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一出好戏

上一章:第59章 你给我按摩吧 下一章:第61章 你把我当儿子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初夏的夜总是热闹的,小院子里面的水池有青蛙的叫声,不远处的枝头有咕咕鸟在不时嘀咕,月黑风高的夜,屋里却是一片祥和。

居然那件事已经过了好几天,简乔新坐在婴儿床边逗孩子玩,然然现在已经二三个月的大了,小孩是彻底长开了,眼睛真的像简乔新,杏眼笑起来甜甜的,很是招人疼。

简乔新正和孩子玩着,闫乾从外面进来,男人应该是从什么应酬赶回来的,还带着一身轻微的酒气,他靠在门扉瞧着简乔新:“收拾一下,叔叔带你出门看戏。”

简乔新拿着玩具乱晃悠的手一顿,重复问道:“看戏?”

闫乾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嘴角勾笑:“你说呢,我们简导第一次制作的戏,叔叔肯定得买票支持。”

几乎是一瞬间的,简乔新就明白了闫乾的意思。

他从床站起身:“真的,他上钩了?”

闫乾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慢条斯理道:“十分钟,过时不侯。”

话音落,原本还坐在床上简乔新“蹭!”的一下站起身,他弯腰蹭了蹭然然,难掩兴奋:“然然乖,跟你爹玩一会,爸爸出去有事,晚上再回来陪你。”

说完火速去盥洗室,路过门口的时候还把玩具交到闫乾手里,接着就迫不及待的洗漱换衣服去了。

最后直到坐上车的时候简乔新都是兴奋的。

闫乾单手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这么高兴?”

简乔新斜依靠坐在沙发上,闻言侧目回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车内的可视度全靠车顶暖黄的灯照亮,他的皮肤本就白皙,这会儿扬唇一笑,唇红齿白:“我想治他很久了。”

闫乾难得从他嘴里听到这些狼虎之词,他饶有兴趣:“是吗,我还以为你没脾气呢?”

“谁说的,谁都会有脾气,我也有,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性。”简乔新从车里的小冰柜拿出牛奶来调奶昔喝,边温声道:“我早就想治他了,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而已。”

他把调好的奶昔递给闫乾:“所以呢,他最好别有什么把柄落在我的手里。”

一旦有,绝不留情。

闫乾伸手接过奶昔,轻尝了一口才道:“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可是有不少的把柄早就落在你的手里了,怎么没见你早治他?”

车窗外的风景一点点的逝去,繁闹的夜色里,车水马龙,每个人都在归于来处,路边的灯散发着暖黄的灯光,人间烟火气很足。

简乔新稍作思考,半响,仰起脸望着闫乾,轻晒:“因为我知道你留他有用啊。”

闫乾微楞,有一瞬间,他看着眼前的青年,很难把他和曾经那个被自己堵在天台,怯怯懦懦的小兔子再联系在一起了。

他嘴角勾笑,带着些感慨:“我们小新长大了。”

简乔新白他一眼:“我早就成年了。”

“是吗?”闫乾十分苟同,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成年人可以做很多事情。”

“……”

我困了。

车子的速度不慢,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这里是一块旅游景区,算是一个小公园,平日里面白天对外开放,晚上7点过了之后闭院。

简乔新和闫乾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接应他们的简星辰,还有简星辰的丈夫霍诀。

简星辰冲他招了招手:“这里。”

闫乾看了一眼他旁边的霍诀:“回国了?”

霍诀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矮个子简星辰旁边像是一座沉稳的大山,男人点点头,又道:“你那边,解决了?”

闫乾微笑:“差不多。”

游戏商场的男人们打着哑谜,旁边两个小的就比他们真实多了。

简星辰拉着简乔新朝里面走:“他真的上钩了,这会儿在里面布置法场呢,一会儿我们就这里直播就可以了。”

简乔新站在这块儿树丛中,他好奇道:“咱们在这不会被发现吗?”

“不会的!”

简星辰神秘一笑:“我把直播录像的监控器已经安排好在哪里了,待会儿咱们不用靠近,就等着机器把录像直接传过来就好了。”

简乔新看向不远处,在半山腰处,的确有个星星点点亮着的灯光,在那里,有人在一个桌子前面不知道在布置着什么。

就在闻原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简星辰递给他望远镜说:“那是闻原的狗头军师吧。”

简乔新结果望远镜看了一眼,迟疑道:“应该是徐穆。”

徐穆这个人,其实一直都有跟在闻原身边,很多时候闻原的一些事情都是徐穆怂恿着做的,所以对于这个人简乔新还真的不算陌生。

夏天的风其实吹着并不凉,真正让人难受的还是蚊子和小虫子,简乔新没一会儿已经被咬了两三个小包了。

简乔新实在受不了的拍走了一个蚊子,挠了挠手臂:“星辰,不是有监控器吗,我们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

简星辰理直气壮:“现场直播才更解气,你不觉得吗?”

