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谋杀亲父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章 苟延残喘的活着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二章 谁都想破坏婚礼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啊你放开我,不要碰我”独孤婉云用力挣扎。

以往楚天宸来,她都是仍凭他予取予求,但是这一次,因为想到自己一直以来最爱的人,她突然剧烈的反抗了起来,不想让别的男人碰自己的身体。

然而,现在的独孤婉云,已经没有丝毫内力了,根本反抗不了楚天宸。

但是,她的反抗终究是惹怒了本就带着怒火而来的楚天宸。

楚天宸扬起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甩到独孤婉云脸上。

“啪”

用尽全力的一巴掌,直接把独孤婉云打得嘴角淌下了一束血丝。

她美丽白皙的脸颊,也瞬间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她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楚天宸脸色阴沉的看着她,讥讽的冷笑道:“不要碰你你身上哪一点是本王没碰过的每次都在本王身下放浪形骸,浪得比青楼的妓子还荡,现在才装起贞洁烈女,你不觉得太晚了一点吗”

不留情面的侮辱话语,让独孤婉云又羞又气。

她的脸涨得通红,愤怒的瞪着楚天宸。

楚天宸笑得更加讥讽了,嘲弄的说道:“难道本王说错了吗你看你的身体,现在就已经泛滥成灾了呢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

独孤婉云紧紧咬着牙,双手狠狠握成拳。

可是,纵然她心里再恨再怒,却改变不了楚天宸说的事实。

她的身体自从被慕容馨改造之后,欲望就变得很强,每日都需要男人的滋养。

此刻,即使她心里不愿意,可是身体却已经起了反应。

实际上除了楚皇和楚天宸之外,她还和其他男人有染,可是这都止不住身体的饥渴。

楚皇年迈的身体根本满足不了她,楚天宸又不能时时入宫,她便只能去找别人。

而后宫又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除了御医之外,就只有巡卫的御林军了。

刚开始入宫的时候还好,可是时间越久,触碰的男人越久,她的欲望越大。

现在,她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把那东西留在自己体内

独孤婉云越想,越觉得自己肮脏不堪,心中的耻辱,更是像一把刀一样,狠狠的刮割着她的身体。

凤语宁

都是凤语宁把她害成这个样子的

她恨,恨不得将凤语宁抽筋拔骨,可是老天为什么不给她这个机会

凤语宁那个贱人,害了独孤城那么多人死掉,老天为什么还不将她收拾了呢

楚天宸看着独孤婉云羞愤的样子,冷笑一声,开始粗鲁的冲刺了起来。

他对独孤婉云,没有一丝一毫男女之情。

独孤婉云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供他发泄的物品而言,和青楼的妓子没什么区别。

楚天宸一边动着,脑海里一边浮现一张清丽无双的脸。

那张脸上的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更是夜夜的缠绕着他,让他无法忘怀。

那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

那样一个气质卓越的清丽女子

那个女子,本来是他的未婚妻,本该是属于他的

可是,如今他却连她的手都碰不到

楚天宸心中十分不敢,异常气愤,他恨不得冲去婚礼现场把凤语宁抢过来。

可是,有燕末然在,即使他去了,也无法得到凤语宁。

是他

当初是...

p;当初是他亲自把凤语宁从身边推开,再亲手把她踢到燕末然身边。

如今,再后悔已经没用了

“语宁语宁”楚天宸一边在独孤婉云身上发泄,一边呼唤着凤语宁的名字。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

身下的女人,竟然变成了凤语宁

顿时,楚天宸更加兴奋了,他激动的看着身下的人,看着那张美艳无双的脸,身下的动作越来越猛烈,嘴里的呼唤越来越大声。

而他身下的独孤婉云,在听到他喊的名字之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眼里的怨恨,在顷刻间如洪水般的翻涌席卷,双手用力的扣住桌子的边缘,指甲都被抠翻了她却毫无知觉。

凤语宁

又是凤语宁

为什么男人见了凤语宁都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呢

独孤婉云简直快要气疯了,她喜欢的男人被凤语宁迷得团团转,现在她的床伴也对凤语宁念念不忘,那个贱人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大的魅力

楚天宸和独孤婉云两个人都各自陷入了魔障之中,以至于外面的宫女发出信号他们也没听到。

直到房门被踹开,一声暴怒的声音响起,他们才猛然惊醒。

“你们在干什么”楚皇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意咆哮而知。

楚天宸和独孤婉云瞬间回过神来,两人向门口望去,立刻就看到楚皇气得浑身颤抖的站在寝殿门口,脸上带着不容忽视的怒意。

外面,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楚天宸一慌,立刻抽身离开独孤婉云的身体。

然而,还不待他说些什么,楚皇就已经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扬起手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甩到楚天宸脸上。

一巴掌下来,楚天宸虽然没有被打倒在地,但是打了一个趔趄。

他的脸上,瞬间红肿了起来。

“孽障,你这个孽障”楚皇伸手指着楚天宸,气得脸红脖子粗,那剧烈喘息的样子,让人很担心他是否会在下一秒断气。

楚天宸立刻跪到地上,抱住楚皇的腿求道:“父皇饶命啊,事情不是父皇看到的那样,你听儿臣解释啊是这个贱人勾引儿臣的,她是曾经的独孤城城主的女儿独孤婉云,因为独孤城被灭而记恨大楚,所以故意入宫然后勾引儿臣,想让儿臣和父皇父子不和,父皇千万别中了这个贱人的阴谋诡计啊”

“你这个孽障你还敢狡辩这个女人当初是你送进宫的,你现在却说她是来挑拨离间的就算她是挑拨离间,也是你授意的朕今天非打死你这个孽障不可”楚皇越想越气,自己被燕末然给压制就算了,居然还被这个孽子给蒙骗,要是不打死这个孽子,他这个恶气咽不下去

楚皇直接抬起脚,用力去踹楚天宸。

最后觉得踹得不过瘾,直接拿起桌上的茶壶,双手高高的举起茶壶,对着楚天宸的脑袋就砸下去。

楚天宸原本是一边求饶一边承受着楚皇的拳打脚踢,他以为楚皇打两下就消气了。

谁想,他一抬头竟看到楚皇拿着茶壶就要砸他脑袋上,他顿时吓傻了。

楚皇这是,要把他往死里弄的节奏啊

于是,楚天宸立刻爬起来,一边解释一遍去抢楚皇手上的茶壶。

然而,这一来二去的推搡中,楚天宸一个手劲没控制好,直接将楚皇给推倒了。

把楚皇给推倒就推倒吧,偏偏楚皇的太阳穴,直接撞到凳子的尖角上。

那个尖角,直接插入楚皇的太阳穴中。

然后,楚皇就倒在哪里一动不动了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章 苟延残喘的活着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二章 谁都想破坏婚礼
热门: 再见了,忍老师 基里尼亚加 寓所谜案 西巷说百物语 京极堂系列07:涂佛之宴·宴之始末 荷兰鞋之谜 落日大旗 全能照妖镜 神经漫游者 银河帝国4:基地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