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苟延残喘的活着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九章 敢乱来就哭给你看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一章 谋杀亲父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再说一遍,她不是我的灵儿”燕末然警告的瞪了凤语宁一眼。

她能不能,不要在说起灵儿的时候,都要在前面加一个“你的”啊

她说着不变扭,但他听着很不好受

凤语宁无辜的吐吐舌。

燕末然无奈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最终叹了一口气。

他认真的思考如何处理灵儿的事,突然低声说道:“其实,杀人灭口也不乏为一个好办法。”

凤语宁眼皮一跳,这货该不会真的要杀人灭口吧

“是你承诺要娶人家,现在不想娶了就要杀人灭口,土匪都没你这么不讲理啊”凤语宁忍不住嘀咕道。

虽然她生理性的不喜欢那个灵儿姑娘,但也无法赞成燕末然这种做法。

她不喜欢灵儿,是因为她和燕末然的关系,但这不代表灵儿有做错。

灵儿先是被燕末然毁容,燕末然承诺娶她。

现在找上门来,燕末然不打算娶她了。

但为了解决掉这个麻烦,却要杀她灭口,她怎么看都觉得灵儿可怜。

燕末然皱眉看向凤语宁,问道:“那你说怎么办万一和她说我不会娶她,她不同意怎么办”

“我看过强娶的,还没看过强嫁的,你若不想娶,她还能强嫁不成”虽然这样的结果,灵儿可能会到处乱说,到时候她的名声可能又会被毁得一塌糊涂。

但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耍无赖了。

反正不管如何,她是没办法让燕末然真的娶灵儿为妻的。

燕末然轻叹一口气,淡声道:“本王不怕背负背信弃义的名声,但是,本王怕她又会成为下一个独孤婉云,本王不想让她把怨恨转移到你身上,从而对你不利。”

所以,为了避免这个可能危害到凤语宁的危害,他不介意当一个坏人。

他真的很不想让凤语宁再遭受任何伤害了

凤语宁浑身一颤,想到独孤婉云,她顿时就不说话了。

独孤婉云当初也是因为爱慕燕末然,所以才会一直针对她,几次差点把她害死,若是灵儿姑娘也同独孤婉云一般,因为对燕末然的爱,从而对她生恨,那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

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在慕容馨的事以后,她真的累得没心情再去斗些什么了。

是虽然把一个还没做坏事的人杀了会有心里负担,但不可否认这是最省心省力的做法。

她经历过太多因为心慈手软而引来的灾难了,所以这次,她突然沉默了。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人是来找你的。”凤语宁情绪有些恹恹的,颓然的闭上了眼睛。

“你什么都不要想,本王引来的麻烦,就由本王来解决。”燕末然轻轻吻了吻凤语宁的额头,从空间取出一张毯子帮她盖上,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凤语宁没问,燕末然也没说,但凤语宁却知道燕末然要去干嘛。

等到听不见燕末然的脚步声时,凤语宁才睁开眼睛。

看着蔚蓝的天空,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了避免麻烦,就杀掉一个无辜的人,这样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须臾,凤语宁笑了笑,“我本来就是土匪啊”

燕末然很快就回来了,燕末然没说如何处置灵儿,凤语宁也没问。

反正,自那之后,灵儿再也没出现过。

灵儿这一段小插曲虽然让凤语宁的心情受了点影响,但她也不会因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而难受...

而难受太久。

很快,她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继续关注着婚礼的事。

时间如白驹过际,转眼间就到了燕末然和凤语宁成亲的日子。

这一次,燕末然没有宴请任何人,也没有对外公布。

但是,当日他和凤语宁去办结婚文书时,就已经传出他们成亲的消息了。

而且燕末然虽然没邀请宾客,但燕王府却布置得比第一次更为慎重。

当燕王府挂满红绸之后,再想到那日的传闻,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一时间,整个京城上下,都在议论燕王大人亲事的事。

虽然凤语宁妖怪的身份还没有得到解释,但是大家仔细想了想,这么长时间以来,凤语宁虽然长居京城话题榜,但她真正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一件也没有。

当初在四国赛现场,面对御林军的包围,她还不是束手无策还不是被逼得自残了

所以,就算她是妖怪,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大家也没那么害怕了。

而且,有燕王大人在,肯定能够镇压住那妖怪的,所以虽然偶尔还有人在议论凤语宁妖怪的事,但是却没人再吵着去捉妖了。

到了成亲那一日,虽然燕末然没有发请帖,但还是有很多人主动来道贺。

京城的百姓,也在这一日放下手中的活,都聚到燕王府门口,围观燕王殿下和凤语宁的二婚。

不过,在这一日,却有几个人在家中,气得把房间里的东西都给砸碎了。

一个,是楚皇后宫里的独孤婉云。

她当初接受慕容馨的改造,改变了容貌,改名换姓,委曲求全的入宫为妃,伺候一个当她爹都嫌老的狗皇帝就算了,还要三天两头的被楚天宸入宫侮辱。

想当初她可是独孤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就是别国的皇帝见了她都得以礼相待。

可是,如今她却沦落至此

她是苟延残喘的活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除掉把她害得这么惨的人凤语宁

可是,她后来才发现,哪怕她再委曲求全,再如何努力往上爬,可都还是报不了仇。

别说是报仇了,她就是想见到凤语宁都难

如今,听到凤语宁和燕末然又要成亲的消息,她气得一口鲜血直接碰了出来。

想到那个俊美绝伦、清贵无双如神祗般的男子,她的眼中还流露着爱慕与眷恋。

那个男人,本该是她的

“凤语宁,是你毁了我我好恨你”独孤婉云一边砸着寝殿里价值不菲的花瓶,一边愤怒的大声吼叫。

她的眼中,燃烧着难以殆尽的仇恨与怨毒,最终却化为两束泪水从脸颊滑落。

她现在被困在这座深宫中,就是想去和凤语宁拼命,都没那个机会去拼。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独孤婉云哭得泣不成声,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寝殿门突然吱呀的一声被打开,又嘭咚的一声被用力关上。

独孤婉云转头看去,就看到一道俊挺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他的脚步摇摇晃晃的,随着他进来之后,一股强烈的酒臭味瞬间弥漫开来。

显然,这个人喝了不少酒。

他走入宫殿之后,搜寻了一遍,才发现独孤婉云躺在地上。

他走过去,用力一扯,把独孤婉云从地上扯起来。

然后狠狠一甩,把她甩到一张圆桌上,用力扯开她的衣裤,粗暴的贯穿了她

上一章:第六百一十九章 敢乱来就哭给你看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一章 谋杀亲父
热门: 冒牌大英雄 美丽的凶器 侯卫东官场笔记8 命师 全能师尊 斩龙 薛定谔之猫 人间正道 十宗罪4 爱伦·坡惊悚小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