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这磨人的大姨妈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九章 炸死那对狗男女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一章 这个燕王是谁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上到马车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然而,她转眸间,却发现对面的南宫云希,此时正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凤语宁的脸色猛地扭曲了几下,她忍着吐血的冲动,颤抖的说道:“南宫公子,可否方便一下”

她觉得这个人太不懂看脸色了,她都这样了,他居然还呆在马车上,真是太讨厌了。

南宫云希之前被凤语宁的一系列壮举给惊呆了,所以忘了反应。

此时,听到凤语宁的声音,南宫云希终于回过神来了。

南宫云希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凤语宁,然后沉默不语的下了马车。

南宫云希最后的那记眼神,让凤语宁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颤栗。

她怎么觉得,南宫云希那眼神让她慎得慌

凤语宁甩了甩脑袋,不去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如今车上已经没人了,她还是赶紧解决身上的问题吧

凤语宁看着软垫上的鲜红血迹,忍不住捶地痛哭,“你这磨人的大姨妈,每次都让我出糗,一点也不可爱”

现在的她,真的有种想死的冲动。

想起南宫云希的那句腚出血,她就头疼等一下该如何解释这个问题。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悲伤的源头,从“燕王的婚宴”五个字,转移到了“你的腚出血了”六个字上面。

凤语宁快速的从空间取出东西,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因为她之前背了一个包裹,所以她直接换空间里的也没人知道。

但是,那个染血的软垫她却不能收进空间,她只能含着泪,把这个耻辱的软垫放在一边。

因为这丢脸的事,她也没心情下去吃东西,一个人郁郁寡欢的在马车上为自己悲催的命运哀叹。

等到南宫云希吃饱回马车之后,还体贴的给凤语宁带了一碗粥和一个白馒头。

“谢谢,你真是好人。”凤语宁感动的接过热粥白馒头,立刻喝了一大口热乎乎的粥,感觉满足极了。

南宫云希一脸纠结的看着凤语宁,犹豫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说道:“风公子,断袖之癖其实没什么,但在下还是希望公子能节制一点,别伤了身体。”

南宫云希废了好大的劲,才能平静的说出那句“断袖之癖其实没什么”。

他说完之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种难以启齿的话题,他也是真的关心这个救命恩人,才敢缅着脸开口。

“噗”凤语宁一口粥含在嘴里没来得及咽下,南宫云希此言一出,她被刺激得直接一口喷了出去。

而她喷的放向,正是南宫云希的方向

毫无疑问的,南宫云希被迎面喷了一脸的粥。

稀稀拉拉的米粒挂在脸上,粥的汤水顺着脸颊低落。

南宫云希懵了,凤语宁也懵了,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碰了南宫云希一脸稀饭。

只是,他的那句话,真的太刺激人了

原来,南宫云希以为她裤子上染的血,是因为被人爆菊,而且是激烈的爆菊,然后导致菊花残满地伤吗

凤语宁的嘴角猛地一抽,她总算知道为何南宫云希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了。

原来,这厮以为她有断袖之癖

凤语宁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是该庆幸自己没被认出是女的呢还是该郁闷被误认为是断袖

不过很快凤语宁就释然了,反正她现在这张脸是假脸,等到了京城之后,她立刻就...

她立刻就悄悄的离开车队,然后把这张脸换掉,一辈子都不再带着这张脸出现,这样就谁也不知道她出丑的事了

凤语宁如此想罢,心里豁然开朗。

然后,她看到南宫云希此时还挂着满脸的稀饭僵在对面,她立刻心虚了。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哈”凤语宁一边尴尬的笑着,一边起身拱起身子,掏出一块手绢,帮他擦掉脸上的水渍和稀饭粒。

南宫云希的身体猛然一僵,想到凤语宁有那种癖好,他心里紧张极了,生怕她对自己起了歹心。

然而,当她靠近时,一股独特的馨香猛地窜入鼻中,竟是让的心瞬间加快了不少。

原本是想着把她推开的,可是不知为何,闻着那独特的香味,他竟是不舍得推开她。

而且,在她屈身过来的时候,她伸长脖子,露出一截纤细洁白的脖颈,他看到上面的肌肤那么白那么嫩,竟然比飞雪的皮肤还好

这样的男子,也难怪会让男人都为止沉迷,会让男人失控到另其受伤的地步

意识到自己想了不该想的东西,南宫云希脸色立刻染上一片骇色。

他赶紧收回目光,把目光移到她白皙却显得有些平庸的脸上。

她的脸除了白就毫无特色了,也难怪飞雪一直叫她小白脸。

但是,她的眼睛,却干净又明亮。

他盯着她的眼睛看,她的眼中都能清晰的照出他的身影。

他整个人,缩成一个小小的影子凝在她的眼中,仿佛她的整个世界中,就只有他这个人一般。

瞬时间,南宫云希不仅有些看呆了。

此时,凤语宁已经帮他把脸擦干净了,但衣服上还是有一些水渍。

凤语宁缩回身体,有些尴尬的默默脑袋,干笑道:“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先下马车,你换一身衣服吧。”

凤语宁说完,就掀开车帘钻下马车了。

刚下了马车,凤语宁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解释刚才南宫云希误会的话题。

现在若是不解释,就没机会解释了。

虽然说道了楚京之后她就会离开,就会丢掉这个身份,但是她还是不想被人误会。

于是,凤语宁又掀开车帘,把头钻进去,认真的看着南宫云希说道:“南宫公子你别误会了,我没有断袖之癖,我那什么出血,也不是被别人爆的,只是长痔疮而已。”

说完,她就放下车帘了。

南宫云希嘴角抽了抽,是有多大的痔疮,才会出那么多血啊

不过想起自己刚才竟然对凤语宁有那种奇怪的感觉,南宫云希的心情突然变得烦躁了起来。

难道,他也有断袖之癖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南宫云希的脸色一阵发白。

他用力甩了甩脑袋,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开,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下去。

南宫云希快速的换好衣服,然后才叫凤语宁上车。

自此之后,凤语宁和南宫云希又恢复了刚开始那般,一天到晚都没交流一句话。

一个因为尴尬,一个是接受不了自己的感情。

只是,在此期间,南宫云希却总是趁凤语宁闭目休息的时候看着她失神,而每次回过神之后,他又对自己无比懊恼,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时间推移,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

他们的车队,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终于到达了大楚的京都。

而今日,恰好了燕王的大喜之日

上一章:第五百六十九章 炸死那对狗男女 下一章:第五百七十一章 这个燕王是谁
热门: 星空进化 极限杀戮 书剑恩仇录 仙逆 腐蚀花园 楚留香传奇 英雄联盟之征途 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 凶兽时代 玻璃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