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山鸡怎么配凤凰

上一章:第42章 我们还有婚礼? 下一章:第44章 曝光关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童欣深呼一口气:“我是童欣,演《欢喜记》的那个女主。”

“哦。”简星辰说:“不认识。”

“……”

童欣气的不行,但顾及简乔新现在的身份也不敢随便发火,她只能道:“两位不认识我也正常,毕竟像我们这种常年只能扎根剧组的人,的确没有二位命好,平日里遇不到也实属正常。”

简乔新说:“扎根剧组?”

童欣笑了:“对啊。”

“扎根剧组你怎么会在这里?”简乔新放下牛奶杯子:“现在不是应该在剧组吗?”

“……”

童欣感觉自己脸上的笑都要挂不住。

“你们俩在这里。”有人从和面走过来坐到对面沙发上,雁衡阳翘着二郎腿:“这都几个月了,谈好复工的日期了吗?”

简乔新一看到导演头皮一紧,他讪笑:“还没确定呢。”

雁横阳“啧”了一声:“也不急,已经在找团队在搞之前拍摄内容的后期了,等做完前部分,你们再来补后面的。”

简星辰说:“好喔。”

一边的被忽略的童欣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雁导,雁衡阳在导演圈内的地位是非常高的,甚至有传闻,上他戏的人必红一说,当年的简单不就是一部《织云星上》直接拿了金马奖吗?

童欣紧张的挽了挽头发:“雁导?你好啊。”

雁衡阳拿了块糕点吃,瞥她一眼:“你哪位啊?”

童欣:“……”

一天之内被三次认不出。

童欣心中燃烧起了憋屈的火,但她还想着雁衡阳合作,只得假笑:“我是童欣,演过《欢喜记》”

雁横阳咽下嘴里的东西,顺便思考了一下,才道:“就那部烂片?原来是你演的啊!”

童欣想掀桌。

她正要开口,便有人过来了,闫乾穿着身绯红色的西装,鲜艳明亮,男人身姿挺拔,大厅的灯落在他的肩上,英俊的脸庞含着儒雅的笑,只是和身侧人说话间偶尔瞧过来看向简乔新的时候,眉微微挑,又带着些许痞气。

闫乾行至沙发处站定:“哟,热闹啊。”

他身后跟着萧子华,而萧子华的目光一来就盯在了简乔新的身上,完全的忽略了一边的童欣。

闫乾走到简乔新身后,靠着沙发:“饿了吗?”

简乔新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摇摇头:“不饿,刚刚吃了糕点,喝了一杯牛奶。”

闫乾说:“不吐了?”

简乔新莞尔一笑:“没吐。”

闫乾这才放心了,他玩着简乔新的发梢,语气慵懒:“你们刚刚聊什么呢?”

一边的童欣抢先道:“刚刚在聊剧组的事情呢!”

闫乾动作一顿,他像是才发现旁边的人一般,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男人勾唇一笑:“我问你话了吗?”

童欣一愣,脸上火辣辣的难看。

但是她又不敢得罪闫乾,只能强忍着不悦道:“对不起。”

闫乾淡淡的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简乔新的头发,灯光下的侧脸显得有些清冷的凌厉:“你抢的是我的话吗,到底该跟谁道歉?”

童欣一愣,慢吞吞的转过脸看向简乔新,她漂亮的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水雾,可怜兮兮的看向萧子华。

旁边的萧子华正想着怎么和简乔新搭话呢,被这么一看炸了毛:“你他妈看我干嘛,道歉听不懂吗?”

童欣脸上无光,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身为一个一线女星如今竟是要被迫向一个怎么看都不如自己的小明星道歉。

她心不甘情不愿道:“对不起啊小新。”

简乔新轻轻摇头:“没关系。”

道完歉的童欣脸上完全挂不住,她起身跑了,绕过人潮后终于找到了这次带自己来的金主。

她扑倒金主的怀里撒娇:“王哥,我……”

王导一看小心肝这是受了委屈,连忙道:“童童,这是怎么了?”

童欣垂泪,好不委屈的倾诉道:“我刚刚遇到了简乔新,然后我就是跟他简单的聊了一下,结果闫先生……”

王导听完后脸也渐渐沉了下来,他推开了怀里的人,冷声:“童欣,别怪我没警告你,收起你的小心思,不要再去惹简乔新,也不要再试图去惹他,否则,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

童欣的心中一咯噔,讪讪的点点头。

生日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来得及赶回去的都离开了,来不及的也被侍从们安排在别院的客房住下了。

闫乾在内室洗澡,管家过来敲门。

简乔新道:“请进。”

管家先是半弯腰鞠躬,接着毕恭毕敬道:“夫人,宾客们送来的礼物还是放在仓库里面吗?”

