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孩子不是亲生的

上一章:第47章 崽崽要出生了 下一章:第49章 你演白骨精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不会有事,自己好好活着,监督我对这个孩子怎么样,如果你敢出事,我就给孩子立刻找个继父,可能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闫乾一字一句道:“听懂了吗?”

“……”

简乔新简直要被他给气死了,他眼眶通红:“你,你……”

“你也知道生气?”闫乾心疼的擦了擦他眼角的泪:“那你说那种话气叔叔做什么?小新,你一直都很乖,这次也听话一点,就当疼疼我,叔叔年纪大了,不经吓。”

简乔新疼的撕心裂肺,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深夜被从家里叫过来的医师们火速的赶了过来,同样过来的还有闫家闻讯赶来的老夫人,邢柔和闫房等人过来的时候,简乔新已经进入产房了。

闫乾坐在医院墙壁旁的椅子上,男人修长的腿交叠,身上甚至只批了一件羽绒袄,内衬衫还是珊瑚绒的睡衣。

很少能见到闫乾这副打扮

或者说

从未见过

邢柔看在眼里,也赶紧在心里重新掂量了一下简乔新的分量,她几步上前,故作焦急:“阿乾啊,小新现在怎么样啊?”

闫乾抬头,挑眉:“母亲怎么过来了?”

身后的闫房凑上前来:“这话说的,我们当然是关心弟媳了,小新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过来呢,妈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立刻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阿乾你看妈多关心你啊?”

闫乾嘴角勾笑,目光在邢柔的脸上绕了一圈:“妈今天这妆画得不错。”

“……”

空气之间有些尴尬的沉默。

邢柔挽了挽头发,轻声道:“为了迎接咱们闫家第一个长子,妈怎么能不好好打扮打扮,阿乾啊,小新现在的状况怎么样啊?”

闫乾本就担心焦急,如今而是不爱与他们纠缠,便道:“我又不是医生,怎么会知道?”

邢柔笑容有些尴尬。

“妈,阿乾现在肯定也是着急,你就体谅一下吧。”闫房打了个哈哈,努力的缓解气氛。

产房里面的医生们也很焦急

主治大夫的额头不住冒汗,身旁的护士不住的给他擦汗,大夫伸手:“刀。”

护士递给他。

简乔新的身下已经满是血 ,他痛的脸色苍白,开指的疼痛让人几次都差点晕过去。

另一个大夫轻声道:“宫颈出血。”

主治大夫的眉头紧锁,按照道理来说,简乔新之前的产检胎儿都没有问题,没有道理这个时候出了错。

护士走到简乔新跟前,帮着喂一些增强体力的食物,一边问道:“您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旧伤?”

简乔新咽下一口鸡汤,声音疲惫:“之前做群演,替身,受的伤很多。”

其余大夫们听了心凉了一些。

如果按照以往这种软产道裂伤,大夫们首先的选择肯定是以大人的安全为主,孩子保不住的话也是命不好,但是,这是闫家的孩子啊……

主治大夫对身侧的助手道:“你出去问问。”

助手迟疑片刻,又看了眼床上的简乔新,终于是离开出去了。

外面等待着的众人看到产房里面出来了人,全部都迎了上来,然而众人问的问题则是完全不一样。

“他怎么样?”

“孩子怎么样?”

闫乾凉凉的看了一眼邢柔,重复了一遍:“他怎么样?”

助手摘下口罩,他还是尽量挑了重点来说:“夫人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好,宫颈没有全开,孩子出来的太早,导致了出血,如果情况再严重点的上压到子.宫的话会引发大出血。”

闫乾皱起了眉。

邢柔在一旁道:“那孩子呢,孩子怎么样?”

“孩子还没出来。”助手看向闫乾:“现在我们主要是出来征求一下家属的意见,我们是全力保孩子还是大人?”

这要是在普通家庭,大夫们都是默认保大人,一般不会出来问,但这家医院是闫家的,如果一个不甚,所有人都要丢掉饭碗,没有人会甘愿冒这个险。

邢柔毫不犹豫:“当然是保孩子了!”

闫乾眼神一厉,浑身都带上了些许的戾气:“母亲还把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吗,要不让给你来当?”

邢柔被他呛的一愣。

后面的闫房赶紧过来打圆场:“三弟,妈也是一时心疼孩子吗,再说孩子比较小没什么自保能力,有什么危险的自然要多保护一下的,我相信小新也能理解。”

闫乾对助理道:“保大人。”

助理一愣。

“全力保大人。”闫乾加重了声音:“孩子没了也无所谓,他平安出来就行。”

助理被他骇人的气势吓到,下意识的应了。

身旁的邢柔惊呼道:“阿乾,你疯了吗?”

