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护犊子

上一章:第39章 特别番外:出轨 下一章:第41章 要娶简乔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凝望着闫乾的双眸,他的心跳的飞快,但越是激动,他却越是冷静起来:“闫先生,如果我在闫家,那一定会有很多人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吧,那到时候,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你的……未婚夫?”

闫乾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笔,他嘴角勾笑:“如果是呢?”

简乔新的心头一紧,他的心跳的飞快,但理智却更占上风,他微笑:“我倒是没什么,只怕会影响到你。”

毕竟,如果娶一个没钱没势的小明星,对他的帮助能有多大?

闫乾可以不明说,但他得懂事吧,这不是他唯一的优点了吗,有自知之明,不纠缠,不死磕。

闫乾眼底的笑意渐渐褪去,他向后倚靠在后座,声音低沉:“小新,叔叔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简乔新:“您说。”

闫乾不看他:“之前你决定孩子生下来后交给闫家抚养的决定,到了现在为止,还是没变吗?”

简乔新迟疑了,他想了想:“如果他跟着您会有更好的未来的话。”

他不会留下来。

闫乾眼底的期翼一点点的消散下去,最后只剩下浓郁的黑。

“小新真是乖孩子。”闫乾的声音慵懒休闲,就像是在聊着普通的家常,他笑的优雅迷人:“我查过你的履历,你出道了很多年了,一直没有什么好的资源,之前我们聊过,你对演戏很热爱,这很好,但娱乐圈从来不是一个靠热爱能活下去的地方,随便谁都能让你出局,你辛苦了很多年,应该懂的?”

简乔新说:“我知道。”

闫乾侧目看着他,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他嘴角勾笑:“如果叔叔可以捧你呢?”

如同天上砸了馅饼下来,但简乔新却出奇的冷静,他轻声:“为什么?”

“孩子生下来的一两年总还是需要人抚养的。”闫乾挑了挑眉:“当做酬劳?”

能和孩子待在一起,简乔新当然高兴,但他还不至于被冲昏了头:“孩子并不一定要亲生爸爸的抚养,您愿意捧我,就……不需要我做其他的事情吗?”

闫乾单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你这小朋友那么笨,叔叔能利用你做什么,不过是心疼你怀孕辛苦,都是应得罢了。”

简乔新不服气,瞪他一眼:“我才不笨。”

“是是是。”闫乾嘴角勾笑,他的语气郑重了一些:“我们小新最聪明了,那么努力,凭什么比别人差。”

你不比别人差。

话音很轻,落在人心上的重量却很沉重,简乔新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许多年,付出了比任何人都不少的努力,却永远只能待在最低下。

说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没人愿意永无出头之人。

很多个日日夜夜他在想,到底适不适合娱乐圈,是比别人差在了哪里,他没有金主,没有人捧,纵使他千方百计的想要表现自己的才华,纵使他没日没夜的努力也无济于事。

他苦苦追求的机会总是会被别人轻易得到,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感受,也没有人会肯定他,小人物不配站在光下,这是娱乐圈的铁律。

没有人为他鸣冤屈,没有人为他不平,甚至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和大海比起来,他也不过是沧海一栗。

然后有一天,终于有人说蹲下来,站在一身灰的他面前,轻声说:“你不比别人差。”

简乔新的睫毛微颤,心底的声音渐渐尘埃落地,他的眼底划过点点笑意,轻声道:“好,我答应你。”

像是盟友之间的言谢,他是认真的,十分感谢闫乾可以顾及自己的情绪,这比什么都要重要。

闫乾安抚性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放心,叔叔会照顾好你。”

简乔新被揉的有点害臊,为什么闫乾总是用一种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自己呢,他明明已经长大了啊!

车子重新启动,外面不时有烟花划破天空,十分璀璨漂亮,简乔新来了点兴致,他看着窗外:“还好我们这里没有禁烟花。”

闫乾看了过去:“你喜欢看?”

