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你演白骨精吗

上一章:第48章 孩子不是亲生的 下一章:第50章 明天办酒席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闫乾脸一黑:“你疯了?”

邢柔理了理自己的柔顺的发,她看了一眼简乔新,嘴角勾起笑:“阿乾,你就这么相信简乔新的话?”

闫乾皱眉。

“我可是联系了邱健,他早就和简乔新发生过关系了,也是他亲口承认的,那天你和简乔新大概也就是酒后吧,你怎么确定简乔新在你之前有没有过?”

简乔新气极反而冷静,他挑眉:“你有证据吗?”

邢柔没想到这位这么理直气壮,她道:“证据?你自己做的事情不敢承认吗,邱健现在在岳峰集团当项目经理,他也算是有点资产的人了,总不至于为了你而胡编乱造吧?”

简乔新抱着孩子,他不敢太大声,怕孩子被吓着,但声音却坚定:“如果真的是邱健说的,你把他叫过来,我们当堂对持。”

邢柔说:“你以为我不……”

“够了。”

闫乾有些冷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男人看了一眼邢柔:“母亲要是有时间来操心我,不如多去关心一下大哥。”

邢柔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闫乾嘴角勾起优雅的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嫂上个月不是也怀孕了吗?”

“……”

这样的话让邢柔脸色一边,控制不住的多想。

而闫乾也没空跟她叨叨,直接对门口的保镖道:“把他们都给请下去。”

保镖应了,门口的护士肯定是要被开除的,最紧要的就是先把邢柔给请出去,他们走到妇人跟前:“老夫人,请。”

邢柔一看保镖虎视眈眈的模样,也不敢造次,她能爬到这个地位,审视夺度还是会的,她轻哼一声:“阿乾,别怪我没提醒你,做妈妈的绝对不会害你,是不是你的孩子,你去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闫乾凉凉的看她一眼,仅仅是一眼就让邢柔感觉到了那里面的危险之意。

她犹豫片刻,到底什么都没说走了出去。

保镖将人送到了外面才回去,邢柔坐进了车里,一改之前气急败坏的模样,优雅自得的理了理衣裳。

车子的后座上门还坐着一个人,正是赵桃。

赵桃见她出来了,凑近一些:“伯母,你真的已经把邱健的事情告诉阿乾了吗?”

“当然。”

邢柔胸有成竹:“以闫乾那种控制欲,他一定不会放过邱健的,只要他开始对付岳峰,你就可以趁机出手,争取一举成功,让阿乾亏本,当时候我就联合董事会施压,不怕他到时候不来求你。”

赵桃有些犹豫:“可是他万一知道……”

“你是没看到他刚刚在里面护着那个小蹄子的劲儿,我看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老太婆还有点能让他忌惮的地方,我都没命走出那个地方!”

赵桃扬起脸:“阿乾当真喜欢上简乔新了?”

邢柔理了理头发,轻哼一声:“猪油蒙了心。”

赵桃的拳头慢慢紧握,她必须得行动了,不然等他们成了婚,自己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医院

简乔新抱着孩子不敢撒手。

闫乾让人下去将护士处理了,转过身来看他:“好了,我重新安排人过来照顾孩子,你也把孩子放下吧,一直抱着不嫌累?”

孩子好不容易睡着了,许是苦累了的缘故。

简乔新仰起脸来瞧着他:“你会怀疑我吗?”

闫乾走过来将外套搭在他的肩上,虽然现在是春天,但温度依旧不高:“问这种问题,她糊涂了,你也跟着糊涂?”

简乔新刚刚真的被气的不轻,这会儿都没有缓冲过来。

他道:“我跟邱健没有过。”

“我知道。”

简乔新把孩子抱着,有些难受:“如果今天不是抽个血,她要是对孩子做点什么,而我来晚了一步……”

简直想都不敢想。

闫乾从他手里接过孩子放回小床上:“这事叔叔的确是疏忽的,我已经调了人来,下次绝对不会再发生。”

简乔新的目光落在孩子身上:“这不是你的错。”

一提到邢柔,闫乾的目光冰冷彻骨,的确是容忍那个女人太久了,以前也就算了,可她的注意居然打到了简乔新和孩子身上。

闫乾慢条斯理的收回手,转身对外面的保镖道:“你们在这里守着,除了俞医生,谁都不要放进来,否则……”

“是!”

俞向远也是临时推掉了几个手术过来的,他得知了中午的事情,十分乐意帮忙。

简乔新回到病房后跟闫乾商量:“闫先生,我想出院了。”

闫乾看他一眼:“再养养。”

“我已经好了。”简乔新就差从床上下来蹦个迪给他看:“我们回去吧,带着孩子一起回家。”

孕夫在生完孩子的一段时间内情绪都会很敏感,稍有不慎不仅是会落下月子病的事情,更可能会导致产后抑郁。

很显然,刚刚邢柔的所作所为对简乔新是有影响的。

闫乾在心底叹息,长腿一迈,走到他的身旁坐下:“你身体好不好不是你说的算了,虽然是顺产,可到底底子虚,如果现在回家,导致你落下了什么病,你这不是在戳叔叔的肺管子吗?”