闫乾眉微挑,英俊的面色上一片冷寂:“母亲如果没睡醒不妨回去好好清醒清醒。”

识趣的人都知道闫乾是生气了,邢柔也是一僵。

助理现在也明白这里真正能当家做主的人是谁了,他对闫乾道:“闫先生……如果您方便的话,我们也是可以陪产的,现在孕夫的状态不是很好,您可以进去陪陪他,这样也能激发一些他的求生意识,有些人会因为撑不住而丧失意识,这些都非常危险。”

想了想,他又加上了一句:“不过里面血腥味很浓,还会有些乱。”

闫乾想也不想:“可以。”

后面闫家的几个人刚刚叫唤的厉害,一听到要进去,谁都不说话了,闫乾也没空搭理他们直接进去了。

产房里面简乔新几乎都要没力气了,他痛的厉害,加上孩子一直不出来,体力也在飞快的流逝。

闫乾快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小新。”

简乔新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唤自己,他努力的睁开眼,和闫乾的目光对上,睫毛微颤,声音气若游丝:“闫先生?”

闫乾说:“是我。”

简乔新轻轻的扯出一抹笑,有些无力:“我是不是要死了,出现幻觉了?”

闫乾都要被他气的心肌梗塞,没好气:“是,叔叔就是来告诉你,准备娶闻原过门了。”

原本精神不佳的简乔新听到这人神共愤的话一下气激灵的清醒了,他瞪大眼睛:“你……你敢。”

闫乾有些心疼的拿毛巾给他擦额头上的汗:“你不想让我娶他,就努把力,再坚持一下?”

简乔新皱着眉,轻声道:“我好痛。”

“我知道。”闫乾握着他的手,简乔新是真的能忍,他没有多少指甲,但却活生生的把手心给掐出了血。

闫乾沉声:“小新,生不下来就不生了,我让他们……”

简乔新握紧他的手,眼泪落了下来:“不行,不行,阿乾,你别。”

闫乾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生平第一次竟是有了无力感,他再次叹息:“你怎么那么倔呢。”

“我还能再坚持一下的。”

闫乾望着他那泛红的眼眶,半响,终于道:“好,你再坚持一下。”

虽然闫乾表面这么说,但他给特助的意思依旧没有变,只要有任何生命危险,全力保大人。

好在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简乔新下面的出血量并没有朝恶化严重,预想中可能最严重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这也让所有的医生都松了口气。

医生说:“您使点劲,十指已经开了,再努努力就好了。”

简乔新只觉得痛彻心扉,但闫乾握着他的手宽厚有力,男人的气息一直萦绕在他的四周,给了他十足的勇气和力量。

医生继续道:“快了快了,头出来了!”

简乔新极痛之中他咬着牙用力,浑身所有的力气都往下涌,只感觉一滑,有什么东西终于出来了。

“哇!”

一声响亮有力的婴儿哭喊划破产室的压抑。

医生们不由的都露出了笑容,护士抱着孩子,微笑:“恭喜,是个男孩。”

简乔新依旧没什么力气了去看了,他目光所及之处就是闫乾的脸,闫乾也在看他。

有一瞬间

他看到闫乾哭了

男人在简乔新自己掐的血肉模糊手心亲了一口,声音沙哑:“下次不生了,你要吓死叔叔了。”

他的眼泪珠子落在简乔新的手心,有些痒。

原来闫乾也会哭

奇迹般的,简乔新晕过去之前竟是觉得自己没那么痛了,就算是从鬼门关走一圈也不后悔。

这一昏迷,他仿佛做了一个很沉,很久的梦。

梦里他见到了爸爸,也见到了父亲,他们两个人过的很好,非常恩爱,他甚至见到了已经过世的爷爷。

他抱着孩子回去给长辈们看,大家都很高兴,轮流抱着孩子爱不释手,这一幕实在是太温暖了,他一点也不想走,想一直留在这里。

直到后来,爸爸的脸色就变了,语重心长:“小新,你该回去了。”

简乔新抱住他的腰,将头担在他的肩上,轻声:“爸,我不回去,我不想回去。”

简爸爸摸了摸他的脑袋:“为什么?”

“我好累。”

简乔新从心底叹息了一声:“我忍受的好辛苦,那个世界没有人在乎我,没有人……”

简父说:“那闫乾呢?不要回去见他了吗?”

