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能来就好

上一章:第四百九十五章 拦不住就上吊 下一章:第四百九十七章 明年今日就是她的忌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从床上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她目光呆滞的盯着床顶看,好一会儿她才彻底的清醒过来,想起昨晚的事,她的脸瞬间一红。

昨晚那十箱帖子她以为让燕末然玩很久,但那家伙就是天生自带外挂的。

她要求他一张张的把去碎,他也按照她的要求去做了。

可是,他却是一只手超控着那些纸贴排着队一张张自己飞上来,另一只手负责碎。

她当时完全惊呆了,想一个人居然能把内力运用得得这么惟妙惟肖。

那十大箱纸贴,都不够他半个时辰玩的,完全就是开挂一样

等到他弄完之后,她整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地的纸屑,眼里不由自主的露出崇拜之情。

而他却一脸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顶,柔声道:“本王知道错了,不要生气了,原谅本王好不好”

她当时的注意力还在他的内功上,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震惊的问道:“你是怎么练的内力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内力都没有增长呢”

按理说初代燕王妃的功力储存了那么多年,加了那么多倍,就算她当成的功力很不济,但经过那么多年的加倍,肯定也很厉害了的,内力外放和碎物应该没问题才对,可她却完全使不出来。

她平时对这些倒不是那么执着,只是因为见识都燕末然的显露,突然心痒难耐的想试试。

“你想练”燕末然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绽放出一抹倾世无双的笑容,眼中带着几丝暧昧几丝邪气。

“嗯嗯”凤语宁立刻用力的点头,满脸期待的看着燕末然,希望他能告诉自己他的联系绝招。

但是,那之后他就直接把她抱到床上,告诉她双修是最好的修炼,然后连哄带骗外加诱惑的把她给吃了。

凤语宁越想脸越热,心里一阵懊恼。

燕末然那坏蛋,居然敢骗她,双修对她的功力增长根本没多大用处,她都从来没感觉到过功力有增长。

难道是出力的那个人才能增长吗

凤语宁甩了甩脑袋,不再去想那种不纯洁的事。

她侧头往身侧一看,身边已经没人了,她伸手摸了摸,连温度都散尽了。

凤语宁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亮度,也知道是自己太迟了,不能怪燕末然气得早。

这个时间,他早就去书房了。

她又在床上躺了一忽儿才爬起来,她穿好衣服到梳妆镜前梳头,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好几个很明显的吻痕,穿衣服都遮不住的那种。

“那混蛋”凤语宁心中又羞又恼,恨不得想去找按默认揍一顿出气。

那混蛋在她脖子上弄出这么明显的痕迹,要她怎么见人啊

想到见人,凤语宁猛然一震。

她这时才想起来,她貌似答应了花君尧的邀请,今日辰时去九品阁会面来着

现在看天色,已经超过辰时许久了吧

凤语宁心中一阵焦急,她立刻随意将头发一把高高束起,让下人拿来洗漱用品,快速的将自己整理好。

在此期间,她随口问了一下时间,此时竟然已经到了午时了,早就过了约定的时间了

凤语宁觉得花君尧应该已经走了,毕竟已经超过好几个小时了,正常人都该走了。

但是她又怕花君尧每走,她若不出现他会一直等下去。

&nb...

bsp;所以,即使已经过了约定时间许久,她还是决定去看看。

只是脖子上的吻痕太明显了,就算抹上一层厚厚的粉也盖不住,这个季节又不是冬天可以带围脖挡住。

要她顶着这个出去,她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

凤语宁急得团团转,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只能决定偷偷的去,若是花君尧还在就出去见他,反正花君尧是朋友,不会像别人一样嘲笑她,若是花君尧不在了,她就不用露面,也不怕被人看到了。

凤语宁想明白了,立刻让人去帮问问燕末然,要不要和她一起去赴约。

昨日花君尧的帖子上是邀请她和燕末然一同去赴约的,因为燕末然把帖子毁了没看到,而她因为生气没说,现在燕末然还不知道自己也是被邀请的人。

可是,她才叫人去问燕末然,那人却告诉她,燕末然早上入宫去上早朝,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上早朝的时间比花君尧和她原本越的时间还早,现在已经快中午了,燕末然怎么还没瞎早朝

凤语宁想不明白,便没有再多想,反正她觉得燕末然在皇宫中不会有事,楚皇也不敢让他有事。

凤语宁换了一身男装,戴了一个面具,交代了蛇女一声,就运起轻功直接悄悄的飞出府去了。

因为不想被太多人看到,她连红衣都没告诉。

凤语宁到这边的时间已经挺久了,虽然逛街的次数还是很少,但对于街上的基本分布已经记住了。

九品阁在京城中属于上流的茶点楼,凤语宁知道在什么地方,她直接朝着九品阁飞去。

凤语宁原本只是来看看,没想打花君尧居然还没走。

她心中庆幸,还好自己来了,否者不知道花君尧要等到什么时候,同时心里也十分愧疚,都是她睡过头了,让花君尧等了这么长时间。

“君尧,抱歉,我来晚了。”凤语宁一边说,一边从窗户钻了进去。

她因为挡不住脖子上的吻痕,不敢从正门进,只能利用轻功一个包厢一个包厢的找,还好她运气不错,一找一个准,第一间就找到花君尧了,不用去偷窥别人。

花君尧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身体猛然一震,他急忙将目光移到窗户的位置。

此时凤语宁已经进入了房间,她一身墨色男装打扮,脸上还带着一面面具,可尽管如此花君尧还是能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凤语宁。

他原本以为凤语宁不会来了,找就不带希望了,却没想到凤语宁还会来。

他很庆幸,自己凭着那个执念一直等下去,若不然他就见不到凤语宁了。

“能来就好。”花君尧脸上扬起一个温润的微笑。

虽然等人的过程不好受,但是在见到要等的人的那一刻,他觉得等再久都是值得的。

凤语宁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她把面具摘下来放到桌上,顺势在花君尧对面的位置坐下。

桌子上放着不少点心,凤语宁很不客气的抓来吃了,她来得匆忙,出门前都没吃任何东西,肚子早就饿得扁扁的了。

凤语宁吃得津津有味,花君尧也看凤语宁吃看得津津有味。

可是突然,他看到凤语宁脖子上的几处可疑的红痕,他的心猛地一窒,胸口像是被人刺了一刀一般难受。

他原本还因为凤语宁没带燕末然一起来而暗喜,可是看到凤语宁脖子上的印记,他比看到燕末然本人更难受。

那些印记,像是燕末然对他的示威一般,让他无法忽视

上一章:第四百九十五章 拦不住就上吊 下一章:第四百九十七章 明年今日就是她的忌日
热门: 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 妙医鸿途 神控天下 我成了一条锦鲤 阁楼里的女孩 人生得意无尽欢 瘦子 科技巫师 驻京办主任4 艺术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