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解除锁情咒

上一章:第六百三十一章 嫌弃她弱? 下一章: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要丢下她一人,可以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燕末然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抱着凤语宁,凤语宁被定住无法动弹,燕末然也不动,在猩红的光芒下,他们就如同两尊定格在那里的雕像。

过了许久,燕末然才轻轻的开口:“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才会做这个决定,你不要怪我”

凤语宁心中一紧,燕末然想干什么

她想开口问燕末然,却无法发出声音,甚至想看他的表情都看不到。

她不信燕末然会同意那些人拿她祭天,就算燕末然舍得她,可他也绝不会委身受别人的控制。

那个女人虽然是燕末然的母亲,可是当年她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杀,燕末然对那个女人只有恨,没有亲情可言,怎么可能会同意他们的安排

凤语宁的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心里即害怕又担忧,可她也不知道自己除了自己的生死,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那些人,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让燕末然死的,她这不安是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此时,燕末然突然松开她,以左手抓起她的右手。

然后,他的右手上,突然出现一把巴掌长短的暗黑色匕首,在匕首的刀柄上,刻着很古朴的“断情”两字。

在凤语宁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燕末然快速的用匕首划过凤语宁的掌心。

煞时间,凤语宁的掌心被锋利的匕首划破,殷虹的鲜血从伤口涌了出来。

但是,那些鲜血涌出来之后,却没有滴落到地上,而是快速的被黑色的匕首吸收了。

吸收了鲜血的匕首,立刻从暗黑色变成了红色

就像是被烧红了的烙铁,却散发着阴森幽冷的光芒。

凤语宁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发懵的状态,完全不知道燕末然要做什么。

燕末然的速度很快很快,快到她都没来得及去思考。

在匕首变成红色的之后,燕末然突然把刀柄塞入她的手中,以手握住她的手,让她握住匕首。

然后,他拿着她的手,猛地向前一刺

“噗”

一声利器没入肉体的声音清晰的响起,凤语宁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她眼眸颤抖的向下移

此时,燕末然的左手握着她的右手,她的右手上握着燕末然塞入她手中的那把匕首,而那把匕首的刀刃,已经齐根没入了燕末然的心脏的位置

凤语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炸开了一样,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眼睛怔怔的看着他的胸口,心脏像是被拽进了森冷黑暗的地狱中,冷得她仿佛都要凝结成冰了。

“好好活着”燕末然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张开口艰难的吐出四个字,鲜血就立刻从口中涌了出来。

他的眼神,带着浓浓的不舍,亦带着满满的柔情与歉意。

凤语宁的眼泪,在燕末然这句话出口之时,终于控制不住,如泉涌般涌了出来。

她不能动,不能说话,只能慌张痛苦的看着他,任由眼泪将脸蛋打湿。

为什么

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难道以为,他死了,那些人就会放过她吗

他难道以为,他死了,她还能好好的活着吗

若他接受了那些人的做法,他还能活着,他为什么那么傻

凤语宁心中痛苦不已,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好恨,恨自己太过懦弱,恨自己拖...

自己拖累了燕末然,若不是她,燕末然也不会受制于那些人

此时,陈静等人终于也发现了燕末然的异状。

当他们看到燕末然胸口插着的匕首时,陈静的脸色骤然大变。

从出现开始就一直是温柔和婉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不同的表情。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燕末然,眼中露出了惊恐和愤怒的表情,身体也不断的发抖,脸色变得青一阵红一阵,足矣见得她此刻有多生气。

她等了十五年,结果却又是白等一场,她怎么能不气

燕末然是她选中继承神力,重整陈家的人选,她为这一天付出了很多,也等了很久,可是如今燕末然居然自杀了,她怎么能不气

她万万没想到,燕末然居然会自杀

“啊”陈静气得扬天怒吼,身上释放出骇人的戾气。

她愤怒的看向凤语宁,眼中凝聚着汹涌的恨意,“都是你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小然才会自杀你坏了我的计划,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到了这一刻,她关心的仍然不是自己儿子的生死,而是愤怒与自己计划的失败。

然而此刻,凤语宁的眼中只有燕末然的生命渐渐消失的身影,根本没心思去理会陈静。

燕末然的身体,向着凤语宁的方向倒来,挂在她的身上。

他的手,艰难的抬起,覆到她纤细的背上。

随后,凤语宁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背上涌入体内,通过她背部的经络,争先恐后的涌入她的丹田之中。

凤语宁心中大惊,曾经意外获得一次内力的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燕末然这是,在把他的内力传给她

不要

她不要燕末然的内力,她只要燕末然活着

凤语宁不断的在心里呐喊,不断的想阻止燕末然的传输,可是她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她的眼泪,流得越来越汹涌,心,痛到无法呼吸。

燕末然想安慰她,可是心脏被刺穿,他能忍着最后一口气将内力传给她已是不易,想要说话是不可能的了。

他张了张口,却流出一口血水,他只能咬紧牙关,继续传输着内力。

其实,这个决定,在燕无笙当初刚找回断情匕首之后,他就已经想好了的。

只不过,他当初把这个决定当成了最坏的决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施行。

而现在,正是他万不得已的时候。

他不能交出燕无笙,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凤语宁去死,所以唯有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一种办法了。

只要他死了,他们祭天也变得没有意义了,凤语宁和燕无笙就不用有事了。

他和凤语宁指环上的锁情咒,需要用断情匕首,沾上其中一人的掌心之血,然后插入另一个人的心脏方可解除。

如今锁情咒已解除,凤语宁不会因为他的死,而受影响了

只是,他心里却还有一些遗憾。

他和凤语宁的婚礼还没举行完,他还没有和凤语宁拜堂成亲,他真的很不甘心。

他更遗憾,没能给凤语宁留下一儿半女,让她有个感情的寄托。

若是有了儿女,凤语宁尽管还是会因为他的死而难过,但为了孩子,她也会振作起来的。

可惜,可惜,他努力了那么久,却还是没让凤语宁怀上。

此刻,陈静已经因为计划失败而丧失了理智,她把失败的原因都怪到了凤语宁头上,愤怒的向凤语宁冲了过去

上一章:第六百三十一章 嫌弃她弱? 下一章: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要丢下她一人,可以
热门: 民调局异闻录5·赌城妖灵 天生就会跑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 代体 高窗 夜船吹笛雨潇潇 绿茵峥嵘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