简乔新明白道理,他想了想:“可是我担心孩子。”

闫乾说:“这个事情你不用管,我会处理好的,邢柔不会再出现在医院了。”

简乔新好奇的望着他,若是放在以前他大概也就不问了,可现在涉及到了孩子,自然也就多了些心思:“她会这么听话吗?”

闫乾嘴角勾笑:“这可不是她说了算。”

有一瞬间,简乔新当真觉得,闫先生笑眯眯的时候可真像是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还是非常有道行的那种。

既然男人都这么说了,他对闫乾还是很有信任感的,便也没有多问。

晚些时候简乔新在病房里面看剧本,不远处的沙发上闫乾拿着笔记本在处理公务,从下午开始他就没再走了,一直陪着他。

护士将孩子抱了过来。

简乔新盘腿坐在床上看小床上的孩子,目不转睛。

得不到注意的闫乾在后面酸溜溜的:“还在睡觉呢,有什么看头?”

简乔新头也不回:“小孩子本来就爱睡。”

话音刚落,还不待闫乾说什么,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忽然划破病房里的宁静,不仅是简乔新,就连闫乾都是一愣。

这哭声扎实有力,简直穿透人心。

简乔新无助的回头:“怎么办?”

闫乾放下工作,站起身走过来,猜测:“是不是饿了?”

他走近之后,丧心病狂老父亲居然好整以暇的扯出抹微笑:“瞧这哭的狠劲儿,不愧是我的种。”

“……”

简乔新是没有奶水的,一般都是给孩子冲奶粉喝,他道:“快点喊人来,孩子饿了。”

“……”

被理直气壮使唤的闫总竟是不知该说什么。

最后闫乾还是出了房间去喊外面的护士进来,护士快步进来检查了一下,最终道:“的确是饿了。”

小床上的孩子,也就是闫安然,因为饿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溜圆,豆大的眼泪珠子不要钱的撒下来。

简乔新接过护士递过来的奶瓶,有些无措。

护士站在一边道:“要把孩子抱起来,不能躺平喝。”

简乔新手里还拿到奶瓶,闻言就要手忙脚乱的抱孩子,闫乾在旁边看的直叹气,他将奶瓶接过来,好让简乔新有手去抱孩子。

小心翼翼的简乔新仿佛抱着的并不是孩子,而是地雷一样小心翼翼,怕磕着了,怕摔着了,甚至还怕自己用的力多了。

奇迹般的,孩子躺在了简乔新的怀里后居然就停止了哭泣,而是改用眼睛看着他,四目相对,小孩儿伸出了粉嫩的小手,摇摇晃晃的在半空中想要抓他的衣裳。

简乔新哭笑不得。

闫乾:“你抱着,我来喂。”

简乔新第一次抱着孩子喂东西吃,自己也害怕一只手万一抱不稳怎么办,当下同意:“好,那你来。”

他又低下头看着闫安然,轻声:“然然,喝奶咯。”

闫乾将奶嘴放到孩子的嘴畔,小孩儿闻味儿出于觅食的本能张开了嘴巴,小嘴巴一撮撮的开始吨吨吨的喝奶。

简乔新刚想夸闫乾喂的真好,结果话还没张开,小孩哇的一下吐奶了,刚喝下去的奶被吐了出来,脸一皱,又开始哭。

这可急坏了简乔新,他看向护士:“怎么了?然然是身体不舒服吗?”

护士汗颜,怯生生的看了闫乾一眼:“那个……是闫先生喂的太快了,稍微慢一点就好了,然后您可以在孩子后背拍一拍,防止孩子吐奶,不用担心,孩子吐奶正常的。”

简乔新沉默的侧目看向闫乾。

闫乾“啧”了一声:“这孩子吃那么快做什么?”

众人:???

手忙脚乱的喂饭结束后谁都给累的够呛,孩子吃完饭就睡了,简乔新自己也被折腾的疲惫不已。

闫乾擦了擦手,顺势在他身旁坐下:“累了?”

“还好。”简乔新坐在靠窗舒适的沙发,轻轻一笑:“带孩子本来就是一件不易的事情,也很容易累,但很奇怪,看到然然的时候,就觉得不累了。”

闫乾不置可否:“你现在不用太累,先修养身子。”

“嗯。”

简乔新枕着沙发垫子,他又抬起眼看着闫乾,犹豫半响,终于问道:“闫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闫乾无所谓:“说。”

“你是不是有些不喜欢然然啊?”简乔新的手不自觉攥紧被子,小心翼翼的打量闫乾的神色,生怕当真从男人的脸上寻觅到不耐的痕迹来,这可真的会很让人神伤的。

闫乾挑眉,他道:“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感觉?”

