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公开

上一章:第57章 比公司更重要 下一章:第59章 你给我按摩吧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董事会的一干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闫乾直接站起身:“散会。”

坐在他下手的经理有话要说:“闫总,那我们刚刚的事情还没有商量出结果来……”

闫乾侧目看过去,他英俊的脸上勾起笑容,眼神却是冷的:“王经理这是有解决办法了?”

“没有……”

“没有?”闫乾挑了挑眉,他的笑容渐渐冰凉:“既然王经理这么想开会,那你们便留在这里商量,有了结果联系李秘书。”

撂完话后男人就离开了,门被“咔吱”一声的关上,留下一群懵逼的人对视。

本来大家可以顺坡下驴都散会的,毕竟这会议也算是开了有一下午了,不被饿死也累死,众人也算是被闫乾给冷嘲热讽一下午了,谁都累的不行了,熬啊熬,好不容易眼看这阎王爷是要走了,居然有人找死往上撞,还害的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散会!

对面宣传部的李经理站起身:“既然王经理您这么想要处理好这件事,我们也不好居功不是,我一下子想起来手里还有点急事,就先走了。”

他一走,其他人也蠢蠢欲动。

“我也想起有点事。”

“额,我部门的电器坏了我得回去看看。”

零零落落的人找了各式各样的借口全都离开了,到最后就只剩下了王经理和他的几个心腹坐在原处。

王经理的脸一阵白一阵青。

他的下属道:“王哥,我们也走吧……”

“走什么走!”王经理怒吼一声,摔的杯子里的水都溢出来许多:“没听见闫总让我们在这里想方案吗?!”

下属们:“……”

那是你想啊,他们也想走的好不好。

但是他们也不敢说,他们也不敢提啊!

暴雨让整个城市堵起了车,下班高峰时间段,去机场的一段路更是因为微博和新闻的轰炸,堵起了长龙。

闫乾坐在车里,因为有了他在,车内的低气压让所有人都不太敢大喘气,生怕哪个不对直接就当场去世了。

李秘书斗着胆子道:“先生,已经让咱们大部分的私人保镖都出去了,按照您的吩咐,全部都是便衣。”

闫乾点点头,前面坐着的农拜胆颤心惊。

闫乾从小冰箱里面拿出瓶水来,他拧开瓶盖,看向前面的农拜:“今天他去拍杂志,跟在他身边的几个人?”

“就,小新他的助理。”农拜的求生欲促使他填了几句解释:“这次的行程是在计划外的,广告商那边的场地忽然到期,合同是之前谈好的,我们也不能毁约,他们给订好了机票,因为行程实在是太赶了所以保镖们都没法跟着……”

“嗯。”闫乾的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喜怒来:“所以,在他失联的第一时间,你们做了什么措施?”

农拜迟疑道:“去机场调了监控……”

闫乾的声音如覆寒冰:“用你的脑子想想,都已经在出口了,他怎么可能还往在机场里面走!”

“……”

农拜也是有苦说不出,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打的他措手不及,各路媒体疯了一样的打电话,他自己也是乱了阵脚。

现在想想也是,简乔新是绝对不可能往机场回去的,而当时那么乱,监控也不太可能找到人去哪儿了,基本是在做白用功。

不过他现在是真切的体会到江湖上为什么都会说闫乾脾气很差且十分暴戾了,这简直是和在简乔新面前两幅面孔,谁顶的住啊!

农拜轻声道:“闫先生,我知道你也是担心小新,但是我们要相信小新肯定会没事的,他在外面应该自己能找到地方躲起来的……”

“砰!”

水瓶子被闫乾扔过去直接砸在农拜的肩膀上,整整一瓶水砸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说重也重,说不重也不重。

闫乾嘴角勾着笑,却含着十万分的怒气:“你是他的经纪人,不知道他怕打雷?那么多的人在找他,如果被媒体先找到了呢,你告诉我没事?”

“……”

农拜都顾不上疼痛了,只是目瞪口呆:“小新他……他居然怕打雷?”

