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私生子

上一章:第79章 酒店抓奸 下一章:第81章 流言绯闻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几乎是老闫一回到了闫宅,闫乾也跟着回去了。

简乔新比他晚一些后到的。

宅子从外面看不出来有什么混乱,仆从们井井有序,但如果细细品一品,还能能感觉出来一点点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一个侍女穿着黄色的围裙刚好从他的面前走过,手里端着精致的茶壶杯子,应该是要给客厅送去。

见了简乔新,侍女微微弯了弯腰:“少夫人。”

简乔新点头致意,顺便问道:“里面怎么了,还好吗?”

“还好。”侍女也不敢多说:“老爷跟家主,还有夫人都在,您可以亲自去看看。”

简乔新知道她也难做,便道:“好。”

跟着侍女走同一条道,现在是夏天,闫家是中式的园林,但设计的很巧妙,卵石地有水洒,花园里面的花朵和小径能保持湿润,走廊上也有中央空调,并不会闷热。

顺着小道走到主客厅,里面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砰!”

一道茶壶碎裂的声音在客厅里面响起,简乔新瞄了一眼,就是刚刚那个侍女送来的茶壶,想不到这么精致的茶壶这么快就寿终正寝了。

闫乾坐在主座下手的位置,朝门口看了一眼,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坐。”

简乔新点了点头,又给上面的老闫鞠了躬才过来坐下。

邢柔正跪坐在地上,她精致的发型已经散落了,这会儿看着有些狼狈,因为哭的是梨花带泪,所以妆容也散了,看上去非常的糟糕。

看到简乔新来了,她的眼底划过意味不明的光。

老闫刚刚在宾馆的外面,该听的不该听的全都听了个遍,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才道:“你在外面有私生子,把那个孽障带过来。”

邢柔有些慌了:“没有私生子,老公你别听闫房那个孩子瞎说,他懂什么。”

老闫苍白的面带着些凌厉:“你等我亲自去查?”

邢柔的呼吸一怔。

“父亲。”闫乾从座位站起身,走到老闫身后,伸出手给他顺了顺气:“您身子不好,不要气坏了身子。”

话到一半,闫乾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邢柔,嘴角勾起笑:“您本来就病没好透,再这么劳心劳神的,可怎么是好?”

老闫轻咳了一声,拍了拍闫乾的手,想不到这么多年,转来转去,还是自己的这位儿子最关心自己,也最顶用。

他叹了口气:“阿乾,你母亲的事情,就拜托你去查了。”

邢柔瞪大了眼睛:“老公!”

怎么可能让闫乾去查,谁都知道闫乾跟她有多么的不对付,现在老闫将这个机会放在闫乾的手里,这不是活生生的,明摆着要治自己与死地吗?

老闫挑眉:“你还敢喊我?”

跪在一边的闫房惊呆了,他连忙道:“父亲,父亲你不能相信闫乾,他这个人诡计多端,他当任家主的时候,对我和二弟多番打压,害的我们在公司根本立不了足!”

老闫的血压上升,今天的一切对于他来说打击都太大了。

闫乾站在老闫的身边,撩起眼皮看地上的人一眼:“大哥无法立足?那公司的公款被挪动了1亿三千万,难道是自己飞走的?”

闫房的脸一白。

闫乾淡定的丢下了一颗深水炸弹:“大哥拿着钱在赌场玩的可开心?”

邢柔也不可置信的看着闫房:“你……你去赌场?你这个逆子,你不是跟我说是用在开新公司上面吗?”

闫房赶紧道:“妈,你怎么能相信闫乾的话,我是冤枉的。”

“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想起来了。”一直坐在旁边的简乔新温声道:“前段时间我去医院检查身体,遇到了俞医生,他跟我说,他的师兄弟也有在为闫老先生医治身体呢,但是前段时间有人用天价收买他,想要在老先生看病的药里面搀些水分。”

简乔新将手里的茶杯轻轻放下:“我就多向俞医生打听了一下,听说对方是个香港人,姓王。”

谁都知道,闫房的秘书姓王,是个香港人。

闫房身子微颤,仿佛一下子被抽去了筋骨一般,他看向简乔新:“你胡说!”

闫乾一见他冲简乔新吼,脸色不太好,绵里藏针:“大哥又知道在说你了?怎么这里谁都没接茬,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闫房一窒:“你!”

眼看大势将去,邢柔连忙道:“老公,老公你听我说,闫乾他,他不是你亲生的,你不该怀疑阿房,你不能信任闫乾,他是个野种,是那个妓女在外面跟别人生的孩子!”

如果这话放在以前说,老闫还会相信,但现在他已经要被邢柔和闫房这对母子给气疯了,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着最后的颜面,他恨不得杀了这对母子。

老闫将另一盏茶壶砸过去,正好砸在邢柔的额头上,厉声:“闭嘴!”

