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四章 一条路走到黑

上一章:第六百十三章 失常的燕末然 下一章:第六百十五章 最后的了结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这个姿势很累。”凤语宁忍不住推了推燕末然,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他们现在的姿势,她被他抱着放在办公用的桌上,身下是硬邦邦的木桌,躺着很不舒服。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的身体还没有分开

而燕末然居然就这样抱着她发起了呆,她别提多尴尬了。

“不放,要是可以,我真想拿胶水就这样把我们粘起来,任何东西都不能把我们分开。”燕末然抱得更紧了,非但放开的打算,反而又向里推了几分。

“唔你别乱动”凤语宁忍不住轻呼了一声,昨晚本来就被折腾得够呛了,刚才又遭他那么粗暴的对待,她全身又开始痛了起来。

燕末然紧紧抱着凤语宁,埋首在她的颈窝里,低声道:“要不,真的用胶水把我们粘在一起好不好”

凤语宁听到他幼稚的话语,有些哭笑不得。

她嘴角抽了抽,很不厚道的说道:“就算粘起来,若是有人真想分开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呀,直接把你那啥砍断就行了。”

燕末然浑身一僵,虽然凤语宁只是随口一说,他却觉得那个地方突然有些隐隐作痛。

“你少说几句没人把你当哑巴”燕末然咬牙切齿的低喝道,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女人。

想了想,燕末然犹不解气,惩罚性的动了几下,惹得凤语宁娇喘连连。

最总合计了燕王府的损失后,预计整修完毕,加上准备婚礼,最短也得到一个月以后了。

燕末然很不满,但最终也只能耐心的等待了。

他虽然急着把凤语宁娶回来,但却不想太唐突她。

尽管等得很不耐烦,但是他却不得不耐心等。

不过,虽然婚礼不能立刻举行,但第二天,燕末然就拉着凤语宁去把婚书办了下来。

有了婚书,两人又已经算作夫妻了,只差一个婚礼昭告天下而已。

燕末然看着手中的婚书,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点笑容。

只是,凤语宁却发现,他那笑容不达眼底,像是还在烦恼着什么。

凤语宁旁敲侧击的问过很多遍,燕末然也都说没什么,她也只能无奈了。

在红衣消失的第三天,凤语宁总算发现了他不见了。

派人去寻了几天,仍然不见他的踪影,凤语宁只当他有事自己离开了。

反正红衣也不算是她正规的下人,他要离开,她也没办法阻拦。

半个月后的一天下午,燕末然把凤语宁带到了一处牢房里。

牢房里昏暗阴冷,几个火盆烧得滋滋作响。

凤语宁和燕末然顺着阶梯一步一步往下走,每走一步,都发出一声清脆的脚步声,脚步声在牢房里回荡一番,才慢慢消静。

此刻的他们,一个秀美无双,一个俊雅绝伦,在这幽暗的地牢中,就犹如神祗仙女携手而来。

在地牢的尽头,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血污的女子被铁链绑在一根大铁柱上。

从她身上的伤痕可以看得出,她已经受了不少的极刑。

两根铁链,直接穿过她的琵琶骨,消瘦的肩膀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她的双手双脚都呈不正常的形态扭曲着,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诧异非凡。

纵然如此,也挡不住她那张美艳过人的小脸,尤其是眉间一点朱砂痣,妩媚间又平添几分楚楚可怜的气质。

&n...

/> 此时她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却依然比许多女子都要美丽动人几分。

尽管慕容馨做了很多坏事,但凤语宁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一个难得多见的美人。

若是她安安分分的做一个好人,不要总想着陷害别人,凭着这张惹人怜惜的人,她一定不会过得太差。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如此,她的美貌不容置疑,心肠狠得也让人无法原谅。

纵然想过很多次要亲手杀了这个孽障,可是当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妹妹,此刻奄奄一息又狼狈不堪的被绑在铁柱上,她的心情还是不好受。

对待曾经用过心的人,哪怕那个人伤害过她无数次,她终究还是不能彻底的让自己恨起来。

不过,这一次不管再不忍,她也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她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心慈手软带来的后果,这一吃是,她绝不会再让历史重演

虽然动手时会有些难受,但她想,事后她也不会愧疚。

凤语宁心中波涛汹涌,面上却沉静如水。

拉着燕末然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曾经她最关心的那个人。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了,本来一动不动垂着头的慕容馨,突然艰难的抬起头来。

透过杂乱的发丝,她看清了向她走来的人。

当看清那两个人的容貌时,她死灰一般的眼睛,骤然一缩。

如死水一般的眼里,瞬间又翻涌起难掩的恨意。

“凤、语、宁”慕容馨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眼睛透过凌乱的发丝下射来,像是躲在草丛里盯着猎物的毒蛇般,阴冷得让人心悸。

“好久不见。”凤语宁淡淡一笑,心中却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看来,慕容馨是打算一条路走到黑,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不知悔改。

这种人,若是放了她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害,所以她不狠也得狠一把了。

慕容馨的手脚本来是就被废用不上力气了,此刻又被绑在铁链上,即使她有杀凤语宁的心,也没有杀人的力了。

唯一能动的,就只有嘴巴了。

慕容馨恶狠狠的瞪着凤语宁,眼里是足矣将人燕末然愤怒及恨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因为身体的伤以及愤怒,慕容馨说话断断续续,一副随时都要断气的样子。

凤语宁的脸色一直很平淡,和燕末然执手,在离慕容馨十米以外的距离停下来,像是怕离得太近弄脏身体似的。

凤语宁淡淡的看着慕容馨,看着她狰狞的表情,看着她眼底的恨意。

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慕容馨从一出生就由她亲手带大,慕容馨与其说是她的妹妹,更大的意义上可以算是她的女儿了。

除了不是她亲自生出来的之外,其余她做的哪样,不是母亲对女儿所做的

可想而知,她对慕容馨的感情有多深。

也因此,她才会比任何人都包容慕容馨所犯的错,纵然嘴上骂着她,可心里却希望她能迷途知返。

试问一个当母亲的人,自己的孩子犯了错,纵然伤心难过,又怎么忍心看着她死了

凤语宁的心微微有些痛,脸上却没有露出半分同情。

慕容馨阴鸷的眼睛,毒辣的射在凤语宁身上,似要将她身上射出两个洞来,“我就知道你对我是假仁假义现在没人可以和你作对了,你终于敢把真面目露出来了吗”

上一章:第六百十三章 失常的燕末然 下一章:第六百十五章 最后的了结
热门: 我的学姐会魔法 刀尖:刀之阴面 幽灵男 证道天途 女法医手记之证词 贞观大闲人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埃及十字架之谜 人性的证明 饮马流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