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叔叔是正常男人

上一章:第45章 网友们不同意 下一章:第47章 崽崽要出生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就在简乔新用生命在祈祷闫乾没有听见时,那头和老总聊天的闫总迈开步子过来了。

简乔新连忙和女孩解释道:“额,你误会了,其实不是这样的。”

闫乾顺势在简乔新的身侧坐下,嘴角勾笑:“你们聊什么呢?”

女孩娇俏的倒在也过来的自家老公怀里:“在和偶像八卦他的感情问题,我很喜欢小新,今天看到他微博的推荐特地让老公带我来这儿吃饭,闫先生,萧子华也在这里吗?”

闫乾挑眉:“他为什么要在这儿?”

女孩一愣,疑惑的看向简乔新。

简乔新被她看的不太好意思,他脸一红,嘟囔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就……就和他两个人来的。”

女孩的嘴里仿佛要塞下一颗鸡蛋。

这里的休息区只有他们四个人,隔音效果也很好,所以才给了简乔新敢和熟人这么说的勇气。

闫乾修长的腿随意交叠,他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半搂着简乔新,嘴角勾笑:“重申一下,这不是侄媳,是亲媳妇。”

简乔新一呛,轻轻地踹了他一脚。

对面的女孩也是激动坏了,她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吗,小新你怎么会看上萧子华,他脾气很臭的,真担心你受委屈,昨天看到约会只去吃个面,还以为他虐待你呢,我看闫总就挺合适的,偶像,我祝福你啊,哦对了,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简乔新一听到面条梗失笑,他侧目去看闫乾,果然见身边的男人脸似乎都黑了不少。

他轻咳一声:“其实那个面条真的很好吃,他是闫先生的朋友开的店铺。”

女孩子点点头:“我昨天有去哦,超好吃,我家先生还想要投资呢,结果被店长拒绝啦。”

简乔新看了眼闫乾,笑着点头:“我家也是。”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仿佛一见如故,最后简乔新还和女孩加了一个微信,合照之后才离开。

晚上回到闫宅已经有些晚了

简乔新现在身子重了,洗漱什么的都已经有些困难了,好在现在是冬天,并不非要每天洗澡,他最喜欢的就是泡脚。

以前都是张婶给他弄,现在张婶不在家,他就得自己弄了。

简乔新刚要去放着泡脚桶的储藏室,就发现桶已经没了,不远处的浴室门被打开,闫乾靠在门扉:“在客厅坐着,马上就好。”

简乔新一愣,苦笑不得:“您这是?”

闫乾挑眉:“看不出来?给你准备泡脚水。”

简乔新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当这个猜测从闫乾的嘴里说出来时,一切就变得很魔幻。

谁能想象到大名鼎鼎的闫乾会在这整泡脚水呢?

简乔新坐在沙发上,看着泡脚桶里面的温水,轻声:“其实您也不用替我弄的,我可以自己来……”

闫乾脱去西装外套,坐在他身侧:“怎么,嫌弃叔叔?”

“不是!”简乔新可不想搞这么大的误会,他轻声低喃:“我只是……不想给您添麻烦而已。”

闫乾“啧”了一声:“麻烦什么?你给叔叔生孩子都不嫌麻烦,我给你弄点洗脚水就麻烦了?”

简乔新不说话了,他的眼底是温润的笑意,脱了鞋子把脚放进泡脚桶里面,试探了一下水温,轻呼了一声。

闫乾皱眉:“烫了?”

简乔新迟疑了一下,没敢说,犹豫半响还是把脚放了进去,摇摇头:“不烫。”

他越是这副表现闫乾越是怀疑,弯腰就要用手去试试,简乔新慌忙拦住他:“脏!”

闫乾的手被他握住,无奈:“我自己都不嫌弃,你在这瞎激动什么?”

简乔新才不给他得逞,他不松手,有些焦急:“我……反正你别。”

虽然他表现出坚决,但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完全难不倒计划通闫总。

闫乾干脆伸回手,修长的腿抬起,也伸脚放进水里:“那干脆一起洗,你总不会要嫌弃叔叔吧?”

简乔新一愣,他低头,就见盆里的两只脚都在水里,其实水的确有点烫,他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干脆就把脚抬起来放在闫乾的脚上凉凉。

他的脚比闫乾小一点,白皙圆润,因为怀孕四肢会肿,所以脚就有些圆,搭在闫乾宽厚的脚背上像个小馒头。

闫乾挑眉:“烫还不拿出来。”

简乔新轻轻摇头:“不是很烫,等一会儿就好了。”

一起泡脚倒也有新奇的体验,他发现闫乾虽然面貌优雅似清雅公子,但身体却非常结实,因为泡脚会有半截小腿露在外面,结实有力,不像是常年待在办公室的。

他眉眼弯弯,被泡的通红的脚心蹭了蹭闫乾的脚:“闫先生,你经常会有锻炼吗?”