简乔新心道说开也好,便大胆道:“因为你似乎很嫌弃他,嫌弃然然难看,不是很亲昵……”

闫乾干脆顺势也侧躺在沙发上:“你想知道?”

“嗯。”

“这小兔崽子在你怀孕的时候那么折腾你,吃饭也吃不下,腿抽筋,生他的时候还不老实,非得搞点事情来霍霍,他这是还小呢,等长大了,叔叔才要好好教育教育。”

“……”

本来应该有点生气的,简乔新却发现自己只剩下哭笑不得

他脸上含着笑意,一双杏眼里面镶嵌着一汪温柔的春水,轻声说:“然然还小呢。”

闫乾挑眉看他,不置可否:“谁还不是小朋友,你也不大。”

简乔新竟是有一瞬间的失神。

“可我已经成年了。”

“叔叔知道。”

窗外的风温柔的吹拂进来,带着春天独有的淡淡桃花香,温柔又缱绻,帘子被风吹的微微扬起,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撒进来,沙发上的影子被拉长,最后相交在一起,密不可分。

一周后

今天是简乔新正式出院的日子,在医院里待了半个月他简直要憋坏了。

闫乾站在门扉处,听着带孩子的护士医生叮嘱一些事宜,最后从护士手里接过崽子来,小孩长的挺快,不到半个月已经重了一点。

护士带了孩子那么久也是有感情的,看着宝宝的目光恋恋不舍,甚至有些含泪。

简乔新站在旁边说:“以后宝宝做检查什么的还会过来的。”

护士可怜巴巴的点头,看孩子的目光是难分难舍。

简乔新无奈,他戳了戳崽子的小脸:“然然,跟姐姐告别啦。”

襁褓里的孩子倒是真的睁开了眼睛,那双黝黑的眸子看着护士,小脸裂开了个笑容,奶里奶气的,很是疼人。

护士眼泪唰的掉下来了。

简乔新:“……”

最后还是离开了,李秘书在后面提着行李,闫乾抱着孩子走,后面跟着的简乔新说:“闫先生,要不还是我来抱?”

“你?”

闫乾摆摆手:“你还在做月子,不能长时间抱重物,以后再说。”

简乔新一哽,有些闷气:“然然也不是很重啊?”

闫乾抱着怀里的孩子,小孩这会儿也不困,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外面,偶尔还会咂咂嘴,咬咬手指头。

男人腾出一只手把咬的全是口水的手指从小孩儿的嘴里拿出来,边道:“十多斤还不重?”

“……”

提到这个简乔新就不得不说了,然然可真是个小胖娃,生下来的时候就四斤,白白胖胖不得了,之后也是能吃能喝,什么毛病都没有,抱着奶就是吨吨吨,断断半个月又长胖许多。

简乔新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像谁,我小时候可不这样。”

闫乾站在电梯里,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嘴角勾笑:“所以他是像你大了的时候?”

????

简乔新掐腰:“闫先生你是在说我能吃吗?”

“你可冤枉我了。”闫乾从李秘书那里接过纸来给孩子擦手:“能吃是福,再说,你可不胖。”

简乔新撇撇嘴:“我明明胖了。”

生完孩子之后不可控制自己的体重蹭蹭蹭的上涨,但闫乾一直控制着没让人去碰秤,所以他还没有明确的认知。

闫乾说:“你以前就是太瘦了,胖点好看。”

“……”

这个人的歪理多,偏偏还很容易令人信服。

简乔新虽然不信,但是总归是被唬住了,两个人一起回家,虽然有半个月没怎么回来,但是家里还是被打扫的很干净。

闫乾请了几个月嫂来照顾孩子,现在都在客厅等着呢。

几个月嫂见到闫乾二人,齐声道:“先生好。”

闫乾在车上的时候就耐不住简乔新的磨,将孩子给他抱了,而简乔新也是十分小心的抱着孩子。

闫乾对他说:“给月嫂吧,抱了一路了。”

简乔新其实感觉不累,但他的确不能一天都抱着,便在月嫂走过来接孩子的时候松了手。

然而孩子却在交接的时候出现了情绪的问题,当脱离简乔新怀抱的时候,小崽子看了看即将离开自己的爸爸,“哇”的一声就哭了。

凄惨的孩童哭声传遍整间房子,简直像是生离死别。

简乔新一愣,试着把孩子重新从月嫂的手里抱回来,而奇迹般的,孩子一回来就不哭了。

气氛有点尴尬。

闫乾“啧”了一声:“小兔崽子。”

简乔新失笑,他看着怀里奶香的小娃娃,也是无可奈何:“那要不再抱一会儿吧?”

