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你把我当儿子

上一章:第60章 一出好戏 下一章:第62章 你愿不愿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简乔新和李秘书对视一眼。(格 格 党)

李秘书怎么说也算是首席的大秘书,紧急应变这点能力还是有的,他看了眼门,解释道:“里面的就是……女客户。”

简乔新点点头,表示理解:“既然里面有客户那也不便打扰,不如我去休息室内等着?”

李秘书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主动抬步,连忙带他过去:“那您跟我这边走。”

两个人刚要抬步离开,屋内就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砰”的一下,简直像是大型案发现场。

简乔新脚步一顿,朝屋里多看了一眼。

李秘书的冷汗都落下来了,他强行解释:“可能,可能不小心碰到杯子了,一会儿我让人进去打扫一下。”

简乔新微微一笑:“先去休息室吧。”

李秘书连忙带他过去,说实话,他已经对简乔新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个青年是当真沉得住气,这种性子的人,都是十分可怕的。

休息室距离办公室不远,走两步就到了。

李秘书送他进去之后站在门扉处:“您有什么吩咐直接跟我说就好了。”

“谢谢。”简乔新在沙发上坐下,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自己倒了杯清茶:“您辛苦了。”

李秘书说:“应该的,那我就先去忙了。”

简乔新微微抬头:“等等。”

李秘书脚步一顿,有些紧张的回头,居然莫名的有一种在为总裁遮掩出轨的既视感。

简乔新将茶壶放下,修长白皙的手端起茶杯,温润的眼底含着笑意:“是赵小姐吗?”

李秘书瞪大眼睛。

沙发上的人慢步走过来将茶杯递到李秘书的手中:“谢谢送我过来,您去忙吧。”

李秘书机械般的端着茶回去,站在办公室门前的时候,他喝了口茶缓了缓神,深深地感觉到了难搞,夫人也不是个好糊弄的角色啊。

办公室内的争吵还在继续着,不过认真计较起来,闫乾是在争,而赵桃是在吵。

闫乾稳坐钓鱼台般坐与沙发上,不动声色的看着地上碎片,他“啧”了一声,轻笑:“你这一生气就得摔东西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赵桃气呼呼的坐下,她的脸气的通红,声音也含着怒意:“我从以前就是这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变过,变的人只有你!”

闫乾安静的听着,慢条斯理:“小姑娘说话可要讲讲道理。”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赵桃掐腰:“你说,论起样貌,论起家世,我到底哪点比他差,你怎么就瞎了眼呢?”

闫乾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摆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是为了商议项目而谈?”

“我想谈什么就谈什么,你别忘了,是闫氏亏损了赵家的钱,你得听我的!”赵桃不许他转移话题,骄横道。

闫乾单手靠着沙发的扶手,他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她,只是话语里面带着些叹息:“瞎了眼的人真的是我吗?”

赵桃一愣。

“咱们在学校里面的时候就认识吧,那个时候我记得,好像……是在美国。”闫乾稍微想了想,好整以暇道:“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那浮于表面的优雅,喜欢那戴在脸上的面具,还是喜欢那虚伪的热情。

闫乾说:“可我不是什么好鸟,生意人手里没有干净的,你骨子里喜欢的只是你愿意看到的我吧?就连伯父都能看出来,我实非你良配,你怎么看不清呢?”

你喜欢的是真正的优雅公子,而我只是披着那皮囊的地痞流氓而已。

赵桃眼眶微红,她不得不承认闫乾其实说的对,其实她自己也一直都知道的,只是骨子里面的倔强让她不能服输罢了,深吸一口气,她反问:“你说的振振有词的,难道简乔新就是你的良配吗?”

闫乾一听提起他,轻笑了一声,他说:“不是啊。”

赵桃一愣,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对面的人,这一次,她破天荒的在闫乾的脸上看到了所谓真正的温柔。

闫乾摆了摆手说:“他不适合闫家,也不适合我,我俩秉性和条件都不合适。”

赵桃嘟囔:“那你……”

闫乾的声音并不高,却有一种莫名的力量:“但他是我选的啊。”

不管是和你被约定俗成的婚约,还是和闻原被老司令安排好的姻缘,都是外人加诸于身的。

只有简乔新,是自己选择的。

闫乾嘴角勾笑,对着赵桃说:“没办法,你知道我也眼瞎心盲,就选了他了,能怎么办呢?”