闫乾现在已经懒的跟他废话,车子被堵的一动都没法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现在天已经黑了,暴雨却没有停歇的意思。

闫乾直接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这里距离机场还有多远?”

李秘书连忙下来给他撑伞:“先生,走路过去恐怕需要十五分钟。”

“嗯。”闫乾把伞接过去:“我先过去。”

老大都要走过去了,谁还敢在车里待着,一时间除了司机谁都下车了,全部都靠腿走去机场四周找人。

如果雨是在机场就开始下,那简乔新一定走不远,他怕打雷到一种极度心理阴影的地步,是不可能走远的。

闫乾在雨中走了近半个小时,机场附近被围的水泄不通,雨水被风吹着,男人的衣裳都被打湿了一半。

农拜看了一下机场空前的盛况,因为雷雨天,各个航班全部延误,机场堆积了一群又一群的人,看到新闻闻讯赶来的各家媒体,各路粉丝将这里围堵的水泄不通。

农拜迟疑提议:“我们分开找?”

闫乾果断:“分开。”

几个人现在恨不得距离一点就炸的闫乾远一点保平安,得到了赦免之后纷纷做鸟兽散。

闫乾环顾了一圈这个机场的地理位置,看到在距离这里的几百米处有个小公园,这个公园很小,几乎要被忽略不计。

他脚步微顿,转身朝公园走去。

太多的人围着机场附近的商场,道路去转,距离机场最近的公园因为露天加上暴雨的关系反而被忽视的很彻底。

闫乾行走在公园的小径上,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山石风景,这里就连留作休息的凉亭都没有人,偶尔小径上会走过几个来找人的行人,也大多匆匆离开。

风呼啸呼啸的吹,整个公园几乎都走完了,也没有找到。

闫乾回头又看了一眼公园,一道雷划破天际,草木摇曳,不远处倒是不时传来一些微弱的呼唤声。

男人轻轻皱了皱眉,抬脚朝来时的路回去走,不同的是,这次不再走大路,而是走灌木丛后面的小道。

雨滴打在伞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他的脚步沉稳,踩在积水的坑洼处,发出清脆的声响。

“轰隆”

一道惊雷划破天际,闫乾抬起头,在一处灌木丛看到了一个衣角。

他缓步走过去,伞倾向向前,替窝在灌木丛里面的一团遮住风雨,男人的声音低沉,但在一片风雨里显得很清晰:“小新。”

简乔新捂着脑袋蹲着,浑身都在抖,他身上全部湿透了,就算如此,还是有一股子怪味,应该是被泼了什么东西。

闫乾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虽然外套湿了一半,但也比全湿透的衣裳要好。

简乔新抬头看着他,一张脸色全是苍白,他睫毛微颤:“闫先生?”

“嗯。”

闫乾看着他红彤彤的眼睛,伸手给他擦眼泪:“为什么躲在这里,很多人都在找你。”

简乔新攥着他的外套,轻声:“我怕出去的话被媒体拍到。”

闫乾:“如果我没来,你准备蹲到明天的天亮吗?”

简乔新想摇头,天空之中却又“轰隆”的炸响一颗闷雷,雷神轰响,他轻呼一声,浑身一抖,下意识的钻到闫乾怀里,搂住他的脖子,紧紧的抱着他。

简乔新崩溃的厉害,抽噎:“可是,可是被拍到的话就完了。”

闫乾一愣,他手里的伞因为这个动作摔落在地上,两个人一下子都暴露在雨里,男人能感觉到怀里青年的颤抖,那种被压抑的无助,四下无援的恐慌暴露无遗,男人轻轻拍着简乔新的背:“不怕,叔叔带你回家。”

简乔新哭的嗓子都哑了,他攥着闫乾的衣裳,抬起头看他:“外面有,有好多人,他们会拍到的……”

闫乾的动作一顿,他的眼神微冷,但声音依旧温和:“小新,你怕跟我扯上关系吗?”

