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他们家不喜欢我

上一章:第50章 明天办酒席 下一章:第52章 戒指给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差一点就没有跟上他的思路,他有些结结巴巴道:“办,办什么酒席?”

不怪他忽然结巴了,其一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瞬他想了很多,甚至分辨不出来心里到底是喜多一点还是忧多,只觉得心跳的飞快,几乎不敢听闫乾接下来的话。

闫乾的声音充满着磁性,像是踩在他的心尖般撩动心弦:“然然不是要满月了吗,满月酒总是要办的,闫家过两天要给他办,在你家也办一场。”

简乔新不知道到底算不上松了一口气。

但那老妇人还在等着他说话,所以也顾及不了情绪了,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对那人:“我们家孩子这两天满月,满月酒还是要在这边办的。”

那妇人很是高兴:“呀,这可是喜事,你们要是需要人帮忙直接说啊,别跟俺们客气。”

张氏在一旁帮他说话:“这不是才回来吗,还没准备呢,如果有需要帮忙的,还要请嫂子您帮衬了。”

那妇人笑着点头:“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说什么客套话,我那锅里还煮着东西,不说了,走了啊。”

张氏出去送他。

等她回来后后,简乔新简单跟闫乾说个两句就挂了电话,一旁的张氏说:“小新,别怪我说啊,你跟你家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简乔新知道她没有恶意,便老实道:“孩子是意外才有的,现在……在一起,也是因为要照顾孩子。”

张氏略有些惊讶,保守的人很难想象这到底是什么组合:“那你们是没准备真的在一起过日子啊。”

简乔新心里有些闷闷的,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大抵不是那么高兴,他不得不点头:“嗯,过两年就分开了。”

张氏剥着豆角,低头:“小新,我没什么文化,家里穷,刚上初中就出来打工了,以前读书的时候,看书上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来共枕眠,你跟闫先生俺瞧着很是般配,虽然大道理也不懂,但上次你给他绣手帕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对他有情。”

简乔新将豆子放在碗里:“嫂子你说的道理我明白,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氏很不能理解,在他们乡下,看对眼就对眼了呗,看对眼那就是合适,两口子过日子,哪里有真的合适一说,还不是相互磨合。

她挽了挽头发:“小新,你家那汉子,长的实在是俊,又是当老板的,别说是搁村子里了,就是搁外面都是姑娘小伙往上凑的样,当然了,你也长的俊,工作又好,跟他别说多合适了,俺一个外人都觉得合适的不行,你们现在娃儿都有了,干啥还要分开啊?”

简乔新一哽,他想起邢柔对自己的嘴脸,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他家里不是很喜欢我。”

张氏一猜果然就是因为家里,她说:“你跟婆家住在一起吗,如果不住在一起,你怕啥,你家汉子喜欢你就成了,这两口子过日子呢,最重要的是你家汉子的态度,如果你家先生听婆家的话,那你可不能嫁,但如果他向着你,护着你,万事都想着你,那你还有啥好顾虑的?”

简乔新睫毛微颤,他开始慢慢的回忆之前闫乾的对于自己的态度,他似乎……一直都是向着他的。

虽然他有把柄握在邢柔的手里,也是向着自己的。

人总是容易对陌生人吐露心生的,他迟疑片刻,终于说出了心中最担心的话:“我不知道他对我是怎么想的。”

张氏:???

这两人怎么回事,孩子都有了,却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

简乔新悠悠的叹口气,他道:“不怪他,是我自己不敢问,不问的话还能相安无事,若是问了,得到一个谁都不愿意面对的答案,对他,对我都不是一件好事。”

张氏说:“那你打算这辈子都不问了?”

“问的。”简乔新说:“我已经做好打算了。”

等他们的契约二年到期了,那个时候的他问不问都得走,他一定会问的,人生的遗憾太多了,少一个就好了。

简乔新和张氏摘好了菜,才到一半呢,然然就醒了。

他去屋里哄孩子,然然在菜罩里面被保护的很好,至少简乔新去的时候蚊帐外面还挂着几只蚊子,小胖娃娃却一点没被咬到。

他蹲下来抱住孩子,小崽子正哭着,他轻轻的拍背:“然然是不是饿了?”

把孩子放下,走两步从包里面找出奶粉来,简乔新去寻了热水来给孩子冲了喝,小孩儿食量很大,吨吨吨半瓶就喝完了。

喝完奶后简乔新抱着他出来玩了一会儿,张氏说:“这孩子性格应该像你。”

简乔新有些好奇:“为什么?”