“嗯。”简乔新一双明亮的杏眼含着点点的光亮,带着些许的温柔:“我父亲在世的时候,每年过节的时候都会为爸爸放烟花,每当那个时候,爸爸就会很开心,只是后来父亲离世了,我们家就再也不放烟火了。”

边说着,简乔新心里有些紧张,他回头,端倪着闫乾的神情,生怕在里面看到一丁点对他家世的厌弃。

闫乾沉思片刻,挑了挑眉:“你会有自己的烟火的,他只为你绽放。”

简乔新心里松了口气,放下心来莞尔一笑:“即使他绽放的时候引来其他人的欣赏,但我知道,他是我一个人的烟火。”

“也许烟火也知道。”

两个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闫家的老宅建筑在郊区,却不是独栋,这是一片富人区,沿途也有不少的园林四合院建筑,皆是灯火通明,人潮涌动。

简乔新忽然想起一句:富在深山有远亲。

车子缓缓行驶,到地方的时候,前面的门扉处已经有管家在等着了,见车停了,管家主动迎上来开了门:“欢迎先生回家。”

闫乾“嗯”了一声:“夫人也在。”

管家一愣,却并不惊讶,看来很多人都知道了简乔新的存在,他上前去给简乔新开门,姿态恭顺:“夫人。”

简乔新抬腿从车上下来,闫乾走过来扶着他:“小心脚下。”

他的语气很温柔,脸上的表情也是充满了关切,一切都自然无比,简乔新却莫名觉得有些不真实。

从大门直接进去,有穿着绿色围裙的侍从路过时都会停下来打招呼。

“先生过年好。”

“先生……”

亭台楼阁到处都挂着红色的灯笼,一片喜气洋洋之意,但很奇怪的是,这里总是会给人一种内地寂寥的感觉。

闫乾说:“跟着我。”

顺着小路越往里面走大厅里面传来的动静自然也就越发的热闹,简乔新跟在闫乾的身后,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现在居然慢慢放松下来。

进了大厅的时候周围的目光密密麻麻多了起来。

大厅里面暖气打的十足,站在里面的人也都是西装革履,衣着光鲜亮丽,闫乾穿着大红色的西装,挺拔的身躯沉稳如山,英俊的面上挂着抹虚假的微笑,这个人仿佛天生就是聚光灯的宠儿,满世界喜庆的红,唯独他往哪里一站,便成了最鲜明的景色。

大厅里面人潮涌动,萧家和闫家都在。

简乔新一抬头,竟是和楼上的萧子华对上了目光,他心中一紧,赶紧别开了脸,除了楼上那个如锋芒在背的目光,面对其他人打量他的目光其实并不令他紧张,怎么说也是明星,习惯了被人打量,倒也从容。

楼上走下来个男人,他笑着:“阿乾,终于等到你了,新年快乐啊!”

闫乾微笑:“同乐。”

说罢,闫乾又看向简乔新:“这是大哥,闫房。”

简乔新眼睛含笑,乖顺道:“房大哥,久仰。”

“久仰久仰。”闫房和闫乾虽然称兄道弟,但长相却一点也不相似,他的脸偏瘦,有一种精明感挥之不去。

闫房打量着简乔新,目光停在他的肚子上,阴阳怪气道:“我这三弟眼光可是很高的,能看上你,想必一定有着过人之处啊,三弟真是好艳福。”

简乔新心底暗自皱眉,这个人的语气着实让人不喜。

侍从过来,闫乾端起一杯酒,轻抿一口:“大哥真是过誉了,小新哪里比的上大嫂倾国倾城,你和大嫂的感情才是琴瑟和鸣,令人艳羡。”

闫房的笑容稍减,他和妻子感情不和从来都是各过各的,但是这事情一贯保密的很好,他自己也好面子,从不愿声张,谁知千防万防,居然还是被闫乾知道了。

闫乾这也是给他下马威呢。

闫房目光落在简乔新身上,故意恶心闫乾:“我自然也是要祝愿三弟你们俩的感情也能如我和妻子一样琴瑟和鸣了。”

闫乾的眸子越发深沉,和闫房碰了个杯,嘴角勾笑,无不讽刺:“琴瑟和鸣不敢当,也只有大哥能有此福气了。”

闫房说:“何必妄自菲薄,我看小新也很不错嘛,听说还是拍戏的,不如一会儿也给我来几个签名?”

