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他们是什么关系?

上一章:第六百六十七章 相见不相识 下一章:第六百六十九章 她是他的徒弟?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燕末然眼睛一眯,花君尧说得如此信誓旦旦,难不成他不是在说谎不是为了激他出手

而是真的

燕末然把目光落到那昏迷中的绝色女子脸上,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昏迷之中,此时一身狼狈的她,看起来也清丽脱俗,宛若人间仙子。

可是,不管她再美,他对她还是毫无印象可言

两和黑衣人怕夜长梦多,眼中戾色一闪,手上的动作徒然间加快了许多。

然而,就在这时,燕末然突然抬手,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

没有任何东西弹出,只见空气涌起一缕波动。

然后,就看到那两个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倒飞出去

黑衣人一直飞出数十丈之远,重重的撞到山石上。

石头都被他们砸出一个深深的坑,等他们滚落到地上时,只见他们的身体都被撞烂了,背部和胸腔几乎贴在一起,内脏更是从伤口处流出来。

他们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燕末然。

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出口,就双腿一蹬,睁着眼睛咽气了。

花君尧看着那两个黑衣人的惨死之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他不是没见过死人,可还是被燕末然杀人的方式给骇到了。

明明他的手段还没有轩辕景残忍,可却让人感觉害怕千倍百倍

燕末然的气势,即使是失忆了,也丝毫不变

“现在,把你所知道的,和本王有关的事,都告诉本王。”燕末然重新将目光放到花君尧身上,不容置喙的命令道。

花君尧猛地回神,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燕末然。

须臾,他收回目光,看向凤语宁,心中猛地一紧。

此时凤语宁仍然是在昏迷中,身上的衣服被温泉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

她的身孕才不到两个月,此时还看不出丝毫孕态。

但是,看不出来并不代表没有。

且不说凤语宁怀有身孕,就算没有身孕,此时已是秋风凛凛的秋季,天气已有些冷冽,穿着湿衣服很容易着凉的。

花君尧不懂医术,此时蛇女又不在身边,他只能通过见血和不见血来判断她的胎儿安不安全。

此时凤语宁虽然被海底风暴折腾了一番,但是身子没见血,他想孩子应该没事的。

所以,他现在只关心她穿着湿衣服会不会着凉。

花君尧没有回答燕末然的问题,反而是看到凤语宁身上的湿衣服之后,他立刻转头对燕末然说道:“你现在,先拿你的衣服帮她换上,她身上穿着湿衣服,会生病的。”

他的语气,带着理所当然的命令。

燕末然脸一黑,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花君尧,“你的女人,要本王帮她换衣服”

难道这小白脸故意让他帮那个女人换衣服,然后以此为要挟勒索他

花君尧像是看出了燕末然的想法般,气闷的道:“以你的实力和身份,我们能威胁得到你吗

若是我们勒索你,你一巴掌拍死我们,我们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而且,就算我们去造谣,你也不会在意,别人也不会相信,根本不可能勒索得成功”

花君尧还是有些了解燕末然的,想制造误会,然后以此来威胁他,根本就不可能。

以前在青青大陆的时候,他的名声有一段时间被传得那么...

得那么不堪,有见过他在意过吗

其实花君尧心里比谁都郁闷,若是可以,他也不想叫燕末然去换。

可是,若是他亲自帮凤语宁换的话,等到凤语宁记忆恢复之后,肯定会和他绝交的吧

虽然他想利用这段时间让凤语宁爱上他,但却不会利用她失忆去做亵渎她的事。

而且,倘若他亲自去换了,某天燕末然恢复记忆后,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也是去杀了他

“你凭什么要求本王帮你的妻子换衣服”虽然花君尧解释得很有道理,但这一点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花君尧嘴角一抽,沉声道:“她不是我的妻子,总之这件事说来话长,你还是先帮她换了衣服吧,别让她着凉了。”

现在燕末然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花君尧不敢贸然把以前的事说出来,怕给凤语宁带来麻烦。

而且,就算他说了,燕末然也不一定相信。

“就算她不是你的妻子,本王又为何要帮她换衣服”燕末然似笑非笑的道。

刚才他都救了他们,可这小白脸却不把关于他的事告诉他,这让他很不满。

花君尧被燕末然的态度气得不轻,这个混蛋,怎么失个忆之后就变得这么讨厌了

“好好好,你不换是吧我来帮她换,希望等你恢复记忆的那一天,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花君尧气呼呼的说道。

说完,花君尧就转身跪在凤语宁身边,手有些颤抖,缓缓的去拉开凤语宁的衣领。

他心里有些紧张,动作拉得非常之慢,他并不是真的要脱凤语宁的衣服,只是想激燕末然而已。

燕末然看着花君尧的举动,眼睛微微眯起,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无名火气。

他想去制止,但是看着花君尧慢吞吞的动作,他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燕末然嗤笑一声,没有出声,更没有动,但还是有种想剁了花君尧的手的冲动。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由红绳挂着的黑色圈圈从凤语宁脖子上滑了出来。

燕末然瞳孔倏地一缩,那东西

他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快速的走到花君尧后边,一脚把他踢到温泉池里。

然后,蹲下,伸手拿起那个黑色的指环。

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脖子。

“快说,她和本王,有什么关系”燕末然沉着脸,目光凛冽的射向花君尧,冷声质问。

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脖子上,会挂着一个和他脖子上挂着的一模一样的东西

就连挂住指环的那根红绳,都是一模一样的

若说这是巧合,打死他都不信

而且,从刚才花君尧的语气就可以猜出,他和这个女人的关系还不一般

可是,他和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挂着相同的挂坠

他自医醒来之后,身上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脖子上的一个由一根红绳挂着的黑色指环而已。

他并不知道那对他有什么意义,但潜意识里觉得,那个指环对他来说很重要,而他抚摸着的时候,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眷恋和熟悉感,仿佛自己曾经无数次这样抚摸过那个指环一样

所以,他才破天荒的留下那个指环,让它一直挂在脖子上。

如今,看到一个女人脖子上挂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东西,他心里若是不震撼,那绝对是假的

从这两个人身上,或许,可以查出他过去

上一章:第六百六十七章 相见不相识 下一章:第六百六十九章 她是他的徒弟?
热门: 传奇缔造者 英雄岁月 恶魔岛幻想 死香煞 萍小姐的主意 贞观大闲人 七星龙王 宝剑八 神墓 征战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