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孩子,死了?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八章 和谁作对,重要吗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难消的仇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燕志宏的大喜之日,却成了他最悲剧的一日。

他燕王的位置还没焐热,就成了一个女人的下人,简直没人比他更悲剧了。

不仅如此,连自己的家还成了别人的了

燕志宏不是没想过强力抗争,事实上在凤语宁大摇大摆的走进燕王府时,他就让自己的侍卫去阻拦了。

但是,他的侍卫不像是燕末然的那些侍卫,都是从燕家军里挑选的。

他的这些侍卫,简直弱得不堪一击。

更何况,还是遇到几个那么能打的人了。

所以,那些侍卫一冲上去,就直接全部被踹飞了。

燕志宏气得快要哭了,最后只能穿着大红袍,盯着一身伤,气呼呼的跑去皇宫向楚皇告状去了。

“皇上,那凤语宁那贱人藐视皇上,不把皇上放在眼里,这是意图造反的征兆啊皇上千万不能放过她啊”燕志宏添油加醋的把当时的事情对楚皇说了一遍,声泪俱下看着好不委屈。

楚皇听后的确很生气,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但是,他却没有恼羞成怒的立刻派人去抓凤语宁治罪。

因为,当时凤语宁说的都是真的啊

太祖皇帝,的确说过皇室后代不得插手燕王府的事。

如果他下旨去捉拿凤语宁治她的罪了,岂不是承认是他让燕志宏取代燕末然的位置的吗

若燕志宏只是一个庶子就罢了,偏偏他还有个下人的身份

若是他承认了,别人知道他把一个下人、又没有任何战绩贡献的下人提为燕王,别人会怎么想他

所以,尽管他现在气得不行,也不能有任何动作,不能残忍是自己和燕志宏同流合污。

楚皇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向燕志宏,冷声道:“哭哭哭,你有什么脸哭朕千辛万苦的把你提上来,可你自己守不住这个位置,怪得了谁”

“皇上”燕志宏脸一白,皇上这是不帮他的意思了吗

“那个女人说的没错,祖上的确有一条规矩,要求后代皇室不得插手燕王府的事,所以朕也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楚皇冷冷的打断燕志宏的话。

若不是因为燕末然,楚皇根本不会看上燕志宏这个无能的庶子。

在没有麻烦的情况下,他会悄悄的帮上一手。

但一有麻烦,他绝对会迅速抽身。

燕志宏备受打击,可是面对皇上,他又不敢造次。

最后,燕志宏只能憋屈的离开皇宫,默默的回去了。

至于如何登上燕王之位,以及那个印章的事,在燕志宏离开皇宫之时,楚皇委婉的提了一下。

楚皇只简单的提了一句,但燕志宏却知道,楚皇这是要他独自承担责任的意思。

所以,这一趟入宫告状,燕志宏非但没得到好处,反而要自己承担所有罪名,他别提多恨了。

而他的燕王之位,因为没有燕王的印章,连燕王府的地契都没有,加上皇上又不出面支持,自然是保不住了。

他本是不想回燕王府看凤语宁的脸色,但是他出来时没带钱,又没有其它地方可去,只能忍着屈辱回去了。

凤语宁进入燕王府之后,立刻让玉书华等人,去把她的私宅上的人叫过来,把燕王府被燕志宏换掉的那些人通通换掉。

当初买下那个宅子之后,夜一后来找了挺多下人进去。

那些下人当时夜一告诉凤语宁是买的,实际上都是从燕王府的各个部门找去的。

所以,他们...

以,他们本身就属于燕王府,让他们回来燕王府也理所当然。

随后,凤语宁安排那些人,在天黑之前把燕王府恢复成正常的样子。

安排下去之后,凤语宁才和玉书华等人坐在客厅,向他们了解这几个月的事。

“燕末然是怎么回事”第一个问题,凤语宁就迫不及待的询问了燕末然的问题。

众人集体沉默了,脸上都露出一丝黯然的深情。

一看众人这反应,凤语宁心中更着急了。

她看向夜一,不容置喙的说道:“夜一,你来回答。”

凤语宁亲自点名,夜一想不回答都不行了。

他沉默片刻,终于沉声答道:“那日王妃救下我们之后没多久,绝命崖上就发生爆炸了,而且还起了很大的火,后来王爷就去了绝命崖,冒着大火和爆炸冲上去找王妃,王爷叫我们回家等着,可却一直没等到王爷回来”

凤语宁胸口猛地一痛,痛得她快要窒息了。

燕末然果然是为了她上山了

可是,他这么就没回来,是真的遇难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夜一继续说道:“等到大火熄灭之后,我们上山去找,找遍整个山崖都没找到王爷的身影。

后来我们上山找王爷的事泄露了,有人知道王爷在绝命崖起火之后上山却没下来,就放出谣言说王爷葬身火海了。

而当时山上有很多烧焦的尸体,后来燕志宏就带着人上山抬了一具下来,说那是王爷的尸体”

后面的事,不用说就能想明白了。

在燕末然的“尸体”回来之后,燕志宏就跳了出来,办完燕末然的葬礼之后,就自己坐上了燕王之位。

“王妃,你说,王爷他是不是已经”夜一眼神有些黯然的看着凤语宁,问出了自己最不愿接受的可能。

凤语宁干脆利落的打断夜一的话,坚定的道:“他还活着”

夜一怔楞了片刻,随即也认真的点头,“恩,王爷还活着,他一定会回来的”

不知为何,一直不安的心,因为凤语宁这一句肯定的回答,突然就变得踏实了。

他虽然认了凤语宁为主,但是毕竟跟着燕末然那么多年了,他对燕末然的关心仍然远远超过凤语宁。

凤语宁看得出夜一对燕末然的忠臣,并不觉得生气。

当初她逼着夜一背叛燕末然,只不过是一时气愤而已。

实际上,她还是希望夜一能跟在燕末然身边。

燕末然信任的人太少了,也只有也能跟在他身边,才真正的能起到分忧的作用。

而且,夜一照顾燕末然那么多年,清楚燕末然的习惯,能把他照顾得更好。

凤语宁淡淡一笑,继续询问了一些她和燕末然都不在的这段时间燕王府发生的事。

了解清楚之后,凤语宁只留下高手兄,其余人都安排他们去做事了。

倒不是她有事要和高手兄说,而是高手兄一不是她的手下,二又是那么与众不同的身份,她实在不敢命令他去做事。

所以,客厅里就只剩下凤语宁和高手兄了。

凤语宁看着高手兄,总觉得他身上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

她仔细想啊想,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终于想起来了,立刻激动的问道:“高手兄,你的孩子呢”

高手兄嘴角抽了抽,什么叫他的孩子

不过,他最终没有辩解,喝了一口茶,面无表情的道:“死了。”

“啊”

上一章:第五百七十八章 和谁作对,重要吗 下一章:第五百八十章 难消的仇恨
热门: 我在末世有套房 天才锁匠 天路杀神 清明上河图密码2 重回80当大佬 马来铁道之谜 神豪无极限 玻璃之锤 雨夜杀人游戏 华音流韶:彼岸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