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要娶简乔新

上一章:第40章 护犊子 下一章:第42章 我们还有婚礼?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闫乾的狡猾,并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愚钝。

他在浴室内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发现房间里面已经放好了两套浴袍,试穿了一下,有一套是小号的,很合身。

闫乾果然是老谋深算。

外面有人敲门

简乔新过去开了门,就见外面站着送来食物的管家,他道:“这是先生让我给您送来的。”

简乔新说:“谢谢。”

管家礼貌一笑,帮着把食物放到卧室内的小桌子上,临走的时候道:“您在这里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吩咐我。”

简乔新依旧道:“谢谢。”

管家这才离开了。

桌子上琳琅满目放着各种吃食,很细心,没有油腻的,也没有海鲜,全都是在一个孕夫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简乔新在闫宅里面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心思,他给闫乾发信息:“管家给我送吃的了。”

闫乾那边应该是有点忙,过了一会人才回复:“吃吧,他不敢。”

简乔新这才收起手机开始吃东西,可惜今晚宝宝实在不是很配合,吃了就吐,吐完就再也吃不下了。

他叹息了一会儿,透过卧室的窗户看整座宅子的灯火通明,万分的想闫乾了。

深夜

闫乾回来的时候房间里面的人已经睡着了。

简乔新窝在床上将自己裹成了一个球,睡的很熟,就连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闫乾先是去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菜发现没动几口就知道这是又吐了。

他脱掉满是酒气的外套在床沿坐下。

简乔新迷迷糊糊的睁眼:“回来了?”

“嗯。”闫乾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走,叔叔带你去个地方。”

如果换做别人被大半夜叫起来怕是要发飙,然而简乔新只是懵懵的坐起身,闫乾帮着他穿衣裳,没一会儿就穿好了。

直到下了楼之后简乔新才反应过来:“我们去哪儿?”

闫乾侧目回头:“到了就知道了。”

穿过宅子的前厅往后院走去,这会儿已经是深夜,整座宅子都安寂下来,但因为是大年夜,所以隐隐约约还是能听到远方的烟火声。

直到了宽敞的后院停下,闫乾带着他走楼梯,到了一处观景台才松开他的手:“在这儿等着。”

后院的灯泛着暖黄的光,简乔新看清楚不远处楼底花坛上被放着两桶烟花筒,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闫乾。

闫乾走到花坛边,从口袋里面掏出打火机,一道很小的火苗在风里亮起接着很快消散,然后那道身影退后几步,一道光亮划破寂静的夜。

“砰”

那明亮的光冲向天际最终在黑暗的夜空炸开,原本寂静无星的夜色骤然像是被添上了色彩,美不胜收。

简乔新仰面瞧着,夜空中的那抹明亮印在他的严重,仿佛成为了眼里的星光。

闫乾站在楼下,烟雾在他的四周蔓延开,男人的身影挺拔如松,他英俊的侧脸偶尔会被天空中炸裂的烟花光芒映照,有些破天荒的温柔,有一瞬间,男人的背影竟是缓缓和幼年时期父亲高大的背影重叠起来,那时候的父亲也是般,带着爸爸起放烟火,父亲曾是心中最敬佩仰慕的大英雄

闫乾转身,用不轻不重的语气道:“看烟花啊,看叔叔做什么?”

简乔新莞尔:“我就是在看烟花啊。”

不远处的天空不知是哪里也放了烟花,那可能更璀璨,更夺目,可我的心里只能听见这里的声音,简乔新没有抬头看,因为在心里,已经有一朵烟花炸响了。

闫乾已经走了上来,他靠着栏杆:“好看吗?”

简乔新这才看了眼地上的烟花筒:“挺好看的。”

闫乾的嘴角勾起坏笑,挑眉:“我是问你,我好看吗?”

“……”

简乔新不好意思,有些局促的转移视线:“干嘛忽然这么问?”

“啧。”

闫乾凑近了一点,捏了捏简乔新的脸颊:“敢看不敢承认,小怂包。”

简乔新拍开他的手:“我才不是怂包。”

烟花放完之后夜晚的冷空气还是抵挡不住的如期而至,闫乾没让简乔新在外面久待,带着人回去了。

简乔新跟在他身后:“闫先生,那地上还有残渣呢,我们不收拾一下吗?”

“收拾什么?”闫乾挑了挑眉:“会有人处理的,难道你以为我们在偷情,这么见不得人?”

“……”

简乔新撇撇嘴,心说我可没说。

回到房间里面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闫乾在里面洗澡,简乔新意外的发现桌子上的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换了,现在变得热气腾腾。

闫乾出来的时候简乔新适时道:“我们离开的时候有人来过了。”

“嗯。”闫乾擦着有些湿的发:“我让人送来的,你饿着怎么行。”

简乔新见他只简单擦了两下头发就把毛巾扔茶几上了,迟疑道:“现在冬天,还是擦干点吧,万一感冒了呢?”

