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你愿不愿意

上一章:第61章 你把我当儿子 下一章:第63章 你试试我厉害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不过好歹全国的观众都在看着,现场直播拿刀似乎也不那么有趣,简乔新还是忍住了提刀的想法,他试图跟节目组商量:“那我们赤手空拳的在这里也不好吧,来之前你们不是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导演理直气壮:“这座岛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可以变废为宝,直接取用的,当然算是准备好的。(G G d o W n)”

简乔新:???

不行,我刀呢?

还不待简乔新对于这种沙雕事情发表意见,导演已经开始了他新的发言,两个工作人员给他和闫乾一个人送了一张卡。

导演说:“这个卡有三次的使用机会,你们可以使用卡片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闫乾挑眉:“任何?”

导演组的人不知道为何都很怕他,包括导演本人此刻面对闫乾都不得不斟酌回答:“酌情而定。”

闫乾嘴角勾起不明笑意。

导演在这位主的注视下压力山大,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说:“这个卡是有使用限制的,所以希望大家可以合理使用。”

简乔新收起了卡片,他看向两个人的行李箱,迟疑道:“那我们带来的东西呢,行李箱里面的应该可以带着吧?”

这就说到重点了。

导演看着箱子,明目张胆道:“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你们只能留衣服,其他的不行。”

简乔新试图跟他打商量:“我们还带着防晒霜,这个可以留下来吗?”

导演当然是拒绝的:“不行。”

闫乾说:“箱子里面还有方便面,速食火锅,这些我要留下来。”

“……”

导演斗着胆子:“这个也不行。”

闫乾慢条斯理:“那就只留个防晒霜。”

“……好吧。”

显然,比起战斗力只有五的简乔新,闫乾可就没那么好商量了。

闫乾懒洋洋的靠在行李箱上,一副商量的姿态,却不是商量的语气:“送两个帐篷来,晚上风大,他身子弱,不能着凉。”

导演组欺软怕硬,连忙道:“我们这边的确有帐篷,不过需要各位靠劳动结果来换取。”

这会儿是午后,阳光和温度都还适宜。

简乔新有点好奇:“什么劳动?”

“看到那树上的椰子了吗,都熟了。”导演指着不远处,绘声绘色说:“一个椰子一块钱,一个帐篷算你们便宜点100块。”

简乔新回头看向海岛,这里的椰树长的都很好,树上的椰子也不少,一百个估计得摘到晚上吧,他迟疑的看向闫乾。

闫乾撩起眼皮,直接道:“10块一个帐篷。”

导演组都惊呆了:“不可能!”

闫乾似乎真的思考了一下:“20。”

“不能讲价。”导演试图站稳自己的底线:“100块不能再少了。”

闫乾嗤笑一声,拉着简乔新作势要往回走,一副不拍了的架势,吓到了导演组的各位都慌了。

导演说:“20太少了不可能。”

闫乾停下脚步来,慵懒道:“60。”

“好,好吧。”

目睹了这一切的简乔新是目瞪口呆,亲耳确定了导演真的屈服之后,他对闫乾简直是敬佩之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偷偷凑到闫乾跟前,他小声:“想不到导演真的能同意,不知道如果再砍砍价能不能再少一点,你也太亏了。”

“亏?”闫乾提着行李箱往里面走:“这就是我本来要砍的价格。”

简乔新:“……”

不愧是商人。

因为这座荒岛什么都没有,所以他们也就只能把行李暂时放在树下,不过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也都在,所以不怕丢东西。

简乔新环顾了岛一圈说:“我们从哪里开始?”

