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被控制的傀儡

上一章:第六百九十一章 所谓的亲情 下一章:第六百九十章 生离死别的痛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此时,燕末然身体僵直的站着,眼睛空洞无神,像是一具没有意识的傀儡似的。

他的身上,散发着冰冷而又阴森的气息,仿佛是从地狱爬上来的勾魂使者

凤语宁心中一凛,她立刻甩开燕末然的手,按住他的肩膀,用力摇他,试图将他唤醒,“燕末然你怎么了快醒醒”

可是,无论她怎么叫,燕末然都毫无反应,依然像没有生命的木头人一样,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凤语宁目光猛然射向陈静,眼里迸射出熊熊怒火。

燕末然突然变成这样,绝对和陈静脱不了关系

凤语宁看到陈静还在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心中大怒,举起拳头,猛地向陈静冲去。

“你对燕末然做了什么快让他恢复正常”

凤语宁愤怒的咆哮,手上的拳头狠狠的对着陈静的面门砸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劲风快速的从身后刮来,燕末然高大的身影,鬼魅一般闪到她的身后。

她的手还没碰到陈静,手腕就燕末然的大掌牢牢的抓住了

随后,那只手用力一甩,将她狠狠的向门外甩去。

燕末然的力气非常大,大到她无力反抗的地步

凤语宁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一支离弦之箭,快速的射向门外,根本停不下来

若是她的身体被这样甩出去后摔到地上,这么大的冲击力,她肚子里的胎儿,就算已经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也会被撞流产的

周围的景物快速的向后倒退,凛冽的风吹在脸上,脸颊像是被利刃划过一样刺痛

凤语宁紧咬着牙,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身体也快速的调整着。

凤语宁本想等力度减缓得差不多了再顺势落地,但是燕末然的力气太大了,等她的身体飞出航上百丈之远,眼看着就要装上前方的墙了,灌输在她身上的力度却仍然没有减弱。

再不行动,就要撞到墙上了

以这个速度装上去,孩子非得撞出来不可。

就连她自己,就算不被撞死,也非得去掉半条命

凤语宁心中苦涩不已,燕末然这一手还真是狠啊

她不敢耽误,立刻在空中翻了一个后空翻,而后身体下倾,压低身体以减缓力度,强硬的落到了地上。

但是,落地后,她的身体却仍然在急速的向后滑行。

凤语宁右膝跪地,左手撑地,以此来减缓力度,在向后滑行时,她的右膝盖和左手掌,和地面产生剧烈的摩擦,一阵撕心裂肺疼痛从膝盖和手掌传来,地上也留下了两条长长的血迹。

凤语宁的身体,一直后滑到撞到十多丈远之后的墙壁时才停下来。

尽管她已经及时的做出了反应,让手脚受伤来减缓力度,但撞到墙上的力度还是不轻。

凤语宁只觉得后背一阵刺骨的疼痛,在撞上的一刹那,一口鲜血也从口中喷了出来

尽管在撞上的瞬间,凤语宁将所有的内力都用来护住腰腹部位,但此刻她还是感觉到一直安静得过分的肚子此刻隐隐有些作痛。

凤语宁脸色脸色苍白如纸,额上细汗如雨。

右膝、左脚、肚子、后背,这四个地方钻心的痛几乎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紧紧咬着嘴唇,颤抖着扶着墙站了起来。

而此时,一道危险的气息,快速的闪到眼前,燕末然那高大的身影,像巨山一样出现在她面前

艳阳的天气里,她却被一道阴暗森冷的阴影笼罩着。

凤语宁心里涌上一丝惧意,心脏紧绷到了极点,就连呼吸都变得压抑了很多。<...

很多。

她忍着身体上的疼痛,背靠着墙站着,睁大眼睛与他对视,却只从他的眼中看到冷漠与杀意。

“燕呃”

她开口,想叫他的名字,可才开口,燕末然却突然伸出手,像铁钳一样掐住她的脖子

猛然袭来的窒息感,让凤语宁脑子一片眩晕。

她眼里蒙上一层雾气,看着燕末然冷冰冰的样子,心里难受极了。

燕末然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陈静到底对燕末然做了什么

凤语宁心里即担心又气愤,可却无能为力

燕末然的手不断收紧,凤语宁胸口闷得仿佛下一秒就能够爆炸,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难道,她真的要死在燕末然手上了吗

突然,凤语宁想到方才陈静所说,曾经,她用匕首刺了燕末然的心脏

凤语宁凭着最后一丝意识,艰难的抬起手,伸向燕末然的衣领用力拉开燕末然的衣服

或许是燕末然接收到的指令只是杀凤语宁,其它的都不会去管,所以在凤语宁去拉他的衣服时,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此刻,燕末然的衣服被凤语宁拉开,露出一片布满伤害的胸口肌肤

他的左胸口,正中心脏的位置,真的有一道狰狞的伤痕

其它的位置,也布满了新的伤痕,那些伤痕有些还没有痊愈,有的脱了痂,但伤痕却还是红红嫩嫩的,看得出那些伤所受的时间不长。

凤语宁的心猛地一痛。

这些时日她一直和燕末然在一起,为什么不知道燕末然受伤了

她心疼的看着他几乎没有一块完整肌肤的胸口,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他心脏上的那道刀疤上。

那真的是她刺的吗

曾经的她,真的要杀燕末然吗

若真是如此,为何她对燕末然会有那么奇怪的感情在失忆之后,还会那么快的又喜欢上他

凤语宁忍着泪意,右手颤抖的抚摸上他胸口的伤痕。

突然,凤语宁看到燕末然脖子上挂着的东西,瞳孔蓦地一缩。

她有些急切的伸手抓住那个红绳挂住的黑色指环,心脏微微颤抖。

这个东西和她脖子上挂着的一模一样,只是大小有些不一样罢了

这是怎么回事

凤语宁还来不及想清楚,脑子已经缺氧越来越严重了,意识越来越涣散,力气也越来越小。

她的手,无力的垂下。

黝黑的眼睛,带着一丝痛苦,紧紧的盯着燕末然的脸,将他的五官,牢牢的映入眼中。

最后,她终于无力的垂下眼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束清泪,随着眼睑的下垂,慢慢的挤出了眼眶,顺着消瘦的脸颊滑落,滴到燕末然的手背上。

冰冷的泪珠,却像滚烫的开水一样,烫得燕末然的手颤了颤。

他空洞无神的眼睛,突然卷起一道漩涡,他的眼底,流露出一丝挣扎,似是在和什么坐着剧烈的斗争。

一束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出,他的眼中,渐渐凝聚出了焦距。

当凤语宁的脸映入眼中时,他的瞳孔蓦地一缩,手像触电般的从她的脖子上松开。

凤语宁的身体,无力的向下滑落,燕末然赶紧伸手抓住她手臂,撑住她的身体。

他的眼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震惊,看着凤语宁一头白发,瞬间布满了血丝,变得赤红如血

上一章:第六百九十一章 所谓的亲情 下一章:第六百九十章 生离死别的痛
热门: 神墓 生命的交叉 上帝之灯 修炼狂潮 特级乡村生活 魔手飞环 勇士传 六爻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玻璃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