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三章 失常的燕末然

上一章:第六百十二章 黑盒子里的东西 下一章:第六百十四章 一条路走到黑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看着这样的燕末然,心里一阵疼惜。

她抓住他的手紧了紧,脸上扬起一个柔柔的微笑,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此时的凤语宁容颜已经恢复,本就清华绝代的容貌,晕开一抹淡淡的微笑,宛若昙花绽放般惊艳,却又如清风拂面般温暖。

她清澈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关怀,柔柔的看着燕末然,无论是心里亦或是眼里,都只有他一个人。

燕末然定定的看着她,随后,他突然拉起凤语宁的手,拽着她直接进入书房。

在进入书房的那一刻,燕末然就立刻把房门从里面栓起。

然后,转身用力抱住她,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似的。

凤语宁越来越觉得燕末然今天很奇怪,她伸手去推他,却推不开半分。

反而她越推,他越抱得紧。

凤语宁被抱得呼吸都有些苦难了,她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笔,心里有些害怕,怕这么反常的他。

“燕末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什么事告诉我好不好”凤语宁略带祈求的说道。

燕末然浑身一颤,他微微放开凤语宁,却依然把她禁锢在双臂中,让她无法逃走。

凤语宁也没想过要逃走,她抬起头,认真的注视着燕末然的双眸,“你刚才去哪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会突然变得如此反常

然而,燕末然听到凤语宁的话后,像是突然受了很大的刺激般,眼里的恐惧,再次涌现了出来。

深邃似海的黑瞳里,两道漩涡不断的翻涌,像是能把人席卷进去,再也无法挣脱。

凤语宁看着他的双眼,却从其中看到了一丝害怕与慌张。

这个男人

这么强大的男人,究竟什么事会让他感到害怕和慌张

她之前那不好的预感,难道真的又成真了吗

凤语宁抓住燕末然的手更紧了,她的心里,也涌上一抹紧张害怕。

“你快说话,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啊”燕末然一直不说话,凤语宁有些着急了,焦急的催促他。

但是,燕末然却没有开口,而是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来得突然又迅猛,像是要把她整个吞入腹中一样,连咬带啃,凤语宁只觉得唇部被他咬得火辣辣的痛,隐隐的还有血腥味在弥漫。

凤语宁用力去推他,但她用力最大的力气,对他来说却如同羽毛拂过一样轻。

他吻得越来越用力,抱得越来越紧。

可是,纵然他很疯狂,凤语宁却没从他身上感觉到半点欲望在里面,有的只是惊慌不安,想要用占有她来化解那份不安而已。

直到把她彻底的占有,凤语宁也没从他身上感到以往情动时的热烈,他身上,一直有一层看不见亦剥不掉的坚冰在环绕。

凤语宁从刚开始的反抗,到后来的躺尸一般的顺从。

她紧咬着嘴唇,用力抓着他的肩背,睁大眼睛看着同样紧紧看着她的他。

直到他在她体内释放,他身上那股狂躁的气息才平稳下来。

他静静的看着她,她亦沉默的看着他。

“现在冷静下来了吗”凤语宁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她是喜是怒。

燕末然抿了抿唇,半响后,他沉声道:“明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凤语宁一怔,片刻后蹙起了眉头,“明天太冲忙了,喜服都来不及赶制吧”

“那就后天。”燕末然有些不满的蹙了蹙眉,非常不情愿的推移...

的推移了一天。

“房子倒了那么多,后天能整修好吗”凤语宁很好心的提醒他,他们的家刚被轰了一半的事实。

燕末然的不满,直接表现在了脸上,“我们结婚,关房子什么事”

房子坏了就坏了,又不影响成亲。

等到他们成了亲之后,再整修也不迟。

燕末然完全不把房子当一回事,房子怎么也比不过他的亲事重要啊

凤语宁嘴角抽了抽,她疑惑的看着燕末然,问道:“你那么急着成亲干什么反正我又不会跑掉。”

凤语宁非常不能理解,燕末然为什么那么急着成亲。

以前他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他都不及,现在为什么这么着急了呢

凤语宁隐隐的觉得,燕末然这么急着成亲,一定和他突然情绪失常有攸关是。

只是此时此刻,她却不敢逼问他,怕他又精神失常的发神经。

燕末然眼神闪烁了一下,他突然紧紧抱住凤语宁,低声道:“我只是想早点把你娶过门。”

他怎么会告诉她,他怕,不是怕她跑掉,而是怕她被别人强行带走

就在不久前,他从寝房离开后,本是打算来书房挑选良辰吉日成亲的。

然而,他走到一半,突然看到远处一抹红色身影一掠而过,他立刻追了上去。

结果,却看到红衣跟着一个黑袍斗笠男出去了。

燕末然一直跟着他到了郊外的树林,发现他竟与一个黑袍斗笠男碰面了

那个黑袍斗笠男,和那日来燕王府救凤语宁的人的打扮,一模一样

可是,才刚一到场,黑袍斗笠男就发现了他。

黑袍斗笠男拖住他,红衣立刻离开了。

他和黑袍斗笠男交手,却发现自己变强了许多,却仍然不是对方的对手。

不过,那个人和上次一样,仍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

当时,燕末然停下手,和黑袍斗笠男相隔不过十丈,他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上次为什么救凤语宁为什么派红衣去她身边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有本事,自己去查。”黑袍斗笠男淡淡的道。

燕末然眼睛一眯,“你们是不是天启大陆的人你们是想把她带走”

对方沉默了片刻,而后冷笑道:“既然你都猜到了,还问那么多干什么”

“本王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不管你们和她有什么关系,凤语宁,谁也别想把她从本王身边带走”燕末然像是在宣誓一般,大声喝道。

可是,黑袍斗笠男却不把他当一回事,“这种事,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有本事,你可以阻止。”

“很快,我就会把她带走,别想着躲,无论你们躲到哪里,我都能找得到你们,你还是审审力气珍惜这最后的时间吧”说完,黑袍斗笠男便没再离燕末然,直接飞走了。

燕末然脸色阴霾的站在原地许久,最后却只能颓废的返回家。

等回去后,却看到红衣的头颅被送去给凤语宁。

他讨厌红衣,讨厌想要夺走凤语宁的所有人,所以不想让凤语宁知道红衣的死,为他伤心。

可是,当看到凤语宁时,他立刻又想起了黑袍斗笠男的话。

看着近在咫尺的凤语宁,他却觉得随时都可能失去她。

他的心里很不安,很害怕,哪怕是和她拥吻,占有她,也无法将那不安和害怕消除半分。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的名字上,冠以他的姓

上一章:第六百十二章 黑盒子里的东西 下一章:第六百十四章 一条路走到黑
热门: 死亡概率2/2 摩天大楼 战略级天使:不灭之火 明日传奇 送神舞 谋杀禁忌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越界 刑警手记之逝者之证 吉祥纹莲花楼终篇之青龙·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