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曝光关系

上一章:第43章 山鸡怎么配凤凰 下一章:第45章 网友们不同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听着这些话往后退了几步,结果根本没走几步就撞进了一道含着温暖的怀抱中,他被吓了一跳。

闫乾扶住他:“怎么毛毛躁躁的,就不能让叔叔省点心吗?”

“闫,闫先生?”简乔新一惊,不太能相信:“您不是在开会吗,怎么过来了?”

闫乾懒洋洋道:“李秘书说你没在办公室待着,你那么笨,我哪能放心,就过来看看,怎么,你干什么亏心事了?”

简乔新哭笑不得。

他的手被闫乾握起,闫乾瞧着他,等了半响没等到人来朝自己告状,只好内心叹息,拉着他走了几步,两个人便彻底暴露在茶水间的众人面前。

因为刚刚说话并没有压低声音,众人都知道有人在这。

女员工们道:“闫总好。”

闫乾拿着简乔新的水杯道:“在这等着。”

他俨然一副要亲自过去等水的模样,实在是让一种员工有些惊讶,没有料到闫乾居然会做到这种地步。

闫乾路过一女员工面前时脚步微顿:“让一让。”

那女员工正是刚刚出口讽刺之人,她讨好道:“闫总,您是要等水吗,不如我来吧?”

“你来?”

闫乾的脸上挂着儒雅的笑,说出的话却冰寒:“像我这样的山鸡,可不敢劳烦你来。”

话语落,茶水间内鸦雀无声。

那女员工脸色难看,知道闯祸了赶紧道:“闫总对不起,我是有意的,我不该胡说八道的,您绕了我这次吧!”

闫乾等完了水,他道:“说什么绕不绕的,我说要对你做什么了吗?”

女员工一愣。

闫乾自己尝了一口,觉得水温适合后便交给简乔新,头也不回道:“成年人最基本的就是要为自己说话做事负责任,自己去财务结工资。”

女员工心里一刺,脱口而出:“闫总!”

闫乾皱眉:“你还有事?”

“我在公司里面干了三年了,你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要开除我!”女员工故意嚷嚷让其他人都看过来,想要以此要挟。

简乔新看似乎这一层已经有不少员工看过来了,他也担心会对闫乾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便拽了拽他的袖子。

闫乾坦荡的很,他一晒:“你对我的决定有意见?”

女员工握了握拳,泫然欲泣:“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闫乾头也不回:“有事联系我的律师。”

女员工一愣,只觉得自己的颜面扫地,脸火辣辣的疼,她本以为闫乾会好一番与她理论,却想不到闫乾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里,丢下完这句话后领着简乔新直接走了。

两个人走在光洁的大理石瓷砖上,简乔新几度抬头看闫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闫乾凉凉的看他一眼:“有话就说。”

“额……”简乔新乖顺的跟着他慢步走:“其实她也就说了几句,我其实根本不放在心上……”

闫乾:“如果是为她求情的屁话就免了。”

“……”

简乔新果然不说话了。

闫乾走了几步后,心里却慢慢积攒起火来,他“啧”了一声:“谁说你就受着,你不往心里去就能算了吗,有人捅你一刀,你不痛就可以当做没受伤?谁给你养成的臭毛病?”

简乔新一双杏眼安静的凝视着闫乾,在男人怒目下缓缓展开一抹苦笑,很温柔,又带着些无奈:“您这话说的,我不往心里去难道要时时刻刻介意着吗,不当做不痛的话,难道要嚎啕大哭才对吗,本就很狼狈了,何必搞的最后一丝体面也无。”

闫乾冷声:“谁让你受着了?按照你的意思,别人打你一顿,如果你觉得不疼,就可以当做他没打?你到底要让我说你什么好?之前就算了,现在还去受那些鸟气,你脑子里装的全是水吗?”

“我……”

简乔新也有些急了,人有的时候很奇怪,就像是有的时候你妈妈怎么念叨,怎么骂你,你都不会轻易哭,但是如果被你爸说几句就会绷不住一样。

简乔新本也可以忍的,谁来说他都行,就是闫乾不行,他本也不是那种说两句就要崩溃的人,但此刻却一个忍不住,刚要开口,眼眶先红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再说我不想在你的公司里面和你的员工起冲突,也是为了保全你的颜面,你要我怎么做才行啊,我下次不出来了还不行吗?”

多大的伤痛,多少的刀剑我都可以面不改色的抗下,但这痛不能是你给的,这个人偏偏不能是你啊!