简乔新烧的厉害,他头昏脑涨,只下意识的攀着闫乾,声音有些沙哑:“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太狼狈了,而且……你不是要跟赵小姐在一起吗,会不会坏了你的名声?”

闫乾气笑了:“谁告诉你我要跟赵小姐在一起了?”

简乔新抬头看他,有些委屈。

雨下的大,两个人都被淋湿的很透彻,像极了一对苦命鸳鸯,闫乾把简乔新护的很周全,没让他刮太大的风。

简乔新轻轻的咳嗽两声,他烧的说话嗓子都哑:“那你,你的公司怎么办?”

闫乾挑了挑眉:“有道理,要不我还是回去跟赵小姐在一起?”

“……”

简乔新心情忽上忽下,他搂着闫乾的脖子不肯松手。

闫乾倒也没阻止他,远处传来寻他们的呼喊声,男人的声音低沉:“抱这么紧,现在不怕被媒体看到了?”

简乔新果然一僵,纠结片刻,用一种很轻的声音跟他说:“那,那如果被拍到了,你还跟赵小姐在一起吗?”

雨声哗啦啦的,风声摇曳,闫乾说:“你不想我跟她在一起,对吗?”

简乔新迟疑半天,轻轻的点头。

闫乾让他看着自己,逼他直视自己的眼睛:“告诉我为什么。”

这样的原因可以是很多,为了然然的未来,为了让然然永远是闫家的独子,或者是为了两年合约期内不要出现意外,不管是为什么,闫乾都想听到自己最想听到的那一个。

简乔新的眼眶通红,他半坐在地上,有过一瞬间的愣神。

闫乾沉声:“小新,说话。”

简乔新有点不好意思,他就是脑子烧糊涂了才敢说出这种话来,但是既然都点头了,都迈开一步了,他心底也有了莫大的勇气:“我不想你跟赵桃在一起,就算闫氏真的要垮了,就算你一无所有了,我们重头再来好吗,谁都会有失误的时候,就算你没钱了,我也愿意跟你,我这些年的积蓄虽然不多,但做点小生意还是够的,不求大富大贵,能吃饱穿暖就好,你……你赚的钱够给然然买奶粉就好了。”

闫乾愣怔的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半响,闷笑出声。

简乔新被风吹的打了一个喷嚏,他嘟囔道:“我陪你东山再起可以吗,你……你别跟她在一起。”

闫乾遇到了这辈子最有意思的事情,哪怕现在淋着雨,他也觉得高兴:“小朋友,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多少人求着富贵日子过,你却上赶着要陪我吃苦?”

雨水浇在脸上,简乔新抹了把脸,他的声音低哑:“不会有比你跟赵小姐在一起更苦的事了。”

天空闷雷炸响,世界余下的全是稀里哗啦的雨声,风很大,吹的人浑身都是冷的。

“……”

闫乾看着眼前淋湿透全身的青年,他的身上很狼狈,清秀的脸上也染上了泥灰,衣裳褶皱的不行,按照道理说应该是他们相遇以来,最没有形象的一次了,但这一刻,破天荒的,闫乾居然觉得,再没有一次,简乔新比现在更好看了。

他伸手抚摸上简乔新的额头,低声:“小新,你发烧了。”

简乔新哑着声音:“我知道。”

闫乾搂着他:“你烧糊涂了,叔叔带你回家看医生。”

“我没糊涂。”简乔新扬起脸看着他,大雨之中,黝黑的眸子亮的惊人:“我清醒的很。”

闫乾动作一顿。

简乔新烧的浑身难受,但是他却依旧执拗的想要个答应,他抿了抿唇,有些难过:“你不要我吗?”

闫乾轻微的皱了皱眉。

简乔新心底难受的不行,就算到现在了,也想着找回点自己的体会,捂嘴咳嗽几声,他道:“没关系的,我不会死缠烂打的,你……你可以安心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也不用担心以后会没人照顾我,以后我说不定也会遇到个合适的人,然后好好的过日子。”

闫乾提高了点声音:“你还想找个野男人过日子?”

