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怪异的母子关系

上一章:第六百五十一章 如神祗般的男人 下一章:第六百五十三章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陈静原本是在品茶,听到大长老的声音,她的手顿了一下。

很快,陈静便恢复如常。

她放下茶盏,骄傲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随后,她戏谑的看向诸位长老,淡笑道:“小然的实力诸位长老是有目共睹的,不会有人能伤得到他的,小然既然想出去看看,便让他去便是了”

“静小姐,现在外面不太平,有人针对我们陈家,还想谋害少主,少主若是现在出去,可正中敌人的下怀啊”

“就是啊,少主的实力虽然厉害,可是敌人狡诈阴险,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啊”

“少主若是出意外了,陈家就完了”

长老们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劝了,之前他们不是没打过陈静的主意,只是陈静一直没表态,他们只能拦住燕末然,让人去请大长老了。

“就算小然真的出意外了,陈家也不会完啊你们不是早就培养了几位继承家主之位的少爷了吗”陈静似笑非笑的说道,眼里闪过一丝讥讽。

几位长老顿时脸色涨红,有些不好意思去看陈静。

他们的确是各自培养了一个家族中的嫡系子孙,打算让他们决斗,选出新的家族人选。

这个项目,早在十几年前他们就已经着手在办了

本来家主之位应该是由死去的族长的儿孙继承的,但是当年家主和他唯一的儿子一同被害惨死,只留下陈静一个未成年的女儿家。

按照这种情况,若是陈静招婿生下孩子,她的孩子是可以继承家主之位的。

当时长老们也愿意等,可是后来陈静却留下一封书信离开,说是十年后会带着孩子回去,让长老们暂时代为管理家族。

可是,十年之后,陈静却一个人回来,又说让他们再等十六年。

因为陈静的失信,他们失去了耐心,为了家族着想,于是便各自从家族中嫡系子孙中选了一名资质好的男孩培养。

原本他们是打算等这次的家族排位赛,让那些培养起来的孩子都去参加,谁表现得更为优异谁就有资格坐上家主之位。

然而,在比赛前夕,陈静带着燕末然回来了

当时他们还以为陈静是随便带了一个人回来敷衍他们呢,后来经过检验,他身上的确留着陈家的血,他们才放心下来。

但是,因为得知燕末然是自幼生活在天启大陆以外的低贱大陆的人。

所以,有人都以为他空有皮囊,实力肯定很不济,尽管他是家主那一支的血脉,但全族上下都不同意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当家主。

于是,当天长老们就把他们培养了十几年的家主人选的人叫出来,让他们和燕末然比试,燕末然若是能赢了他们,他们才承认他的身份。

当时所有人都不看好燕末然,都等着他被打得满地找牙,然后被赶出陈家。

但是,当比试开始时,所有都傻眼了。

那九个长老们耗尽全族资源培养起来的家主候选人,居然全部抵不过燕末然一个拳头

那九个人上去,全部都是被燕末然一拳打飞,然后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整个比试过程,只用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连开场长老讲解规则那么长的时间都不用。

燕末然用他的实力,彻底征服了陈家上下。

原本他的相貌就征服了一票人,如今再加上这彪悍的实力,没有人再敢说他什么。

长老们也都很高兴,他们之所以自己培养人,完全是为了家族的未来考虑,而不是出于自己的私心。

所以,当看到他们的少主实力如此之强悍之后,他们激动得老泪纵横。

他们陈家衰落了这么久,终于有希望崛起来了

可是,尽管他们欢欢喜喜的接受了燕末然的身份,但他们此前的做法,还是引来了陈静的不满。

陈静现在这么说,诸位长老都知道她还在为那件事生气。

“静小姐,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我们当初那么做,也是为了陈家着想啊陈家的家主之位空了那么多年,而当年静小姐说要带少主回来,却又食言了,我们也是怕静小姐再次食言啊”大长老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陈静冷哼一声,尽管知道他们是为了陈家,但她还是很生气。

不过,她却没有继续对他们冷嘲热讽,淡淡的道:“小然不会有事的,你们让他去吧,我是小然的母亲,比你们更不想他出意外。”

诸位长老面面相窥,最后还是大长老问道:“静小姐,少主到底为了什么事出去啊真的只是为了透气散心吗”

