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你给我按摩吧

上一章:第58章 公开 下一章:第60章 一出好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正聊着天的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后面的动静,张婶看到简乔新不能再高兴了,她几乎是坐不住,站了起来,惊喜道:“小新?”

简乔新手扶着隔间的门扉,见到故人也是眼睛一亮:“张婶。”

张婶激动的想要过来,但动作还是没闫乾快,原本懒洋洋坐在沙发上的人几步走到简乔新跟前。

简乔新仰脸看着他。

闫乾的脚步停在他的面前,男人轻皱眉:“怎么不知道披件外套?”

简乔新穿着单薄的病号服,他耸了耸肩,温声:“就,从床上走到这里没多远,而且也不是很冷。”

“知道什么是春捂秋冻吗?”闫乾拉着他到沙发跟前坐着:“你自己身体本来就差,还不知道多注意点,你想气死叔叔?”

“……”

简乔新说不过他,只能老实道:“我下次肯定披一件。”

闫乾拿起桌子上的温水壶倒了一杯水,先喝了一口试了试温度,这把手里的水杯给他:“感觉身体好点了吗?”

“好点了。”简乔新想起来正事,他想去找手机,却发现手机没在跟前。

闫乾看他一眼:“怎么了?”

简乔新回忆了一下,迟疑道:“我之前似乎拍了点照片,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邢柔她……似乎跟一个男人待在一起。”

室内一瞬间的安静下来。

简乔新自己都有一些忐忑,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他这样说出来,闫乾会不会觉得没有面子?

闫乾坐直了些身体,他伸手捏了捏简乔新的脸“啧”了一声:“我们小新这嫁妆真是贵重啊,叔叔可得好好谢谢你。”

“……”

简乔新被这句话冲击的连被捏着脸都没空在意了:“这照片能帮上忙吗?”

“当然了!”张婶在对面笑意盈盈,她眼角的褶子皱在一起,慈眉善目:“邢柔的把柄可是很难抓的,阿乾派了一批又一批的人都没抓到她的马脚,谁能知道,谁能知道居然被你拍到了。”

这可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啊。

简乔新一听能帮上忙,也高兴:“那我一会儿联系一下小助理,我的手机和包在他那里。”

闫乾给他倒了杯温水递到他手里:“不急,一会儿我让人去拿。”

“好。”简乔新的注意力没在他身上多久就看向张婶,兴致盎然:“婶子您回来了,您儿子成功结婚了吗?”

张婶看向闫乾,不敢相信他把简乔新保护的这么好,她亲切的回答:“还没,不过日子已经定下了,到时候……”

简乔新赶紧道:“到时候我肯定随礼!”

说完后终于想起了旁边的闫乾,小脸上含着笑容,眼巴巴的看着他:“到时候一起去吗?”

闫乾酸了吧唧的看着简乔新,皮笑肉不笑:“你对别人的婚事挺感兴趣?”

简乔新一愣,他睫毛微颤,有点疑惑:“怎,怎么了?”

对面的张婶到底还是懂的,她赶紧说:“小新啊,那你跟阿乾准备什么时候办呢,今年可还有不少的好日子啊,再说了,我听说然然都满月了,这可是喜事,你们今年要是办了,那可不就是双喜临门吗?”

简乔新猝不及防被点名,他也是才跟闫乾互通了一下心意,惊喜来的太快,快到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件事。

偏偏对面的张婶还兴致盎然的看着自己,长辈的话不回答又不行,简乔新感觉身侧闫乾的目光也落在自己的身上,当真是如同锋芒在背。

他硬着头皮,耳廓都被染红了一片,轻声道:“我……我听闫先生的,再说现在也还早呢。”

张婶把保温杯里面的汤盛出来,一瞬间汤的香气四溢,她说:“这可不早了,你今年25了吧,阿乾虽然对外公布是27,但他的身份证上年龄可以小的,实际已经30了,怎么会早呢?”