“我……就是觉得挺痒的。”

“……”

两个人还是识趣的回来了,公园外面有个餐厅,他们回来的时候,闫乾和霍诀两个人依旧喝起了茶,看这个架势如果有盘棋的话,这会已经老僧入定了。

简星辰好奇道:“你们俩都不好奇,不想去现场看看吗?”

霍诀冷淡:“外面那么多蚊子,有什么好看的?”

而他对面的闫乾则更是言简意赅,直接道:“他也配?”

“……”

给大佬下跪

所有人都统一的在包厢里面待着,然后和广大网友们一起看直播,而不是去野外的场地里面喂蚊子。

简乔新顺势还刷了一圈微博,闻原的公关能力还是很强的,已经有不少粉丝开始为他洗地了。

“请狐仙的视频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是原原,他的脖子上有痣,而原原没有!”

“这个声音应该也是后期合成的!”

“就是有人故意陷害吧,真是其心可诛!”

“誓死相信原原,我们永远陪伴他!"

一声声的口号喊的十分响亮,评论区的水军们在疯狂控评,场景十分可观,不得不承认的是,闻原这个人的路人缘比简乔新实在是好太多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九点十分,就是闻原的做法时间。

简星辰将直播间开了,这是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直播间,然而第一个露脸的就是闻原,视频的角度拍的非常好,十分清晰。

闻原披着一身红色的衣裳,毕恭毕敬的坐在道台前面:“狐仙显灵,弟子闻原,特来此给您加持,请您赐下桃花缘……”

直播间偶尔进来几个观众,本来以为这是什么无名的野鸡直播间,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才点进来,结果一进来就看到十分刺激的闻原,简直是惊讶掉了下巴。

“这是闻原吗?”

“你是傻逼吗,刚刚他亲口说自己叫闻原啊……”

“卧槽他在干什么,好诡异啊!”

坐在台前的闻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直播着,他现在满心满眼想着的就是希望狐仙可以更好的加持他,让他重新得到更多追求者的支持。

旁边的徐穆适当的提醒他:“原原,你别忘了,还要跟狐仙大人说说你曾经的桃花缘分呢……”

如果说戚桃花缘,那最该说的第一段,就是邱健了。

闻原犹豫片刻,还是道:“狐仙大人,我的初恋,就是邱健,那个人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人,后来搬家了,我们这段恋爱就无疾而终了,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着他的影子,我知道分开只是暂时的逼不得已,果然后来……”

公园里面的人在说,包厢里面,坐着一圈的人都在看。

简星辰看了半天,终于发表了感慨说:“你看他阐述了这好几段,都离不开邱健的影子,对这个男人还真的执迷不悟啊。”

简乔新单手撑着下巴:“人总是容易对已失去的格外珍惜。”

旁边的闫乾剥了个核桃放到他的手里,有些意味深长:“已失去的才珍惜,那已得到的就随意了?”

简乔新拿着还带着些暖乎气的核桃,他看了眼闫乾,温声:“不是,对于来之不易的,也会更加珍惜的。”

“……”

对面简星辰绝对不会白吃狗粮,他看向霍诀:“阿诀,我是不是你来之不易的?”

霍诀淡淡的看着他:“你想吃核桃了?”

“……想。”

屋内陷入一片吃核桃,剥核桃的其乐融融之中,而外面的观众们则是陷入了疯狂的震惊之中,一个小小的直播间也很快的被传播开来。

“你知道吗,有个直播间,在直播闻原唉……”

“天呐,你知道狐仙那个事情吗?你快点来xxx直播间”

夏天的风吹拂,公园里面的闻原盯着蚊子和黑暗继续自己跟狐仙求法的道路征程。

闻原说到现在的时候,咬了咬牙:“后来,我开始入了娱乐圈之后,重新遇到了健哥哥,他居然和那个简乔新待在了一起,那怎么行呢,健哥哥和我才是天生的一对,他出现了,就连阿乾也开始怪我,我就找人想杀了他,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都怪他,健哥就他以前明明说过要保护我的,现在凭什么被简乔新给抢先了一步?”

“还有闫乾,我真的很讨厌他,他的控制欲太强了,没有人能够忍受的了他,他就是个疯子 ……”

在狐仙面前坦诚布公,闻原开始细数自己对于自己对于各个恋情的不满,也引起了全网的轰动沸腾。

经纪人和很多人想打电话给闻原,却全都被徐穆给挂掉了。

当闻原开始数落自己从那之后几个追求的富商之后,镜头里面闯进来一个人,邱健冲过来拽着他:“原原!你怎么在这里?”

