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明天办酒席

上一章:第49章 你演白骨精吗 下一章:第51章 他们家不喜欢我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入剧组的时候见到了简星辰。

简星辰正在扒拉着零食吃,见他来了,递给他一包:“来,尝尝。”

“你疯了,导演让我们减肥。”简乔新边说着边收下,拆袋子的速度一点儿也不见慢。

简星辰咬了一口小鱼干:“有什么关系,反正就只吃着一点,在家里还得被营养师看着,就跟蹲大狱似的,你不难受?”

简乔新深有同感,闫乾给他找的那个营养师真的非常负责任,别的不说,就是看的他挺紧的。

他扒拉着零食的袋子闻味道止渴:“难受啊,不要太难受。”

简星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就吃这点,雁导肯定不会……”

雁衡阳踹门进来,嘴里还叼着一根烟:“不会什么?”

导演进来的太快,两个人谁都没来得及把零食给藏起来,尤其是简乔新嘴里都还没咽下,因为被吓着了,呛的厉害,慌忙起身去找水喝。

雁衡阳拿着剧本进来:“你们可以啊,还能在这里偷吃!”

简乔新咕噜噜的喝完水,可怜兮兮:“ 导演,这是我们这一周里面吃的唯一的一袋零食啊,我敢发誓。”

雁衡阳砸了砸剧本:“少给我来这套,体重没到100你怎么吃的就怎么给我吐出来!”

“……”

太难了

最后还是接了剧组的体重秤犹如上刑场一样的简乔新踩到了秤上面去。

108斤

简星辰比他更重一些,110。

雁导气的脸都黑了:“你们俩到底有没有减肥?”

“有,有啊。”简乔新就差对天发誓了:“我的营养师可以为我作证,闫先生也可以作证,真的。”

一旁的简星辰说:“对的,阿诀也可以为我作证。”

雁导额头青筋若隐若现,他“砰”的一声摔了剧本,厉声:“你们以为演戏是在玩吗,剧本里面你们俩都是经历了折磨,消瘦的如纸,可你们现在倒好,春光焕发的,我看你们根本不是失恋,而是正春风得意,你让观众看什么?!你别忘了当初试镜的时候是怎么答应我的,能演就演,不能演就滚蛋!”

简乔新心里一紧:“能演能演,雁导你消消气,我真的不吃了。”

雁衡阳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们,语气软和了一些:“务必在半个月内把体重减下来懂吗!”

简乔新和简星辰脖子一缩:“是!”

在剧本拍戏的时间过的飞快,和之前每天好吃好喝不同,现在简乔新的伙食全是由营养师把控的。

半个月后他是完全瘦下来了,每天中午的吃饭时间跟上刑没什么区别。

坐在桌子上,看着一桌子没盐没味的饭菜,简乔新皱着脸对简星辰道:“减肥几天后就会觉得活着没意思。”

一旁同样吃草的简星辰完全认同这句话:“说实话吧,我现在就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

吃草的简乔新努力吞下最后一块西蓝花:“什么时候人们变成以胖为美就好了,那我们就可以随便吃东西了,当然我很希望我快点老,等我老了,我也能随便吃。”

简星辰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你最想吃什么东西啊?”

简乔新想了想,其实他虽然并不富有,但他却其实吃过很多好吃的,贵的,便宜的,都尝过,如果真的让他想吃什么的话……

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简乔新微微一笑:“想吃面吧。”

闫乾给他做的面,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样东西了,那玩意今生可能都再也尝不到一次了。

简星辰说:“是你之前推荐的那家吗,啊,我和阿诀后来还特地去吃过,真的好吃。”

简乔新含笑:“那个的确好吃。”

他们俩聊着,外面有工作人员敲门,便一起回头。

工作人员说:“简老师,闫总和霍总来探班了。”

沙发上两个吃土党眼睛陡然发亮,简星辰第一个站起身,他冲出了门,不忘记和简乔新道别:“小新我走了,拜拜!”