听完这话,简乔新几乎是一瞬间的联想到了以前有人对他解释过的闫乾的身世。

如果真的论起来,闫乾应该是闫家的长子才对,但被接回来之后,邢柔为了不被人知道闫家的丑事,或者说,私心里不愿意让自己儿子的长子头衔被人抢夺,硬生生的改掉了闫乾的年龄。

身份证上登记的年龄,对外公布的年龄并不是真实的。

细细想来,根本没有真实的,错误的生日,错误的年龄,甚至……

“你想什么呢?”闫乾坐在他的身边,长臂但在简乔新背后的沙发上,这姿势像是把人拥在怀里一般,他语调慵懒:“怎么,你嫌弃叔叔年纪大了?”

简乔新回神,他连忙摇头,自证清白:“没有大啊,也就,也就比起我来才大了五岁而已,再说您看起来一点也不大。”

他说的是真的,闫乾这皮相生的太好了,别说27,说他也25都有人信。

“看起来不大?”闫乾意味深长的重复了一边,嘴角勾起坏笑,他俯身,凑在简乔新的耳畔,声音有些沙哑:“大不大你要不要试试。”

???

简乔新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然后慢慢的,脸上染上一片绯红:“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正经点。”

闫乾挑眉:“叔叔总得证明一下自己。”

简乔新看了一眼对面还在盛汤没注意到这里的张婶,他压低声音:“小声点,这还有人在看着呢!”

闫乾意味深长:“没人就可以了?”

“……”

你正经点,我害怕。

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有网,闫乾似乎也不愿意让他去看网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所以简乔新吃完东西就只能是休息。

虽然这次他只是发个烧,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确是虚的不行,干脆就在医院多待了两天。

晚上的时候简乔新洗漱好了后坐在床上看剧本,闫乾在不远处视频会议,等会议结束之后他关上了电脑站起身活动了下四肢。

简乔新在后面说:“我给您按摩下?”

闫乾转了转脖子,舒缓了一下:“你还会按摩呢?”

“会的不是很多,以前我爸爸身体不好,经常需要推拿,我跟在老医师后面看,看的多了也就会了。”简乔新放下剧本,作势要从床上起来。

闫乾没让他真的过来:“这事以后再说,你现在病着呢,叔叔可舍不得你累着。”

“……”

简乔新坐在床畔,他看着闫乾有些疲惫的面容,想起来这个人今天也是跟着他淋了好久的雨,而现在却还要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他。

简乔新到底是心疼的:“没事,我基本退烧了,已经好了。”

“如果你那脸不是白的跟鬼似的叔叔也就信了。”闫乾撩起眼皮看他,有些叹息:“祖宗,你可别折腾我了,”

“……”

简乔新讪讪的不说话了。

闫乾去旁边洗漱的屋内简单的洗了个澡回来,床上的简乔新靠着枕头都已经快睡着了,见他出来,打起精神:“今天在这里睡吗?”

闫乾:“怎么,不然我现在回去?”

简乔新果断拉着他的手不放。

闫乾就势在他的旁边躺下,这床虽然不算小,但是躺着两个大男人,还是够呛,简乔新就拱在他的怀里,轻声:“要不,要不你还是回去吧。”

闫乾皱了皱眉,声音冷了一些:“你又欠治了?”

“不是。”简乔新赶紧道:“我怕把病传染给你,而且你累了一天了,这床你也睡不舒服,还是回去会更好一些。”

闫乾看着怀里人一脸生怕被误会小模样,就跟个急了的小兔子似的,让人想欺负,他嘴角勾起坏笑:“你真的怕我辛苦,想给我按摩按摩?”