简乔新也做不得主,但是闫乾还在里面洗澡,他想了想:“等我和先生商量后再说。”

管家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他离开不久后闫乾出来了,男人下半身围上了浴巾,健壮的腰上滚落着水珠,古铜色的肌肤在灯下显得很是性感,他擦着发,声音慵懒:“刚刚谁来了?”

“管家。”简乔新别过脸去:“他来问礼物是不是放在仓库。”

闫乾在沙发坐下:“登记在案后归库房吧。”

简乔新“嗯”了一声,他发现闫乾不爱用吹风机,这就算了,也不爱擦头发,每次就草草敷衍擦两下结束,一点也不担心感冒。

他内心叹息,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接过闫乾准备扔一边的干毛巾,动作自然的给他接着擦。

闫乾不置可否,挑眉:“你给叔叔的礼物呢?”

简乔新动作一顿,眼神飘忽:“什么,什么礼物。”

“问你话呢。”闫乾慢条斯理的翘了个二郎腿:“不要告诉我你没准备。”

简乔新结结巴巴:“准备了。”

闫乾骨节分明的手扬起来,好整以暇:“拿来。”

“……”

简乔新内心十二分的纠结,最后他期期艾艾的从一个柜子里面拿出一个朴素的盒子,他放在桌子边:“给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现在不能拆。”

闫乾嘴角勾笑:“怎么着,敢情不答应就不给了?”

简乔新耳廓一红,他走回沙发处拿着毛巾给他擦头发:“也给,但是我可能会有点不高兴。”

“啧。”

闫乾的目光落在那盒子上,到底没过去拿:“这是灰姑娘的月光宝盒吗,这么神秘。”

简乔新瞪他一眼,没多少责怪的意味,反而像是撒娇,轻声:“这根本不是一个童话故事。”

闫乾想了想:“你倒是提醒我了,叔叔是不是好久没给你讲故事了?”

“……”

简乔新锤他一下:“又不是跟我听,是讲给你儿子听的。”

“都一样。”闫乾笑着说:“反正不都是小朋友。”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夜色渐深后就入睡了,简乔新一直强忍着睡意,今晚他抱着手表睡的,现在身子重了就更爱睡觉,夜半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忽然醒了,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发现十一点五十八分,还差两分钟。

他悄悄的转了身,打量起闫乾的睡容来。

房间里面就开着一盏灯,暖黄的灯光落下来,男人有些凌厉的侧脸显得温和不少,他总算知道闫乾为什么爱笑了,他的脸庞若是沉下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压迫凌厉感,不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简乔新细细的打量他,终于,指针表慢慢到了十二点。

他凑近了闫乾一些,声音低低的,带着些小心翼翼:“生日快乐。”

房间内很安静,静的仿佛针掉下来都能听见,简乔新做贼般的祝愿完后目光盯在闫乾的脸上,有些贪婪的凝视完男人的五官后终于满足了,继而转过身去睡了。

待青年呼吸平稳后,背后的闫乾睁开了眼睛,男人幽深的眼眸深深的凝望身侧缩蜷起来的一小团子,时间悄然流逝,俨然不动。

良久

睡梦中的简乔新觉得冷了,不自觉的朝男人的怀里拱,闫乾沉默片刻,将简乔新冰凉的手脚放在身上捂热。

算了,就这样吧。

第二天

天气有些阴沉,听说是有雪,雾状的天空让人感觉有点压抑,因为昨天熬夜了,简乔新醒的也有些晚。

他今天得上课。

因为是新手爸爸,很多的事情从书里看没办法彻底的融会贯通,所以闫乾给他请了老师来每天教学一会儿。

张婶带着他往楼下走:“你第一次当爸爸,不懂的事情可多了,老师都会给你讲的,可得好好听啊。”

简乔新说:“我晓得。”

负责给他上课的老师是个男人,三十多岁,斯斯文文的,看着很好相处的样子,这也大大的消除了简乔新的紧张。

老师走过来主动伸出手:“简先生您好,我姓俞,俞向远。”

简乔新动作自然的握住他的手,恭敬道:“我是简乔新,俞老师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新年快乐。”

俞向远微笑:“新年快乐,在上课之前先来了解一下您的情况吧,这样才好更好的针对性教学,方便吗?”

简乔新非常配合:“当然。”

俞向远道:“不知道您平时在家里有没有做运动?”

运动两个字被咬的意味深长,由不得人不多想。

简乔新脸一红,别过眼去,期期艾艾:“嗯,有走路。”

俞向远点了点有,倒是还算自然,他又问了几个其他的问题,收集信息差不多了才作罢,作为顶级的医师,俞向远不仅是针对病人的身体十分洞彻,心理上也能很快找出病根。

在课程结束的时候,他道:“简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的聊一聊。”

简乔新一愣:“啊?”