张氏微微一笑:“听说第一胎都跟生父像的。”

简乔新抱着小孩,然然在玩他的衣领,小孩凑的很近,能闻到身上的奶香,浑身软软的,仿佛没有骨头一般,看着那软嫩的小脸蛋,仿佛心都化了,他道:“像谁都好,只希望然然可以平安顺遂。”

张氏觉得简乔新实在是个知足的,或者说,所求不多。

饭快要做好的时候,孩子又睡了,简乔新掩上门,他说:“是不是该让他们回来吃饭了,还是咱们给送过去?”

“让回来吧,不差那会儿。”张氏在给菜装盘子:“你们今天回来了,做的菜也多,送过去也没法子送。”

简乔新说:“那我给他们打个电话。”

他试图拨打闫乾的手机却发现无人接听,想来应该是为了干农活给放别处去了,左右也只能自己亲自去寻人了。

他头往屋里伸:“婶子,我去喊他们回来吃饭,你帮我看着点然然。”

然然还小,但张氏家里也有个小瓜娃子,都是两个小奶娃,自家然然哭起来中气十足,就算站在门口都能听见,再加上张氏是有照顾孩子的经验的,又是知根知底的,简乔新放心。

张氏挽了挽发:“好,你放心吧,屋里有什么动静俺都看着呢!”

简乔新放心了,他从家里出来朝田里走,路上也会遇到一些回家的村民,好在村民们都十分淳朴,不会过来打量什么的,他走到田边的时候,各家各户都燃起了徐徐炊烟。

简乔新找到自己的地,站在田埂处看到了瓜娃子。

他走过去,今天穿的鞋幸好是黑色运动鞋,所以就算是在田埂泥地里面走路也不怕,慢步走过去,田里几个人都在忙活。

他给瓜娃子脸上的泥灰擦掉:“爷爷呢?”

瓜娃子自己用袖子又擦了把脸:“爷爷刚刚跟村西头的王叔侃大山去了。”

“……”

老爷子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啊。

简乔新看向田里不远处的闫乾,男人今天来的时候就穿着一身休息服,这会儿裤子也被挽起来了,一半的小腿都埋没在水中,他的手中拿着一把秧苗,一起一落,小苗就被插在水里了。

瓜娃子在旁边道:“闫叔叔插秧可快了。”

简乔新说:“其实我也很会栽秧。”

“小新哥哥也做过吗?”

“当然。”简乔新回忆了一下以前跟在爸爸身后的日子,他微微一笑:“以前跟着哥哥的爸爸也要做活的。”

瓜娃子说:“那跟闫叔叔比呢?”

闫乾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那肯定他赢。”

简乔新有些疑惑的望着他。

闫乾甩了甩手上的水:“叔叔肯定忙着看着他,哪有心思栽秧。”

小孩子还在跟前,简乔新有点不好意思:“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那么笨,万一掉水里怎么办?”

“……”

我跟你拼了。

闫乾的腿上攀着一条吸血的蚂蟥,还是简乔新先看到的,他轻轻倒吸一口气:“你的腿上!”

对于他的惊慌,闫乾就冷静多了,男人微微弯腰,对准吸的圆滚滚的黑色蚂蟥拍了几下,没一会儿就全拍掉了。

还有些小的不好拍。

简乔新从口袋里面取出盐来:“用这个撒一撒,就掉了。”

他自己蹲下身子去撒盐,闫乾的腿有些稻田里面的黑色叶杆,还有一些细小的泥土,总体来说并不是很干净。

他皱了皱眉:“小心点,别弄脏手了。”

简乔新给他弄蚂蟥,闻言摇头:“回去洗手就成了。”

闫乾优雅的脸上闪过笑意,他道:“你怎么想起来带盐过来了?”

“为了防止蚂蟥不下来就带了点。”

“哟,这么心疼叔叔啊。”

简乔新弄掉那些小蚂蟥后收起盐袋,他心虚的别开眼:“也是为了给别人用。”

闫乾嘴角勾起坏笑:“哦,这样。”

简乔新被他看得有的不好意思,他看向还在田里的瓜娃子的爸爸,说:“沈哥,嫂子在家里做好饭了。”

田里的汉子脊背朝天,他手中还有一把秧苗,闻言道:“好嘞,知道了,等俺把手里的这把栽完就走,你跟闫先生先回去。”

简乔新看向瓜娃子,孩子说:“小新哥哥你们先走,我等爹。”

于是简乔新便没有强求,他去一边拿起闫乾的衣裳外套往回走,闫乾的腿一会儿得回家冲洗才行,他就没有直接把外套还给他。

闫乾问:“你出来了,然然呢?”

“婶子在家里帮忙看着呢。”简乔新一想到那个菜罩笑出声:“罩的很好,不会被蚊子咬着。”

可能谁都很难想,闫家本该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被放在土炕上,就着菜罩睡大觉。

闫乾点了点头,接过外套里面的手机打开,看有没有要紧的事情。

走在小道上,简乔新随口问道:“您今天做这个农活,觉得累吗?”