他这语气就像是拿简乔新当个廉价的戏子一般调侃。

到了这里,简乔新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闫家的几个兄弟,不说别人,就是这个做大哥的,对闫也是绵里藏针,话里句句带刺,光是见面聊天就这样了,可见如果再商场上定然更是针对不已。

他终于理解萧子华口中的步步维艰,与虎谋皮是为何。

简乔新清秀的脸庞上裹着完美的社交微笑:“既然是大哥想要,自然是我的荣幸,我的粉丝们想要我的签名都是要排队等待,但如果是您要的话自然是不同的,一会儿就给您签。”

闫房说:“那我还真是谢谢你啊。”

居然敢拿我跟那些粉丝比,真是够可以的,和那令人厌恶的闫乾可真是狼狈为奸啊。

闫乾拿了一杯红酒让简乔新端着,简乔新不知何意,但依旧依偎着闫乾,对闫房道:“应该的。”

身侧的闫乾的嘴角挂着优雅的浅笑,那笑容背后隐藏着危险,他扶着简乔新的腰,在闫房的视角死角处端着简乔新的手臂稍微用力,简乔新的手在力的作用下一抖,红酒全撒在离的最近的闫房的脸上。

闫房被忽如其来的红酒泼懵了,他名贵的西装被洒的全都是酒,一张人模狗样的脸也变得狼狈不堪。

闫乾皱眉,看着简乔新的肚子,轻声道:“孩子又踢你了?”

简乔新慌也就慌了一瞬间,很快明白了闫乾的意思,他点头:“嗯,刚刚力道太大了,我一下子没忍住,手抖了。”

闫房气的直哆嗦:“你……你们竟敢?”

他对面的闫乾将简乔新护在身后,撩起眼皮看着他:“大哥,我想你不会跟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计较吧?”

“……”

闫房有苦说不出,今天来宾的都是本家,他更是不能发火,憋了半天终于咬牙切齿道:“当然不会了。”

闫乾勾唇笑,对身后管家道:“带大哥下去换衣洗漱。”

管家应了一声,带着气的快要原地爆炸的闫房离开了,于此同时关注他们的人也渐渐挪开视线,经过这样的事情,大多数的人都只敢观望,也在偷偷的打量。

闫乾手中拿着红酒杯,借着这个姿势侧目瞧着简乔新:“吓着你没?”

“没有。”简乔新轻轻摇头,憋着笑道:“这样好吗,他可是您大哥,会不会不利于家族和睦啊?”

闫乾微微低头,作势要给简乔新理一理那根本没有乱的衣领,附耳在他耳畔,声音低哑:“他敢当着叔叔的面欺负你,这已经算是轻的了。”

简乔新耳廓一红,瞪了他一眼。

短暂的私人时光很快结束,闫房只是第一波上前试探的人,紧接着的就是各类闫家的支系,萧家的支系。

简乔新终于从中摸到了一些规律,原来闫家上任家主,也就是闫乾的父亲,他的亲弟弟并不姓闫,而是姓萧,随了母姓。

听说是因为闫老司令的爱妻生下老二的时候不幸难产离世,为纪念爱妻,老爷子便让老二随了母姓。

简乔新趁着没人的时候对闫乾道:“老司令当真是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闫乾嘴角勾笑:“难道我不是?”

“……”

简乔新轻咳一声,别过脸去:“当然是,当然是。”

闫乾报复性的捏了捏他的脸,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在里头,虽然现在的简乔新也不是很怕就是了。

简乔新看着一屋子闫家的人,闫家一共有五子,除了闫房是闫父和现在的妻子所出,其他人的母亲全都不同,自然也不免有些感慨,到底是哪里出了错,闫老司是个情种,生出来的孩子却放浪形骸?