俞向远坐在沙发上,他温尔一笑,泡了一壶茶,手法娴熟,动作流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闫总平时应该很忙吧,是不是尝尝脚不沾地,晚上才有时间回来呢?”

简乔新点点头:“是。”

俞向远拿着茶杯给一排的茶杯倒上水:“恕我直言,如果当真是为这个孩子着想的话,我建议您应该多和您的丈夫接触。”

简乔新一愣。

“或许您自己没有发觉,您现在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俞向远温润的眼睛看向这座宅子的四周:“当然这是正常的,产妇,尤其是男子,或多或少,在预产期的前几个月都会有产前焦虑,您的反应是正常的。”

简乔新这才稍稍放下心。

俞向远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但这种情绪不能放任,我看出来您很依赖你家先生,我建议你要和他多待在一起,如果产前焦虑无法缓解,会增加生产的风险性,对你和孩子都不是好事。”

简乔新也是不懂这些,被这么说就慌了,他道:“可是,阿乾很忙的,和我多待的话会影响他的工作把,我没办法和他待久的,现在晚上……我们有在一起睡,这算接触吗?”

俞向远微微一笑:“当然算,不过这还远远不够,我看的出来您是个非常体贴的人,不过简先生,恕我多嘴问一句,您的这些顾虑有和闫先生交流过吗?”

简乔新呐呐:“这不用交流也能看出来吧……”

“夫妻之间需要沟通,闫先生日理万机,有些事情你不说,他难免会有疏忽。”俞向远的声音温润,如潺潺流水令心静:“我想你们需要谈谈。”

简乔新沉默了,他也认同了老师的话,有的时候反思一下,他和闫乾之间似乎的确少了很多沟通。

其一是自己害怕麻烦他,其二也是怕被拒绝。

寄人篱下的,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太多,若是被回绝了,岂不是更显得难堪吗?

简乔新深呼一口气:“谢谢你俞老师,我会考虑的,和您聊过之后受益颇深,敢问您在哪里高就?”

俞向远谈吐不凡,且浑身上下裹着一抹书香气,一看便是大家出身。

果不其然,俞向远莞尔一笑:“不敢当,医者本分,今天来见您也是受闫先生和内子所托。”

简乔新眼睛一亮,有些好奇:“您的内人我认识?”

“当然。”俞向远摆手:“你不是在拍内子的戏吗,前不久我和阳阳曾一起来参加闫先生的生日会。”

“……”

一个可怕的猜想在脑海里荡漾,简乔新内心惶恐。

他迟疑道:“请问一下,是雁导吗?”

俞向远点点头:“正是。”

????

雁导和俞老师是夫妻?!

内子,这个称呼,雁导是俞老师的老婆?信息含量太大简乔新差点没接受过来。

直到晚上闫乾回来的时候他还有点没缓过来。

闫乾将西装外套挂在夹子上,行至一旁落座:“想什么呢?”

“没……”简乔新下意识摇头,却又是一惊:“回来了?”

闫乾“啧”了一声,挑眉:“怎么,不想看见我?”

简乔新:“才不是。”

他把今天俞医生教导自己的事情说了,但是说到后面两个人谈心的话时又犹豫了。

闫乾见他吞吞吐吐的:“怎么,背着叔叔和医生说我坏话了?”

“……没有!”

简乔新想了想,的确不能再这样没有沟通了,为了孩子好的话,他也应该也和闫乾沟通一下不是吗。

简乔新仰起脸,直视闫乾的目光:“闫先生,你能多陪陪我吗?”

闫乾一愣,叱咤商场的男人很少会有这么让其震惊的事情了。

简乔新有点懊恼,他苦笑:“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想多和你待在一起,俞老师说我好像有点焦虑,不过我自己是没觉得,你不要误会,如果忙的话就算了,其实我也……”

“好。”

正在滔滔不绝的人一顿,简乔新扬起脸瞧着他:“什么?”

闫乾嘴角勾笑:“可以。”

这么简单?

简乔新没想到沟通就可以这么顺畅,他迟疑道:“我真的可以待在你身边吗?可是你很忙吧?”

门外的侍从送饭进来,闫乾让人将饭都在桌子上后,他拉着人坐下,声音慵懒:“可你会很乖,并不会打扰到我不是吗。”

简乔新下意识道:“是,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

闫乾给他盛了碗饭:“公司现在的确脱不开身,你可以在我办公室待着,如果不觉得无聊的话。”

简乔新说:“有床吗?”