闫乾毫不在意:“不用。”

简乔新看不下去,他壮着胆子:“要不我来给你擦吧!”

“……”

闫乾侧过脸来瞧着他,那儒雅的面上含着笑意,倒也不说话,反而看的简乔新脸开始躁红起来。

简乔新别开眼:“怎,怎么了?”

闫乾说:“先吃饭。”

简乔新说:“没事的,反正我也不是特别饿……”

“先吃饭。”

“好的。”

完全强势不过闫乾的简乔新就坐在闫乾的身边吃饭,闫乾夹菜给他的时候皱了皱眉:“还是太瘦了。”

简乔新现在除了肚子有些显怀,四肢依旧纤细,脸也是一点没胖。

吃着东西的简乔新咽下嘴里的饭,嘟囔道:“我也不想的。”

“还是得补补。”闫乾看着他:“明天我让人给你煮点补汤来,你看着喝,长长肉。”

简乔新不乐意了:“我觉得现在也挺好的,才不要胖。”

闫乾挑眉看着他:“怎么了这是?”

简乔新悄咪咪的瞪他一眼,心里的小心思不敢说出口,如果胖了的话,就不好看了,闫乾会嫌弃他吗?

这话简乔新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了,他认真的吃完饭后就开始给闫乾用毛巾擦头发,非常细致。

折腾完一圈后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入睡的时候两个人还是一人睡一边,这次的床比在山上大多了,就连偶尔碰触到,都不能找借口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简乔新又滚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听到闫乾低沉的声音道:“小蠢货,胖了也好看。”

第二天

难得的艳阳天,整座宅子又恢复了热闹。

简乔新一大早上懒床睡到了日上三竿,等他起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洗漱完毕后从房间里面出来,简乔新刚打开门就见到了在外面等着的侍从,这是个妇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她见了简乔新很恭敬:“夫人,先生吩咐过了,您醒了就带您去用餐。”

简乔新说:“好。”

他跟着妇人下了楼,在餐厅见到了站在桌边的闫乾,还有一个正在用餐的老妇人,女人穿着雍容华贵的衣裳,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头发被盘起,耳朵上挂着两个玉白色的珍珠。

她见了简乔新微笑:“你就是简乔新吧。”

简乔新看了闫乾一眼,闫乾冲他招招手:“来。”

简乔新走到闫乾身边站定,他对妇人道:“你好,我是简乔新。”

那妇人慢条斯理的放下餐具,她的眼底有着浓浓的阴鹜,笑意不达到眼底:“我是阿乾的母亲,邢柔。”

简乔新觉得这完全不像是母亲对待孩子的态度,但他依旧道:“伯母好。”

邢柔看向闫乾:“阿乾,你大哥的事情刚刚我们也说过了,他是你的哥哥,你自然要帮衬着点。”

闫乾道:“他自己的烂摊子自己解决。”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邢柔拍了拍桌子,刚刚温柔的假象荡然不存:“闫家的家训你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吗,这个家主你当了,就是要为家族的人牟利,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是你来当!”

闫乾嘴角勾笑:“母亲也知道我才是家主?”

邢柔微微愣怔一下,她冷哼一声:“我是你母亲,怎么,还骂不得你?”

气氛剑拔弩张,简乔新在心底微微叹息,闫家是真的乱,他都怀疑闫乾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么能健康长大的。

闫乾拉住简乔新:“既然母亲也知道长幼有序,大哥是我的哥哥,何来我照顾他一说,说出去岂不是令人嗤笑。”

“他现在需要你帮助你帮他有什么不对,我看你是翅膀硬了,也不把我和你父亲放在眼里了?”邢柔当着仆人的面丝毫不给闫乾的面子:“你给我去祠堂跪着去!”

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闫乾的笑意渐渐化为冷意,就在简乔新以为他会发火的时候,却见闫乾点了点头,迈开腿就要朝所谓的祠堂方向走去。

简乔新心一痛,他想为闫乾做什么。

闫乾往前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闷哼,男人一回头,就见简乔新蹲在地上捂着肚子,一副痛极了的表情。

闫乾脸色一变,快步过来:“怎么了?”

“痛……”

闫乾将人打横抱起:“哪里痛,怎么忽然难受了?”

简乔新缩在他的怀里,攥着闫乾的衣角,声音轻轻的:“肚子痛。”

其他的侍从们看在眼里,都朝邢柔看去,闫家的子嗣到这一代一个小孙子都没有出生,简乔新肚子里面的这位可是长子,结果被老妇人给吓着了?

邢柔脸色一变,她不确定道:“哪里就这么娇贵了……”

闫乾侧目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含着冷意,男人的脸上缓缓勾起一抹不带温度的笑容:“他怀着我的孩子,母亲觉得闫家的长子娇贵不得?”