简乔新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闫乾禽兽般握住他的手,带着他朝下:“你给它按摩按摩吧,它需要你。”

“……”

半个小时后,手臂都是酸的的简乔新看着去卫生间重新冲澡的闫乾,是彻底的明白,闫乾他 不累,真的,不累。

第二天

因为舆论和各方面,简乔新也要修养身子,干脆就在医院多住了几天,简星辰来找他的时候,简乔新在吃张婶特制的土豆饼,看到好朋友来了,也是十分激动:“你怎么来了?”

简星辰:“还好我来的及时,快给我一块。”

“你就不能晚点来吗,至少等我吃完啊。”简乔新嘴上嫌弃,却还是把盘子都给了他:“有你这个小吃货在,我还能独占美味吗?”

简星辰捏了一块饼来吃,小胖脸鼓鼓的:“本仙掐指一算,你要吃独食,马不停蹄的就来了。”

简乔新哭笑不得:“吃吧。”

张婶已经走了,屋内一时间就剩下两个人坐着聊闲话。

简星辰边吃土豆饼边道:“其实我这次来,除了是来看望你……”

简乔新:“还是来吃土豆饼?”

“……”

“咳,还是为了替狐仙来解决一下门下的违规子弟。”简星辰舔掉嘴边的渣:“昨天那个热搜你看了吗,关于闻原请狐仙的。”

简乔新摇了摇头。

简星辰把手机给他:“喏,你看看吧。”

简乔新将信将疑的接过手机,打开微博的热搜第一条就是关于狐仙的,视频里面的的的确确是闻原,甚至连脸都有清晰的拍下来,而他所处的建筑也的确是法场。

简乔新看完视频,沉默不语。

旁边的简星辰说:“怎么样,现在有何感想?”

“他请来的这个狐仙是做什么的,招桃花的吗?”简乔新想了想邱健:“还是要害人。”

简星辰吃完土豆饼开始喝水,他吨吨吨的喝完了一杯水,轻声道:“你得看是哪派的狐仙了,青丘的狐仙是护平安的,涂山的狐仙是求姻缘的,至于他求的那种,的确是招桃花的。”

“不过请狐仙是有规矩的,比如请我们青丘狐仙的人,是保平安的,但如果有害人之心,就会受到惩罚,涂山的狐仙就是不能破坏别人的姻缘,他们的那种狐仙,是不能和同门狐仙抢男人。”

简乔新听的一愣愣的。

简星辰神秘一笑:“闻原就是犯了忌讳,他跟你抢闫先生的时候,不知道你也有狐仙,就算是犯了同门的忌讳,现在台湾那边托我清理门户。”

简乔新目瞪口呆的听完这一系列的解释,他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可能会存在着一些神教,但不知道居然可以这么玄乎。

简星辰说:“你看着下面的评论了吗?”

听他这么说,简乔新就点开微博低下的评论,果然里面在叽叽呱呱的争吵。

杠杠:“这是有人故意陷害吧?”

花千岁:“这是有人故意在尬黑吧,一听这种事情就像是假的。”

简乔新往下看了一会儿,发现大部分的人都是保持着不信,或者怀疑的态度来看这件事,信的人占据着很少数。

简星辰凑到他旁边,轻声道:“你看到了吧,他们是不信的。”

简乔新放下手机,挪了挪位置给他坐下,边问道:“这种事情总是会有少部分的人不愿意相信,在所难免。”

“触犯了规矩之后,不用人去搞他,他自己也会在狐仙的煽动下做错事情的,”简星辰冲他眨眨眼,微笑:“当然,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一些推波助澜,逼他现出原形了,这件事情还需要闫总的帮助。”

简乔新:“你想让闫先生做什么,我去跟他商量。”

简星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凑近耳边:“就是这样……”

“……”

闻原这两天很不顺。

他有金主,自从有了狐仙之后,他的桃花缘也不错了,有不少有钱的富商一直在追求他,不过他一直没有答应。

反正就算他不答应,富商们为了追求他,也会捧资源,捧钱给他花,这不是何乐而不为吗?