闻原有些震惊:“健哥?”

“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邱健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他猛地锤了桌子一下:“你被直播出去了,外面所有的人都在看,你疯了吗?”

闻原瞪大了眼睛,他扑了过去让邱健离桌子远一点:“你才疯了,你这是对狐仙不敬,会受到惩罚的!”

邱健看着桌子上面琳琅满目的各类玻璃器,他接住扑过来的闻原:“小心!”

因为闻原扑过来的大力,桌子摇晃的更为严重,有玻璃碗砸下来,直接摔在了地上。

闻原惊呼一声,他蹲下身去捡狐仙的碗。

邱健过去制止他,将碗夺过来:“原原,你不能再搞这些了,这些都是假的,会害死你的!”

闻原现在满心满眼的全是之前狐仙大师告诉自己,仪式不能中断打断,否则会受到严厉惩罚的事情。

他本就害怕,此刻更是不管不顾也要把碗夺回来:“你给我!”

两个人相互争夺,闻原去掰邱健的手,而邱健不肯放手,抢着抢着就撞到了旁边的桌子。

为了做法,闻原在上面点了蜡烛。

夏天的风一吹,蜡烛的火点燃了桌布,火骤然升了起来,率先发现这件事情的是邱健,他瞪大眼睛:“着火了!”

闻原一愣:“我的祭台!”

邱健过去想要灭火,然而闻原想抢救的却是自己的桌子,两个人是在半山腰,火星蹦到了草地上,一瞬间点着了草丛。

弹幕已经疯了:

“这两个人疯了吗,着火了还不快点灭火!”

“这到底是哪里啊,快点打120”

“卧槽卧槽,这真的不是在拍电视剧吗?”

密密麻麻的弹幕铺天盖地袭来,包厢里面的简乔新几个也坐不住了,本意不是引起火灾,也不想引起伤亡,谁知道半途出来个邱健。

简乔新皱起眉,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报个火警?”

闫乾制止了他:“用不着你,我已经让人安排了。”

简乔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难道闫乾还有未卜先知之术,提前知道会着火吗?

闫乾看向包厢的门口,沉声:“进来。”

众人回头看向包厢的门,就看到有人从门口进来,徐穆踏进屋内,他先是给闫乾鞠了躬:“闫先生。”

接着,他对着其他人挥了挥手:“大家好,打扰了。”

简乔新目瞪口呆:“你,你不是……”

徐穆这个人一直跟在闻原后面,不是出谋划策,充当狗头军师的角色,有的时候挺容易让人忽略的,他的长相也属于非常平凡的类型,但越是这类的角色,越是不能轻视。

果然,徐穆轻笑一声:“是的,不过我从去年开始就开始跟着闫先生做事了。”

简乔新看向闫乾。

闫乾不置可否的挑眉:“看叔叔做什么?”

简乔新有些哭笑不得:“我都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闫乾姿态慵懒的坐在椅上上,他修长的腿交叠,对门口站着的徐穆道:“安排好了吗?”

徐穆毕恭毕敬道:“火警这会儿应该到了,您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闫乾嘴角勾笑:“做的很好。”

徐穆并没有一种被夸奖的喜悦,他说:“您看我母亲?”

“她很好。”闫乾端起桌子上的酒,冲他晃了晃:“你去澳洲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一路顺风。”

徐穆如释重负,从他唆使闻原安排人去撞简乔新开始,他的母亲就失踪了,老母亲患有心脏病,这让他简直难以入眠。

闫乾找到了他。

帮他做事和母亲,只能选一个。

徐穆是个聪明人,他跟闻原不可能有友情,顶多是利益关系,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徐穆转身要离开,脚步已经迈出去了,身后却传来闫乾的声音:“等等。”

徐穆:“先生?”

闫乾下巴微抬,看了眼简乔新,使了个眼色。

徐穆瞬间懂了,他深深的凝望着简乔新,骤然弯腰举了个躬,沉声:“对不起。”

简乔新微楞。

闫乾看着徐穆,眼神冰凉:“出去吧。”

徐穆连忙出去了,他在闫乾手底下做事,没有一天不恐慌,生怕小命不保,现在终于算是解放了。

公园的那场火蔓延的并不大,主要只是一块草坪起了火,消防来也的很及时消灭了,唯一出现意外的就是闻原。

他因为想在火力抢救那些所谓狐仙的祭品,烧伤了脸,原本漂亮的脸庞算是毁了一半。

网友们也是颇为震惊。

笙歌 :“之前说小新是小三的人现在可以继续出来舞了。”

假装在线:“之前侮辱人的几位怎么不出来了,断网了吗?”