邢柔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

不顾她的反应,闫乾抱着简乔新回了房间,房门被从身后关上,刚刚还在他怀里不住喊痛的简乔新消停了。

闫乾低头看他:“还疼吗?”

埋在他怀里的人低低的笑了:“不疼啊,我装的。”

闫乾一愣,原本冷峻的面色一瞬间居然有些哭笑不得:“你胆子是越发的大了。”

“我就是不想看她欺负你。”简乔新撇了撇嘴:“那老妇人,坏的很。”

闫乾抱着他,见怀里的人一贯是乖顺的脸上带着点狡黠,像是个干完坏事后在洋洋得意的小狐狸,其实闫乾一贯是讨厌别人在他面前耍心眼,但现在瞧着简乔新却莫名觉得可爱。

闫乾故意道:“你也不怕她报复你。”

简乔新一僵,攥着闫乾的袍子,轻声道:“左右你说过保护我的。”

闫乾挑眉:“聪明的孩子。”

门外传来敲门声,应该是有人将家庭医生找来了,闫乾看了简乔新一眼,怀里的人立刻进入状态,继续矫揉做作起来。

家庭医生被获准允许进来的时候床上的简乔新脸皱在一起,一副有些难耐的模样。

闫乾的脸如裹着寒冰:“给夫人看看。”

家庭医生很少见家主发火,立刻战战兢兢的过来,他左右检查完毕后都没搞出问题来,心里揣测不安的很。

闫乾坐在简乔新的身旁,撩起眼皮医生一眼:“怎么样?”

“这……”

医生忐忑的斟酌词汇:“从检查结果来看,夫人并无……”

“你是说你检查不出问题?”闫乾提高了一点声调,他漆黑的眼睛带着冷意:“看来家里的医生该换了。”

医生的冷汗滴了下来,强烈的求生欲迫使他开始临场发挥:“夫人应该是受了惊吓!”

闫乾搂着怀里的简乔新,头也不抬:“严重吗,可要紧?”

这有什么要紧的,健康的很啊!

但是这话打死医生也不敢说,于是他只得道:“看样子是动了胎气,需要静养,还有,以后万万不能再受惊了。”

闫乾看向门口站着的侍从们,低声:“都听到了吗?”

侍从们胆战心惊,生怕被殃及,忙道:“听到了。”

于是大难不死的医生一声就开始开一些滋养的药房,又装模作样的逗留一会儿之后这才离开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闫乾看向简乔新,勾唇笑:“叔叔以前没看出来,你演技不错。”

简乔新撇撇嘴:“我好歹也是个演员。”

闫乾给与肯定:“我们小新可真会演。”

“……”

我觉得你似乎在骂我

简乔新决定换一个话题,他想起今天那老妇人的模样,轻声道:“闫先生,为什么她让你去跪你真的去,她明明就是在刁难你。”

闫乾漫不经心道:“怎么,心疼了?”

简乔新被说中心思,他不好意思承认,糊弄道:“就是觉得她挺过分的。”

这么直接的吐槽倒是真实,闫乾心情莫名的好,他沉声:“她手里有我的把柄。”

简乔新在把玩着闫乾的手,闻言一愣:“很严重的把柄吗?”

闫乾点头:“嗯。”

气氛莫名有些沉重,简乔新现在觉得很焦心,真的很为闫乾担忧,这里真的是前有狼后有虎,真的是与虎谋皮,刀剑舔血,那些人很不好对付,现在又拿捏了把柄,可怎么办呢?

闫乾闷笑一声,揉了揉他的脑袋:“想那么多做什么,叔叔会想办法解决的。”

简乔新也知道现在忧心无用,只好强行放下心里,这么折腾了这一出他也饿了,而且能感觉肚子的在咕咕叫,便道:“ 闫先生,我饿了。”

闫乾不置可否:“小新,你是不是该换个称呼了?”

简乔新一愣。

“以前在家里也就算了,现在毕竟是在老宅,就算是为了不让那些人多想,也该顾及着点,你说呢?”

简乔新知道他说的有道理。

仰起头看着闫乾,闫乾坐在自己的身旁,英俊的脸庞上勾勒出点点笑意,的确有点坏,但也含着星点容易被察觉的温柔。

简乔新的鼻翼间是星点来自于他的气息,他喉结滚动,耳廓被染上一片红,轻声道:“阿乾?”

“嗯。”

闫乾捏了捏他的脸:“不是说饿了,再叫一声叔叔就给你拿吃的。”

简乔新瞪他一眼:“你欺负人。”

“乖。”

“……”

最后虽然没叫,闫总依旧让人送了一桌子吃的进来,他本来准备要去处理公务,却被简乔新拉着在桌边坐下。

简乔新道:“早上不吃饭对胃不好。”

闫乾不以为意:“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中午了,午饭一起吃吧,叔叔不饿,你跟孩子吃就行。”

简乔新郑重的放下筷子,他轻哼一声:“你知道你为什么有胃病吗?”