他就是爱睡,无不无聊的,睡不就行了吗。

闫乾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没个正经:“白日宣淫可不好,小朋友不要祸乱朝纲。”

简乔新一愣,反应过来后瞪了闫乾一眼:“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闫乾说:“知道,逗你呢。”

现在简乔新已经不怎么吐了,闫乾吃饭也就没再抱着他,然而这并不代表这个崽子就停止刷存在感了。

晚上简乔新躺在床上看书,刚想换个姿势,大腿根忽然一抽,一股巨痛传来,让他一颤,手中的书都跌落在被子上。

坐在书桌前的闫乾抬头:“怎么了?”

简乔新捂住腿,摇摇头:“没事。”

闫乾大步流星走过来,强势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又是抽筋了,他内心暗自叹息,也脱了鞋坐到了床上。

简乔新说:“你工作……”

“别动。”闫乾将他的腿放到自己的身上,轻轻给他捏着纾解疼痛:“多大的人了,疼了痛了不知道叫人?”

简乔新倚靠在床上,他轻轻的抽气,轻声:“经常会抽,这种小事,没必要总是兴师动众的。”

闫乾脸一沉,冷笑,报复性的捏了一把简乔新的脸:“来,你说说什么才是大事?”

“嘶。”

简乔新委屈的捂脸,可怜巴巴。

闫乾见他也不顶嘴,就一副小鹌鹑的模样,仿佛受气小媳妇,他气笑:“我看你就是欠治。”

简乔新撇撇嘴:“你现在不就是在治我吗?”

“治你?”闫乾手上依旧在给他按钮,没好气:“叔叔这辈子就没这么伺候过谁。”

简乔新一愣,抬头看着他,心底原本因为被教训的丁点小情绪也散没了,房间里面暖气十足,暖黄的灯光落在闫乾的肩上,他低垂着脸,一贯是凌厉的侧脸显得破天荒的温柔。

简乔新心中一动,眼底慢慢染上一层笑意。

闫乾,我这辈子,大概也没这么喜欢过谁,你真好,没有谁能比你更好了。

闫氏

伫立于A市金融中心的闫氏大厦,早些年闫氏是房地产起家,自从新任总裁上任以来,闫氏多方面发展,在信息金融板块越做越好,风靡年轻人中间的许多短视频,游戏都开发自闫氏。

简乔新从地下停车库跟着闫乾上了电梯,还有点没睡醒。

闫乾侧目看他一眼:“后悔吗?我让人再送你回家?”

“不要。”简乔新今天穿的衣裳宽大,羽绒袄松蓬蓬的,压根看不出来有身孕,他打了个哈欠,泪水盈满眼眶:“我就算在家里也是这样的,再说早睡早起身体好。”

以前他在家的时候,闫乾都是早上六七点就走了,而他继续睡到日上三竿,这次因为要和他待在一起,所以就陪着男人一起早起了。

闫乾不置可否,带着他一起走到专用电梯那里上去。

一到总办层,玻璃房里面的李秘书就迎了上来,他见着简乔新的时候一愣:“简先……夫人?”

简乔新莫名不好意思,他道:“你当我不存在就好。”

李秘书贴心道:“我明白的。”

闫乾迈开腿往办公室走,边走边吩咐:“把工作行程发到我邮箱,外出应酬一律能推则推。”

李秘书点头:“明白,十分钟内发给您。”

“嗯。”闫乾推开门让简乔新进去后才道:“去买点玩具什么的给他玩,给他解解闷。”

简乔新要不是因为有外人在这儿恨不得踢他一脚,他对李秘书小小:“不用不用,要不您给我找两本书来看吧,嗯……育儿方面的。”

李秘书果断没理会骚包的总裁:“好,夫人您要是有什么也可以直接吩咐我。”

简乔新点点头:“谢谢。”

于是一整个上午简乔新算是亲眼目睹了闫乾到底有多忙,从一落座就开始批文件开始,这几个小时进进出出的人算是没有断过,大大小小不同部门的人抱着不同的文件来批示,中间还穿插着大小会议。

而拖闫乾的福,他在办公室内的消息一夕之间传遍了整个公司,不过因为他都用毯子盖着自己,而且今天穿的衣裳宽松,所以没人看出来怀孕。

现在闫乾又有会议,简乔新便出来自己走走,每一层都设有单独的茶水间,他刚一走近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一个有些尖锐的女声道:“简乔新也算是有本事,成功成为第一个被总裁带来公司的人。”

“他也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明星而已,估计总裁也就玩玩而已吧,难不成还真的能娶他不成?”

“那肯定不可能的啊,山鸡怎么能配凤凰呢?”

简乔新握着水杯的手一紧。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2章 我们还有婚礼? 下一章:第44章 曝光关系
热门: 九焰至尊 重案追踪 诡案罪2 黑咖啡 异端者 名侦探的枷锁 蒙娜丽莎的微笑 逆成长巨星 大明文魁 房东是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