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总要有人先让步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四章 跟着王爷一起走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六章 寂寞的快要发芽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楚天宸万万没想到,那群他口中的愚民,居然要跟着燕末然一起走。

今日整个京城的百姓都聚集在了这里,除了那些与皇帝派系以及他的派系的官员有一些关系的亲朋好友们,和一些富足人家抛不下嘉业没跟着走之外,其余的人几乎都跟着燕末然去了。

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走了,但是走掉那么多人,整个京城也和空城无异了。

如此人烟稀少的京城,还算是京城吗

而且,这事若是传到开了,大楚的整个皇室绝对会成为天下的笑柄。

一个王爷离京,整个京城的百姓竟然都要跟着一起离开,这皇帝的脸面往哪搁啊

这个皇帝,当得简直太窝囊、太失败了

楚天宸顿时急了,他也顾不得喊痛了,急忙让人进宫去通知楚皇。

“燕末然,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蛊惑了那么多人跟你一起走”楚天宸咬牙切齿的瞪着还在不断涌出城的百姓,心里的怒气,每看到一个人出城,就汹涌一分。

今日的所见,让楚天宸更加坚定了要除去燕末然的决心。

若是不除掉燕末然,等日后他登基上位后,肯定也和他父皇一样,处处要受燕末然的气,每日都睡不安稳,他绝对不要重蹈父皇的覆辙

而且,从今日的事可以看出,在百姓的心目中,燕末然虽然不是皇帝,但百姓却把他看得比皇帝还重要,这绝对不是他登基后愿意看到的。

无论如何,燕末然这个心头大患,他都必须除掉

此时,已经出了城的走在最前方的燕末然的专属马车上,凤语宁和燕末然各据一方,中间隔着一张红木茶几,上面摆放着四五种精致的点心和一壶温香的茶水。

可是,无论是茶水还是点心,都还是保持着完好的样子,从放上去之后,就没人动过它们。

马车上,凤语宁坐在右边,燕末然坐在左边。

在燕末然那方的前面的桌子上,还摆放着笔墨纸砚,以及一堆公文和卷宗。

从一上马车开始,燕末然就不停的翻看着那堆东西,不时的还写上一封回信放在一边。

至始至终,燕末然的目光都没放到凤语宁身上过。

而凤语宁,除了在出城时探出头和楚天宸说了几句话之外,其余的时间,她的眼睛就没从燕末然身上移开过。

昨日燕末然把她抱回房间后,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

凤语宁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燕末然,但也知道燕王府出了那么大的事,燕末然肯定闲不下来,加上她当时的心情还受救她而牺牲的侍卫影响,所以也就暂时没问。

可是,一直到晚上燕末然也没出现,她心里就有些急了。

昨晚她一晚上都没睡好,就怕燕末然突然回去,她睡着给错过了。

但是,谁知这混蛋一晚上都没出现,直到今天整理好动身离开时她才再次见到他。

然而,即使是见面了,燕末然也是一句话都没和她说,让她和他同乘一辆马车还是让属下和她说的。

而等她后一步上了马车之后,燕末然已经开始忙起来了,并且一忙就没停过,甚至连她上马车都没抬一下眼皮,她都有点怀疑,他知不知道她上了马车

凤语宁郁闷急了,这混蛋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她要是不想理她,直接像之前那样冷落她好了,像这样把她叫来一起坐,却对她视而不见算什么呀

么呀

看着马车离京城越来越远,凤语宁心里有些急了。

她原本以为是燕末然说要离京,只是想坏楚皇的名声,吓吓楚皇而已,谁想到他是说真的。

他们身后那一长队的燕王府马车上,装着的可确确实实是从燕王府中搬出来的东西,而不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燕末然到底要搞什么鬼

燕王府是燕家的祖宗,燕家在这里住了几百上千年,他真的就这样离开了

凤语宁到不是舍不得离开燕王府,实际上有燕末然的地方,去哪里她都无所谓。

只是,现在她还不想、也不能离开。

因为,她的仇还没有报

慕容馨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她,以前受到危害的只有她一个人她可以原谅,因为是她前世没有把慕容馨教育好,这算是对她的报应,自己种的因自己承担果,她认了。

但是,这次慕容馨不仅要加害她,还伤害了燕王府那么多无辜侍卫,她绝对不能原谅

她是看出来了,不管她对慕容馨放以再大的宽容,再如何不计较她的所作所为,她都不可能改邪归正,觉得自己有错的。

若是继续放任她下去,她肯定会继续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而她一再纵容慕容馨,也是有一份罪过。

所以,她不能就这样离开京城了。

至少,在解决掉慕容馨之前不能走

这段时间她因为燕末然的关系,整个人一直萎靡不正自怨自艾,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虽然现在想起燕末然这段时间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会很伤心,但是她也知道,两个人,尤其是两个相爱的人,凡事都不能计较得太多。

她若是放弃不了燕末然,就只能放下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若是两者都不肯放下,最终受折磨的只会是自己。

她放不下燕末然,就只能放下那些不愉快的回忆。

她一直是个明白的人,这次却自己把自己困在混沌中受折磨,将自己变得完全不像自己。

若非是昨日之事,或许她还会在迷茫中徘徊更久。

更何况,她还承载着那些为救她而死去的侍卫的期许,要代替他们守护燕末然。

昨日若非是那些侍卫,她此刻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所以,就算她自己是受虐狂,喜欢自己折磨自己,但也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让那些尸骨未寒的侍卫们死不瞑目。

而且,两个人相爱,闹矛盾是免不了的,总要有一方先放下脸面去哄另一方,但相爱中的男女双方都是平等的,不能总想着等男方去哄女方,女方也可以去哄男方,这并没有什么丢脸的。

以前她无理取闹时燕末然总是放下架子去哄她,现在燕末然发神经,她也应该同等对待,耐着性子去哄他才对。

不过,虽然心中想得头头是道,但真要做起来时,凤语宁却紧张了。

她一直很平缓的心跳,突然就乱了。

她的双手放在膝盖上,收紧又放松,放松又收紧,膝盖处的裙子布料都被她抓得皱皱的了。

凤语宁深吸一口气,才将心中的紧张与退意压下一些。

凤语宁又盯着燕末然看了许久,她紧咬着牙,抱着豁出去的心态,猛地站了起来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四章 跟着王爷一起走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六章 寂寞的快要发芽了
热门: 黑麦奇案 我的身体有bug 秦时明月之夜尽天明 坛子里的残指 古井奇谈 我在异界是个神 螺旋状垂训 碧血洗银枪 盗影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