闫乾正拿着沙发上的童话故事书看,闻言应了一声:“嗯。”

“为什么啊?”

简乔新有些疑惑:“商人也需要保持身材吗?”

闫乾姿态的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声音含着磁性:“习惯而已,心情不好时发泄的渠道之一。”

原来闫先生心情不好时喜欢锻炼。

简乔新似懂非懂:“原来是这样。”

“不然呢?”闫乾放下书,嘴角勾着坏笑,他凑近了一些:“商人做生意的确用不着好身材,但在床上可就不一定了,你试过的不是吗?”

简乔新一愣,随即脸色爆红,他火速别开脸:“你正经点!”

这到底是什么虎狼之词!

闫乾悠闲的很:“逗你呢,小朋友脸皮真薄。”

“……”

简乔新一时竟是不知该作何反应,他的脚为了试试水温在水中动了动,但放在闫乾哪里就像是故意摩擦了。

闫乾轻哼一声,声音沙哑:“别动了。”

简乔新浑身一僵,脸上的热乎气还没过呢,不经意的一回头,就瞧见了某些地方不该看到的鼓起。

他气血直冲脸,都是男人当然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呐呐道:“闫先生你没事吧?”

闫乾干脆将书放在腿间遮掩一二,挑眉道:“你觉得呢?”

简乔新不敢说话。

“叔叔是个正常的男人,经不起撩拨。”闫乾将泡桶里面的脚收回来:“你可真是折腾死我了。”

简乔新冤枉的很,他赶紧拿起一边的毛巾,弯腰:“还湿着呢,脚要擦干。”

他的手很软,为了保持平衡一手扶着闫乾的大腿,腰努力弯下想给眼前的人擦一擦水。

闫乾手一伸拦住他的动作,宽厚的掌心握住简乔新的手:“脚无所谓,你这手不如来擦点有意思的?”

“……”

流氓

最后还是以闫乾去卫生间结束了泡脚之旅,简乔新在床上等的都要睡着了闫乾才回来。

他迷迷糊糊嘟囔道:“怎么那么久……”

闫乾说:“小没良心的,这该怪谁?”

“……”

简乔新钻到被子里装死去了。

第二天

今天上午闫乾有个应酬要去就没带着他,因此简乔新就难得睡了个懒觉,本该赖床才对,结果却早早的醒了,因为这些天跟着闫乾早起,生物钟已经不允许他再偷懒。

简乔新看了眼手机,才七点半。

他磨蹭到闫乾的枕头上,男人才离开不久,这里还有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好闻的紧,他悠哉的枕着枕头,忽然听到楼下有开门声。

简乔新一愣,张婶不是回家张罗儿子的婚事去了吗,怎么还会有人?

他犹豫片刻,感觉没听到上楼声,便干脆踮脚将门开一个缝隙偷偷到栏杆处瞧一瞧。

当看到楼下那抹熟悉的身影时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张婶回来了。

简乔新刚准备开口喊人,手机铃声就在客厅响起,张婶接起了电话:“喂,儿子?”

老年人用的手机都是老年机,身影很大,根本用不着扩音,简乔新都能听到张婶儿子的声音。

他说:“妈,你怎么回去了?”

张婶的身躯有些岣嵝,她轻声道:“我来跟东家说一声,请几天假。”

儿子叹息:“妈不用了,我不结婚了。”

张婶有些惊讶:“咋啦,不是好好的吗?”

“她家里又要加彩礼钱,原先的五十万是说好了,结果她们家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你在闫总家做事,又要加二十万,我实在是娶不起她了。”

张婶也有些急了:“儿子,你别急,小环那姑娘心眼是好的,这事应该不是她的主意,会不是她家里人……”

“是她妈的主意,现在那个女人说如果拿不出钱来就不让小环嫁给我。”男人的声音也有点颓废:“小环现在也被她关在家里,根本出不来。”

张婶大概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她道:“儿子,你别急啊,妈再想想办法……”

那男人轻轻叹息:“妈,这婚就不结了吧,我也累了。”

简乔新在楼上安静的听着,他知道现在很多丈母娘会为难女婿,但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张婶又和儿子聊了一会儿,最后也没能有个主意,电话还是挂断了。

她一转身,就和栏杆处的简乔新目光对个正着。

简乔新微微一笑:“您回来了?”

“你这孩子,你不是应该和阿乾去公司了吗,怎么在家呢。”张婶似乎有点没想到,她将手机装起来:“让你见笑了。”

简乔新摇摇头,他的手担在栏杆上,虚虚的握着,犹豫道:“婶子,您家里……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吗?”

