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他的手往哪儿伸呢!

上一章:第六百七十章 小兔王是神助攻 下一章:第六百七十二章 脑子忘了,身体却还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燕末然的手看准小兔王抓去,但小兔王的速度快如闪电,几乎是在燕末然的手到达的那一刻,它就已经逃走了。

然而,小兔王以及逃走了,燕末然的手却并未抓空

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燕末然瞬间惊醒

想起自己方才的慌张行为,燕末然紧绷的俊颜,瞬间红到了耳根。

他心里惊骇极了,自己怎会做出那等荒唐的行为

可是,尽管已经醒过来了,但是他的手还是没有收回来,不知是那柔软的触感太过销魂,还是手掌扩开的弧度让他感觉太过熟悉,此刻他的手依然保持着抓上去的动作。

而凤语宁,早在燕末然冲过来伸手进她的衣领时,她就已经整个人都震住了

当一只微凉的大掌,猛的抓上自己的胸前时,她的脑中“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在脑中爆炸了一样,身体变得更加的僵硬了

慢慢的,她回复了理智,但是感觉到那只手还没有离开她的胸前,她顿时又羞又恼,脸和脖子瞬间红得像煮熟了的吓一样。

她的胸口,因为失律的心跳上下起伏,而燕末然的手覆在上面,就像在按摩一样。

燕末然只举得一股异样的舒适感,从手上传达全身,他的手指不自觉的动了动。

“啊淫贼,受死吧”凤语宁终于忍耐不住,怒吼一声,一巴掌随之招呼出去。

凤语宁虽然看不见,但打得却非常准。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应声响起,在山谷中甚至都能听到回音了,可想而知凤语宁这一巴掌打得有多重

燕末然的脸一歪,左脸颊上火辣辣的痛,顷刻间脸上就多出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凤语宁打完一巴掌之后,迅速的把燕末然的手拉出来,然后紧紧抓着衣领,脚步有些慌乱的向后退去。

然而,她因为看不见,脚步又急又乱,直接踩到一块松懈的石头。

只听“咔嚓”一声,一阵剧烈的疼痛左脚传来,她的身子一歪,瞬间失去重心的向后倒去。

“啊”

燕末然原本还因为凤语宁那一巴掌而怒火中烧,但当看到凤语宁要摔倒的时候,他的心猛然一紧,大脑还未做出思考,身体却已经行动起来了。

他快速的向前,长手一伸,轻轻的揽住她的柳腰,手上用力,将她带入怀中,然后收紧手上的力度,不让她有逃脱的机会,一双漆黑如墨的眼,深邃的眯起,凝视着她因气愤而涨红的脸。

此刻,她衣服凌乱,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脸色红晕,说不出的妩媚诱人,一向自持的他,竟是看得心头一热。

只是,当看到她那双蕴含着泪水的眼中,倒影不出他的影像时,他的心猛地一紧。

她的眼睛,竟是看不见了

她的美丽,在这双黯淡无光的眼睛之下,就像是蒙了尘的珍珠,虽然依然美丽,却失色了不少。

燕末然突然想到,之前花君尧说她的眼睛之所以失明,是因为他的关系

此刻,他比任何时候都渴望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他和这个身为他徒弟的女人,到底发生过什么

为什么他在她身上,会有那么多熟悉的感觉

就连方才那般亲密的行为,他都觉得异常熟悉,仿若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那种熟悉已经刻入灵魂,让身体熟记,即使大脑想不起来,但身体却没有忘记。

此时,凤...

此时,凤语宁被燕末然揽腰抱入怀中,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都是气息,与刚才占她便宜的流氓是一样的。

顿时,凤语宁又羞又恼,立刻伸手去推他,挣扎着想要逃出这淫贼的怀抱。

可是,她的武功在很多人面前算是不错,但在燕末然面前,就如同虚设,他轻轻松松的就把她的攻击给化解。

“流氓,你快放开我,你要杀就杀,但你休想侮辱我,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凤语宁愤怒的怒喝。

此刻,她已经把燕末然当成那两个追杀他们的人中的其中一个,以为他是想讲她先那啥再杀。

她一边怒喝一边挣扎,但是因为她的脚被崴了,这一挣扎阵阵的剧痛从左脚传来,痛得她脸色苍白,冷汗连连冒出。

燕末然看着凤语宁痛苦的样子,心中涌起一股怒意,低喝道:“不要乱动”

“你想得美”凤语宁比他吼得更大声,一脸怒气的骂道:“你想侮辱我还想让我配合你以为你是谁啊”

就算是天王老子,她也不会从的

燕末然的脸一黑,他什么时候想侮辱她了

刚才那纯属意外

都是那只该死的小兔子,没事钻她身子里干什么

燕末然觉得,那兔子绝对是一只心机兔,故意钻到凤语宁身体里,勾起他的怒火,然后做出方才的失礼之举

远处的小兔王一阵哆嗦,它感觉自己似乎被某个人类记恨上了

燕末然压下心中的怒火,转头看向早已背过身,走出十多丈之远的花君尧。

从刚才凤语宁和花君尧的交流中可以看出来,花君尧对凤语宁的感觉不一般。

可是,现在他对凤语宁又是摸又是抱,花君尧却不出面阻止。

如此看来,他和这个女人的关系,绝对不是单纯的师徒关系那么简单

不过,看着花君尧那落寞的背影,他怎么觉得心里十分畅快呢

燕末然收敛心神,看着花君尧的背影,沉声道:“你是不是应该和她解释一下,本王是谁”

燕末然心里有些纳闷,花君尧不是说这个女人是他的徒弟吗为什么她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花君尧身体僵了一下,但只沉默了片刻,他便缓声说道:“语宁,他是你师傅,他不会伤害你的,你别太激动,小心身子。”

“君尧”凤语宁一惊,这才想起刚才花君尧也在场。

经过催眠后的凤语宁,内心是深信着花君尧是她的丈夫这一点的。

想起刚才自己当着丈夫的面被别的男人又摸又抱,她顿时有些慌了。

可是,想到花君尧的话,她的慌乱,瞬间转为疑惑。

花君尧一直在旁边,不可能看不到,可他为什么这么冷静还劝她不要激动

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因为花君尧的态度而生气,只是心中疑惑,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而已。

“君尧他他对我”凤语宁想提醒花君尧,但却有些难以启齿。

花君尧黯淡的笑了笑,轻声道:“嗯,我知道,他曾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长大,和你的关系很亲密,刚才还说他救了我们,所以他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吧”

燕末然:“”他是比她大多少她居然还是他养大的

凤语宁:“”就算真是亲密的师徒关系,可是她都已经这么大了,他还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摸她的胸,是不是太过了一点

上一章:第六百七十章 小兔王是神助攻 下一章:第六百七十二章 脑子忘了,身体却还记
热门: 隆庆天下 死亡通知单 惟我独仙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空间重生之商门影后 当灾 鸽群中的猫 长安古意 重生水蝶儿 乡村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