现在网上出了事情,经纪人道:“原原,你打电话给王总,让他帮我们花钱公关公关。”

闻原双手抱臂:“他自己会打电话来关心我的。”

经济人看着电脑上面的情况,奉劝他:“从昨天有人爆料出来到现在,王总肯定早就看到了,如果他准备要帮你,肯定已经联系你了,他现在都没有联系你,应该是有事情耽搁了没看到,你就给他打一个电话,约他出来吃饭。”

闻原有点生气:“我怎么可能主动找那个肥猪!”

王总虽然也有钱,也算是对他很大方了,但比起豪门大院的闫家到底是差了几个档次,加之王总长相肥大难看,但闫乾的长相可是出类拔萃的,与他相比,猪头一般的王总自然入不了闻原的眼睛了。

经纪人轻微皱眉,拍桌怒声:“闫总和简乔新已经算是官宣了,你的粉丝上次被煽动,机场伤害了简乔新,以闫总眦睚必报的性子,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闻原的确是被忽然发火的经纪人给吓到了。

他本来就是准备搞垮闫乾后拿着钱跑路的,主要是现在赵桃因为在闫乾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心情十分不佳,所以根本没把当初约好的那笔钱打给他,所以他现在非但不能跑路,甚至还要想办法在娱乐圈混下去。

好在闫乾为了坐稳闫家的家主之位应该不会动他。

闻原犹豫片刻还是去摸了手机准备被那个王总打电话,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想继续在娱乐圈混的。

电话“嘟嘟嘟……”一直都无人接听。

最后,在闻原差点要挂掉的时候,电话被王总接了起来,男人道:“喂,原原吗?”

闻原漂亮的小脸上划过一丝厌恶。

对面的经纪人狠狠地瞪他一眼,示意他赶紧识趣一些。

闻原撇撇嘴,这次面上挂了些许的微笑,软声道:“王总,我是原原,上次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我看了一下行程今天正好有空……”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瞬

如果换做平时王总肯定是忙不迭的就答应了。

王总想起不久前闫氏对自己的警告,事业和美人他还是果断的选择了事业:“原原啊,我家里老婆最近管得紧,我们最近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闻原微楞:“你说什么?”

王总硬气了一些:“原原你这样的长相和身世,一定能找到更好的,我就不耽搁你了。”

“……”

闻原差点被这个猪头王总给气晕过去,本也就看不上王总这个条件,在得知对方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帮助后更是果断的给挂掉了。

“砰!”

手机被摔在茶几上,闻原气的来回踱步:“这个肥猪,他以为我在倒贴他吗,他敢甩我?”

经纪人微微皱眉:“你不是不止他一个追求者吗,这会儿怎么没有一个人出头?”

这话有激将法在里头。

闻原也果然是上了当,就像是一定要为自己出一口气一般,他捡起茶几上的手机,开始拨打号码。

“原原啊,对不起,我已经找到了真爱。”

“我忽然我发现我还是喜欢女人一些。”

各色各样的拒绝方法层出不穷,像是火上浇油一般逼的闻原是火冒三丈,恨不得手撕了这些人。

电话挂断之后,他再也受不住的怒吼:“当初一个两个,追我的时候可都不是这副德行!”

坐在不远处的经纪人倒是不像他这么沉不住气。

经纪人想了想:“这应该不是巧合。”

“……”

有了这层提醒,闻原也算是回过味来了,如果有一个两个的忽然拒绝他也就算了,怎么会忽然都像是约好了一样?

他火冒三丈:“肯定是简乔新!”

好,好,简乔新以为勾搭上闫乾就可以为所欲为,把他扳倒?实在是痴人说梦。

他不仁,也就别怪自己不义了。

别忘了,他还有狐仙呢,就算断了他的几个桃花能如何,他还有取之不尽的桃花会扑上来的!