简乔新一愣。

他抬头看闫乾,面前的人嘴角勾着坏笑,这种坏坏的痞样,作为一个时长被他耍的人,简乔新十分明白这人刚刚怕不就是在逗自己。

这人……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要耍人!

简乔新被气的放狠话:“我怎么不能了,我才不是没人要呢,左右你也不要我,我看我干脆去找个……唔”

放狠话喋喋不休的小嘴被人吻住,闫乾单手捧住简乔新的后脑,将怀里的人带向自己。

大雨落在两个人的身上,周围的植被被风吹的摇曳,有人的脚步声逼近,还伴随着交谈声。

简乔新的余光看到有拿着摄像机的媒体渐渐走近,他瞪大眼睛,轻轻推了闫乾一把,轻轻喘着气:“有,有记者。”

闫乾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不置可否道:“不想让他们拍到你狼狈?”

简乔新慌忙点头。

闫乾长臂一伸把一边的雨伞拿过来,他把简乔新按向自己,继续了刚刚的吻,蹲坐的两个人彻底被雨伞遮住上半身,遮的是严严实实。

闫乾的吻很霸道,简乔新被吻的七荤八素,外面有不少拍照片的声音落下,还有轻呼的惊呼声。

他被闫乾放开的时候几乎是要喘不过气气来

头越来越晕,他几乎全靠在闫乾身上:“闫先生……”

“嗯。”

“我好困。”

“睡吧。”

“可是……还有记者在呢”

闫乾捂住他的脸,用外套把他遮在怀里避免其他人的目光:“叔叔也在。”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承诺更令人安心,简乔新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耳边还有天上不时打闪的雷鸣声,但奇迹般的,他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了。

大概是曾经无助坐在流淌着血的路边时,大概曾经那个围满了围观群众的路边,没有人愿意过来捂住他的眼不去看,也没有人愿意在那个雷鸣的大雨天,愿意给他遮下风雨。

他独自坐在那里多年,终于有一天,有人过来把他抱走了。

机场附近人潮涌动,公园里面的人也是越围越多,密密麻麻的人撑着伞围过来,闫乾抱着怀里的人往外走。

便衣保镖们开路:“让一让,都让一让。”

各路粉丝围聚一堂,有记者们不怕死的话筒差点都要挤到人的脸上了,他们吵吵嚷嚷,十分闹人。

“请问闫先生,你跟小新是什么关系?”

“小新真的受伤了吗,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请问……”

闫乾停下脚步,他撩起眼皮,看向哄作一团的记者,男人浑身被雨淋的湿透了,但却并不显得狼狈,他嘴角勾起笑:“你觉得呢?”

记者一愣。

闫乾直视着镜头,声音低沉稳重:“你觉得我和他为什么在这里?”

雨水冲刷着整个世界,太多的人举着手机或是在拍摄视频,或者是在拍照,她们可能会发到各大平台上,然后编排上自己的文字,自己的理解,扭曲任何事实。

有粉丝还是勾着头在拍,问道:“为什么不露面呢?”

闫乾踱步朝外走,经过那粉丝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直视着粉丝手中手机的摄像头,他问道:“你口袋里面的是什么?”

粉丝一愣。

风声呼啸,闫乾挑眉:“是刀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那穿着大衣的粉丝心虚的后退一步,手里拿着的手机都有些不稳:“你,你别瞎说。”

后面有记者挤了过来,忙着看热闹。

闫乾的面上一派冷静,他没有怒吼,只是慢条斯理的讲:“机场的监控已经全部调了出来,所有涉嫌故意伤害罪的人都不用着急,我的律师,会一个个送出律师函到各位手中。”

有些人的脸色一白,但一想到她们都戴了口罩了,又暗自松了一口气。

“觉得不会被找出来的人大可拭目以待。”闫乾嘴角勾笑,他像是在读死亡宣告一般,让人不寒而栗:“在场的,一个都逃不掉。”

天雷轰隆作响,夜晚的风吹在每个人心尖上,寒彻入骨。

机场这里热闹,网上更是热闹,简乔新的事情成了轰炸了全网的新闻,其性质之恶劣令人难以置信。

笙歌:“闻原的粉丝过分了。”

虾说:“话不能这么说吧,又不是我们原原让她们这么做的,这都是一些黑粉,故意给原原招黑的,大家都不要相信好吗?”

