新身形一晃,旁边的萧经义扶住了他:“没事吧?”

“没事。”

萧经义说:“这些人涉嫌诽谤,可以起诉。”

“这种事情搞大了也不好,要是被爆料出来经纪人肯定要疯了。”简乔新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其实也没什么,在娱乐圈混久了,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

最擅长的就是忍,强大的心理是他最坚强的护盾,这点小打小闹不可能真正影响到他。

两个人便到了村长家,简乔新要进去玩一玩,萧经义便自己回去了。

村长老爷子现在正在屋里发火:“这个马聚,不学无术,现在还把主意打到小新身上了,真是个混账!”

简乔新一顿,失笑的摇摇头,进去了。

一屋子的人回头,正好瞧见他,瓜娃子赶紧跑过来:“小新哥哥!”

简乔新摸了摸他的脑袋,对上老爷子的眼,他道:“您老大过年的可不能动气,一会血压该上来了。”

说罢,他有锤了瓜娃子一脑袋:“是不是你跟爷爷乱说的!”

“我冤枉!”瓜子子委屈的撇嘴:“是爷爷散步的时候自己听到的才不关我的事情呢。”

简乔新一皱眉,看到瓜娃子的脸好像肿了一块,他厉声:“你跟人打架了?”

瓜娃子的脸上有些心虚,他别过脸赌气道:“没有。”

“没有?”

简乔新捏着他的脸:“你还跟人家说会说谎了是吗?”

“哎呦!”瓜娃子捂住自己的脸,气不过道:“都是那些人的错,谁让他们说你坏话呢!”

简乔新失笑,心中凝聚的气成了一股烟被放掉了,他戳了戳瓜娃子的脑袋:“你理会她们做什么,有些人没办法把你怎么样,只能用语言来攻击你,这是他们自以为高明的方法,然而对付他们就简单的办法就是不闻不问,你越是搭理他们,他们越是得意。”

瓜娃子似懂非懂。

老爷子反正是气的够呛,他怒道:“你今天就回去,别再这里待着!”

简乔新一愣,他知道老爷子这是想保护自己,怕他受到流言蜚语的伤害,可是老爷子不知道的是,他其实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了。

简乔新莞尔:“我回哪儿去,我唯一的家就在这里,您要我回哪里去?”

老爷子狠狠地瞪着他一眼。

简乔新干脆走到一边的椅子上赖着坐下:“您要是非要赶我回去,那我可没地方去了,只能到外面地里蹲着去。”

瓜娃子信以为真,闹着:“爷爷不要赶哥哥走。”

老爷子又狠狠地瞪了瓜娃子一眼。

屋内一时安静下来,只余下神思不一的几个人,外面的鞭炮声依旧在响着,瓜娃子的父母从楼上下来把孩子带上去,留下老爷子和简乔新单独聊聊。

老爷子沉声:“把闫乾给我叫来。”

简乔新:“爷爷!”

老爷子倚在红木椅子上,他很瘦,但面色却很有精神,一双眼睛仿佛能洞悉人心:“别叫我爷爷爷爷的,这还没嫁给他呢就护着他,以后成何体统,还不是要被他给拿捏的死死的?怎么,我还没说要把他给怎么样呢,你就心疼了?”

简乔新无奈:“您误会了,其实我和闫先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我们是意外,这个孩子虽然是他的,以后也会交给他来抚养,但我们没有爱情,不会真的结婚的。”

“你……你!”

老爷子看着又要动气,简乔新赶紧过去给他捏肩顺气:“您老血压高也得注意点,这大过年的,我实在不想触您的霉头,快放过我吧。”

老爷子冷哼一声:“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喜欢那个混小子。”

“……”

“没有。”

简乔新心一阵虚,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我没有喜欢他。”

老爷子闭上了眼,似乎在叹息,又像是对一切的无奈,半响,他叹道:“你不想让老头子管,老头子也不会讨人嫌,但你记住,闫家家大业大,实属不是个好归宿,你若是真的不喜欢他便也算了。”

简乔新点了点头。

老爷子说:“但闫乾,也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虽说闫家水深火热,但你若当真欢喜他,那孩子也是个值得托付的。”

简乔新给老人家捏着肩膀,他轻声:“我晓的。”

闫家不值得,荣华富贵不值得,闫乾值得。

他又陪着老人家聊了一会儿,等老人家困了便扶着人回房间休息,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瓜娃子的母亲张氏在拿着针线缝制东西。

张氏的身形窈窕,只是穿着农家的棉服遮掩住了,她的长发被拿着个皮筋随意的挽起,面色温柔,一双眼睛大的很。

正绣东西的张氏见到了简乔新,笑笑:“来啦?”

“嗯。”

“瓜娃子他爷爷睡了?”

“嗯,睡下了。”

两个人有些陌生,但耐不住女人热情,她拉着简乔新说:“左右也无事,你给我瞧瞧,看这花样好看吗?”

简乔新看着她手里的布,那上面绣着一对鸳鸯,才刚有雏形,但漂亮的紧,他赞叹:“好看。”

张氏笑笑:“那便好,那便好。”

简乔新不免有些好奇:“是给孩子们的吗?”

谈到了这个张氏有些不好意思,她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不是,是给我家那个。”

简乔新了然一笑。

过了一会儿,张氏用指在指尖扎了滴血,浸透在线里,她道:“每年都做一个,都好几年了。”

简乔新看着她的动作:“为什么用血?”

