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事情的真相

上一章:第四百七十二章 都是记仇鬼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四章 最坏的打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看不到外面是何情景,也不知道燕末然做了什么。

她只听到外面突然响起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大嗓门说话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耳边骤然安静下来,凤语宁一时还有些适应不了。

愣了几秒,凤语宁才转头看向燕末然,低声问道:“你把大嗓门怎么了不会把他杀了吧”

对方是楚皇派来拦他的,若是燕末然把人给杀了,那就真的显得太狂妄了。

任何事情,只要一闹上人命,在百姓眼里,死了人的那一方绝对是处于弱势的,而杀人的那一方多半是坏人。

燕末然对楚皇无礼百姓们可以理解,毕竟他的家被楚皇给毁了。

但是,这个大嗓门虽然是楚皇派来的人,对燕末然也确实有些无礼,但却罪不至死,燕默然是若是把人杀了,那就等于是滥杀无辜。

百姓们虽然为了利益要跟着燕末然一起走,但有时候钱却不是万能的。

上一次她和慕容馨最后的比塞就可以看出,百姓们宁愿输掉自己的钱,也不愿站在慕容馨那一边

这次百姓们跟着燕末然走,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人承诺给予他们物质条件。

但是,若是他们没有崇拜燕末然的心,不是真心想跟随燕末然,他们是不会一起走的。

所以,对于一个滥杀无辜的人,百姓们绝对不会盲目的支持崇拜的

“在你心里本王就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吗”燕末然收回手,淡淡的看了一眼凤语宁。

“对呀,不然嘞”凤语宁不假思索的点头。

燕末然杀过的人可不少,虽然其中大多都是罪有应得者,但也有无辜之人,比如青华宗的那些同门。

虽然那是在他走火入魔的情况下杀的,但也算是滥杀无辜了。

更何况,那个大嗓门还不算是无辜呢。

大嗓门在外面和百姓争吵,恣意侮辱燕末然,绝对算不上无辜

燕末然的心里,突然涌上一阵苦涩。

原来,在凤语宁心里,他竟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吗

滥杀无辜,代表着坏人。

原来一直以来,凤语宁都把他当成一个坏人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算不上好人,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尽管是迫不得已沾上的,但他自己有时候都觉得厌恶自己。

可是,他却希望自己的形象在凤语宁心里能够好一点,完美一点,这也是他不敢把自己的所有事都告诉凤语宁的原因。

他看似表面风光,可是背后也有很多阴暗的事。

那些,都是他不敢让凤语宁知道的。

燕末然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许多,凤语宁都能明显的感觉得到。

她没好气的白了燕末然一眼,无语的道:“你的心理素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不就是滥杀无辜而已嘛,有什么好伤心的,咱又不是什么好人,怕什么。”

“有这么说自己的吗”燕末然嘴角抽了抽,坏人一般都会找借口强行证明自己所做的都是对的,自己是好人,是世人愚钝不能理解自己,可凤语宁倒好,自己说自己不是好人,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她好了。

凤语宁无所谓的耸耸肩,理所当然的说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在说我俩会长命,你应该高兴...

该高兴才对。”

燕末然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心中的忧愁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凤语宁虽然把他当成坏人,但也把自己与他归为一类,这便足够了。

没有了大嗓门的顾虑,凤语宁不再耽搁,立即把药给燕末然服下。

燕末然也没有扭捏,直接服下药丸,为了让凤语宁放心他没有作假,吞下药丸之后他还张开嘴给凤语宁检查了一遍。

看到燕末然这么配合,而自己居然用这种方式审问他,凤语宁心中突然觉得有些愧疚。

她这样做,是表示着她不信任燕末然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不管心里再如何内疚是,她都不会就此停下来。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立刻拿出红绳在燕末然面前晃动。

等到确定他进入被催眠的状态之后,凤语宁立刻问道:“燕末然,你明明还爱着我,可这段时间为什么要故意冷落我,故意做一些伤害我的事,让我误会你厌烦了我”

“因为,如果让他们知道本王最爱的人是你,他们会杀了你。”燕末然没有感情的声音,机械的响起。

“他们是谁为什么他们知道你最爱我,就要杀了我”凤语宁听完燕末然的回答后一头雾水,心里更加不解了。

燕末然答道:“他们是本王的母妃和本王不认识的人,当初本王并没有昏迷,本王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他们并没有放弃祭奠之事,但因为找不到哥哥作为祭品,他们只能另想办法,那个斗笠男在本王身上做了一场法事,本王听到他说,在本王的二道本命年,以所爱之人之血为祭,激活体内的某种力量,便可顺利进行祭奠仪式。”

“额你母妃不是死了吗还有当初没有昏迷是怎么回事祭奠又是什么东西”凤语宁越听越糊涂了。

原本她还有点懂的,可是燕末然一解释,她什么都不懂了。

若不是燕末然服了药,她肯定以为燕末然是在胡说八道,逗着她玩的。

“母妃没有死了,当初”燕末然机械的解释,把他和燕无笙小时候的事都说了出来,只是在他被取走一碗血被发现不是燕无笙后的那里加了一段。

当日和燕无笙说的时候,他的确是没有完全告诉燕无笙。

当初他并没有真的昏迷,只是假装昏迷而已,那两个人以为他是小孩没有那么多心计,加上又真的失血过多,没有怀疑,以为他是真的昏迷了,就当着他的面商量了起来。

他对凤语宁说的那些,都是真实没有隐瞒的。

只是,对于母亲和那个斗笠男为何那么在意祭奠之事,他至今仍未得知,当初他们也没有在他面前说过。

凤语宁听完后,心中震惊不已,想不到燕末然小时候竟然还有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时光。

虽然自己小时候也挺苦的,但听到燕末然那么小的时候被关在黑屋子里,她还是忍不住心疼不已。

凤语宁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凤语宁没有继续控制着燕末然,她立刻给他服下解药。

燕末然恢复正常,他沉默的看着凤语宁,凤语宁也沉默的看着他。

好半响,好才沉声问道:“你的武功那么高强,加上现在你又和你哥哥相认了,你如果开口的话,他一定也会帮着你的,还有宗主和高手兄他们,你们几个加起来,把整个青青大陆夷为平地都没问题了,你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

上一章:第四百七十二章 都是记仇鬼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四章 最坏的打算
热门: 低智商犯罪 七夜雪 唐砖 白首妖师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关键运作 七宗罪6:八棺尸场 万里江山一孤骑 姑洗徵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