“……”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闫乾觉得有点好笑,他道:“难道是因为今天没吃早饭?”

简乔新瞪他一眼。

一旁坐着的闫乾“啧”了一声,认命的叹了口气,对门口的侍从道:“再拿一套碗筷来。”

侍从连忙道:“是。”

这可真是大新闻,原本大家都觉得这个小明星凭子上位,应该没什么地位,但是如今看来似乎也并不尽然啊。

吃完早饭后闫乾就离开了,他似乎很忙,前来拜访的人数不胜数,前厅听说热闹非凡。

闫乾离开时叮嘱:“有什么吩咐就跟门外的人说,若是有人刁难你,不用怕,怼回去,叔叔给你撑腰。”

简乔新莞尔一笑:“知道了。”

这简直就像是老狐狸在教小狐狸不学好。

闫乾离开之后简乔新就又开始犯困了,他现在身子重,其实也不爱出去,越发的喜欢睡觉。

好在这里距离前院也有一段距离,那些嘈杂声音纵使繁乱也不会传过来。

这里安静,可前院却不那么风平浪静了。

“听说了吗,邢老妇人今天一大早不知道因为什么害的昨天才来的夫人受了惊,还动了胎气。”

“天呐,那不是长子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不是因为对闫先生有意见啊,虎毒不食子,想不到她看着端庄,背地里却是……”

流言蜚语如飞絮一般传开,止也止不住,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已经出来好多个版本。

尤其是现在刚过了年,正是各方势力家族前来拜年的时候,这样的流言蜚语少不得被人听见,故而邢柔多年维持的好形象竟是一夕之间下滑许多。

“砰!”

东西被挥掉在地上,邢柔面上含着怒在房间里面发火。

她恼怒道:“简乔新这个贱人就是联合闫乾故意害我,想不到他居然这么有心计,是我小看他了!”

赵桃在一旁帮腔:“姑母,我早就说了,他不是个善茬。”

邢柔发完了火倒也冷静许多,到底还是个有心计的,倒是真的不至于真的冲昏了头。

她坐在沙发上,轻抿一口茶:“桃儿,你且放心,有我在一天,他休想进闫家的门。”

赵桃微微一笑:“姑母我当然是放心你的,只是担心阿乾被他给迷惑,吃了亏。”

邢柔也是女人,她对女人的心思怎能不懂,轻声道:“桃儿,你知道阿乾这些年已经在慢慢培养自己的势力了,虽然闫氏表面上依旧是家族共管,但阿乾已经暗中清盘,现在他羽翼渐丰,我这个老太婆已经说不上什么话了。”

赵桃笑容渐失:“您的意思是?”

“别怪姑母说话难听,你和阿乾的这门婚事,对我们俩家来说本是共赢,可如今阿乾被那狐狸精迷了心,若是执意要娶他,姑母也奈何不了他,这男人,一旦有钱有势,也就不把我们女人放在心里了,你若是想要阿乾回心转意……”

赵桃摇摇头:“我只想和乾哥哥在一起,但不能害他。”

邢柔挑了挑眉:“怎么是害他,只要他回心转意了,你再帮他慢慢东山再起,他还不得念着你的好,怎么是害他呢?”

赵桃依旧犹豫不决,她别过脸:“阿诀何等聪明,我若是做了这等寒他心的事情,怕是这么多年的情分就要尽了。”

邢柔早有准备,她耐心劝导:“你不必担心,此事无需你亲自动手,只要你同意,伯母可以帮你去办,只是需要借一借你们赵家的人脉而已,保证阿乾不会查到,你这傻丫头到现在都还在为他着想,你可知今天我为何发火?”

赵桃疑惑:“为什么?”

“那还不是因为阿乾今天早上已经向我挑明要娶简乔新过门。”邢柔不怕死的添油加醋:“阿乾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那种沾花捻草的,他若是当着认定了一个人,怎么能轻易改变?你现在还在犹豫,以后可就来不及了。”

赵桃有些慌了,她皱眉:“阿乾当真说要娶他!?”

邢柔叹息:“这还能有假,没看都带回家了吗。”

赵桃紧紧握着手,漂亮的指甲险些掐进手心,她眼中的光芒慢慢变的坚定:“好,那就照您说的办。”

阿乾,你不忍,就别怪我不义了。

我苦心爱慕你多年,你怎么能负了我,你怎么能!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0章 护犊子 下一章:第42章 我们还有婚礼?
热门: 破碎海岸 幻夜 夜色人生 樱树抽芽时,想你 惊悚乐园 重启游戏时代 八声甘州 沉默的证人 盲目的乌鸦 死亡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