赵桃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

闫乾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儿,他环顾了这个办公室一眼:“今儿个看起来也谈不了什么项目了,咱们也难得能这么平静的聊聊天,你回去吧,过两天我会移交一些财产和项目,把那笔钱的洞填上。”

可成千上亿的钱,岂是说填上就填上的。

赵桃愣怔的看着他,简直想不到闫乾会做到这般。

闫乾看着她的目光也渐渐变深沉,他的笑意无法达到眼底:“桃儿,我以前一贯以为你就是小姑娘性子,原来的确是叔叔看走了眼,你长大了。”

赵桃莫名的心虚,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被闫乾看透一般,说不太出话来:“阿乾,我……”

闫乾不欲再与她说,直接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他打开桌子上面的文件开始翻阅,顺便按下了按钮:“李秘书,送送赵小姐。”

外面等的焦心的李秘书闻言赶紧进来:“赵小姐,我送您。”

赵桃看了一眼桌前的闫乾,而对方却没有留一点余光给自己,绝情绝义的十分彻底,她咬了咬牙,起身走了。

闫乾继续批阅文件,刚刚赵桃来了一趟,的确让他心气挺不顺的,怎么着也算是好年的友人了,联合邢柔一起里搞他,这样的背叛,怎么都会不顺一阵子。

李秘书从外面进来,他毕恭毕敬道:“先生……”

“砰!”

一叠文件被砸到了地上,气不顺的闫总撩起眼皮看他:“让策划部的经理上来一趟。”

李秘书知道这是对方案不满意了,他捡起来,想起夫人还在休息室里面:“先生,夫……”

“夫什么?”闫乾挑了挑眉:“听不懂人话?”

“……”

李秘书火急火燎的抱起文件,在关门的时候赶紧道:“夫人还在休息室里面等你,就刚刚你跟赵小姐在里面谈的时候早就到了!”

闫乾:“……”

看着被火速关上的门,他陷入了沉思,或许,该换个秘书了?

休息室里面的简乔新在刷微博。

微博主页里面有很多对于这次事情的各种言论,而且出乎意料的,大部分的人都不看好他跟闫乾。

“我觉得这对怕不是为了报复前男友才在一起的?”

“怎么看都不搭配啊,总觉得会分手。”

“闫总真的喜欢他吗,我也觉得就是为了报复闻原,或者,只是为了责任?”

简乔新一页页的留言翻着,发现评论大多都是这样的,看着看着,他自己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来了。

闫乾他,是为了责任才跟自己在一起的吗?或者说,只是单纯的可怜他?还说因为然然?他会真的喜欢自己吗,想想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喜欢的。

正想着,手机被人拿走,闫乾站在沙发后面,手担在沙发肩上,姿态慵懒:“你看什么呢?”

简乔新一愣,他赶紧坐起来想抢手机:“没什么!”

然而已经晚了,闫乾将手机拿过来随意往上滑,专挑简乔新看过的看,随便看了一页后嗤笑一声:“这说的什么屁话。”

手机被他直接扔在沙发上,闫乾瞧着他:“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也值得你在这里埋头苦看?”

简乔新被当场逮捕,他耳廓红了一片:“就,就随便看看吗。”

闫乾可不信,刚刚他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简乔新脸上的表情凝重的仿佛在思考什么人生哲学。

他稍作思考:“你最近雁导的那部戏拍的怎么样?”

“那部?”简乔新想了想,老实说:“快杀青了,就这几天了,就……之前从怀了然然就开始拍了,然后复工到现在也有二个多月,拍了小半年,现在进度已经快结束了。”

闫乾“嗯”了一声:“你接下来的工作,有安排吗?”

简乔新还没问过农拜,不过他先问闫乾:“怎么了吗,是有事情需要挪出来点时间吗?”

闫乾把玩着简乔新的领子,随意道:“是有点事情,不急,你先杀青了再说。”

“……”

有些事情你越是不知道,就越是好奇,好奇的紧,但闫乾不肯告诉他,他也是肯定问不出来的。

简乔新一下子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原因,他赶紧把桌子上的文件夹拿起来递给他:“闫先生,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闫乾目光微敛,伸手接过文件夹子随意的翻了翻,在扫了几眼后神色凝重起来,他撩起眼皮看着简乔新:“从哪里拿到的?”

简乔新赶紧道:“邱健给我的。”

他以为闫乾会说一下这个文件有什么作用,然而——

闫乾眉一挑:“你去见他做什么?”

“……”

简乔新被他的目光看着,莫名的心虚,他移开眼睛:“就……见最后一面,道别啊。”

闫乾眯了眯眼:“他跟闻原厮混在一起,你居然还有心情去跟他见最后一面,你脑子呢?”

简乔新硬着头皮:“那,那这个文件到底是什么啊?”

“账本。”

闫乾合上文件夹:“闫房私自挪用公款的真账本。”

简乔新瞪大了眼睛,他之前看的时候就想过这可能是账本,但没有想到这居然真的是,邱健到底是哪里来的能力,居然能够搞到闫房的账本?