闫乾看了一眼海岸线,如果不出意外,这五天都要在这里生活,椰子就是重要的换钱道具,巡视钱这种事情是商人的天性,他迈步:“先去里面看看这岛上的椰树范围有多大。”

简乔新对此没意见:“好。”

他们俩没走几步,节目组的另一艘游轮到了,大船停靠在岸边,从上面下来了一对人,新来的一对应该也是听完了导演的狼虎之词,现在陷入了生活的迷茫之中。

简乔新站的并不远,甚至还能隐约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导演继续了他刚刚的表演,开始说:“一个帐篷100个椰子,一个椰子等于一块钱。”

傅影帝面不改色,甚至有心情杀价:“10块。”

“不可能,你别来这套,我们不吃这套的。”

“呵,五个。”

导演:“……”

这次的嘉宾路子都挺狠

最后他们也以60个成交了,当一行人走近过来的时候,简乔新终于看清了传说中的影帝夫夫的真人。

他早闻简单的姿容,如今真真的瞧清了,才明白那句:国色天香。

简单的眉眼精致如画一般,不过一点也不会显得娘,他身上有一股子英气,很好将姿色的美艳和阳刚之气糅合在一起,是一种独到的美。

傅楼归见了闫乾,摘了墨镜扔一边:“好久不见。”

闫乾上前跟他抱了抱:“带夫人来玩玩。”

简乔新吹着海风,他看着两个叙旧的人,迟疑道:“你们认识?”

“同学。”傅影帝痞里痞气的搭着闫乾的肩膀:“当年逃课翻墙……”

他旁边的简单拍了他一下。

傅楼归看向摄像大哥,露出“和善”的微笑:“刚刚那句剪掉。”

摄像大哥:“……”

简乔新很难相信,闫乾不是金融专业吗,为什么会和傅影帝是同学,难道当初傅影帝不是念的影视学院吗?

两个男人在那边叙旧,简单就勾着简乔新聊天。

简乔新见着他有些拘谨:“你好。”

简单轻轻的笑了:“你不用跟我客气,叫我蛋蛋就好了,星辰经常跟我提起你的,之前我一直在国外的剧组没得空回来,咱们家其实住的挺近的,下次你得了空就过来串串门。”

简乔新想不到影帝这么平易近人,他有些受宠若惊:“好。”

“你怎么会来这个导演的综艺。”简单把行礼放在树根:“他很坑爹的。”

不远处传来导演的死亡凝视。

简乔新其实没有参加过多少综艺,他一直以来都是在拍戏,没什么其他的活动,所以也不是很了解这一块:“你还参加过导演的别的综艺?”

简单点点头,给他列数:“第一次参加他的综艺的时候,给我们放在一座山上被各种虫咬,放一个莫名其妙的庄园里面找内奸,去雪山上寻找旗子。”

“……”

简单顺便替简星辰说了:“星辰第一次参加他的综艺时,晚上睡的坟地。”

简乔新:“……”

他到底还是太年轻,如果来之前但凡多打听打听也不会签约的。

不过他还是很好奇:“那你跟傅影帝都知道他这么坑了,为什么还来这个综艺呢?”

“没办法。”简单说:“因为傅哥说很久没跟老同学聚一聚了,而我恰好也对你很好奇,就过来了。”

简乔新有点不好意思:“我也很喜欢看您的剧。”

简单来了点兴趣:“你喜欢哪一部?”

“《织云星上》雁导拍的。”简乔新提到雁导就有点心有戚戚:“前些日子我才从雁导那里杀青。”

简单噗嗤的笑:“他很凶吧?”

简乔新不敢说

“你不知道,我拍织云星上的时候,第一次去选角,都差点被他骂哭过。”简单现在已经可以笑着说那些事情:“在剧组的时候,也差不多,不过雁导的确是位好导演,在他哪里可以学到很多的,说起来我怀孩子的时候,就是在雁导的剧组里面。”

简乔新眼神一亮,他想说自己怀着然然的时候也是,可惜这是在录节目的时候,不好说。

简单默契一笑:“我知道,我听说了。”

简乔新也被他带的渐渐放开了,他们聊到微博的时候说:“我一般不太看敢看评论,可能是我路人缘不太行,总是被骂……”

“啊那你应该看看我的,骂我的人可以绕这座岛一圈。”简单今天是真的开心,他笑着说:“习惯着习惯着,已经能把这种事情看成一个乐趣了。”

两个人一聊起来就相见恨晚,实在是有太多的共同话题了,最后等不远处的两个男人都把岛环游一圈回来了,他们还盘腿坐在椰子树下面聊的难分难舍。

闫乾靠在树干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聊什么呢?”

