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我选择恩断义绝

上一章:第六百七十九章 要孩子还是要他? 下一章:第六百八十一章 孩子还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缓缓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

她表情呆滞的一动不动的样子,过了片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快速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还不待她好好感受一番,身边就传来一道沉魅的声音,“孩子没了。”

凤语宁的心一痛,放在肚子上的手突然紧紧收拢,身体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了起来,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流出。

她的孩子,还是没能保住

“别哭了,孩子还会有的。”燕末然看着凤语宁这个样子非常心疼,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凤语宁却用力一挥手,把他的手拍开,压抑住怒火颤声道:“请你立刻离开,我不想和呼吸同一片空气,更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她还记得,是她自己逃跑时摔倒撞到肚子的,虽然因为燕末然的原因,但确却她自己造成的果,所以她没资格怪他

而且,在温泉池边时,她和花君尧被追杀,也是燕末然帮杀掉追杀他们的人。

若当时燕末然不出手帮他们,她现在已经死了,更别提肚子里的孩子了。

所以,说到底,她终究是没有怪燕末然的理由。

可是,尽管理智知道自己没资格怪燕末然,但终究是过不了情感这一关。

处于理智,她不该怪燕末然,但处于个人感情,她却忍不住怨他

她不能打他骂他,只能远离他而已

燕末然的心微微一痛,他突然伸手把凤语宁拉入怀中,心疼的道:“语宁,你有气就冲着我发出来,别憋坏了身体。<>”

“你不觉得打掉孩子比生气更伤身吗你逼着我打掉孩子,现在却在关系我气坏身体,你这假惺惺的样子让我恶心”凤语宁没有推开燕末然,只是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讥笑着嘲讽道。

燕末然浑身一僵,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

他眼睛徒然睁大,有点不敢相信凤语宁会说如此伤人的话。

“语宁”燕末然的声音有些干哑,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

但是,凤语宁却突然出声打断他的话,“什么也不必说了,我不想听你的解释。”

“燕末然,就算我们曾经真的关系匪浅,但那也是曾经的事了,如今我们都忘记了,虽然有那可笑的熟悉感在作祟,但我们对彼此而言都只是相识不久的陌生人而已,我们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凤语宁的声音冰冷的毫无感情,就像是机器在复读冷冰冰的文字,“所以,我选择,和你恩断义绝”

“你说什么”燕末然瞳孔蓦地一缩。

他将凤语宁推开,双手牢牢的抓住凤语宁的肩膀,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带着炽烈的怒火,死死的盯着凤语宁的脸。

她的眼睛没有任何光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脸色苍白如纸,深情冷漠。

凤语宁讥笑了一声,娇艳的红唇轻轻开启,嘲弄的道:“你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需要我重新说一遍吗”

燕末然的眼睛,被怒火染成赤红,胸口剧烈起伏,脸色阴晴不定。

“凤语宁,为了一个不知是谁的种,值得你和我恩断义绝吗”燕末然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因愤怒而做出过激的行为。<>

他都已经接受了她和其它的男人有染的事实,她到底还想怎么样

凤语宁嗤笑一声,似笑非笑的道:“你以为你是谁也配和我的孩子相提并论”

凤语宁的心在滴血,可脸上却还要露出一副轻蔑的样子面对燕末然。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她都没办法平静的...

法平静的面对燕末然。

所以,干脆和他断绝所有的恩情,以后再也不相见,便不会彼此受折磨了

“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燕末然咬着牙,紧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凤语宁冷笑一声,绝情的说道:“你,还不够资格让我用真心和你说话”

燕末然的心猛地一抽,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痛得他无法呼吸。

他想过凤语宁会因为失去孩子而生他的气,但没想到竟会如此绝情,说出如此伤人的话。

想他在陈家受尽万般恭维,万般拥护,即使是帝国皇帝,对他也是礼让三分

可是,在凤语宁面前,她照顾她呵护她,放下身段做那些下人做的事

但,到头来,换来的却是一顿比剧毒更炙痛人心的话语

他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尽管凤语宁让他有莫名的好感和莫名的熟悉感,但此时听到她的这番话,他伤心的同时,也非常生气

燕末然抓住凤语宁肩膀的手,不断的收缩,不断的用力。

凤语宁到肩膀阵阵的刺痛,骨头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

可是,她却没有发出半点呼痛声。<>

她紧咬着嘴唇,冷冷的绷着脸。

两人僵持的对峙着,谁也不肯先低下头。

但最后,还是燕末然先妥协了,他突然放开凤语宁,腾地一下从床上做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快速的转身走向门外。

就算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但在和凤语宁争吵时,总是燕末然因为担心凤语宁的身体而先妥协

凤语宁感觉到,燕末然离开时卷起的一道风扬起她的发丝,轻轻的打在脸颊上。

等到发丝落下,燕末然的脚步声也已经走远了。

此时,凤语宁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抱着膝盖,把脸埋在膝盖里痛哭了起来。

眼睛虽然看不见,但还依然能流出眼泪。

不出片刻,她的衣袖便被泪水染湿了。

突然,一道脚步声走近了房间。

凤语宁听到脚步声浑身一顿,心脏猛地加速的跳了几下。

但当那脚步声靠近一些,她似乎听出什么来了,心里瞬间淌过一丝苦涩。

“哎,小姑娘别哭了,你的眼睛再哭下去就没得救了,还有你刚动了胎气,情绪不宜太激动,否则对胎儿不利呀”孙华端着一碗药走进房间,看到凤语宁哭得凄惨又可怜,急忙出声劝道。

凤语宁浑身一僵

胎儿

孩子不是没了吗还动什么胎气还怎么会对胎儿不利

凤语宁的心,突然紧张了起来,她急促的把头抬起来,准确的看向孙华的方向。

她长长的睫毛,此刻被泪水沾湿,看起来带着几分我见犹怜的娇弱。

“你是什么人刚才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凤语宁黯淡无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孙华的方向,急切的声音带着几分冷冽。

孙华被凤语宁那突然迸发而出的气势吓了一跳,心道果然是什么人配什么人,这姑娘的气场虽然不及那个男人,但也不容小觑

他清了清嗓子,骄傲的道:“我是五十年前败给东方神医的名医孙华,也是东方神医唯一的奴隶”<>

小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读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请记好我们的地址:,下载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请到<>

上一章:第六百七十九章 要孩子还是要他? 下一章:第六百八十一章 孩子还在?
热门: 官道 虚幻的旅行 最终进化 天火大道 医院怪谈 团宠不好当 人机战争 武侠崛起 最终救赎 震旦2·星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