闫乾在沙发上坐下,嘴角勾笑:“你们的感情还真是令人艳羡,邱健就算是顶着被邢柔秋后算账的风险,也要把复印件给你。”

“……”

屋内渐渐开始蔓延起淡淡的醋味,挡都挡不住。

简乔新给他倒了一杯水,顺势借题发挥:“你跟赵小姐的感情也真是令人艳羡,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闫氏,我还以为这里是赵家呢,总是瞧见她。”

闫乾握着水杯,挑眉看他:“李秘书跟你说的?”

“还用说?”简乔新语气不自觉酸溜溜的:“你们的动静隔着门板都能听见,根本不用说好吗?”

闫乾倒数很少见着简乔新这妒夫的模样,他嘴角勾起坏笑:“什么动静,你说说,叔叔给你好好解释解释。”

“……”

简乔新狠狠地瞪他一眼。

闫乾噗嗤的笑,喝完了手里的水:“她以后不会来了。”

简乔新一愣。

“过两天,公司的事情就要全部移交出去了。”闫乾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一般轻松:“跟赵家的合作到此为止了。”

简乔新有点担心:“是出了什么事吗?”

闫乾摆摆手:“用不着你操心,我心里有数,你这个账虽然不是原件,但到底也是省了不少事,叔叔得给你奖励。”

简乔新好奇:“什么奖励?”

闫乾瞧着他,神秘一笑:“秘密。”

“……”

简乔新万万没有想到奖励来的是那么的突然,而所谓的有点事情,居然跟奖励是这么的息息相关。

剧组举办杀青宴的当天,玩到了很晚,简乔新也算是个不能喝酒的,出来的时候两腿都打晃。

闫乾把这个醉鬼领回去的时候,简乔新还扒拉着他不肯下来。

好不容易把人领回家扔床上,闫乾准备起身的时候,后面的人又黏了上来,像是个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闫乾挑了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简乔新,你现在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醉了的酒鬼脸颊通红,浑身都沾着酒气,他倒是真的思考了一下,喃喃道:“我叫……我叫闫乾。”

“……”

闫乾被他给整笑了,他让简乔新做好,逼他直视自己,沉声:“那我是谁?”

床上摇摇晃晃的人努力的睁开眼睛,注视着闫乾片刻,嘟囔道:“你是……你是……”

闫乾:“我是谁?”

“你是然然。”简乔新凑过来想亲他,闫乾黑着脸把他推开:“你把叔叔当你儿子?”

简乔新骤然被推开,他有点委屈,趴在床上缩成一团。

闫乾推了他一下:“去洗澡。”

简乔新一动不动,又攀了上来,因为刚刚的动作,他的衣裳已经有些凌乱了,夏天本来穿的就少,这会儿子衣衫半漏更是勾人。

青年搂着闫乾,鼻息喷在闫乾的身上,带着酒气,有些热。

闫乾一紧,声音有些沙哑:“去洗澡。”

“你为什么不给我亲?”

“再给你一个机会,我是谁?”

“……”

简乔新沉默片刻,郑重道:“然然?”

室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最后去洗澡的人不是酒鬼,而是闫总,而正在的酒鬼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

夏日渐渐来临,温度也高了起来,简乔新在大床上醒来的时候,宿醉使头疼欲裂。

他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却发现自己睡的并不是客卧,而是主卧。

简乔新揉了揉太阳穴起了身,他走下楼的时候,楼下的闫乾正坐在餐桌前用早饭。

男人的动作慢条斯理,看起来十分优雅。

简乔新莫名的心虚,他慢吞吞的走下楼,主动打招呼:“早啊。”

“嗯。”

闫乾看了一眼旁边的椅子:“坐。”

简乔新怯生生的拖起椅子坐下,他看了一眼闫乾,想起昨晚来,有些胆战心惊道:“那个,闫先生,昨天晚上是你送我回来的吗?”

闫乾给面包涂了酱,不置可否:“嗯。”

“……”

这态度太让人忐忑了。

简乔新努力的想回忆一下昨天晚上他做了什么却无济于事,最后,他只得道:“我应该没耍酒疯吧。”

话音落,闫乾的动作顿住了,男人放下手中的勺子,他撩起眼皮看了简乔新一眼,皮笑肉不笑:“你觉得呢?”

“……”

简乔新被他看的头皮发麻。

他有点踌躇,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只得试探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

闫乾挑眉,反问他:“比如呢?”

“……额。”简乔新绞尽脑汁都想不到,也不敢往可怕的想,不过看着闫乾这个模样,他有有点胆战心惊:“我跳脱衣舞了?”

