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六章 她的男人很勇猛

上一章:第六百十五章 最后的了结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七章 灵儿姑娘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燕王府在紧锣密鼓的重建倒塌的房子,就连完好的房子,也被全部重新装修了一边。

因为燕王殿下总算又要把王妃重新娶进门了,燕王府上下都充满了喜气。

就连下人们,也一个个每天都洋溢着一张笑脸,就好像要成亲的人是他们自己一样。

燕王府的工人办事效率很快,半个月时间就把倒塌的房子重建好了,随后又开始置办婚礼的东西。

因为要被重新娶进门,凤语宁在二十天的时候,就搬到了自己购买的宅子里去了。

燕末然原本死活不同意,后来拽不过凤语宁,索性自己收拾包袱,跟着凤语宁一起搬过去了。

凤语宁颇为无语,一脸纠结的看着燕末然,“王爷,成亲前新郎新娘见面不合适,你这样会被人笑话的,你还是先回去住着吧”

“谁敢笑话本王”燕末然脸色一冷,瞬间释放出一股与身居来的王者之气,让周围的人都压制得不敢大口呼吸。

凤语宁嘴角一抽,暗道,别人不敢明着笑,不会暗着笑啊

燕王殿下眉毛一挑表示,只要不被他发现,想怎么笑都行,若是被发现了,那就算他倒霉了

凤语宁原本还板着脸不同意,燕末然又笑着说道:“咱们又不是第一次成亲了,那些礼俗是对头婚的规定,咱们不用管那些。”

于是,凤语宁只能妥协,让燕末然跟着去了。

只是,在转身的时候,她的脸立刻垮了下来,伸手摸了摸还在痛着的腰,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她想要搬走,不是真正的在乎俗礼,而是想要休息几天啊

这段时间,燕末然就像是发了情一样,每天都有用不完的力气,每晚都是从上床就开始决战到天亮。

她第二天下床,走路双腿都是发抖的

而且因为通宵未眠,精神还不太好,就算白天补睡也比不过晚上睡来得好。

可那货简直就像是开挂的一样,晚上运动一晚,白天还不怎么睡,净胜却充沛得像是磕了药一样。

凤语宁每每看着他精神抖擞的出现时,心里即使怨愤又是羡慕

“哎”凤语宁轻叹了一口气。

此时他们已经在宅子里的一处院子里了,凤语宁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一想到那些事,她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燕末然就在她不远处坐着办公,听到凤语宁叹气,立刻把眼睛从公文上移开,转头看向凤语宁,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在想你的发晴期什么时候过,要是再不过,我得给你铺助药物治疗治疗才行了”凤语宁慵懒的躺在躺椅上,似乎是没意识到是燕末然问她,直接就说出了心中所想。

等到她答完,立刻感觉到身上一冷,冷得像是能凝结出一层寒冰一样。

凤语宁猛然一惊,瞬间惊醒了过来。

她硬着头皮向冷气来源看去,果不其然,燕末然正冷着脸,怒气滔天的看着她。

“呵呵那个没说你呢”凤语宁咽了口口水,很没骨气的缩起脖子。

燕末然放下手中的卷宗,修长的腿轻轻迈动,很快就到了凤语宁椅子前。

凤语宁想站起来,燕末然却已经双手撑在躺椅的两侧,由上而下的附身在她上方,似笑非笑的勾着唇角,“发晴的人嗯”

他俊美绝伦的脸上,勾勒起一道轻轻浅浅的弧度,带着极致的魅惑。

 ...

p;一丝淡淡的邪气环绕其上,让人感到危险,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要沉沦。

他的声音黯哑低沉,带着一丝邪魅,又有说不尽的性感,让人听了,身体立刻就酥了半边。

即使他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危险气息,可也充满了魅惑人心的邪性。

凤语宁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的加速了起来。

这个妖孽,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样勾引人啊

“我我说了不是说你”凤语宁底气不足的解释,眼睛不敢去看燕末然的脸。

她怕再看下去,她会变成发晴的那个人,直接把他给扑倒了。

男色惑人,也只有燕末然才能充分的将这四个字的含义个演示出来。

“不是说本王,那是说谁”燕末然嘴角弧度不便,依然笑得随性又危险。

凤语宁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又把“本王”这两个字搬出来了,还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自从再次见面之后,燕末然就再也没在她面前自称过“本王”,现在突然用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和她说话,一看就不正常。

凤语宁暗恼,她在燕末然面前走什么神骂

现在好了,把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凤语宁心中懊恼无比,脸上却赔着笑,小心翼翼的说道:“真的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一个你不认识的人。”

“本王不认识的人”燕末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像是洞悉一切似的,“这段时日你都和本王在一起,见过的人本王也都知道,怎么会有本王不认识的人呢就算不认识,你说与本王听,本王好认识认识一番,到底什么人竟然需要你这么关照。”

凤语宁欲哭无泪,燕末然明知故问,他就不能别和她计较了吗

看来,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凤语宁知道胡扯是蒙混不过去了的,她拉着燕末然的手,轻轻咬着嘴唇,一脸无辜的看着燕末然。

现在凤语宁恢复了花容月貌的容貌,做出这副神态时,除了无辜之外,还有说不出的迷人韵味在里面。

燕末然看着她,眼神瞬间就变了。

然而,凤语宁浑然不知,她依然无辜的看着燕末然,幽幽的说道:“你就别问了,反正不是说你,我的男人这叫勇猛,不叫发晴,谁敢说这是发晴,我跟谁急”

燕末然:“”娘子,你还能再虚伪点吗

不过,虽然知道凤语宁是在说还,但她的那句“我的男人”,却让他听着十分高兴。

他心里的冲动,因为这四个字瞬间变得更加澎湃了。

他笑得邪魅无双,如谪仙般完美绝伦的容貌,如罂粟花般危险而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本王暂且信你,不过”燕末然轻轻笑着,身体不断向下压,“既然爱妃这么喜欢本王的勇猛,本王现在就再展现给爱妃看看,爱妃高不高兴”

凤语宁笑得无比僵硬,颤抖着声音答道:“高兴死了呢~”

高兴个球啊

晚上受累还不算,白天也不让她清闲了吗

凤语宁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干嘛那么多嘴呢

而此时,燕末然的身体越倾越下,她看着他举世无双的容貌,看着他眼里的专注深情,心中的抗拒渐渐消减。

虽然每一天她都在抱怨,但每一次看到这双眼中的深情爱意,她都会奋不顾身的沦陷进去

上一章:第六百十五章 最后的了结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七章 灵儿姑娘
热门: 孔雀祭 情债血案 窃魂影 基里尼亚加 一纸成婚,首席爱妻百分百 新宿鲛 华音流韶外传:蜀道闻铃 暹罗连体人之谜 魔痕 地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