简乔新无奈的笑笑,他对房间里面要出去的小助理道:“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之前的妆化了吗?”

小助理福至心灵道:“简哥你现在很好,特别帅。”

简乔新莞尔一笑。

小助理也是美滋滋,他是真的觉得简乔新更好看了,其实脸还是那张脸,但不管怎么说,就是多了点说不上来的韵味,如果非要具体的说的话,大概就是……自信。

简乔新比以前更开朗了,笑容达眼底了,决定出去不要当电灯泡的小助理不由的叹息,这有爱情滋润的人就是容光焕发啊!

出去的时候碰上了正往这边来的闫总。

闫乾穿着黑色的西装,正在和副导演一边说一边往这里来,男人高大的身姿放在哪里总是拔尖,快到简乔新休息室的时候,副导演识趣的走了。

闫乾目光一瞥,看到了小助理。

小助理肃然起敬:“闫先生!”

“嗯。”闫乾英俊的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吃过了吗?”

小助理非常的上道:“简哥中午吃的就是水煮鸡胸肉,西蓝花炒饭,没怎么吃完。”

闫乾点点头:“行了,去吧。”

小助理欢快的跑了。

闫乾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和简乔新的目光撞上,一直目光守着门的人故作无事的别过脸。

闫乾挑眉:“怎么,不欢迎我?”

“没有!”

简乔新站起身来,他道:“就是挺意外的,您怎么忽然过来了。”

闫乾说:“你忘了,叔叔是这个剧组的投资商,剧组开机第一天,投资商不来看看怎么行?”

简乔新点点头,原来如此,他还以为闫乾是来看自己的,还真是够自作多情的。

简乔新吃着蓝莓,这是他的饭后水果,他边吃边说:“也不知道然然在家里有没有乖乖听话。”

闫乾顺势在他身侧的沙发坐下,姿态慵懒:“那小兔崽子吃嘛嘛香,你惦记他吃的好不好,还不如多关心关心你自己。”

简乔新瞪他一眼,这天底下哪里有父母不惦记孩子的。

他觉得嘴里的蓝莓索然无味,干脆凑过来:“不然我们给家里打个视频电话吧!”

闫乾挑眉,有些吃味:“叔叔来看你,你却要看孩子?”

“……”

简乔新从微信里面找保姆微信号的手一顿,他仰起脸:“您是来看我的吗?不是因为投资商,剧组开机第一天,要来视察吗?”

闫乾理直气壮:“这就是你不看我而去看孩子的原因?”

“……”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

当然最后视频电话还是打了过去,保姆接的很快,知道两位先生要看孩子之后也非常的配合。

虽然镜头转换,简乔新在镜头那边看到了正在喝奶的崽子。

小崽已经快要满月了,原本就白白胖胖的小伙子现在更是张开了一点,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眼形是温柔的杏眼,笑起来甜甜的,非常治愈,小家伙抱着奶瓶吨吨吨,的确是吃嘛嘛香。

简乔新看着看着就笑了:“他长的真快。”

闫乾看了一眼:“像你多一点。”

还真的是,小家伙眼睛像简乔新,嘴巴也像,就脸型像闫乾,如果把简乔新小时候的照片弄出来,这的确就是缩小版的他。

闫乾挑眉,嗤笑一声:“还挺会长的,知道多像你一点叔叔会高兴。”

简乔新瞥他一眼,见闫乾的表情的确不像是在作假,莫名的,他觉得嘴里的蓝莓似乎也没那么难吃了,甚至他还能从中吃到一点甜味。

他咽下果子,有些别扭道:“可你之前还说像我就眼睛小。”

闫乾“啧”了一声:“叔叔就喜欢眼睛小的。”

简乔新莞尔一笑。

两个人就聊了一会儿,明明从事不同工作的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外面传来工作人员的敲门声:“简老师,一会儿要开工了!”