简乔新火速的站起身来,他拍了拍衣裳的土,殷切道:“就随便聊了聊,你们回来了?”

“嗯。”闫乾手里还捧着个椰子,他走过来:“得要个工具箱。”

简乔新赶紧把卡拿出来:“我去换?”

闫乾瞧着他老实巴交一心一意相信自己的模样,嘴角勾起笑:“你不问问我要来做什么?”

简乔新动作一顿,后知后觉:“做,做什么?”

闫乾半蹲在他面前,那挪揄的目光看的简乔新脸一红,他呐呐的解释:“反正你肯定有用啊。”

闫乾把椰子放到他怀里,声音低哑带着磁性:“乖,叔叔给你弄椰子汁喝。”

导演组虽然各种坑爹,但做事到底还是靠谱的,说可以换东西就可以换,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是闫乾去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整个导演组还是更怕和闫乾打交道一些,换东西这种事情闫乾去,绝对不会吃亏。

闫乾用一次的机会抱来了整个工具箱。

简乔新凑过去蹲着看:“这里面都有些什么啊?”

“一些必需品。”闫乾三下五除二把箱子打开给他看,这小工具箱里面小锤子,小刀,小铲子,小网,小耙子,手套,一应俱全。

简乔新看到这个福至心灵说:“我们晚饭有着落了!”

闫乾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轻晒:“我们小新可真聪明。”

简乔新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帮着把椰子弄过来:“我也是说说,其实也没试过赶海,但是退潮的时候肯定会有不少海鲜,这岛上也没别的吃的。”

“到时看看。”闫乾把椰子用小锤子开:“叔叔总不会让你饿着。”

简乔新盘腿坐在他对面,这会儿午后的太阳很热,他身上流了不少的汗,而围着岛四周转悠的闫乾比他更热,这会儿汗已经打湿了后背。

两个人现在已经坐在了椰树的树荫下面,简乔新干脆就拿了一个椰树的叶子给闫乾扇风。

闫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你不热?”

简乔新摇摇头:“你比我热。”

闫乾用小锥子将椰子彻底打开,递给他尝一口:“尝尝。”

“好。”

简乔新接过来抿了一口,其实刚刚打开的椰子汁并不甜,甚至还有点涩涩的,但是在岛上只有这水可以喝,而且这是闫乾给他弄的,就算嘴里不甜,心里也是甜丝丝的。

他们开完了一个椰子后,闫乾把小锥子借给了傅楼归,让一旁的影帝夫夫俩也开。

简乔新喝了几口停下来,擦了擦嘴。

闫乾见他喝完了,这才接过来喝了两口,品了品,微微皱眉:“你那么看着我做什么?”

简乔新一哽,收回了放在椰子上的目光,他有点讪讪的:“够不够喝,要不咱们再开一个吧?”

其实他只是看到闫乾那么自然的对着他喝过的地方有些脸红心跳,他跟闫乾亲密的接触不多,所以单单只是这样就足够让他耳廓通红了。

闫乾不置可否的挑眉:“开那么多做什么,你还想喝?”

简乔新连忙摇头:“不用,我不喝了。”

海风徐徐的吹过来,一行人打探过地形之后就可以开始正式开工了,这次的节目总共就他们四个人,分成两队各自开工。

简乔新跟在闫乾后面道:“咱们跟蛋蛋他们分开的吗?”

“怎么?”闫乾侧目看他一眼:“你不想跟我在一块?”