这个理由,他们是不信的,才闭关一个月而已,说长不长,怎么可能就憋得出毛病。

而且,如果是去散心,为什么不肯说出要去哪里散为什么不肯带人去保护

陈静垂眸,没有回答大长老这个问题。

她抬眸看向燕末然,温柔的道:“小然你走吧,记得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燕末然点点头,而后脚尖一点,身形快得像风一样向上窜去,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八位长老的中间。

等他们往外看去时,已经看不见燕末然的踪影了。

尽管知道燕末然的强大,但此番情景,还是让几位长老心中骇然。

他们也是习武之人,且武功在家族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可却连燕末然的影子都捕捉不到,可见他强大到何种程度

他们也明白了,刚才燕末然之所以被他们拦着,完全是陈静的命令,陈静只要一让他走,任何人都别想拦住他。

诸位长老气闷不已,心中对陈静有些不满,他们觉得,他们少主要离开,肯定也是陈静的命令

他们心里就纳闷了,为什么少主那么听陈静的话呢

就算是母子,可他们却总觉得有点怪异。

他们见过的母子中,也不是没有孝顺听话的,但那些人给他们的感觉,和陈静和少主母子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他们少主虽然对陈静算得上是言听计从,可是,他们却丝毫也感觉不到,少主对陈静有母子之情

少主除了听陈静的话之外,对陈静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与对待他们这些人一样,冷漠得如同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实在是怪得很啊

不过,诸位长老也没有多想,如今少主已经走了,他们也追不上,只能摇了摇头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而陈静,则依然坐在大厅里,眼神阴鸷的看着外面的天空,嘴角荡开一道冰冷的弧度,“我的宝贝儿子,你是我选中的人,就算是死,你也逃不了”

很快,陈静的眼神又黯淡了下来。

虽然燕末然成功的被她复活,也成功的获得了陈家先祖的逆天功力,但是身体却出了问题。

但愿,他这次出去,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鬼森林对小然来说,应该不算难”陈静看着天空低声呢喃。

653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凤语宁和花君尧等人买了四两马车,离开锦林镇后就马不停蹄的朝着鬼森林的方向赶去了。

在跑出一...

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为了避免有人追来发现他们,他们还重新找了一个城镇换了马车,每个人也都乔装打扮了一番,然后才重新上路。

鬼森林和黑森林之间的距离隔得非常远,即使坐着马车赶路不断赶路,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

而凤语宁有身孕在身,不能跑得太快,还需要偶尔休息。

所以,速度更慢了。

花君尧保守计算了一下,按照这个速度赶路,等到了之后鬼森林之后,至少也需要一个半月了。

而如今,距离三个月的时限,就只剩下两个月而已了

若是赶路都需要一个半月,等到达那里,想办法进入鬼森林需要时间,求东方神医出手也需要时间,这么一算下来,他们的时间远远的不够啊

花君尧的眉头一路上都是皱着的,等到第二日的时候,在中午停车下马车休息顺便用午餐时,他把自己的这一夜想到的想法说了出来。

“走陆路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够用,而且长途颠簸跋涉,对语宁的身体也有影响,所以”花君尧顿了一下,沉声道:“我想重新反回锦林镇,穿过黑森林,从海域行船,行船不怕颠簸,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行驶,预计不用半个月便可到达鬼森林。”

而且,坐船还不用停下来休息。

黑森林和鬼森林都是靠近天启大陆的边缘,而这两个森林的边缘,刚好是相接的海域,从黑森林这边的海域,可以乘船通往鬼森林。

“可是锦林镇有陈家的人,我们才刚杀了还打了陈家的人,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凤语宁皱眉说道。

就算他们乔装打扮了一番,但他们的人数在那里,很容易被怀疑的。

“陈家增援的人不可能来得那么快,还是原来的那些人的话,我们可以直接打过去。”花君尧解释道。

凤语宁想了想,的确是如此,她没有意义的点头。

两个主人都同意了,那些下人更不可能有意见了。

于是,一行人收拾妥当,准备上马车原路返回。

然而,就在这时,一匹黑色的骏马,如一阵旋风般从他们来时的马路上急速奔来。

在马背上,一个黑衣锦服的男子坐在马背上。

他面如冠玉,容颜妖孽绝伦,浑身透出一种无法掩盖的绝世锋芒,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危险的冷冽气息,让人远远看上一眼,都觉得遍体生寒。