闫乾关注点感人,他的语气有些危险:“你以前喝醉,给人跳过脱衣舞?”

简乔新疯狂摇头:“没有没有!”

“那你问什么?”

“因为你的表情很吓人啊。”简乔新喉结上下滚动:“我真的干了什么吗?”

闫乾回忆起昨晚的乌龙,决定不与他争论,吃完早饭后,对着胆战心惊的简乔新道:“今天跟我一起去公司一趟。”

简乔新:“经济公司?”

“嗯。”闫乾慢条斯理的拿着餐巾布擦手:“去办点事。”

简乔新一下子想起来之前闫乾说给他的奖励了,虽然这个奖励在自己耍完酒疯之后给就显得那么鸿门宴。

一路到了公司,闫乾领着他直接去了经纪人的屋里。

农拜一看到闫乾来了,连忙从椅子上起身,亲自接驾:“闫总,您来啦。”

简乔新从后面进来,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家经纪人,不知道这是在搞什么飞机,整的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闫乾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拿过来给他看看。”

农拜应了一声,从办公桌的文件夹取出一个文件来放到简乔新的跟前:“小新,你看下这个综艺的邀约,签个字,后天就可以出发了。”

简乔新将信将疑的拿过综艺合同来看,这是一档——夫妻搭档的综艺节目,主题就是:生活,团队,合作。

农拜在旁边凑过来:“这个综艺现在可火了,而且它只需要拍五天,你跟闫总接下来的五天正好有空!”

简乔新惊讶的看向闫乾。

闫乾点了点头:“公司的事情暂时移交出去了,有五天的假,正好陪你去玩玩。”

玩玩

如果是出去度假什么的都算是玩玩。

可是拍综艺,那就是在全国的观众面前直播啊,如果简乔新没记错的话,闫乾是非常讨厌在大众面前露面的。

他迟疑道:“这样好吗?”

闫乾姿态慵懒的坐着,懒洋洋:“有什么不好的,叔叔都不担心,你操心什么?”

简乔新无言了,他看了一下剩余的嘉宾,然后居然发现,这个夫妻档可了不得,还有一对夫妻居然是娱乐圈的当红影帝啊!

农拜凑过来:“是的是的,看到了吗,傅楼归和简单,影帝都会参加,咱们这个咖位可是不低啊。”

“……”

好吧。

对于这个综艺,简乔新是不抗拒的,不管以什么形式,只要他跟闫乾在一起就行了。

出发之前,他收到了来自节目组的问候,导演用非常亲切的口吻道:“ 两位嘉宾在来的时候一切行李从简就好,这里一切都是准备好了的。”

简乔新发出了天真的声音:“这个节目组真不错,东西都提前准备好了呢。”

闫乾嗤笑一声。

录制节目的当天,做飞机到达到土工岛的时候,海风阵阵,在这里就算是穿短袖都不会再觉得冷了。

节目组的人站在船上接他们:“各位,欢迎来到浪漫旅行,我们先上船吧。”

简乔新跟闫乾带着的行礼超级少,总共就一个箱子,他回头看向闫乾。

闫乾推着箱子,他穿的很休闲,虽然说是在录节目,可却比平日里面还惬意,仿佛就是来度假的,随意看了眼船:“上去吧。”

四周的摄像大哥们早就架好了机子,一路跟拍十分敬业认真,船上面已经有不少剧组的工作人员在守着。

简乔新在轮船的第一层见到了导演,他问:“怎么就我跟阿乾到了?”

导演说:“其他人还在来的路上,我们可以先过去。”

轮船已经启动了,今天的海上风平浪静,简乔新搞了半天终于明白这一期居然是要在一个岛上待五天。

等导演组过去后,他对闫乾悄咪咪道:“是什么度假岛吗,没听说过这边还有海中心的村子啊?”

闫乾靠着游轮的栏杆,他把玩着手里的墨镜,闻言轻笑:“为什么不能是荒岛?”

简乔新:???

这他妈不是个旅游度假综艺吗?

抱着对于节目组良知的最后一丝幻想,从轮船下来的时候,简乔新还有期待,但道面对着荒芜的沙滩,还有一望无际的椰树林时,他愣住了。

身后的导演发出了丧心病狂的声音:“接下来的五天各位就在这座岛上度过了,祝大家玩的开心,玩的高兴啊!”

简乔新僵硬的转脖子:“导演,不好意思我问一下,晚上住哪里?”

导演耿直的笑:“以天为盖,地为席,畅想大自然,不好吗?”

“……”

我刀呢?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0章 一出好戏 下一章:第62章 你愿不愿意
热门: 赤龙 魔痕 复仇 法蒂玛预言 理发师陶德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我杀了他 九黎传说 幸福假面 夺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