闫乾一愣,见眼前的人睫毛微颤,眼泪珠子往下掉,清秀的脸上一片哀恸,一副实在委屈可怜的模样。

他轻叹,长臂一伸把简乔新搂到跟前用指腹为他擦眼泪:“祖宗,不哭了啊,错了错了,是叔叔不好,不该凶你的。”

人就是这样,你不哄就算了,你越哄,就越委屈。

简乔新眼泪掉的更凶了:“反正你就是嫌弃我,我怎么做都不对。”

“你可真是冤枉我了。”闫乾从口袋里面拿帕子给他擦,略带磁性的声音透着无奈:“叔叔就是气不过,你说天天把你捧着,生怕是嗑着摔着,自己都不舍得欺负,怎么在我这儿这么宝贝的一个人人,是个东西都能给你气受?”

简乔新红着眼眶看着他。

闫乾眼底含着挪揄的笑:“小朋友不哭鼻子了成吗,毕竟现在是在走廊上,我倒是没什么,就怕……”

简乔新一愣,他侧过脸,就在走廊了尽头站着一群人,或者胆大或者偷窥自家总裁哄娇妻。

简乔新怒视闫乾,眼泪都忘记掉了:“你,你怎么不早说!”

闫乾挑眉:“你这是什么道理,哭之前难道你和叔叔打商量了吗?”

“……”

简乔新羞愤欲死,简直丢死人了,他转身就要走,手却被闫乾拉住,闫总没皮没脸道:“慢点走,别摔着。”

简乔新说:“我会走路!”

闫乾理直气壮:“我不会,你搀着我。”

“……”

你这个坏人!

两个人最终还是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办公室内,简乔新一坐到沙发上,愣了:“糟了。”

闫乾:“怎么?”

“水杯忘记拿了!”简乔新悄咪咪瞪了他一眼:“都怪你。”

闫乾在他身旁坐下:“不就是个杯子吗,一会儿让李秘书去拿回来就行。”

简乔新越想越害羞,最后脸都红了,他嘟囔:“完了,现在全公司都知道我哭鼻子的事情了,我还是个明星啊,农哥要骂死我了。”

闫乾慢悠悠的拿过桌子上的甜点尝了一口:“来,说点好听的,叔叔高兴了就帮你处理了。”

简乔新一愣:“悠悠众口也可以堵住吗?”

闫乾英俊的面上是优雅的笑意:“杀鸡儆猴,辞退了一个,其他人不会想跟着走的,他们也是聪明人,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

简乔新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半响,他觉得自己被框了:“可是她们就算不给别人说,也还是知道我哭鼻子的事情呀!”

闫乾姿态慵懒的坐着,漫不经心道:“丢的是我的脸,你怕什么?”

“……”

这根本不是一码事!

简乔新冷静下来后脑海里面又回想起了之前闫乾哄自己的话,本来还很焦躁的情绪就仿佛一盆水浇下来,彻底冷却下来了,桌子上的小甜品散发着点点的糖味,这甜香也一点点的飘进他心里。

捧在手心吗……

我也把你放在心尖上啊。

在公司的一天过的很快,比简乔新自己在家里睡一天过的还要快,就仿佛时间是指间沙一般,很快便流逝消散了。

前来汇报工作的李秘书也能感觉到福利,以前的闫总多难搞啊,一天不是发这个火就是治哪个人的,现在因为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也因为有了小娇妻,爱情的滋润脾气都好了不少,这可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简乔新跟着闫乾从电梯下来,他看着楼梯的闪亮的按钮道:“不知道张婶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闫乾说:“带你出去吃。”

简乔新眼前一亮:“真的吗?”

太好了,天天在家里吃各种补的,虽然张婶也会给他搞一些被的花样,但那都是中规中矩的菜,俗话说家花哪有野花香啊。

闫乾点点头:“小朋友哭了之后都要买糖哄哄的,叔叔就很大方,带你去吃好吃的。”

简乔新瞪他一眼:“我不是小孩了。”

闫乾一脸苟同:“既然如此,那不吃了?”

“……”

我跟你拼了

最后闫乾还是带了简乔新去外面开小灶了,这次倒不是酸辣粉,而是一家深巷子里的小店。

从公司出来的早,这会儿正是黄昏,夕阳的余晖落在人的身上,其实并没有温度,闫乾走在他身前侧,挡住了大半的风。

终于到店门口时,简乔新才终于知道这里是卖什么的。

闫乾领着他进去,室内洋溢着拉面的香气,里头的老板冒出了头来,一看到闫乾笑了:“好久没来了。”

闫乾说:“带他来尝尝鲜。”

老板其实很年轻,正值壮年,他穿着围裙走出来,直接道:“是嫂子吗,真好看,老大好艳福。”

简乔新一愣,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依旧落落大方道:“你好。”

闫乾给他介绍了一下:“大学同学。”

简乔新更是惊讶,他以前还是听说过的,闫乾就读的可是国外的名校,读的还是金融专业,按照道理来说,他的同学应该是非富即贵的,谁能知道在这里开面馆?