简乔新一愣,回复道:“好的,知道了。”

他对闫乾道:“我得去上戏了。”

闫乾“嗯”了一声,忽然在简乔新起身的时候拉了他一把,简乔新惊呼一声摔了过来,嘴巴微微张大,于此同时,一块巧克力被扔进他嘴里。

简乔新瞪大眼睛看着他。

闫乾嘴角勾笑:“好吃吗?”

巧克力淳厚的香味在嘴里蔓延开来,将近半个月没尝到这种浓郁甜味的简乔新差点因此落泪下来。

他细细品了品味道:“好吃。”

顿了顿,又道:“可是雁导让我赶紧瘦到100斤,我偷吃零食,完了。”

闫乾不置可否的挑眉:“是叔叔让你吃的,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

“……”

似乎有点道理。

简乔新抿嘴笑:“你怎么会随身带着巧克力的?”

闫乾摆手:“没办法,家里有孩子。”

???

这孩子应该指的是然然,可然然现在只能喝奶,简乔新一抬头,对上闫乾含笑的目光,骤然脸红。

闫乾姿态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你准备在叔叔身上躺到什么时候,不是说要去上戏吗?”

简乔新一愣,骤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位置,根本不是他要趴,还不是这个人刚刚拉自己的时候,正好跌了过来!

火速爬起来,他连一个对视都不敢看闫乾,慌忙往外走:“我走了,我去上戏了!”

闫乾好整以暇的看着人离开,嘴角含笑。

而剧组那边也的确在热火朝天的忙着,简乔新过去的时候简星辰已经在准备了。

简星辰一转头看他就在微微笑:“你吃巧克力啦?”

简乔新一愣,他明明有漱口,应该不会被看出来的呀,他偷偷看了眼不远处和导演聊天的闫乾,悄声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巧克力是他们俩来的路上去便利店现买的。”简星辰露出神秘微笑:“我当然就知道了。”

“……”

行吧,ok的。

简乔新的这次要拍的戏份是他去寻简星辰和解时的戏份。

他几乎是刚走到导演跟前,导演冷了脸:“你知不知道你一会儿要演的戏份是什么?”

简乔新一愣:“知道。”

“那你一脸春色的给谁看?!”雁衡阳指了指一边的空地:“自己去调整!”

简乔新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被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这一次却让他觉得格外的丢人,或许是因为闫乾在这里的缘故。

但他还是分得清好歹的,连忙道:“知道了导演,我马上去。”

待他走后,闫乾站在一旁,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

雁衡阳嗤笑一声:“怎么,心疼了?”

闫乾“啧”了一声:“小孩子不能溺爱,错了你教育是应该的,但他脸皮薄,下次你也尽量收着点。”

雁横阳嘴里半叼着烟:“那你可小瞧他了。”

那个试镜的下午,其实刚进门的时候,雁衡阳是压根瞧不上简乔新的,瞧着稚气未退,跟个才入社会的大学生似的,看着就没个轻重,怕不是没一会儿就得被气的哭哭啼啼跑出去,娇气的很。

但简乔新却很让他意外。

这个孩子的韧性出奇的好,是吃过苦的,能看出来。

闫乾看着坐在不远处小板凳上拿着剧本苦背,努力调整心情的简乔新,他嘴角勾笑:“我可从来不曾小看过他。”

这小朋友,能耐大着呢。

简乔新在剧组待了半个月,终于完全瘦到了100斤,他整个人几乎已经恢复到了生育之前的状态,身体也轻盈下来。

今天是崽崽满月的前几天,闫乾带简乔新回了趟老家。

简乔新很高兴,他一路都在逗孩子玩,满月的孩子似乎又长大了一点,乌黑的大眼睛看的人心都化了。

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玩具逗,崽崽“咯咯”的笑。

闫乾在旁边很是吃味:“他不困吗?”

“来之前一直在睡呢。”简乔新头也不抬道:“也许是出门兴奋呢?”