可是,当花君尧看清楚那人的长相时,眼睛徒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人。

身体里的血液,似乎瞬间凝固了一般。

燕末然

那个人竟然是燕末然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燕末然不是已经死了吗

那么多人看见燕末然心脏插着刀,看着他停止心跳,看着他的尸体停放再房间里,看着凤语宁因为他的死而白了头瞎了眼

可是,现在那个骑马而来的男人是谁

那样出众的脸,那样强势迫人的气势,除了燕末然,不会有第二个人将这两点如此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燕末然没有死

他居然没有死

他现在是来干什么要把凤语宁抢走了吗

花君尧如木头般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涌上一股无名的惧意,他的双目早已瞪到赤红,死死的瞪着燕末然。

他的双手不断收紧,指甲深深的掐入肉中也毫无察觉。

随着黑马越来越近,花君尧的心就越来越紧张,也越来越害怕。

尽管这段时间和凤语宁朝夕相处中,只打着夫妻的名号,实际上两人还是隔着一层礼仪在相处,可他却依然如中了奖一样高兴。

他真的,很舍不得

然而,在他内心还没挣扎完时,燕末然赶着马匹,直接从他们旁边跑过去了,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燕末然骑得的黑马很快,而在前方不到一千米的地方,就是一道转弯处。

很快,燕末然就骑着马消失在转弯口了。

直到马蹄声彻底的消失,花君尧才回过神来。

他的心里还有些难以置信,燕末然居然死而复生了,而且他居然从他们身边走过,却没有发现凤语宁

难道是因为他们易容过的原因

花君尧暗暗点了点头,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他看向坐在一旁的凤语宁,心里有些愧疚。

他看到燕末然,却因为自私的想多占有凤语宁一段时间而没有叫住燕末然,不知道等凤语宁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怪他

不过,很快花君尧就暗暗安慰自己,凤语宁现在看不见,刚才根本没有发现燕末然。

而蛇女和高手兄,则去方便了,刚才燕末然经过时他们不在,也没看到。

他的那些手下虽然看到了,但是这一批人都是没见过燕末然的,也没发现端倪。

所以,只要他不说,根本没人会发现

花君尧松了一口气,却又忍不住苦涩的轻笑一声,他发现他真的变得越来越卑微,越来越卑鄙了。

此时,高手兄和蛇女相继返回来了,众人准备上车原路返回。

然而,在看到蛇女时,花君尧猛然一震。

不对呀,当初燕末然的尸体经凤语宁的要求,被蛇女收到空间里去了呀他怎么可能还会活生生的出现呢

花君尧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叫大家先原地不动,而后跑到蛇女面前,“你跟我到马车上来一下,我有事问你。”

说完,花君尧率先转身上了马车,完全不给蛇女拒绝的机会。

蛇女皱了皱眉,但还是跟上去了。

“燕末然的尸体,还在你的空间里吗”蛇女一上马车,花君尧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蛇女点头,“在。”

“拿出来给我看看。”花君尧一脸坚定的看着蛇女,摆明了不达目的不罢休。

蛇女皱眉问道:“你看小主人的尸体干什么该不会是因为得不到王妃的心,想虐待小主人的尸体泄愤吧”

蛇女一脸防备的看着花君尧,不肯轻易把燕末然的尸体取出来。

“我只是看看而已,不会破坏他的尸体,就算我不怕你和高手兄责怪,也怕日后语宁恢复记忆之后找我拼命啊”花君尧急忙解释。

蛇女想想也是,而且看花君尧不看不罢休的样子,最终她只能妥协。

马车的车厢很宽很长,一个成人躺在里面不成问题。

蛇女退到和花君尧一边,然后意念一动,将燕末然的尸体取了出来。

当看到蛇女放出来的尸体时,花君尧瞳孔一缩。

那张脸,竟然也是燕末然的脸

他伸手去摸了摸,发现不是人皮面具

那刚才那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躺在眼前的尸体,和刚才骑马经过的人,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上一章:第六百五十一章 如神祗般的男人 下一章:第六百五十三章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热门: 空城 大河深处 阳光下的罪恶 狩魔领主 闪苍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红色 伏天氏 名侦探的守则 六月飞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