老板似乎知他心中所想,莞尔一笑:“人各有志,我的梦想就是开面馆。”

简乔新忽然感觉到了对他的由衷敬佩。

这会儿店里的人不多,老板领着两个人上了二楼包厢,说着怎么也要亲自下厨让尝尝手艺。

待他走后简乔新微微抿唇笑:“闫先生你的同学当真有趣。”

闫乾把玩着桌子上的餐具,阴阳怪气道:“是吗,他已经成家立业了。”

“……”

简乔新刚想说这有关联吗,但一愣,看着闫总那故作淡然的脸,福至心灵道:“你该不会以为我看上他了吧!”

闫乾挑了挑眉,嘴角勾笑:“你觉得呢?”

被这么理直气壮的反问了,简乔新又没底了,本来还觉得板上钉钉的事情一下子变得没那么确定起来。

闫乾拿过简乔新的杯子给他倒了杯水:“你的眼光如果还算正常的话就不会放着叔叔这么一世难求的人不珍惜,转而看上刚认识不到半天的人,你说呢?”

“……”

简乔新撇了撇嘴,嘟囔道:“闫先生,你也太自恋了吧。”

闫乾单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瞧着他,英俊的面上带着优雅的浅笑,声音低沉而浅含磁性:“你还真的要出墙?”

“我才没有!”

简乔新抿了口杯子里面的水,决定转移话题:“我就是觉得有人能坚持自己的理想是对的,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就爱演戏,只是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才明白,原来想要演好戏真的不是只有演技好就行的,只可惜这个道理我摸索了那么多年才明白。”

闫乾“嗯”了一声:“你的确比较笨。”

“……”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简乔新深呼一口气,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却听闫乾道:“笨就笨着吧,好在叔叔聪明,你既然喜欢演戏就专心演,一切有我。”

简乔新一愣,千言万语涌在心头,如鲠在喉,难理情丝。

外面传来敲门声,老板来了,他端着两碗面:“久等了,来尝尝我们家的牛肉面,这可是我家的祖传偏方。”

一碗面被端上了桌子,面汤是浓郁的骨香,上面的油已经被细心的撇去,留下的汤鲜味却不减分毫,面并不细,却拉的匀称,看上去劲道十足,期间放着的牛肉掩与面汤之间,瞧着分量很多。

色香味俱全,闻着便令人食指大动。

简乔新轻叹:“好香。”

闫乾也尝了一口:“的确比起以前有所进步。”

“那是必须的。”老板谈论起自己擅长的事□□情时眼底总是泛着晶亮亮的光,语气也是充满了自豪与骄傲:“我家的面那可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将来我还要给我儿子呢!”

闫乾作为一个商人,自然是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我投资,开个连锁?”

老板一愣,摇摇头:“东西贵在精而不贵多,何况我没有阿乾你那么强的商业手腕,就算开了店也是亏损。”

闫乾没有强求:“你能守好一方天地已经算是本事。”

老板笑了笑,楼下又有客人,他不能多待,便很快的离开了,约好了下次有时间再约。

等他走后,简乔新就开始慢悠悠的吃面。

他慢吞吞的吃了半碗后,感觉饱了,心思便也活跃了不少,轻声问道:“闫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闫乾:“说。”

“你年少的时候有什么理想吗,嗯,我是说你想做什么?”

闫乾的动作一顿,他挑眉:“没有。”

简乔新很难相信:“没有想做的事情吗?”

闫乾慢条斯理的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当你知道未来一定要走哪条路的时候,你的人生已经没有其他的道路可选,既然如此,何必多增一些无望的念头?”

简乔新不说话了。

闫乾见他这副模样,倒是真的又思索了片刻,最终道:“若真的追溯的话,倒是真的有一个。”

简乔新眼睛一亮:“什么?”

闫乾勾唇笑:“当杂货店的老板。”

“……”

好神奇的理想

闫乾也饱了,他拿起一边的餐布慢条斯理的擦手:“那时觉得杂货店什么都有,年少不经事时,就总想拥有一间。”

简乔新恍惚想起了萧经义曾经给自己讲过,闫乾的过去,在八岁以前,跟酒舞女的妈妈住在一起,颠沛流离,上顿没下顿,或许在什么都没有的孩子眼里,杂货店的确是一个神仙天堂。

简乔新微微一笑:“以后开一间好像也不错。”

闫乾挑眉:“你的粉丝来给你消费?”

“嗯……我干嘛非要在城市里面开,我可以回村里啊。”简乔新想了想,规划起自己的美好人生:“等我老了,我就在村里开个杂货店,高兴了就开,不高兴就不开。”

闫乾将餐巾布放下,嘀笑皆非:“这不是叔叔的理想吗,怎么成你的了?”