闫乾看着手机上一些未读的通讯,慵懒回答:“跟与那些老家伙斗智斗勇比起来,这已经算的上消遣了。”

简乔新有些意外。

“怎么?”闫乾侧目瞧着他:“不信?”

“没有……”

简乔新抱着他的外套,慢吞吞的走着:“信的,只是觉得有的时候人的追求果然不同,有些人觉得耕织农田便是辛苦,艳羡光鲜亮丽的城市人,而城市里也有自己的苦恼。”

闫乾对这句话倒是赞同:“就像你现在想成为娱乐圈的一线明星,但说不定,一线明星也有自己的苦恼。”

“对极了。”简乔新面上却是一片坚定:“但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我绝不后悔。”

闫乾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英雄所见略同。”

两个人相视一笑,回家的路也很快就到了,农家的院落里面摆放着大圆桌,院落边的大槐树随着风吹舞动叶子,摆放在桌子上冒着徐徐的香味。

才刚到家没一会儿,然然睡觉的屋内就响起响亮的哭声。

张氏哭笑不得:“你走的这段时间,睡的可熟咧,咋的一回来就醒了。”

简乔新推开门,瞧见小家伙张着嘴巴嗷呜嗷呜的哭,他过去把菜罩拿开,熟练的抱起来孩子:“然然,爸爸回来了。”

小孩其实乖巧又懂事,感觉到简乔新的气息和声音后,也就没怎么哭了。

外面在拿着水管的闫乾正在冲脚,就听见屋内的简乔新喊:“阿乾,你把尿布放在哪里了?然然要好像换尿布了!”

闫乾一愣。

坐在桌子上品着小酒的老爷子道:“去吧去吧,一会儿再洗。”

闫乾放下水管,跨步朝着房屋走,山上的空气总是很清洗,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声也让人安神,就着饭菜的香气,听着孩子哇哇的哭声,饶是见过大世面的闫总居然破天荒的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大概是人间烟火气太浓郁,让人有些晃神。

他进门,见一向是谨慎有礼的简乔新半拿着充满了孩子屎尿的安心裤,落落大方的对他说:“然然的尿布放在哪里啦?”

闫乾走到了一边的柜子蹲下,从里面拿出一包来:“这里。”

简乔新接过来,他说:“你看一下,我去给然然打点水来,把屁屁洗一洗再穿新的。”

闫乾把脏了的尿不湿拿起往外走:“在这看着吧,屋里不能没人,叔叔可不擅长照顾孩子。”

简乔新一愣,还是点了点头。

为了防止然然冻着了,房间里还是开了恒温的空调,他拿出新的尿不湿,一边哄孩子。

外面的门被打开,闫乾端着一盆温水进来,简乔新坐起身拆了一包湿纸巾,将纸巾放在温水里面过了一遍,温柔的轻轻抬起崽子的脚给他擦小屁股。

闫乾站在一边。

简乔新轻声说:“你饿了吧,先出去吃饭吧,这里挺臭的。”

“自己儿子有什么嫌弃的。”闫乾弯腰把小胖娃放进嘴里的手拿出来:“你带他也不轻松,一会儿一起吃。”

简乔新说好吧,他擦完了小屁股让孩子晾一会儿,他一抬头,对上了然然黝黑的眼睛,小娃娃长的白白嫩嫩的,这会儿露出了个笑容来,奶里奶气的,让人心都化了。

他轻笑:“然然好爱笑。”

闫乾戳了戳小孩儿的脸:“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能不爱笑吗?”

“……”

有道理。

伺候完小家伙吃喝拉撒,简乔新伸了个懒腰,去吃饭孩子不能一个人放屋里,好在小瓜娃小时候用的摇床还在,这会儿春天外面也不冷,还有暖洋洋的太阳,正好在小推车上见见阳光身体会好。

瓜娃子看到孩子很感兴趣,他爬在小摇床边上:“弟弟叫什么?”

简乔新说:“他叫安然。”

“安然。”瓜娃子重复了一遍,他低头,小摇床上的孩子也看着他,小家伙颤颤巍巍的伸出小肉手想抓点什么。

瓜娃子把手指递给他,小崽子就紧紧的握住。

张氏在一边看着,微笑:“然然似乎还挺喜欢娃子的。”

张氏的丈夫吃了口菜,看了一眼,说:“然然生的好看,以后肯定更标志,像小新。”

“现在还没长开呢。”简乔新坐在小摇车旁边,看了一眼然然:“其实也有点像阿乾的。”

闫乾姿态慵懒:“多像你好。”

简乔新有点疑惑:“为什么?”