闫乾伸手戳了戳小胖娃的脸:“现在兴奋,一会儿到了地方怕不是又要呼呼大睡了。”

简乔新觉得闫乾说的有道理,他把玩具收起来,拍了拍孩子的背:“然然快睡觉啦,一会儿要去见爷爷咯。”

小孩见玩具没了,也很是委屈,那小嘴巴抿在一起,一看旁边闫乾的手指,嗷呜的咬了上去。

闫乾:“……”

简乔新见状连忙去把他的手指弄出来,闫乾正要感慨一番简乔新还是心疼他,懂事的时候,却见简乔新急切道:“然然快吐出来,万一有细菌怎么办?”

闫乾:“……”

心情不爽的闫总自然也不能让别人爽,他道:“这小兔崽子是属狗的吗?”

简乔新拿纸过来给闫乾擦手,笑道:“他属兔的,兴许是把你的手看成了胡萝卜呢?”

闫乾挑眉:“你是在说我小?”

???

简乔新跟不上他的车速,只能假装没听到。

车子很快到了村子里面,春天这会儿正是水稻插秧的时候,乡间农田里到处能看到乡亲们忙碌的身影。

闫乾怕他抱着这小胖娃累,就自己抱着,走在一边的简乔新老远看到了瓜娃子的身影。

瓜娃子在扔秧,他把裤子挽到了大腿,小腿上全是泥,手上因为扔秧也全是泥,但小孩子却玩的很开心。

他看到简乔新后就跑了过来:“小新哥哥!”

简乔新弯腰摸了摸他的头:“又长高了?”

“那是!”瓜娃子很是激动,他看到了一边的闫乾,还看到了闫乾抱着的孩子,惊讶道:“小新哥哥,你和闫叔叔顺路过来的?”

简乔新“啊”了一声,好笑的看着闫乾,他说:“没有,我们一道的。”

瓜娃子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指了指闫乾怀里的孩子:“那是小新哥哥你肚子里面的那个孩子吗,那闫叔叔是?”

闫乾干脆道:“我是他爹。”

瓜娃子:???

小小的眼睛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他以前的确是有幻想过小新哥哥会和闫叔叔在一起啦,不过那可真的是幻想喔,谁能想到会变成真的呢!

简乔新轻轻一笑,他说:“爷爷呢?”

瓜娃子一拍手:“爷爷在田埂那头和李爷爷侃大山呢!”

“今年的气候好,爷爷说要把几亩地都给种上,到时候米下来了,自家留着吃,小新哥哥你们也可以拿几麻袋回去吃,多了的话就卖掉。”

简乔新漫步的走着,闻言看了闫乾。

他其实并不了解闫家吃的是什么米,不过他担心闫乾这大户人家的少爷会吃不惯他们农村种的米。

闫乾怀里的崽子在吃手手,他把手弄下来,应了一声:“成啊,到时候如果多了,就卖给我吧。”

简乔新疑惑额看他:“买那么多米来做什么?”

“送人。”闫乾慢悠悠道:“那些大老板们越是有钱,越是惜命,很多人都会自己包农场种绿色蔬菜吃,对于这种农家种植的更是求之不得,比送钱都有用。”

简乔新哭笑不得。

因为然然还小,没法在外面待太久,也怕生病,简乔新直接带着孩子回家去了。

他们家的屋几个月没人住都染了灰,简乔新又怕孩子吸灰尘太多,干脆就在爷爷家住了,到了房间里面简乔新又担心孩子睡觉的被子和床不舒服,自己去晾被子,忙里来忙里去。

闫乾“啧”了一声:“这小兔崽子哪有那么娇贵了。”

简乔新瞪他一眼:“孩子还小呢,本来就爱生病,肯定要多注意点。”

“是是是。”

闫乾认命的起来帮忙,张氏刚从田里回来准备做饭,看到简乔新也是好一番的感慨,瓜娃子年纪小坐不住,没在家里待多久就要回去扔秧。

然然果然是在车上的时候累了,这会儿呼呼大睡。

闫乾斜依靠在门边:“你带孩子歇会,我去田里帮忙。”

简乔新有些惊讶:“你干农活?”

