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五章 明知是死路也偏要去

上一章:第五百十四章 被挟持了 下一章:第五百十六章 不得不做的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睡不着,你抱我好不好”在床上躺了将近半个时辰,凤语宁睁开眼睛,小手抓着他的衣服,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燕末然浑身一僵,声音有些紧绷的说道:“本王现在不是抱着你吗不要胡思乱想了,快睡吧。”

“你明白我的意思。”凤语宁噘着嘴,一脸不满的说道。

在古代,某种时候,抱的意思和上的意思是一样的。

她在床上叫他抱她,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凤语宁说完之后,身体还主动的往他身上靠了靠,身前的柔软在他胸前蹭了蹭,“你把我抱得没有力气了,我就没心气胡思乱想了,就可以安心的睡了,然后等我醒来之后,你就带着他们回来了。”

“凤语宁”燕末然咬牙切齿的叫了她一声,眼睛警告的瞪向她,“你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

他对凤语宁本身就没什么顶抗力,此时被她这一抱一蹭,体内的火焰立刻烧了起来。

身体的冲动让他很想立刻扑过去压倒她,但是理智却克制住了他的行动。

凤语宁很少主动勾引他,但每一次她主动勾引都没好事。

上一次她就是故意勾引他,然后给他下药,他怕这一次她又故技重施,不敢轻举妄动。

凤语宁有些委屈的说道:“我真的只是心里不安,精力又太充沛,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想让你帮我消消精力而已嘛。”

燕末然嘴角一抽,她越这么说他越不相信。

平时只要他一想碰她,她就像看见大灰狼似的,吓得不敢乱动,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主动要求他抱她过

可是,明明知道凤语宁有鬼,可他还是不受控制的被她诱惑了。

燕末然身体紧绷,一动也不动,也不回答她的问题。

而此时,凤语宁的手已经伸到燕末然的身下,轻轻触碰着他的变化。

燕末然的身体顿时像触电一般颤了颤,随后身体变得更加僵硬了。

“凤语宁,你给本王老实一点,本王不会上你的当的”燕末然咬牙切齿的喝道,立刻伸手去按住她不安分的手。

明明很想要,而现在也只要一个转身就可以得到,可他却不得不忍耐,燕末然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可是,为了防止凤语宁耍花招,他不得不忍耐。

他猜测,凤语宁一定是想用老办法给他下药,然要趁他昏迷期间,独自一人去见慕容馨。

这一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他绝对不能让凤语宁去冒险。

所以,就算再难忍受,他也必须忍着。

凤语宁被燕末然按住了手,心里颇为不悦,她不满的皱起小脸,闷闷的说道:“你不是说过我要什么都会满足我的吗我现在只是要你满足我而已你都不答应,你这个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凤语宁说完,就气愤的转过身背对着燕末然。

燕末然嘴角一抽,她不说还好,一说更加可疑了。

可是,看着她小小的背影,他却突然有些于心不忍。

犹豫了片刻,他终于忍不住靠了过去,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狠声说道:“既然你那么想要,本王就满足你,你可别怪本王不懂怜香惜玉”

燕末然说完,就直接撕开她的衣服,没有任何前戏的直入主题。

凤语宁两次都是用嘴给他下药,所以燕末然以为凤语宁这次也是想像前两次一样,故意勾引他让他意乱情迷,然后趁他不注意把药...

意把药送入他口中。

所以,这一次他干脆直接不吻她了,让她没有给他下药的机会。

“啊痛你轻一点”燕末然的动作太过猛烈,凤语宁有些受不了的求饶。

同时,她还伸手去拉他,似乎是想吻他的样子。

燕末然见她这样,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他立刻按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痛就对了,不痛你不长记性。”燕末然没有因为凤语宁的呼痛而停止,虽然心中不忍,但他却没有停下来。

这个不安分的女人,若是不让她吃点苦头,她是不会长记性的,总想着算计他。

她不是精力充沛吗那他就让她爬都爬不起来,看她还有没有精力去想算计他的事

凤语宁一脸委屈,她一边叫着一边求饶,可是燕末然却没发现她眼底闪过的一抹得逞的精光。

燕末然这一次做得相当激烈,等完事之后,两人身上都出了一身的汗。

燕末然一脸满足的趴在凤语宁身上,嘴角上扬这一抹好看的弧度。

而此时,凤语宁真的被累得一丝力气都用不上了,她身上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酸痛不已。

她心里郁闷极了,要不是万不得已,她才不会主动送上去给他这样虐待,下次她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事了

想到下次,凤语宁的眼神突然黯淡了几分。

但愿,还能有下次

“燕末然,对不起,慕容馨是我的责任,我不能让你为了我的责任去冒险。”凤语宁突然紧紧抱住燕末然,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歉意与明显的不舍。

燕末然听后浑身一颤,他有些不解,凤语宁为何会说这种话。

她并没有喂他吃药,怎么会说这种奇怪的话呢

可是,尽管确定自己没有被下药,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涌上一股不安来。

他撑起身体,漆黑如墨的眼睛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潭,他认真的看着凤语宁,刚想张口问她是什么意思,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他的脑袋突然一阵眩晕,身上的力气也突然被抽空了一般。

燕末然心中大骇,他愤怒的瞪着凤语宁,这个可恶的女人,是什么时候对他下药的

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不让自己昏迷。

可是,最终他却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已经软软的爬趴到她的身上,意识也在这一刻彻底的陷入黑暗之中。

凤语宁眼睛有些干涉,她用力抱着燕末然,心里划过一抹不舍。

这次的绝命崖之行危险万分,很有可能是有去无回的一次行动。

但是,她却不得不去,而且也只能她一个人去。

慕容馨是她招惹的,她不能让燕末然因为她而遇难。

其实,若是她能狠心一点,直接不去管花君尧他们,让慕容馨把他们杀了就好了,如此一来她仍然可以和燕末然平平安安的两厢厮守。

可是,她仅存不多的良心却让她狠不下心来。

无论是蛇女、玉书华、夜一还是花君尧,她都把他们当成亲人朋友,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害而无动于衷。

尽管知道她就算去了也可能救不了他们,但她却不得不去。

这一次,慕容馨看样子是想做最后一拼了。

而她,也想与她做一个了断了

上一章:第五百十四章 被挟持了 下一章:第五百十六章 不得不做的事
热门: 清明上河图密码 天师神书 迷离档案 名侦探的咒缚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婚命难为,BOSS下聘9亿9 大魔术师 新干线谋杀案 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