“没!”简乔新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连忙解释:“想,想的,我想跟你待一块儿。”

闫乾捏了一把他的脸,看他脸红脖子粗的,不逗他了,将手伸进口袋里面摸出来一卡张递给他:“喏,收好了。”

简乔新接过来一看,这不是节目组给的,可以换东西的卡片吗?

卡片握在手里甚至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简乔新仰起脸看着他:“怎么给我了?”

闫乾漫步踩在林间的草地上,悠闲自得,仿佛两个人真的就是在度假一般轻松:“你自己想要什么就换什么。”

简乔新一愣:“可是我自己的还没用呢。”

“没事,你先用叔叔的。”闫乾侧目看向他,眉宇间的脾气毫不掩饰:“反正叔叔想要什么的话,一般可以敲诈。”

“……”

合适吗,导演好像能听到啊喂。

当然最后简乔新还是听话的把卡给收起来了,他不想因为这种小事惹闫乾不高兴,也不想破坏了这种难得惬意的气氛。

闫乾带着他停在一片椰树林下面,节目组为了防止他们爬树实在是危险,给了专门爬树用的工具。

男人弯腰穿上爬树用的登杆脚扣:“你去摘那些矮的。”

简乔新看着这棵树最起码也有二三米高,闫乾脚上穿着那个他实在有些不放心:“用我在下面看着点吗?”

闫乾挑眉,轻笑:“你想被砸满头包?”

“……”

简乔新十分老实说:“那我还是去摘小的吧!”

摘椰子这种活儿看似不难,但如果一直持续这种体力活就会很累,尤其是今天,没有什么风,气温也不低,原本简乔新只是稍微出了点汗,这会儿不仅满头都是,身上的汗也在往下滑。

椰子一颗颗的掉下来,他靠着树数:“一,二,三……四十二。”

这一片大概已经摘了十几颗树了,摘椰子并不是最累的,最累的上下树,爬来爬去,这才是真正的体力活儿。

闫乾从树上下来的时候,简乔新已经数完了,他问:“多少了?”

简乔新老实说:“42个了。”

“嗯。”闫乾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趁着这会儿有太阳,得想办法生火。”

说实话,如果这里不是闫乾提到生火的事情,简乔新都没有想起来这一茬,他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转身去问摄像大哥:“你们这边会给打火机吗?”

摄像大哥老实憨厚的摇了摇头。

简乔新:“……”

ok,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没有打火机,去哪里搞火?

闫乾看了眼还正高的太阳,他把手表摘下来:“折射试试?”

简乔新忽然觉得闫乾无所不能,有他在的地方困难总是可以轻松解决,之前听说过有用放大镜取火的,也听说过钻木取火的,镜片折射虽然见过,但那不是放大镜吗?

闫乾看向简乔新,他把手表递给他:“你去试试,叔叔把剩下的摘完。”

???

忽然被委以重任的简乔新有些无措:“要不还是我摘吧,你去生火?”

闫乾给眼前的青年擦了下头上的汗,语气温柔:“生不出来火也没事,主要是想让你去歇着玩会儿,看都热成什么样了,这里有我就行了。”

简乔新忽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累吗,他没有闫乾累,闫乾干的活比他多的多,这会儿居然让他先去休息。

他抿了抿唇:“我陪你一块弄完,然后一起去生火……”

“听话。”闫乾语气加重了一些:“这里用不着你,生火也很重要,晚饭靠你了,嗯?”

简乔新拗不过他,只好点点头,拿着价值千万的表,去干重如泰山的任务。

生火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在椰树林里,虽然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火灾,而且他到底能不能搞出火来都是个问题,但还是防患于未然比较好,所以简乔新还是慢悠悠的回沙滩边去搞个小浅滩子,拿个干叶子就着太阳来生火。

简乔新晃悠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简单。

巧的是,蹲坐在哪里的简单,也拿着块手表在泰阳光下摆弄,手底下是一片小柴火,生火生的十分认真,就是没有任何火星子产生。

简乔新主动过来打招呼,在他的身边蹲下来:“哈喽,生火呢?”