“……”

闫乾。

简乔新愣怔的看着爸爸,他竟是破天荒的有些犹豫,但依旧攥着爸爸的手,恋恋不舍。

爷爷从后面慢悠悠的走过来,将孩子放在他怀里:“小新啊,早点回去吧,这里是娘家,你总该回自己家去的呀。”

一切如烟似雾,所有人的身影都在渐渐淡去,简乔新缓缓的睁开眼睛。

医院的药水味刺入人的鼻子,他轻轻的皱了皱眉,努力适应白天的光线,渐渐才看清身旁的人影。

闫乾坐在床畔,单手撑着下巴小憩,不知道距离生产那天过了多久,男人身上原本的睡衣都换去了,眼底也多了一圈青紫的黑眼圈。

简乔新试图张口,声音沙哑:“闫先生……”

闫乾骤然睁开眼睛,一双眼睛里哪里还有睡意:“醒了?”

“嗯……”

简乔新嗓子如拉丝,他艰难道:“我想喝水。”

闫乾站起身:“等着。”

男人很快回来了,温水,他尝了一口觉得合适了才放在桌边,弯腰把床的高度摇高,扶好简乔新的枕头,将水递给他:“慢点。”

简乔新轻轻的抿了几口后觉得舒服一点才不喝了。

他看着闫乾:“您几天没睡了?”

闫乾在椅子上坐好,嘴角勾笑:“还以为你第一句要问孩子,原来还是叔叔比较重要?”

简乔新脸庞薄,被这么一说有点不好意思:“孩子肯定有人照顾,但是你比较不爱惜身体。”

闫乾“啧”了一声:“你这是教育起我来了?”

“没,我就是陈述事实而已。”简乔新的脸色还不是很好,差点大出血让他元气很伤,这会儿说话都没什么力气:“别人也不敢说你,你自己也不在意。”

闫乾挑眉:“你就敢了?”

简乔新皮了一下:“左右你也不会和一个病号计较吧。”

闫乾见他精神还不错,到底心里是开心的:“我们小新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

简乔新跟他闹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孩子呢?”

闫乾说:“在保温箱,你要看,让人给你送来。”

简乔新初为人父到底还是好奇的,他眼睛星星亮:“要看。”

于是闫乾就让人去把孩子送来,简乔新在病床上甚至还想整理一下仪容,毕竟是和孩子的第一次见面,虽然孩子不记得,他总想郑重一些的,没想到居然引来闫乾的不满。

“啧,怎么你刚刚醒了见叔叔的时候没想着整理仪容?”

“闫先生,我觉得你不该和一个孩子计较。”

“你还没反思我上一个问题呢。”

“……”

最后孩子来了,终于及时阻止了自己的老父亲在这里乱吃飞醋。

简乔新看着小床上的孩子,因为还小,没长开,脸还是皱在一起的,实在是非常想,左右都可能还没他的一个胳膊长,一个小团子,包在粉色的小包袱里面,脸蛋是粉粉的,小手蜷缩着,还在睡觉。

简乔新扒拉着床沿,不自觉的微笑:“好神奇,我居然生了一个人。”

闫乾靠在一边看着孩子,心里还在因为这孩子之前折腾简乔新的事情生气,凉凉道:“他怎么长的这么丑?”

“……”

简乔新瞪了男人一眼。

一边的护士一看气氛不对,适时道:“都是这样的,现在还没有长开呢,等过几个月胖一些就好看了。”

简乔新倒是没觉得,他戳了戳孩子的小手:“我觉得挺好看的,像你。”

闫乾挑眉:“我有那么丑?”

“像你怎么了,像你才要高兴呢,要是一点都不像你……”

这次换闫乾瞪了他一眼,捏了捏简乔新的脸:“叔叔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你要造反?”

简乔新拍掉他的手:“我才没说错。”

两个人正闹着,床上的小孩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黝黑的双眸一瞬不瞬的望着围着自己的两个大人。

简乔新不经意的一个低头,有些惊讶:“宝宝在看我。”

闫乾也微微弯了弯腰,沉默半响:“不错,这眼睛挺像你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

“叔叔眼没那么小。”

“……”

我跟你拼了。

虽然简乔新生产的时候出了意外,但因为到底是顺产的所以身体的恢复还是很快的,大概有一个星期就能下地了。

闫乾带着他在医院的花园里面散步。

简乔新有点担忧:“会不会被被人给瞧见?”

“花园前立着装修牌子,这两天闲杂人等不得入内。”闫乾给他披上了外套:“没人能看到,放心吧。”

简乔新一愣:“那我们怎么还能过去?”

闫乾理直气壮拉着他往外走:“因为花园没装修。”

“……”

现在是春天了,花园里面百花齐放,今天的太阳好,晒在身上暖和的很,简乔新眯了眯眼,放松了许多。

他踩着小石头路:“对了,孩子的名字你起了吗?”

闫乾说:“小名有,大名你起。”

简乔新抬起头,略有些惊讶:“我来,他们能同意?”

“他们怎么知道是谁起的。”闫乾坏笑:“叔叔说是谁起的就是谁,有他们说话的份?”