闫乾挑眉,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慈母多败儿,冷血的闫先可不惯着孩子,不过他懒得因为这种破事跟简乔新闹,于是摆摆手:“最多一会儿。”

简乔新点点头,一低头,就迎上了孩子黝黑明亮的眼睛,小孩儿晃晃悠悠的伸出手,刚刚还哭的撕心裂肺,这会一眨眼就好了。

他捏了捏孩子的小手:“然然,回家咯。”

小孩儿“咯咯”的笑了。

这会儿还是中午,简乔新的身子已经养了差不多了,他跟女性不同,月子周期短,在医院的半个月基本算是已经过了,过两天就可以继续工作了。

中午吃完饭把孩子哄睡着,他就开始看剧本,给雁导打电话。

雁衡阳那边倒是有些嘈杂:“你确定修养好了?”

“好了。”简乔新走到洗手间看了看自己略有些圆润的脸:“就是……得恢复下.体重。”

雁衡阳说:“你现在多少斤?”

简乔新犹豫片刻,他中午偷偷摸摸的称过,这会儿如实道:“115。”

雁衡阳皱了皱眉,果断道:“一个星期后开机,最多100斤,你饰演的角色这会儿正是人生的低谷期,你却容光焕发算是怎么回事?”

“……”

简乔新说:“好,知道了。”

一通电话挂了之后简乔新开始制定自己的减肥计划,首先是那些补汤啊营养餐是不能吃了。

接着就是运动,运动量要加剧,然后饮食要调整清淡。

简乔新拿着笔,略有些苦恼:“一个星期……”

怎么说一个星期减去二十斤都太难了,但这是铁命令,不论如何都要去做,他收拾了一下心情,重新看剧本。

于是晚上的时候,闫总就发现不对了。

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面前,简乔新专挑那可怜巴巴的青菜吃,而且也不吃米饭了,面前放着一盘水果沙拉。

他皱眉:“不要跟我说你准备带发修行。”

“……”

简乔新撇撇嘴,用叉子戳了戳水果:“没有,我减肥呢。”

闫乾眯了眯眼:“谁说你胖了?”

“为了拍戏,角色需要。”简乔新吃了颗小西红柿,嘟囔道:“再说哪里需要人来说,我本来就胖了。”

闫乾才不这么觉得:“你演的白骨精?”

“……”

你这人!

简乔新气鼓鼓的瞪他一眼,埋头苦吃,味同嚼蜡,就在他以为闫乾就只会说风凉话时,饭桌上的男人道:“明天叔叔给你找个营养师来,科学减肥。”

简乔新意外的看着他。

闫乾夹了一块牛肉给他:“不管是健身还是减肥,都要讲究方法,你这闷头吃草可不是办法。”

简乔新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被不用减肥的人给教育了。

吃完饭后他去看了眼孩子,接着就去健身房运动了二个小时,外面的月嫂提醒他:“先生,该休息了。”

“好。”

简乔新从跑步机下来,浑身都是汗,他拿着毛巾擦了擦脸:“然然睡了吗?”

月嫂说:“喝过奶,已经睡下了。”

“嗯。”简乔新习惯性的往主卧走,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不对啊,以前睡在一起是因为有孩子,夜半如果他有个什么不舒服的闫乾可以照顾他,现在然然已经出生了,那他们就没理由睡在一起了啊!

简乔新站定在走廊上,半响,他回头看向月嫂:“给我准备一件客房。”

虽然达成了合约,说是他留下来照顾宝儿,可从来没说他留下来可能继续登堂入室啊?

简乔新自认为自己十分的有自知之明,况且,他也并不是一个蹬鼻子上脸的人。

月嫂面露疑惑,却还是应着:“是。”

简乔新在客房里面洗漱了个澡,从浴室出来后就拿起剧本开始看,结果怎么都无法静心,便干脆转道去看孩子,婴儿房里面很安静,小孩睡觉的时候眼睛闭着,看着很安详,简乔新在旁边坐下,看着他的睡颜。

婴儿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闫乾站在门口。

简乔新略有些惊讶,轻声道:“闫先生?”

“嗯。”

闫乾迈步走过来,停在简乔新的面前,扬了扬下巴:“怎么不回去睡?”

男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自上而下。

简乔新到嘴边的条条框框咽下,他寻了个好理由:“最近要准备进剧组,会打扰到你休息,就在客房睡了。”

闫乾安静的看着他,半响嘴角微勾:“好啊。”

小新,叔叔到底要跟你说多少遍,你真的不适合说谎。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8章 孩子不是亲生的 下一章:第50章 明天办酒席
热门: 无限升级游戏 坟墓的闯入者 琴帝 人间(中卷):复活夜 赫尔克里·波洛的丰功伟绩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无敌剑域 幽冥怪谈2:死亡约定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