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他,真的死了?

上一章: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要丢下她一人,可以 下一章:第六百三十五章 她,怀孕了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王爷”

“王妃”

玉书华和夜一原本是被派去处理尸体了的,但他们离开后没多久,就发现天空出现异变,他们立刻把尸体丢下,原路返回了。

但是,当他们靠近一段距离之后,却发现前方出现一堵无形的墙,阻止着他们继续向前。

他们没办法,只能焦急的在外面徘徊。

知道那无形的阻力消失后,他们才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来。

可是,还未走近,隔得远远的,他们就看到燕王府门前堆尸如山,血流成河,看起来恍如人间地狱。

而在燕王府门口的台阶上,凤语宁一身锦绣喜服瘫坐在地上。

红色裙摆摊开在地上,犹如一朵妖艳的红莲。

她本就生得秀美无双,此时她脸色平静的坐在那里,脸上却挂满了泪水,眼眶和鼻间都红红的,看起来我见犹怜,让人不自觉的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而燕末然,也是一身喜服着身,他修长的身姿笔挺的躺在地上,脑袋枕在凤语宁的腿上,眼帘紧合,嘴角染满了鲜血,胸口的位置,一把血红的匕首插在上面。

两个倾世绝伦的人静静的在那里,美得惊心动魄,他们周围却透着一种无法化解的悲哀气愤。

玉书华和夜一看后心中猛地一揪,大叫一声之后,立刻加快步伐跑了过去。

可是,在距离凤语宁和燕末然还差十步之遥时,他们却停住了脚步。

那里的气愤太过沉重,重到他们都无法靠近半分。

夜一和玉书华看着失去生息的燕末然,眼眶倏地红了,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他们轻颤着身体,然后双膝一弯,重重的跪了下来。

玉书华捂住嘴巴,双肩不断抖动,眼泪扑簌扑簌的掉落。

夜一的眼中,也凝起了一层泪水,双眼赤红得像是染了一层血。

他身侧的手不断缩紧,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顷刻间他的双手就染上了一层鲜血。

他们都不敢相信,强大如燕末然,竟然也会死

他们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知道燕末然是怎么死的,可是

看着凤语宁的样子,他们不敢问

他们很难过,可他们知道,凤语宁一定比他们痛苦百倍千倍都不止

他们不敢,也不想再去刺激她。

很快,之前离去的花君尧、南宫云希、萧子墨,还有国师容卿,就连郭神医,也都因为看到异象返了回来。

他们看到门前的惨烈景象,都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冲到凤语宁身边。

他们也同夜一和玉书华一样,在离凤语宁十步之遥时停了下来。

心疼的看着凤语宁,却什么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

随后,他们看向那已经失去生机的燕末然,心里仍然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他们对凤语宁有好感,所以自然的对燕末然带有敌意,其中被燕末然剥过三次衣服的容卿,但此刻看着燕末然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心里却十分沉重。

燕末然的死于他们而言或许没什么,但看到凤语宁因此而伤心难过,他们反而宁愿燕末然能够好好的活着。

至少,燕末然若活着,凤语宁能开心。

现在凤语宁虽然没有大哭大闹,可是她这样安静...

样安静得诧异的样子,反而让他们更加担心。

郭神医站了一会儿,举步上前,蹲下,帮燕末然号脉。

然后,摇了摇头,道:“丫头,他已经死了。”

“他没死,只是睡着了而已,他的身体还是热的呢。”凤语宁淡淡的说道,眼神空洞的看着燕末然,一直低声呢喃,他只是睡着而已,仿佛这样说,就能够骗得过自己。

“他的身体虽然还没冷,但已经没有脉搏了,再过几个时辰他的身体也会凉的。”郭神医沉声道,他虽然也不想让凤语宁伤心,但却必须要让她接受现实。

虽然接受现实很痛苦,但早点接受现实,也能早点脱离痛苦。

凤语宁突然抬头看向郭神医,怒声道:“我说他是睡着就是睡着了,你这老庸医,从一开始你就想着害他,你当然希望他死了”

“他到底死没死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郭神医忍不住吼道,他真的很不想看到凤语宁这个样子。

“不是我自欺欺人,是你心怀不轨你一直盼着燕末然死,现在他只是睡着了,你却咒他死,我真后悔当初求他放你一命你滚,你离他远一点,不要靠近他,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凤语宁激动的大吼,一边吼一边伸手去推他。

可是,她还没有把郭神医推开,手上却突然有一个东西被甩了出去。

她浑身一僵,怔怔的低头望去,却见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空空如也。

在左边不远处的地上,一枚黑色古朴的指环盘旋了几下,便静止的停在那里了。

凤语宁整个人突然安静了,她颤抖着伸手去把指环捡起来。

然后,颤抖着套回原来的位置上。

可是,当她的手一放下时,比她的手指款上一圈的指环,却又掉了下来。

她的心里,终于慌乱了起来,她不断的把指环套上去,可无论套多少次,指环都会从无名指上滑落。

最后她猛然想起,当初戴上时,是要相互给彼此戴上才能固定住的。

于是,凤语宁急切的抓起燕末然的手,把指环放到他的手上,用右手握住她的手,捏着指环往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套上去。

可是,指环还是能取下来

凤语宁的眼神,忽地变得绝望,她失魂落魄坐在那里,手无力的垂下。

在她的手垂下时,燕末然的手也从她手中滑落,她手上的指环,和燕末然手上的指环,同一时间从无名指滑落,滚到不同的两个方向

凤语宁的眼睛,呆滞的看着滚到两处的两枚指环。

耳边,响起了曾经她好奇之下,问燕末然的问题。

她拖着腮,撑在他的大腿上,好奇的看着他,问:“为什么指环戴上去摘不下来了呢是不是等到我不爱你了,或者你不爱我了,就可以摘下来了呢”

他揉了揉他的发顶,温柔的答道:“听宗主说,这指环名为锁情戒,只有相爱的两个人为彼此佩戴才能戴上,一旦戴上就摘不下来了,直到其中一方死亡那一刻才会自动脱落。”

当时指环还为触发锁情咒,宗主也不知道锁情咒的事,所以只说了这个答案。

后来燕末然无意间触发锁情咒,却也没有说给凤语宁听。

直到现在,凤语宁还不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的命是和燕末然的命联系在一起的。

她更不知道,燕末然划破她的掌心,抓着她的手刺穿自己的心脏,是为了解除锁情咒,不让自己的死而连累她

上一章: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要丢下她一人,可以 下一章:第六百三十五章 她,怀孕了
热门: 星辰变 夺帅之剑 独步天途 天马行空 狩魔领主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网游之三国无双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临终的侦探 艺术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