“指尖的血又叫心头血,心头血可以为心爱的男人挡灾。”张氏的声音细细温柔:“我只愿他岁岁平安。”

农家的院落外不时有几声鸡犬的叫声,伴随着风声伴着奏,但屋内却莫名有些温馨的暖和。

简乔新心神微动,脱口而出:“我能跟你学吗?”

张氏一愣,笑道:“可以啊!”

正巧闲来无事,简乔新干脆就陪着张氏学起了这门手艺,他想着给闫乾搞个手帕,因为那个人常年西装,荷包什么的不太实际,能经常用到的大概就是西装口袋里面的丝帕。

张氏说:“你先挑个图样,最好简单点的,你上手也能容易一些。”

简乔新犹豫片刻,他说:“选竹吧。”

闫乾虽然有的时候看着流氓了点,但那个人的骨子里是十分强势霸道的,其实玫瑰更适合他,表面艳丽柔和,其实内地里全是刺,毒的很,只是他可不敢真的绣个玫瑰。

张氏便开始教他如何刺绣,简乔新跟着学了一整天,虽然一开始有点手忙脚乱,但摸索到技巧后也是出奇的顺畅。

晚些时候,他正绣着东西呢就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农拜说:“你看微博了吗?”

简乔新一天都窝在屋里搞刺绣,闻言一愣:“没有。”

“那你快点去看看吧。”农拜说:“有人在微博上曝光说你红了之后忘了本,过年回乡甚至不愿意帮衬村子里面脱贫。”

“……”

简乔新无言以对:“我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之后就去打开了微博,微博里面果然实时热搜已经开始沸腾了#简乔新被指忘恩#

打开了热度最高的一篇微博,里面的评论已经快要上万了。

排在前面最高的赞的评论就是:

见盘虾:“明星每部电影赚那么多钱,也不捐给需要的人,天天就想着圈钱,简乔新还是快点滚出娱乐圈吧。”

网络上我重拳出击:“自己从山上出来,就应该知道人家有多苦,现在富贵了还不愿意帮别人,可见素质多差。”

代表正义:“那家人真的太可怜了,听说孩子考上了清华,就差一点钱上不了,简乔新简直毁了一个孩子的未来!”

简乔新:“……”

他的微信已经开始有信息不断弹,都是一些平时片场混的熟的朋友发来信息关心的,他无奈,只好一个个的回复。

安抚完朋友后简乔新觉得有必要处理一下这件事情。

他刚要打电话,手机显示了新的来电记录,上面亮着闫乾两个字,他一愣,接了起来:“闫先生?”

“嗯。”闫乾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不要告诉我你手机没电了。”

简乔新温吞:“有的。”

闫乾:“有你不知道给我打电话?!”

“……”

太难了

简乔新无奈,想也知道为的是什么事情,他把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的跟闫乾交代了,末了,似乎怕被闫乾误会一般,他道:“我跟爷爷打听过了,我爸爸当年并没有欠大伯人情,相反,当年大伯家因为看我爸爸没了倚靠好欺负,对他多有排挤。”

闫乾说:“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啊?”简乔新抿了抿唇,他不自觉的捏紧了手里的帕子,还是道:“没事,不用麻烦您的,我想办法解决,公司这会儿那么忙,你肯定事情也多。”

闫乾声音低沉:“简乔新。”

“嗯?”

那边沉默片刻,就在简乔新心里忐忑的时候,闫乾的声音满是磁性,郑重道:“有些话我只说一遍,你记住。”

简乔新的心提了上来。

“你爸爸当年没倚靠被欺负,但你有。”

仿佛是一记定心剂打下来,简乔新深呼一口气道:“可是他们在网上曝光了,别人不会听我解释的,而且他们可能知道我怀孕了,如果准备曝光的话事情就很难处理。”

“你忘记刚刚叔叔说的话了?”闫乾轻笑一声,漫不经心道:“我会处理干净。”

简乔新有点慌,他迟疑道:“那你要小心一点,他们也不是那么好相处的。”

电话那头是含着磁性的低笑声,闫乾乖张的气焰仿佛透过电话传了过来:“我会怕他?”

“……”

闫哥稳

最后直到电话被挂断了,简乔新还沉浸在刚刚的通话里面,原来有一天,无枝可依的人,也能暂时有可以避风的港湾吗?

身旁的张氏见他一直在发呆,出声道:“小新,怎么了,遇到什么难事了吗?”

简乔新回神,他笑了笑:“不,没有。”

外面的天色已经晚了,他手里的刺绣已经慢慢初见雏形,虽然针脚很差,针法也很乱就是了,他自己看着都嫌弃。

张氏笑道:“我第一次绣的时候也难看,我家男人可嫌弃了。”

简乔新有点慌了,他道:“真的吗?”

那,那闫乾不也会很嫌弃吗,毕竟那个人的衣服都是定制的,他穿戴的东西无一不精,自己怕是要被笑话的吧。

张氏摇摇头:“他也就嘴上嫌弃,其实心里可高兴呢!”

看着简乔新手里的东西,张氏凑过来一些,提醒道:“从这里开始就可以加一点血了。”

简乔新点了点头。

张氏说:“这心头血可以替他们挡灾,但如果戴了你的心头血却辜负了你,那可是要遭报应的。”

简乔新正拿着针,这么一抖,指尖真的出现了血珠子。

张氏本来以为他会把血浸在线里面,然而简乔新却是重新找纸巾把血给擦掉了。

张氏好奇:“为什么不用?”

明明之前还想用的。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5章 天高黄帝远 下一章:第37章 叔叔怕了你了
热门: 迢迢 枯叶博物馆 网游之剧毒 螺丝人 神秘火焰 十宗罪1 伏天氏 网游之魔临天下 疑点 第十年的情人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