闫乾似乎明白简乔新所想,他指了指萧染,也就是萧子华的父亲:“前不久因为夫人说想养羊,在内蒙买下了个农场。”

人和人是不同的,不能以偏概全,闫家也是有专情的好男人的。

简乔新若有所思:“她为什么会想养头羊呢?”

闫乾见这木头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嘴角一抽:“或许是因为他笨。”

“啊?”

两个人正说着,管家从后面跟进来:“先生,大夫人要见您。”

闫乾处变不惊,淡声道:“大夫人不是常年礼佛吗,怎么今年想着出来了?”

管家说:“大夫人的事情我们也不知晓。”

闫乾看了一眼简乔新:“跟我来。”

简乔新本来以为闫乾是想着带自己去见那个大夫人,万万想不到的是闫乾带着他离开了前厅,将他送到一个偏僻的休息室里面:“乖一点,别乱跑知道吗?”

简乔新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闫乾显然不能够放心,他嘴角勾笑:“是呢是呢,我们小新长大了。”

“……”

你不要敷衍我!

安置好简乔新之后闫乾就走了,简乔新自己在休息室里面休息,这个休息室是个半封闭式的,用的是屏风做隔断,里面沙发茶几一应俱全,算是个小型的会议厅。

他在沙发上小憩,迷迷糊糊听到高跟鞋的声音逼近,睁开眼睛。

赵桃穿着红裙站在屏风处,冷哼一声:“哟,新年好啊,是见不得人还是怎么着,躲这儿呢?”

简乔新困着呢,应了一声:“是啊。”

“……”

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

赵桃闷气,她扯了扯自己漂亮的卷发,挽着自己身边男人的手腕道:“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在这里吗?”

简乔新终于清醒了一些,他揉了揉眼,看清了赵桃身边男人的脸。

容和顺

这个人在娱乐圈算得上是二线明星,没什么演技,主要是一张脸好看,长相的确很漂亮,但私生活混乱,不是个好人。

赵桃笑了笑:“我听阿容说,你还是他师弟呢,以前你们也是一个经纪人手底下的”

简乔新说:“是啊。”

容和顺作为赵桃的男伴,自然也是一起拉踩简乔新:“虽然是一个经纪人手下的,但我和小新并不熟,因为后来演了几部剧,有了点名气,因为公司调度,现在已经不再是同一个经纪人了。”

这就是在明里暗里说简乔新没名气。

赵桃微微一笑:“小新你也得加油啊,我听说你在娱乐圈也好几年了,阿乾对情人也不该这么不将就吧。”

容和顺帮腔:“这也不能怪小新,有的时候演戏这种事情也是要讲天赋的,我只是比他的运气稍微好上一些罢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致力于在人心口补刀。

简乔新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说完了?”

赵桃一愣。

简乔新单手撑着下巴,清秀的脸上带着歇息的冷意,他挑眉:“容师兄,你和赵小姐关系可真好啊,我不是记得你喜欢男人吗,难道那次在酒店看到你和顺发集团的两位执行总监进了房间是我看错了?”

容和顺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

简乔新惹不起赵桃,但他惹的人容和顺:“那你就当我胡说吧,也可能是我记错了,毕竟怀孕的人记性都不好,我想你也可以体谅的,是吧赵小姐?”

赵桃脸上的笑容都挂不住了,她找来容和顺也是临时起意,想看看闫乾会不会吃醋,因为根本不在乎,也就没怎么查底,结果万万想不到这人私生活居然这么混乱!

赵桃瞪了容和顺一眼。

容和顺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桃儿,你听我解释”

赵桃脸上挂不住,也不找简乔新的麻烦直接掉头就走,被留在原地的容和顺也气的很,他对简乔新放了狠话:“简乔新你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让你在娱乐圈……”

“让他什么?”