走马星辰:“呜呜小新我爱你,我就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你和闫总在一起真好。”

杠杠:“我说实话,为什么原原跟闫乾分手后,简乔新就和闫总搞到一起了,难道他们俩没点什么奸情吗?”

见盘虾:“呵呵,简乔新肯定是因为钱才和闫乾在一起的,没听原原都说了,闫乾就是个变态。”

微博的热度频繁发酵,连续的几番,使这件事情成为了全民关注的焦点,而焦点的中心人物却十分的平静。

简乔新是在三天后又见到了邱健的,当时是在经济公司里面,邱健来给闻原办理解约的手续。

两个人站在走廊上,各站一方,仿佛中间隔着天堑。

邱健戴着口罩,手里还端着几本文件,他看着简乔新,沉声:“小新,我们能聊几句吗?”

简乔新还没说话,就听他说:“我要走了。”

他一愣。

邱健平静的说:“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我们能聊几句吗,就几句。”

简乔新沉默片刻,半响,他点点头。

两个人是去了楼下不远处的咖啡厅,这里有单独的小包间,很安静,适合说话和聊天。

邱健给他点了被不加糖的拿铁:“我记得你喜欢喝这样的,你说你喜欢苦。”

简乔新抿了一口咖啡。

“我准备回老家了,如果没意外的话,这辈子应该不会回来了。”邱健手里握着同样的拿铁,轻声:“带着闻原一起。”

听到闻原这两个字,简乔新有一瞬间的惊讶,他拿着勺子搅动咖啡:“他的脸怎么样了?”

邱健回答的干脆:“毁容了一点,他现在整天神叨叨的,总是说狐仙会来找他惩罚,我准备带他回老家了,就在……在那里过日子。”

简乔新说:“他同意吗?”

“嗯。”邱健失笑:“他受了刺激,现在退出娱乐圈远离你们的生活也好,以前他总是说怀念以前的生活,想念家里那小楼,现在也算是能回去了。”

简乔新沉默不语。

邱健看着面前人温润的眉眼,他抿了一口咖啡,苦的发麻:“小新,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简乔新:“用不着。”

邱健连忙道:“是我说,也替闻原跟你说声对不起,以前做了不少的错事……希望你别放在心上,虽然我嘴上不承认,但是我知道,闫先生是比我强百倍的,你跟着他,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简乔新心底微微叹息,他放下勺子:“说完了吗?那我走了。”

“小新!”

邱健仰起脸,他似乎鼓足了勇气:“那个时候,我说要娶你,跟你过一辈子,是认真的,我们在一起的那几年,我是在认真的爱你的,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也是我配不上你,我只是……”

简乔新撩起眼皮看他:“都过去了。”

一句话把所有都堵了回去,邱健似乎也有所准备,他抿了抿唇,终于沉重道:“再见,小新,祝你前程似锦。”

初夏的阳光很热烈,午后的风很轻柔,咖啡厅里面很安静,这次的分别也没有多余的争吵,没有多余的仪式,甚至没有拥抱,没有送别。

真正离去的那次,居然是最安静的一次。

简乔新目送邱健离开,收回目光的时候忽然看见邱健遗落在桌子上,他抱着的那一叠资料拿起来要给邱健送过去,然而一拿起来,夹子里面的纸便滑落下来。

那不是解约的合同,而是一张张交易流水。

简乔新神情一正,翻看起来这些流水,这都是闫氏和一个不知名公司的来往,走的账全是从公司的账,然后去处和用处全都不详细,这叠纸应该是账本的复印件。

简乔新喃喃道:“这是账本……”

收拾好文件,简乔新火速的带着这套文件回到了公司,他打了个电话给闫乾,那边却无人接听。

简乔新无奈只好自己去顶层找他。

刚到顶层闫乾的办公室附近,就看到守在门口的李秘书,简乔新主动走过来:“李秘书你好,我找阿乾。”

李秘书看到简乔新似乎有些震惊,又有一瞬间的恐慌。

简乔新微微皱眉,看这个情形似乎有些不对,他看了一眼紧闭的办公室的门,微敛神色:“是有人在里面?”

李秘书一愣,一瞬间恢复了神态,他一笑:“是,闫总在里面跟几个高管开会呢。”

他的话音刚落,室内就传来女人高声的话音声,隔着门扉都掩不住,从这里听起来很是暧昧。

李秘书:“……”

苍天,我太难了。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59章 你给我按摩吧 下一章:第61章 你把我当儿子
热门: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 花娇 独裁之剑 恶梦的设计者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梦幻西游大主播 阁楼里的女孩 网游之练级专家 十宗罪1 法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