简单闻言抬头,擦了把头上的汗:“是啊,我在这儿十分钟了,别说火了,就连个烟都没冒。”

“是吗?”简乔新在他的旁边也刨了个坑:“那我也来试试看吧。”

简单看着他的动作噗嗤的笑出声:“咱俩这是开启的组队生火模式?”

简乔新接梗的非常快,他故作正经低声道:“简单同志,您的队友简乔新申请进队,是否接受?”

“接受。”

两个人嘻嘻哈哈开始一起生火,虽然斗志盎然,但在外面蹲着晒太阳,半个小时过去的了,手里的干柴一点动静都没有。

简乔新看着没有一丝变化的柴火陷入了沉思:“我觉得,钻木取火似乎都比这个可行。”

简单狐疑:“为什么?”

“因为钻木取火有人成功过,但用手表搞的,我还没见过呢。”

简单把手表装起来,直接在地上坐起来了,他捧着椰子喝水:“实在不行咱今天吃椰肉凑合过吧。”

简乔新想了想,他其实倒还好,就是闫乾今天是真的累啊,忙里忙外的,体力活干了那么多,光吃个椰肉还不得被饿死吗?

他的手已经摸到了口袋里面的卡,实在不行就跟节目组要个打火机吧。

不远处的沙滩上,导演组们已经搭起了凉棚,坐在那里看戏的导演终于是良心发现走了过来。

“各位,知道你们生火困难,我们这里有个小游戏,如果两位赢了,就可以免费得到一个打火机。”

简乔新来了兴趣。

一旁的简单参加过很多次这个导演的节目,这会儿已经是个老司机了,他拦住了简乔新:“别高兴的太早了,多半有坑。”

果然。

导演笑眯眯的拿出两个对讲机来,然后说:“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给傅哥和闫先生递了个通讯器。”

通讯器也被送到了简乔新的手里。

导演说:“二位现在可以给各自的先生打个通讯,然后询问他们,就说,你们得到了机会可以饱餐一顿,但能吃饱饭的前提是,他们俩可能要饿两天,询问对方是否愿意。”

说完后,导演补充了一句:“如果对方说不愿意,那么你们就同甘同苦,可以得到一个火机,自力更生。”

简乔新问:“如果他说愿意呢?”

“那么我们不但会提供火机,还会提供烧火的架子,以及晚上睡觉的被子。”导演笑眯眯道:“玩吗?”

一边的简单想也不想的点头:“玩。”

反正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有什么不玩的。

他先来打通讯,那边的通讯很快的接通了,傅楼归的声音含着笑:“媳妇,什么事?”

简单很直接道:“导演说了,一会儿他给我提供大餐,但吃的条件是,你得饿两天,愿意吗?”

傅楼归微楞,半响,他道:“行啊,你吃吧。”

简单笑:“火没生出来,你得吃椰肉了,得饿两天了。”

“没事。”傅楼归看了眼不远处的闫乾:“我们糙汉子吃什么都行,饿什么不能饿媳妇不是。”

通讯结束了。

导演笑眯眯的看向简乔新:“该你了?”

简乔新居然有些踌躇,虽然他觉得闫乾多半是会同意的,但还是忐忑不安,最后还是按下了通讯。

那边的通讯被很快的接听了。

通讯器那边传来男人懒洋洋的声音:“小新?”

“是我。”简乔新颇为忐忑的看了眼导演,然后火速的低下头,他悄声:“那个,刚刚导演跟我说,就是可以给我吃个大餐,但前提是让你饿两天……”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61章 你把我当儿子 下一章:第63章 你试试我厉害吗
热门: 死神的精确度 球场狂徒 最佳女婿 鸽群中的猫 飞剑问道 疑案追踪 异域深眠 西班牙披肩之谜 诡案罪4 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