嗑书的虫:“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再说你们开天眼了,空口鉴那些人是黑粉?”

杠杠:“哦?所以简乔新就可以打人吗,粉丝就可以出来洗吗?那可是你们主子自己动手的,机场的是不知名黑粉,这锅可以不要安在原原头上吗?”

胭脂雪回复杠杠:“哦?所以阁下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看不惯闻原,也可以雇点人去打回来,然后我就说我自己是黑粉,这事就能跟小新没关系了?我能这么理解吗?”

假装在线:“虽然大家都在吵架,但我还是想破坏队形问一下,小新没事吧,我感觉他好像生病了哎= = ”

微博里面空前的热闹,这种百年难遇的大瓜,让各路吃瓜群众们兴奋,好不容易放个假的程序员们为了防止软件不崩,无奈被迫营业。

医院

深夜的医院外面各路媒体都守在最前线,狂风暴雨都抵挡不住他们的热情,减退不了一丝执着。

病房里面亮着暖黄的灯,躺在床上的人挂着点滴,依旧在昏睡。

闫乾姿态慵懒的坐在隔间的沙发上,在他的对面是正在电脑前奋斗的农拜,农拜敲完最后一个字后收工:“闫先生,您真的是太厉害了。”

闫乾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不抬:“知道该怎么做吗?”

“知道知道。”农拜现在十分激动,他搓了搓手:“有了这些资料,不怕没法为小新正名。”

谁都不能想到,闫乾居然有闻原去请狐仙的一手视频录像,甚至还有闻原私底下联络人去撞简乔新的音频,这种绝密的东西,闫乾到底是怎么搞到手的?农拜自己想想就心惊。

闫乾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钢笔,落笔在纸上的笔锋带着些许的戾气:“该怎么公关,用我教你?”

农拜连忙道:“我明白的,一定不让您失望!”

外面有人敲门

闫乾翻了一页文件:“进来。”

张婶拎着食盒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保镖,进来后先是朝不远处看了一眼,这才看向闫乾:“阿乾啊,小新没事吧?”

“没事。”闫乾放下笔,撩起眼皮看农拜

农拜十分识趣的收起电脑起身:“我先回公司,联络一下团队里面你的人,今晚通宵也要把事情弄出来。”

闫乾“嗯”了一声:“去吧。”

农拜赶紧离开了,这屋内的气压他真的扛不住,也生怕闫总哪个不高兴了又要扔水砸他。

等房间内没有外人之后,闫乾放下笔,亲自给张婶倒了杯水,边道:“邢柔那边有动静?”

张婶接过茶杯,她的头发多了些白发,但精神是好的:“闫房这两天一直在跟我儿子频繁联络,他在公司里面做了太多的假账,已经要填不上了,他想从赵家的嘴里把这次坑你的钱吞下来,但是赵小姐似乎已经有了要反悔的意思,他坐不住了,想通过我儿子的手转移。”

闫乾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他一只手端着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可以收网了。”

张婶精神一振:“那,邢老夫人那边……老闫那边不好交代啊如果她闹起来。”

闫乾的指尖在沙发上微点。

闫房这次搞垮容易,但邢柔的确是个不太容易拔除的祸根,这两年她也算是有些本事了。

病房隔间有了点响动,床上的简乔新站在门口,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从隔间慢步进来:“我,我可能前些日子不小心拍到点照片……”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7章 比公司更重要 下一章:第59章 你给我按摩吧
热门: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战地厨师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红色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魔天记 青铜神灯的诅咒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幽灵男 入土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