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直都爱着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七章 又着了她的道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九章 彻底放弃或是彻底接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将红绳提到燕末然面前,然后轻轻的晃动了起来。

燕末然人虽然不能动,但是眼珠却可以转动,他急忙把注意力移开,不去看那枚铜钱。

但是很奇怪,他虽然没去看那枚铜钱,但那枚铜钱却像是被施了魔咒一样,主动跑进他的脑海中,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晃动。

很快,他感觉眼前一阵昏花,等到眩晕稳定一些之后,他发现他竟置身在了一处完全黑暗的开阔之地,在他的四周都是不断摇晃着的红线牵着的铜钱,而凤语宁的身影,早就不知去除了。

燕末然知道他并非是被移了地方,此时的反应,应该是拜凤语宁所赐。

随着他的想法落下,凤语宁清亮的声音就从四面八方传了来:“你放心,我只问和我有关的问题,不会去问你的秘密。”

凤语宁之所以一直不对燕末然使用这个方法,是因为觉得像这样直接窥探对方的秘密很不礼貌。

就算他们关系亲密,也是极为不尊重对方的行为。

若是换做是她被燕末然这样对待,她也会很生气的。

这一次,是没有办法了她才不得已用这个方法的,不过就算能控制住燕末然,她也不会问多余的问题,只问与自己有关的问题而已。

可是,她却不知道,燕末然最不想让她知道的,就是关于她的事。

他那些所谓的其它秘密,她若是想知道,他可以全部毫无保留的告诉她。

但是,关于她的那件事,他却不想也不敢让她知道。

燕末然还想试着出言阻止一番,但自从眼前情景转变之后,他虽然还能自由思考,但却不能说话了,所以他也只能在心里干着急了。

此时,凤语宁看着已经进入催眠状态的燕末然,虽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很愧疚。

她想了许久,才开口问道:“你还爱我吗”

“一直都爱着。”燕末然不假思索的答道,他脸上面无表情,说话的语气也像是机械一样干硬,可是凤语宁听了,眼眶却不受控制的温热了起来。

尽管她猜到燕末然还是爱她的,但当听他亲口说出来,她的心里却忍不住涌上一股酸涩。

这段时间的委屈,随着这句“一直都爱着”化成点点泪水,涌聚在眼眶中,然后聚成一滴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而下,一滴滴的滴到燕末然的手背上。

燕末然此刻虽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但身体的感觉却还能清楚的感受得到。

滴落在他手背的泪水,落到他手背上时已经没有温度了,但他却感觉比滚烫的热水还炙烈,烫痛了他的心。

通过这些泪水,他能感觉得到凤语宁的委屈,他的心忍不住一阵阵抽痛。

他无声的道歉,为自己这段时间对她造成的伤害道歉。

他不求凤语宁能原谅他,只求她能够好受一些。

凤语宁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手中红线晃动的弧度没有乱掉。

她擦干泪水,看着燕末然,认真的说道:“我也一直爱着你,以后也会一直爱下去,所以你曾经做的让我伤心的事我都会原谅你。”

凤语宁以前从来不会说这么露骨的话,但她刚才听燕末然那么直白的回答,心里很开心,所以她决定让燕末然也开...

然也开心开心。

她相信这段时间受折磨的不止她一个人,燕末然心里肯定也不好过。

不过刚说完她就后悔了,急忙补充道:“但这不代表我不生气不怪你了,这件事我会用小本子记着,以后再慢慢找你算账”

燕末然的心里,被凤语宁的那句话搞得五味杂谈。

一方面他很开心凤语宁能够继续爱他,但另一方面他有担心凤语宁还爱着他。

他这段时间做的这些,不就是为了让凤语宁对他死心的吗

可是,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却一点效果都没有呢

此时,凤语宁已经调整好心情,开口问出了第二个问题:“既然你说你爱我,那如果你母亲还活着,我和你母亲同时掉入河里,我们都不会游泳,你也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凤语宁问出这个问题后,自己都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她很想知道,这个让无数现代男人痛恨的问题,燕末然会这么回答。

不过碍于燕末然武功高强,一飞过去一手提一个两个都救了,所以她故意改成只能救一个。

“救你。”依旧是没有起伏的声音直接回答。

自从想起小时候的事之后,燕末然对那个女人就只剩下厌恶和痛恨而已。

所以,凤语宁就算不改问题,他也会是这个答案。

就算能同时救两个,他也不会去救那个女人的。

听到这个答案,凤语宁微微愣了一下,但却没有去指责他不孝顺。

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问道:“那假如你母亲还活着,我和你母亲的灵魂互换了,也就是我的灵魂进入她的体内,她的灵魂进入的我体内,想要让我们的灵魂各自归为,必须要由你和其中一个滚一夜的床单才能恢复,你是选择有着你母亲灵魂的我的身体呢,还是选择有着我的灵魂的你母亲的身体呢”

问完这个问题,凤语宁差点憋不住笑。

这种奇奇怪怪的问题,她前世在帮会里可被问过不少。

“我选择自杀。”燕末然冷冷的答道,他心中忍不住咆哮,凤语宁问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啊

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发生好吗

不过,凤语宁一直问这种奇怪的问题,而没有追问关于他冷落她的原因,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若是凤语宁不问那个问题,问再多再奇怪的问题他也不会觉得烦。

然而,他高兴得太早了。

他的这个想法刚落下,凤语宁话锋一转,像是无意又像是故意的问道:“对了,你既然还爱着我,这段时间为什么故意疏离我为什么故意伤害我,让我误以为你不爱我了”

凤语宁问得随意,但是却瞬间屏住了呼吸,绷紧了神经,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燕末然,集中精神不让自己有半刻的疏漏,耳朵也竖了起来,仔仔细细的听着,不让自己错过一丝一句。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许久,今天她一定要知道,找出问题的根源所在。

然后,再合力解决掉它

此时,燕末然心里猛地一突,他心里快要急疯了,他想要控制住自己不要回答,不要说出去。

但是,他的嘴巴却不受自己意识的控制,此时已经缓缓张开,毫无起伏的声音,缓缓说道:“因为”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七章 又着了她的道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九章 彻底放弃或是彻底接受
热门: 母亲的女儿 落日大旗 史上第一祖师爷 绝世丹神 舞阳风云录 402女生寝室 乡村满艳 残袍 位置 贤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