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闹事的人真不少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三 大婚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五章 不堪的过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燕末然不断释放冷气压的情况下,花君尧笑得云淡风轻的和凤语宁寒嘘了片刻。

然后,掏出一块红色的玉佩递给凤语宁。

“哎,你看你嫁的什么人啊没事整天乱放冷气,要是冻着你怎么办女孩子最受不得凉了,来,拿着这块暖玉防防寒,到了夏天还能降热,到那时要是这个移动冷气还在,就把它收起来不用带了。”花君尧一边说一边嫌弃的瞥了燕末然一眼。

燕末然的脸,已经黑得几乎能滴出墨来了。

他结个婚容易吗能不能不要在他的大喜之日来给他添堵

这么好的日子,他又不好在婚礼上见血,只能先把这笔账记下了。

好不容易花君尧走了,又有一个人了上来。

那人一身白衣飘飘,一头长发也是银白色的,脸上带着一块面具,肩膀上趴着一只巴掌大的白色小狼。

此人,正是大楚的国师容卿。

当初,因为凤语宁不小心看了他的脸,他就一直吵着要凤语宁对他负责。

但是,自从被燕末然二次破衣之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

现在听到凤语宁又要嫁给燕末然了,他终于忍着对燕末然的恐惧,跑来给燕末然添堵咳咳,不对,是来给凤语宁送礼来了

此时,容卿也学着花君尧的样子,直接无视燕末然,走到凤语宁面前,一脸笑嘻嘻的说道:“小宁宁啊,我虽然不会黑人,但是我会诅咒人啊以后你要是被欺负了就来找我,我告诉你怎么诅咒他。来,我扎了一个小人你先拿着,回去后直接贴上他的生辰八字就可以用了”

燕末然:“”能不能送个再奇怪点的礼物

燕末然的脸,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他冷冷的瞪着容卿。

容卿朝他挑衅的一笑,他料定了燕末然今日大喜之日,肯定不会动手的。

然而,这次他又猜错了。

他脸上的笑还没放下,燕末然就一扬手。

顿时,一阵风随着他的手而动,他伸手对着容卿一指,那风就化成无数把风刃,朝着容卿飞射而去。

容卿一看这熟悉的招式,脸顿时就白了,他急忙把小人塞到凤语宁手上,然后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跑。

现在这里这么多人,要是他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剥光了,他以后都不用见了人

“燕末然你这个王八蛋,大喜之日动手,你就不怕冲撞了喜神吗”容卿一边躲一边怒吼。

而此时,风刃已经追上他,“唰唰”几声响起,他感觉身上一凉。

低头一看,只见身上衣服已经变成巴掌那么大的,一块一块的往下掉了。

“啊燕末然我跟你势不两立”容卿气得哇哇大叫,居然第三次被燕末然给剥光了,他简直快气疯了。

燕末然冷冷的看向他,似笑非笑的说道:“看在本王今日大喜的份上,本王给你留一条裤子,若是你不满意,本王不介意把你的裤子也毁了。”

容卿低头一看,果然还有一条里裤没被划烂。

容卿心中惊叹,要多深厚的功力,才能把内力控制得如此精妙啊

他的其它衣物全部被划烂了,但里裤却一点都没被误伤

容卿对燕末然的功力不得不佩服,同时也泱泱的住嘴,不敢再说什么了。

燕末然怕再有人来送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他添堵,直接去把凤语宁手上的东西夺过来丢给夜一,然后...

一,然后拉着凤语宁就往燕王府走,冷声对外道:“想送礼的,都交到夜一那里,是你要是敢再来缠着本王的爱妃,本王不介意再多添几道红彩”

这话里的威胁成分太明显了,众人想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都难。

不过,众人一点也不觉得燕末然这样过分。

任谁大喜之日,被一群人拦着送这些奇怪的东西,都不会高兴。

燕末然牵着凤语宁直接往燕王府走,然而就在这时,三道人影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直接朝着凤语宁冲去。

她们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匕首,明晃晃的刀尖,直接对着凤语宁的后背刺去。

此时因为花君尧和容卿的捣乱,围在凤语宁身边保护的侍卫已经松懈了。

而燕末然又转身,背对着人群,看不到画面的情形。

独孤婉云、凤倾城和王氏,就是看准了这个时机,不约而同的决定出手。

然而,他们低估了燕末然的实力。

即使是背对着画面,但凭着他强大的实力,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四周的动向。

只要空气中一出现不寻常的波动,他就立刻能感受得到。

所以,在独孤婉云和凤倾城、王氏这三人冲出去的时候,燕末然立刻就感觉到了。

他停下身形,一转身,把凤语宁拉到自己身后。

然后,一挥手,一道劲风飞起,直接把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上来的三个女人给直接掀飞十多丈远。

这段距离,还是燕末然怕人被掀飞太远看不到才手下留情的。

但是,即便燕末然已经手下留情了,但这一手下来,独孤婉云等人,还是被砸的腰像是要断了一眼,五脏六腑也像是要移位似的,嘴角都淌出了鲜血。

此时,众人也都看清了她们的长相。

因为独孤婉云的容貌经过改变,所以没人认出她来,但凤倾城和王氏大家却认识。

顿时,众人指着那两人,开始议论了起来。

“天呐,那不是凤倾城和凤夫人吗”

“对呀,这两个,一个是凤姑娘的妹妹,一个是继母,她们为什么要来习行刺凤姑娘啊”

“那还用说嘛,肯定是嫉妒凤姑娘了,你们不知道啊,自从上次她们在凤姑娘府门前衣服破碎露出身体之后,凤倾城就被宸王殿下退婚了,凤夫人在凤府也被夺权了”

“原来如此,所以她们这是把罪都怪到凤姑娘头上,所以才来行刺凤姑娘的了”

“真是不要脸啊,我听说啊,上次凤倾城和凤夫人去找凤姑娘,是以为凤姑娘被燕王殿下抛弃了,想去夺凤姑娘的资产呢而且还陷害凤姑娘呢”

群众们议论纷纷,不知不觉间,舆论就倾向于凤语宁了。

凤语宁听到这些议论声,默默的抿唇,这些人果然是看脸评论的。

不过,刚才她好像听到有三声落地声,怎么大家只议论两个人呢还有一个人是谁

她的仇家统共就那么多,如今慕容馨死了,她真的想不到还有谁会恨到要在她的大婚之日来刺杀她。

就在她疑惑间,那个没被议论的人自己吼了起来,解开了凤语宁的疑惑。

“凤语宁,你这贱人,你害我害得好惨,你害死了我的家人,害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你害不去死”独孤婉云见刺杀失败,又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轰飞的,气得肝胆欲裂,再也忍不住,直接冲着凤语宁大骂了起来。

上一章:第六百二十三 大婚 下一章:第六百二十五章 不堪的过往
热门: 纨绔疯子 我可以无限升级 香初上舞 新世界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中国式秘书 婚里婚外,前夫跪下唱征服 死亡的精确度 秦时明月之百步飞剑 外星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