简乔新一顿,有点心虚的别开眼,闷头吃面:“就说说吗……”

你的理想就是我的,关于未来的事情,我都想和你一点点去规划,去完成。

两个人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老板坚持不收钱,说是要给嫂子的见面礼,并且诚恳的邀请简乔新下次再来,不收钱。

简乔新跟着闫乾出了店门,本来想夸一夸这老板好爽,又怕闫乾怀疑自己出墙,还是忍住了。

他回到车上的时候就拿出手机来P图。

身侧的闫乾道:“发朋友圈?”

“不是。”简乔新熟练的打开微博:“之前农哥说我之前涨粉的厉害,也该自己发点照片搞搞热度,老板家的面真的很好吃,我就分享一下。”

他将面条的图片放上去,又熟练的编辑了几行文字,这才点击了发送。

闫乾见状也拿起了手机:“你微博叫什么,叔叔去给你点个关注。”

“啊?”

简乔新连忙阻止他:“不行,你要是关注了我,别人不就……”

正拿着手机的闫乾指尖顿住,他撩起眼皮看了简乔新一眼,将这个人生怕和自己沾染上关系的表情尽收眼底。

半响

闫乾唇角勾笑,放下手机:“那算了。”

简乔新心一凉,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担心网上的一些人会顺藤摸瓜知道些什么,毕竟他们俩还没结婚,明星未婚先孕总是丑事,更何况,对闫乾的名声也会有影响,他自己倒是没关系,别给闫乾添麻烦就好了。

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前面的司机内心焦灼,恨不得哐哐撞方向盘,这两人怎么又要开始冷战了。

直到车子到了家,闫乾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一前一后的从车上下来,回到家里后张婶迎了上来:“回来啦?今天怎么样啊,还好吗?”

简乔新现在心里有点难受,却还是强颜欢笑:“挺好的。”

闫乾是个惯会隐藏情绪的,只要他不想,别人就无法窥探一二,故而张婶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她一边帮简乔新挂衣裳,一边问正在上楼的闫乾:“我温了点牛奶,一会儿给你和小新送去,喝完了再睡啊。”

闫乾应了一声,声音慵懒:“我的那份送去书房吧,今天公司的事情多。”

张婶一愣,感觉出来不对了。

她看了一眼简乔新,简乔新望着闫乾,而闫乾头也不回的上了楼,走掉了。

张婶知道肯定是有事,但是却不好多问,只能道:“小新啊,你别多想啊,阿乾最近比较忙的,你先回房间睡吧,时候也不早了。”

简乔新点了点头,没哭也没闹,乖巧的不像话。

晚上十点多,张婶去敲了敲门,估测这会儿简乔新要睡了,给他送了杯牛奶:“要现在喝吗?”

简乔新半坐在床头,手中拿着故事书,他摇摇头:“一会儿喝吧。”

张婶没强求,只道:“可得趁热喝啊。”

“我晓得。”简乔新顿了顿,又迟疑道:“阿乾他,还没忙完吗?”

张婶不敢说刚刚送牛奶的时候,闫乾说他今天睡书房了,她觉得如果真说了,前脚刚走,后脚简乔新就要自己一个人偷偷抹眼泪了。

她踌躇道:“我去给你看看去?”

简乔新连忙摇头:“不用不用,别催他,我就问问而已。”

张婶心底叹息,实在是心疼坏了这孩子,她其实有的时候觉得简乔新太懂事反而是缺点,他想要什么,总是不说,憋在心里,阿乾的确是玲珑心思没错,但对上喜欢的人的时候又容易钻牛角尖,他身边诱惑又多,两个人若是总这样下去,再好的姻缘也是要给错过了的。

思及此,张婶道:“那不如你去看看他?他工作累,你去劝劝他,他肯定听你的。”

简乔新还未待说什么,自己的手机便响了,他拿起电话来看,却见上面显示经纪人的名字,有点疑惑,但还是接了起来:“喂,农哥?”

农拜声音激动:“我真是谢谢你祖宗,我之前说你没热度,结果你一个微博,现在直接热1了!”

简乔新自己也疑惑:“为什么,我只是简单的分享了拉面。”

“你再去看看那张照片,你拍到了闫总的外套!”农拜简直头痛不已:“现在网上都在猜陪你吃饭的男人是谁,最致命的是,闫总的衣服都是定制款,要是真的追根究底下来,肯定要被挖出来的!”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3章 山鸡怎么配凤凰 下一章:第45章 网友们不同意
热门: 四魔头 妄想银行 假面饭店 完美无瑕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荷兰鞋之谜 梦幻西游大主播 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 暗号 死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