春天的阳光暖洋洋的,撒在人的身上很舒服,百花的香气也非常温柔,暖暖的,润人心肺。

谁起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尊重。

简乔新自己也没什么想法,他道:“我就希望孩子能够安然无恙过一生。”

闫乾说:“那就叫安然。”

“这么随意?”

“不然呢?”

“……”

闫家的长子名字就这么被随意的定了下来,以一种极其不走心的形式。

简乔新在外面的花园走了一圈才回去,他的身体其实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大概过几天就可以带着孩子回去了。

闫乾这些天一直陪着他,前两天也把工作带到医院来做,直到现在他身子大好后才回公司处理一些不得不亲自前去安排的事情。

午后

正在床上睡的简乔新猛地睁开眼睛,感觉有些不安。

他起了身子,推开门,看见了外面的保镖,这都是闫乾让在门口保护安全的,他道:“我要去看看孩子。”

保镖说:“我们送您。”

简乔新随意的点点头,脚步不停的往温室内走,他心里总是很焦虑,可能跟孕夫的产后焦虑也有关,但总是不得安宁的。

转过弯看到温室,他的脚步微顿。

在温室的床畔站着邢柔,还有一名护士也在旁边,两个人站在一起,护士的手上还拿着针管,针管里有红色血,床上的孩子则是长大嘴巴嗷嗷的哭。

简乔新一愣,大步的冲了过去,大概和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一个道理,他推开门:“你们在做什么?!”

邢柔转身,眼底闪过惊讶:“你怎么来了?”

简乔新走过去站在保温箱子前,他杏眼因为生气微微瞪圆,厉声:“你要对孩子干什么?”

护士在一旁拿着有血的针管往后躲。

孩子在保温箱里面哭,简乔新心疼的不行,他气的浑身都有些抖,还有些庆幸,幸亏他醒了,幸好他来了。

邢柔眼神闪躲:“还能做什么,不就是普通的检查吗?”

简乔新说:“普通检查是这样的吗,你当我是个傻子?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对孩子下手算什么本事?”

护士往后走想跑,简乔新对门口道:“拦住她。”

门口的两个保镖连忙上来按住护士。

邢柔大惊,她妆容姣好的脸上含着怒气:“放肆,谁准你们对医生动手的,还不放开?”

保镖面无表情:“对不起老夫人,闫总不在,我们只听命简先生的。”

邢柔气的不行,她转身看向简乔新:“你快点放开医生,还没过门呢,谁让你在我面前撒泼的,你眼里还有我吗?”

简乔新把孩子抱在怀里轻哄,他退后几步以防止这个女人发疯:“我的确是还没过门呢您就这样,如果我过门了,指不定要怎么样呢?”

邢柔指了指他:“不亏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没规矩!”

“不敢当。”简乔新看着孩子哭的脸都红了,每哭一声都仿佛踩在他的心上,他气的浑身都在抖:“您倒是大户人家,孩子还这么小,您不是照样下手吗?”

“你胡说什么!”

邢柔冲过来就要给简乔新一巴掌,保镖在门口,简乔新因为怀里有孩子腾不出手来,这一巴掌眼看就要避不开,却在半空中被人握住。

闫乾的脸黑如锅底,一个甩手,邢柔便被推搡的撞到了一边柜台上。

江湖上一直有说闫乾脾气极差,而现在简乔新算是见识到了,估计如果不是因为邢柔身份的问题,闫乾现在可能连杀人的心都有。

男人的身上裹着一层戾气,还轻微的喘着气,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他中午才离开,也不过才走十几分钟,接到了电话就拼命往这边敢,此刻眼睛都有些猩红,闫乾看了一眼邢柔,声音冰寒的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你敢打他?”

邢柔捂了捂自己的腰,这样的闫乾她也害怕,只好服软:“我没有,阿乾你怎么回来了?”

闫乾冷笑一声:“怎么,我今天要是不回来,你就在这里欺负我老婆孩子?”

邢柔一梗:“这都是误会。”

闫乾看了一眼门口的护士,保镖在门口这段时间也算是把护士给压制住了,顺便也审讯完毕了。

护士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见被看了,只好含泪道:“老夫人,老夫人让我给小少爷做亲子鉴定。”

简乔新一愣,有一瞬间,他赶紧到一股出奇的愤怒和不可思议:“你怀疑孩子不是阿乾的?”

邢柔被这么一吼,气势也不输:“谁不知道你之前有过男朋友,还是同居的,我们闫家的长子谨慎一点有什么错?!”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7章 崽崽要出生了 下一章:第49章 你演白骨精吗
热门: 复仇 七宗罪3:肢解狂魔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总裁爹地超给力 血手印案件 法蒂玛预言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阴缘伞 网游之战御天下 博莱特·法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