张婶见他都知道了 ,便轻叹道:“不算是什么上的了台面的事情。”

简乔新大概也能猜出来些许,他慢吞吞的往楼下走:“您照顾了闫先生多年,如果有什么难处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如果您不好意思开口,我自己也有点积蓄……”

张婶赶紧过来扶他下楼,年纪大了,总是特别容易感慨,她道:“人的心是贪婪的无底洞,任你怎么填补都无济于事,阿乾或许真的会看在我这个老太婆的面子上拿钱出来,但是那人的秉性已经是如此,日后怕是后患无穷。”

简乔新也想明白了这一点,他有些叹息:“那您是怎么打算的呢?”

张婶目光也是没有更好的主意,只能道:“小新,婶子知道你是个好的,阿乾身边有你我放心,你……你记着,人心都是肉长的,阿乾并非那种冷心冷血的孩子,只要你好好待他,他定然不会辜负你。”

简乔新听这个话头感觉出不对来,他敏锐道:“婶子,您说这话做什么?”

张婶一笑:“一把年纪了,也到了该回家养老的时候了。”

此话一出,简乔新是彻底明白了,如何堵住对方不知餍足的胃口,唯有斩断贪婪的根源,对方因为他照顾闫先生而滋生贪念,便干脆断了她的念想。

简乔新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来,但是他相信闫乾肯定会有注意,便道:“这是最保守的办法,等晚上阿乾回来,我再和他商量商量。”

张婶叹息:“你这孩子就是心太善。”

简乔新哭笑不得。

上午张婶给他做了饭,他吃了一些后准备把剧本再看看,本来以为下午闫乾不会回来,结果正睡着午觉男人就回来了。

他迷迷糊糊的睁眼,就瞧见身侧的床塌了一块下去,接着人就被搂紧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简乔新嘟囔道:“怎么回来了?”

闫乾:“忙完了。”

“哦……”

他很困,也没多问,又睡了个回笼觉后睁眼,就见眼前的男人闭着眼睛在熟睡,他的眼底泛着淡淡的青色,想来是累到了。

简乔新见闫乾睡觉的时候也是眉头紧皱,悄咪咪的伸手想为他抚平。

闫乾的手环着他的腰,声音带着刚睡醒的磁性,有些沙哑:“摸一次二百。”

“……”

简乔新的手指触电般的从他的眉间收回,他有些恼羞:“醒啦?”

“嗯。”闫乾睁开眼,嘴角勾笑:“不醒怎么收费?”

简乔新被他这么看着有点不好意思,他挑眉:“摸一次脸二百,那其他地方怎么收费?”

闫乾“啧”了一声:“看不出来你对叔叔的色心不小。”

“……”

我才没有!

简乔新左右说不过他,准备避开这个话题。

闫乾捏了捏他的脸:“看怎么摸了,叔叔偶尔高兴了,也是免费的。”

“……”

简乔新从床上坐起来,结果刚起来腿就传来疼痛感,他倒抽一口气,难受的不行。

闫乾脸色一变:“又抽筋了?”

“嗯……”

简乔新低低的抽气,难受的哼哼。

闫乾坐起身,熟练的给他按摩,经过这么久,他算是完全熟练起来了,根本用不着其他人。

简乔新渐渐好受多了,他半倚在床头,轻声道:“闫先生,我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闫乾头也不抬:“想摸哪里,给你算便宜点?”

“……”

你这个人就是没正经!

简乔新瞪他一眼后还是说正事:“就是今天张婶回来了,然后她们家可能遇上了点事情……”

闫乾半坐在简乔新的身边,安静的听完后笑了笑:“可见这世上最能让男人头疼的事情之一,便是搞定丈母娘。”

“那可不一定。”简乔新回忆起自己爸爸来,神色温柔:“我爸爸如果知道你,他一定很高兴,不仅不会为难你,说不定还会做一桌好吃的。”

闫乾微微低垂着头:“看来伯父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是的。”简乔新温声调侃他:“你要庆幸没遇到个难搞的岳父。”

闫乾手上的动作微顿,半响,他沉声:“有什么庆幸的。”

简乔新一愣。

“叔叔巴不得能遇到呢。”闫乾的声音慵懒,却又显得温柔:“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至少在这之前,我们小新就不是孤身一人,也是有人疼的孩子了。”

屋内打着空调,冬天的窗外植被上覆盖着一层白雪,冷风呼啸,室内却温暖如春,这暖意从四肢一点点的蔓延到心头,酥酥麻麻。

简乔新的手不自觉蜷缩起,轻声:“不会的。”

闫乾挑眉看着他。

简乔新莞尔一笑:“如果当真换成是我,我才不会被关在家里,门被锁了,还有窗户,窗户被锁了……”

闫乾好整以暇:“叔叔给你屋顶凿个洞?”