“什么意思?”闫乾挑眉:“难道叔叔在你眼里就是肩不能提的人?”

简乔新摇头,孩子在床上睡觉,他轻悄悄的走出来,小声道:“我就是怕你没插过秧,而且水里会有蚂蟥的,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婶子也在家里呢,让她帮忙看着点然然,应该没问题的。”

闫乾重新换了一件衣服:“用不着你,这段时间成天减肥又拍戏,你还剩几两肉能嘚瑟。”

简乔新有些哭笑不得。

闫乾走的时候看了一眼然然:“你看着他点,刚刚我看墙上有几只蚊子,不行让婶子帮你一起套个蚊帐,这小兔崽子被咬了又要哭。”

简乔新点点头:“知道的。”

其实闫乾还是关心然然的,虽然有的时候不太表现出来就是了。

等闫乾走之后简乔新就去找婶子问问蚊帐在哪里,他重新给床上搭一个,哪知婶子说那是夏天用的,去年的都扔了,今年还没买。

简乔新轻轻皱眉。

张氏从放着洗菜盘的地上站起身来,她甩了甩手上的水:“要不让俺家那口子去邻居家看看,总有人家有的,都是乡里乡亲的,给孩子借个蚊帐有什么的。”

简乔新连忙道:“好,要不还是我自己去借?”

这样也算是有诚意,现在家里也没有其他人。

张氏摇摇头,她出去寻了寻邻居,结果想起这会儿大家都在田里,家家户户估计很少有人的,孩子又在睡觉,倒是有些愁人。

她有些歉意的笑:“可能得等等了。”

简乔新说没事,他想回去给孩子看着点,却正好看到了墙角放着的一个罩子,纱网状的,大概有半米左右宽,圆弧形的款式,他笑道:“要不就用那个先凑合着。”

张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失笑:“那是罩菜的。”

“有什么关系,然然小,应该能罩住。”简乔新被她的笑感染,也含笑过去拿:“先凑合用。”

张氏点点头:“那好,正好那纱网昨儿个刚洗过,干净的很。”

简乔新将纱网拿在手里,回到房间看着熟睡的儿子,他将纱网罩在上面,不大不小,刚好。

菜罩子本来是罩菜的,现在把小团子罩着,莫名的喜感。

他看的高兴,想着干脆拍给闫乾看看,于是把孩子的照片发给闫乾的手机,欣赏完孩子的娇憨,简乔新把门关着,好在厨房距离房子很近,孩子有什么动静能立刻过来。

他走到张氏跟前蹲下:“我来帮忙吧。”

张氏没有拒绝,于是简乔新便蹲在她的身旁帮忙洗菜,两个人正忙活着,简乔新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闫乾打来的,便接了。

闫乾说:“你给他放罩子里了,那你呢?”

简乔新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什么?”

闫乾那边有些嘈杂,但他的声音还是十分清晰的传来:“你不是带孩子睡吗,万一蚊子咬着你怎么办。”

简乔新闻言一笑,他刚要说什么,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接着,门便被推开了一条缝,一个妇人伸头进来:“小张啊,刚刚是不是你来俺家敲门的?”

张氏仰起脸,赶紧说:“是的嫂子,您在家啊?”

“可不是吗,刚刚在屋里睡觉呢。”那妇人走进门来:“啥事啊?”

张氏把借蚊帐的事情说了,那妇人一口答应,只是不免的多看了两眼简乔新,上次因为修路的事情满村风云,几乎谁都能认识简乔新。

那妇人只以为他孩子都生了,应该和闫乾早就好了,村子里的人都热情,便说:“小新啊,你跟你家汉子啥时候办酒席啊,到时候俺们都来给你家帮忙啊?”

简乔新一愣

那妇人见他面露迟疑,便道:“啊,你们肯定都在城里办的是吧,是俺想的不周到了。”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49章 你演白骨精吗 下一章:第51章 他们家不喜欢我
热门: 超神机械师 赤龙 法兰柴思事件 古墓之谜 最强弃少叶默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