“你们一个个的,我的好儿子,敢要你老子的命,说阿乾不是我亲生的,我看闫房才不是!”

邢柔的动作一僵。

闫乾丝毫不慌,他搀扶着老闫的胳膊,声音儒雅:“父亲您消消气,当心身子,虽然当年爷爷已经亲自鉴定过了,但是母亲既然这么说,不如再去鉴定一下?”

老闫摆摆手:“不必,这个毒妇的话我一句都不会信,阿乾,交给你了,去查清楚。”

闫乾扶着他站起身,沉声:“您放心。”

两个人从邢柔和闫房的面前经过,邢柔含恨的瞪着闫乾,闫乾眼角的余光给了他一个微微含笑的眼神,走了。

留在客厅的简乔新没动。

邢柔跃跃欲试,想要做点什么。

简乔新慢悠悠的端着茶杯,眼角的余光瞥了他一眼,温声:“夫人,如果我是您,绝对不会在这会儿乱动的,不然让下人们知道了,传着多不好?”

邢柔是个好面子的,听到了这话果然火速的站起身,开始整理仪容了,对于她来说,面子比命还要重要。

闫房则是恨恨地看着简乔新:“告诉我,杜月那个贱人在哪儿?”

简乔新有些吃惊:“大嫂怎么了?”

“你少装蒜!”闫房怒吼一声:“肯定是你联合那个贱人给我下套,你告诉我,她在哪儿,我跟她没完!”

简乔新看着闫房歇斯底里,平日里面那副精明的模样完全没了,不知道为何,他居然一点儿的同情也生不出来。

当年,杜月不同意这门婚事,闫房使了诡计逼迫杜家,强迫结婚,后来,结了婚后,闫房有家暴的倾向,没过几年的好日子就开始原形毕露,杜月曾经有一个孩子,就是因为闫房的家暴而流产的。

杜月对于闫房是恨之入骨。

简乔新慢悠悠的放下茶杯:“我是真的不知道,大哥问我也是无用。”

“你!”闫房今天一天的火气都憋着,此刻再也忍不住要爆发,冲过来似乎就要打人,拳头都挥舞起来了,千钧一发之际,攻击过来的人被踹了出去。

客厅的地毯滚了一圈,闫房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甚至吐出一口血来。

闫乾站在简乔新的面前,高大的身躯仿佛坚实的堡垒,他的面上带着些戾气,声音虽然依旧优雅,但却让人觉得危险:“大哥可真是及时雨,知道我要替父亲鉴定亲子关系,所以先效劳了?”

闫房从地上坐起来:“闫乾,你别得意……”

闫乾拉起简乔新的手,嘴角勾笑:“谢谢关心。”

两个人直接从客厅离开,留下一众人一片狼藉,这出闹剧可以说是让闫家天翻地覆,邢柔的确是每天翻身的可能了,至于闫房……

简乔新进了屋子,这是以前闫乾的房间,他坐在沙发上,有些担忧:“万一以后闫房再回来报复怎么办?”

闫房坐在他的身侧,慢条斯理道:“放心,叔叔比你更清楚斩草除根的道理。”

简乔新松了一口气,他一贯是知道闫乾比自己要厉害的多。

闫乾看着他这小模样,闹剧结束已经是晚上深夜了,外面挂着一轮弯月,屋内开着暗黄的小灯,简乔新白皙的脸颊显得很是温柔,这副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的模样也很是诱人。

闫乾坏心起:“这次多亏你了,小朋友表现不错,得有奖励。”

简乔新一下子想起来今天白天闫乾说的话来,他耳廓骤红,有些支吾道:“什,什么奖励?”

闫乾的轻轻捏了捏他的脸,意味深长道:“叔叔给你弄点好吃的。”

“不,不用了吧,我不饿。”

“那怎么行呢,你这么瘦,得吃点有营养的。”

简乔新还不待说什么呢,嘴巴就被堵住了,所有的一切都被强势霸道的吻给封住,很快的,战场就渐渐要转移到床上去。

得亏他还留有一丝理智:“我还没洗澡……”

闫乾的声音带着些沙哑:“鸳鸯浴?可以啊,叔叔不知道你这么主动。”

“……”

被人打横抱起来的时候,简乔新又想起来:“怎么办,没有套,这屋里面有吗?”

“套?”闫乾动作飞快的丢掉他的衣裳:“来个二胎更好。”

“……”

你这畜生

热门小说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本站提供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n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9章 酒店抓奸 下一章:第81章 流言绯闻
热门: 樱树抽芽时,想你 幻影城主 我们哥哥没划水 完全犯罪使者 琥珀之剑 双子杀手 七宗罪3:肢解狂魔 我的钢铁战衣 中国橘子之谜 耳语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