一道男音在楼梯尽头传来,惹得人浑身一僵。

简乔新下意识透过屏风看过去,就见到了倚靠在栏杆边的闫乾,闫乾的脸色有些阴沉,浑身透漏着一股子不好惹的气息。

容和顺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闫先生?”

闫乾慢步走了过来,他的皮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仿佛踩在人的心尖上,令人心头一紧,直到行至休息门前停下,闫乾挑了挑眉:“问你话呢。”

容和顺有口难言,完全没有想到会被闫乾听到,他憋红了一张脸:“让他在娱乐圈过的更好。”

这生硬的转变令人发笑。

闫乾眯了眯眼,嘴角是优雅的笑,他拍了拍容和顺的肩:“你是我们公司的艺人?”

容和顺的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聪明人总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做。”闫乾语气温和:“听说你在公司里人脉不错?”

容和顺的大脑飞速的旋转,一滴冷汗顺着脸颊流下,他道:“我明白了闫总,我一定会好生约束其他人,和小新和平相处的!”

闫乾满意点头:“我喜欢聪明人,这是最后一次。”

容和顺被放过,头也不回的跑了。

简乔新依旧坐在沙发上,他小幅度的打了个哈欠:“其实他也就吓唬吓唬我。”

“我知道。”

闫乔顺势坐在他身边,勾着坏笑:“叔叔也就吓唬吓唬他。”

“……”

外面的宴会还在进行,今晚是一定要凑在一起吃个年夜饭的,但是简乔新已经困了。

闫乾道:“走吧,睡觉。”

简乔新一愣,借着力站起来:“这样好吗,还没和她们一起吃饭呢。”

闫乾带着他往楼上走:“没了你他们就不吃饭了?”

“不是……”

“那你担心什么。”

“……”

反正我也说不过你。

闫乾带着简乔新走到三楼走廊的一间房间,替他开了门:“去洗漱一下,一会儿我让人送饭给你吃,困了就睡。”

简乔新点头,他悄咪咪的看着闫乾,轻声道:“那,那你住哪间?”

如果离的太远的话,他总是会不安的。

闫乾挑了挑眉:“怎么,想我住的近一点?”

简乔新脸皮薄,肯定不能承认,他别过脸:“才没,我就问问。”

“这样啊。”闫乾好整以暇:“那不告诉你。”

“……”

你这坏人

两人讲完话后分开了简乔新进了房间直接愣住了,他本以为这是一间客房,没想到这却像是……一间主卧。

入门是开放式的书房,顶墙的书柜上陈列着涉及各个领域的书籍,木质的书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屋内铺着木地板,故乡故乡,有着浓郁的书香气。

简乔新停在书桌前,看到了书椅后的一副字画,笔锋苍劲,却含着一股掩盖不住的戾气,黑色的墨汁龙飞凤舞写出着一个字:仁

这个仁字带着扑面而来的杀气,更像是忍。

简乔新莫名直觉这是闫乾的字,这一定是他的字,这间屋子,难不成会是闫乾的房间吗?

他顿了顿,转而越过隔断屏风朝里面走去,便见到了大床。

简乔新坐在床沿,思来想去,壮着胆子给闫乾发了短信:“闫先生,这是你的房间吗?”

那边的短信过了几分钟后才回:嗯

简乔新窘迫,他说:“我们今晚住一屋吗?”

闫乾这次回的倒是快很多:“今晚人多,只能这样,怎么,你不愿意?”

“……”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简乔新自己琢磨了一下,要说是在之前还没睡过的时候,他肯定是有点别扭的,但是之前已经睡了两晚上了,现在也没那么不情愿了呢。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9章 特别番外:出轨 下一章:第41章 要娶简乔新
热门: 京极堂系列07:涂佛之宴·宴之始末 网游之天下无敌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半身侦探2 假装是个boss 主神崛起 北纬31度录像带 影子的告发 奥杜邦的祈祷 黑魔女之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