“能讨我喜欢。”

“……”

求求你正经点。

张氏和他的丈夫偷偷笑,简乔新瞪了闫乾一眼,这人怎么老爱调戏人呢,难道就是看他脸皮薄,好欺负吗!

饭桌上最开心的还是老爷子。

比起一开始知道简乔新怀孕的震怒,到现在被然然哄的爱不释手,一顿饭老爷子频频看向然然,恨不得黏在上面,

简乔新还是贴心:“爷爷,您要是吃好了,不如抱会儿然然吧?”

老爷子轻咳一声,顺着台阶下果断道:“既然你们都没吃好,那我就抱会儿吧。”

其他人憋笑。

吃完饭之后张氏要和丈夫继续去栽秧,简乔新也想跟过去,结果被一众投票决定让他留在家里。

张氏说:“瓜娃子和俺家那个小的都睡了,然然也要人照顾,你在家里看着点三个孩子,俺放心。”

张氏的丈夫说:“你是明星,还是少抛面的好。”

老爷子:“你才出月子多久,还是要好好休息。”

闫乾把菜罩放在睡着了的崽子身上:“叔叔去就行了,你在家里歇着。”

“……”

于是全票通过,简乔新被迫留守。

所有人都走了,简乔新怕顾不好另外两个孩子,干脆把瓜娃子几个都放在一个屋里,他坐在旁边琢磨琢磨剧本。

其实剧本他早就烂熟于心,唯一还需要研究的就是怎么演好,演活角色。

正看着剧本呢,外面传来了几声敲门声:“婶子在家吗?”

简乔新怕把孩子吵醒,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外面站着个男人,他说:“你是小新吧,张嫂子前个借了俺家的簸箕,俺来拿。”

“哦,好。”

简乔新过去开了个门:“应该在锅屋,你去看看吧。”

那男人便过去找,找了半天没瞧见,便道:“小新啊,没在里面啊。”

简乔新走过去伸了头看了眼锅屋,他掏出手机:“这样啊,那你等下,我打个电话……”

他想找张氏的电话,最新的通话人是闫乾,刚要往后翻,动作还没做完手机就被人拍掉,刚刚的那个男人此时此刻面露凶相,有些恶狠狠的看着看着简乔新。

简乔新的手最后一刻按下了闫乾的拨打,身侧的男人掏出了手里的刀:“不许说话!”

简乔新头皮发麻:“你要干什么?”

那人也仿佛豁出去了,他道:“你不是大明星吗,你也会害怕死?”

简乔新被刀戳着腰,他轻呼口气,害怕万一被这个人发现屋里的孩子会波及到孩子:“你想要什么,我有钱,我家先生也有,你别冲动。”

那人一听到他提起闫乾,就更生气了,他道:“你这个贱人,我稀罕了你那么久,你居然在外面和别人好上了?”

???

简乔新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剧情,他轻轻皱眉:“我不认识你。”

“我是你的粉丝,我喜欢你二年了!”

私生饭

简乔新的脑海里面瞬间出现这二个字,这就很难办了,如果对方的确只是为了图他的钱,那很好解决,可对方居然是自己的粉丝?

现在想这些毫无意义,当今之计最要做的就是稳住这个人。

“你可能有些误会,我并没有结婚。”

男人嘶吼:“你骗我!我孩子都有了,我今天亲眼瞧见的,你还和那个暴发户勾勾搭搭的!”

“……”

看来这个人不是村里的人,不然不可能不知道闫乾,他应该是跟踪自己上山的私生饭,并不太了解。

那就好

简乔新腰间的刀有些偏移,他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演技上线:“我真的没有骗你,他是我的投资人,这次带他回来主要是因为他想在村子里投资。”

私生范面露迟疑:“那孩子怎么回事?”

简乔新慌忙解释:“那不是我的孩子,是他的。”

“真不是你的?”私生饭的脸上露出了几乎恶毒的笑容:“那你去给那个孩子来一刀我就相信你。”

简乔新毫不犹豫:“好啊,那你先把刀挪开,不然我怎么走路?”

或许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那人有些莫名的愣怔,简乔新看准了这个时机,他的腿一踹,直接让人踹倒,刀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响。

摔在地上的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简乔新。

简乔新活动了一下手腕,好在他之前还是学过功夫的,不然今天还真的就歇菜在这里了。

趁着这个人被踹倒,简乔新火速的扑了上去补了几拳,彻底把人打昏他才站起来,正好这个时候外面的大门传来被踹开的声音,闫乾跑了进来。

简乔新回头。

闫乾微微有些喘气,看着他,眼睛却忽然瞪大看着他身后:“小新!”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0章 明天办酒席 下一章:第52章 戒指给你
热门: 樱树抽芽时,想你 从天而落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网游之魔临天下 第十年的情人节 逆成长巨星 鬼厨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诡案罪2 雪中悍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