两个人越说越没边,闹了一会儿后终于转回了正题,张婶的这件事情还是要想办法去处理的,毕竟老人家也的确是遇到了难处。

闫乾给他捏着腿,舒缓抽筋的痛楚,边道:“这个事情你怎么想的?”

“我?”简乔新其实没什么想的,他也没个注意:“我也不知道。”

闫乾说:“那换个问题,你希望叔叔插手吗?”

简乔新没料到闫乾居然会这么问,他本来以为以张婶和闫乾的感情,男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可他居然询问自己的意见。

他犹豫半响:“您做什么决定,我都尊重。”

闫乾轻笑,他看简乔先的腿已经不抽筋了便慢条斯理的收回手:“你就是心太软。”

简乔新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么说啊?”

闫乾从床上起床伸了个懒腰,他进浴室洗漱:“行了,这事你别管了,叔叔会处理的。”

简乔新觉得不对劲,却只能应着:“好。”

晚上的时候张婶没在家里,离开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饭,倒是可以直接吃,简乔新也没多想,只以为她回去处理儿子的事情了。

直到几天后,家里来了个新的保姆。

他有些惊讶,看向闫乾,男人却很是冷静:“她年纪大了,到了该回家歇着的时候了,你别挂心着,没什么事。”

简乔新呐呐的应着,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不过他肚子里的崽月份已经越来越大了,眼看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生了,这无比的消耗心神,简乔新也没太多精力去深思。

午后

简乔新今天孕检回来,闫乾公司还有事,便把他送回了家,他坐在窗畔看着剧本,外面传来敲门声。

保姆站在门口:“简先生,刚刚有人送了一封信来。”

简乔新迟疑:“谁送来的?”

“我也不认识,是一个男人,他带着围巾包裹的太严实,没看清。”保姆把信拿在手中:“您要看看吗?”

简乔新看着那密封性很好的信封,点点头:“拿来吧。”

信封到了他的手中,这是黄色信纸,看起来很有年代感,简乔新边拆边道:“他送来时候有说什么吗?”

保姆说:“没有。”

简乔新将信纸从里面拿出来,纸张上的字迹映入眼帘,他看着看着,面色逐渐冷了下来,到最后拿着纸的手都在抖。

保姆在旁边有些担心:“您怎么了?”

简乔新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剧本掉在地上也不管了:“我要出去一趟。”

他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换好了衣服,自从他怀孕以来闫乾给他备了司机,但很少有机会用到,这是司机第一次派上用场。

他道:“去红馆。”

司机一愣,但在简乔新坚定的目光下还是启动了车子。

坐在后面的简乔新难得的一次没睡着,当车子停在路边时,后面闫乾派着的跟着他的保镖也从另一辆车下来。

简乔新说:“你们在店门口等我?”

“对不起,闫先生吩咐我们不能离您太远。”

“好吧。”

简乔新干脆直接进了店门里,他照着信封所说的地点到了拐角的椅子坐下来,唤来服务员:“给我拿一杯牛奶。”

服务员点点头。

不到片刻,从楼上走下来一个男人,那人在简乔新的面前坐下,沉声:“你就是小新吧?”

简乔新点头:“我是。”

男人从身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黄皮袋子:“你自己看吧。”

简乔新接过袋子从里面掏出资料纪实来看,这是一个尘封多年的世故真相,这里面也夹杂着太多不该被曝光出来的东西。

拿着资料的手都在抖,简乔新完全没想过他会有一天在这样的一个时刻知道自己父亲的死讯并非意外。

他以为那天的那个歹徒是凑巧出现在街上的,原来他是被人授意的,他以为那个歹徒是因为想要谋财才行的恶事,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是冲着父亲去的。

他以为父亲的死只是个意外,原来是个阴谋。

对面戴着口罩的男人道:“当年你爷爷跟着司令剿灭了一个贩毒团伙的窝,那群人锒铛入狱,自然怀恨在心,出狱后伺机报复,可惜那时你爷爷已经殉职,自然就找到了你爸爸的身上。”

简乔新看着手中的资料沉默不语。

“这一切都是因为闫老司令而起,闫家的势力庞大,他老人家自然是可以全身而退,拿了一等功之后,却不顾手底下人的死活,让你爷爷枉死,出了事情后他根本没有想过要保护你们家的人,才造成了你爸爸的牺牲。”

简乔新心中万般心绪涌上心头,竟是不知何滋味。

对面的男人一字一句道:“你们家的悲剧,都是因为闫家造成的。”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5章 网友们不同意 下一章:第47章 崽崽要出生了
热门: 惊悚乐园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尤金尼亚之谜 剥皮行者 大海獠牙 死亡的精确度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三个人的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