医院-住院部

初夏的风已经含着些许的热意,所有人都褪去了棉袄,开始穿简单的内衫了。

简乔新从外面散步回来,正好听到几个病人在聊天。

“你看网上刚刚的新闻了吗,说简乔新是小三呢,那照片上的闫先生一开始和闻原才是一对。”

“看了看了,我记得以前好像就听说过的,闫总和闻原曾经一起回过闫家,听说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结婚了。”

“那简乔新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之前打闻原做什么?”

“那闫总还和简乔新搞到一起,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这年头,男人有钱了就学坏……”

不仅是医院里面的人讨论的热火朝天,各个地方的话题都是如此,仅仅不到三天的时间,吃瓜群众们吃瓜吃到一头雾水,年度最佳大瓜实在是令人热血沸腾。

从简乔新打人开始,到机场出事的恶劣事件,从闻原传出来请了狐仙,到简乔新疑似是小三。

众人从一开始的心疼闻原,到后来的心疼简乔新,从狐仙开始气愤闻原,到出轨门气愤简乔新。

吃瓜群众们吃瓜吃的是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但越是曲折离奇就越是想要讨论,想要去关注这件事,一时间,简乔新的事情成为了全民热点。

而全民热点简乔新几乎是一路带着风的从医院穿好衣服回到娱乐公司的,团队里面的人正在忙着接媒体的电话时就看到自己艺人如同一阵旋风般的走进来了。

农拜惊讶的看着他:“小新,你不是住院着吗?”

简乔新坐在沙发上,他从手机里面搜出今天微博上的热搜,放置到农拜跟前:“联系一下宣发那边,把这个撤掉。”

农拜一愣:“知道的,这也影响你的名声,你放心,我们……”

“不是。”简乔新深呼一口气,郑重的看着他:“他们怎么编排我无所谓,但是,不该把闫先生带着。”

以前多大的编排和质疑,农拜都没有见这么火大的简乔新,今天是真的有些惊到了。

沙发上的简乔新交代完事情就往外走。

农拜一见他要走了,连忙问:“你去哪儿啊?”

简乔新头也不回:“找人。”

找人?

农拜一愣,下意识的以为简乔新要去找闻原算账去。

然而他万万想不到的是,简乔新不是找闻原的,他是来找简星辰的,找到人的时候,两个人就坐到了餐馆。

简乔新点了一桌子的菜给简星辰吃:“随便吃,我请客。”

简星辰也不跟他客气,拿着筷子夹了一颗菜吃了一口,小胖脸鼓鼓的,边嘟囔的应着:“好喔。”

菜一盘盘的上齐,简星辰疑惑的看着他:“怎么啦,是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嗯。”简乔新也毫不客气,他说:“你不是说要替台湾那边收拾闻原,但还没想好怎么做吗?”

简星辰点点头。

“你直接以那位大师的徒弟身份给他打电话,就说狐仙的力量削弱才导致那些桃花都没了,然后让闻原做法重新给狐仙加持,并且给他规定好要在哪里做法才行。”

简乔新喝了一杯水,他的脸上依旧是温润的面相,但说出来的话却干脆:“然后,你在哪里开个直播,让他必须要在狐仙面前悉数自己和上几任的过去,这样狐仙才能更好的为他招桃花,尤其是他和闫先生的事情,必须要他亲口说。”

简星辰听的目瞪口呆。

本来他们的计划就是要让闫乾除掉那些桃花,逼的闻原走投无路道歉,然后简乔新的法子无疑更损,如果真的这么做而且直播出去,闻原算是彻彻底的毁了,比公开道歉还要没脸。

简星辰叹息道:“小新,我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了。”

简乔新微微一笑,温润的眉眼全是柔和:“他怎么对付我无所谓,如果他要对付闫先生,我这个做哥哥的,就得教教他什么是规矩,什么是体统。”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8章 公开 下一章:第60章 一出好戏
热门: 未完成的肖像 被告 玻璃钥匙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 亡者归来 挂锁的棺材 喵客信条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魔力的胎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