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生离死别的痛

上一章:第六百八十九章 被控制的傀儡 下一章:第六百九十一章 她的计划里,他们都得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凤语宁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脑子的眩晕终于慢慢恢复了清醒,流失的力气也慢慢的回来了。

凤语宁缓缓抬头,立刻对上一双血红的双目。

那双眼睛,此刻流露着难以忽视的痛苦、歉意等神情,还有足矣将人淹没的思念眷恋。

她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几乎有些沉受不住他眼中不断涌出的感情。

“燕末然,你你恢复了吗”凤语宁紧绷着身体,小心翼翼的问道。

此刻燕末然的眼睛,不再像之前那样冷漠无情,可却有太多她理解不了的情绪在里面,她无法自己判断,他是恢复正常了,还是换了一种疯法。

燕末然没有说话,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努力隐忍着什么。

他的额上,汗水像是水柱一样不断的顺着尖削的下巴流下来,尽管他紧闭着嘴巴,但鲜血还是不断的从口中溢出。

他的眼里,也布满了痛苦与挣扎的神色。

“燕末然,你怎么了”凤语宁被吓坏了,焦急的抓住他的手臂询问。

她想帮他把脉看看是怎么回事,但却被燕末然制止了。

此刻,燕末然看起来十分痛苦,脸色煞白,汗水像流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涌出,全身都在颤抖。

燕末然是个很能隐忍的人,让他都控制不住的颤抖,那一定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痛苦了

突然,他颤抖的将手伸进凤语宁的衣领,把她脖子上的红绳扯出来,把指环扯下来。

然后,抓起凤语宁的左手,颤抖着将指环戴到她的无名指上。

随后,他又将自己脖子上的指环扯下来,塞到凤语宁手上,艰难的开口道:“快帮我戴上”

凤语宁不知道这种时候燕末然为什么要戴这种东西,但她还是老实的将指环戴到燕末然的手上了。

等戴上后,燕末然又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到她手上的指环上。

那滴血在沾到指环时,瞬间就被吸收了

凤语宁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代表着什么,但她也想按照燕末然的做法,将自己的血滴到他的指环上。

然而,却被燕末然阻止了

燕末然抓住凤语宁的手,脸上布满痛苦之色,眼神却温柔似水的看着她,低声说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照顾好他,也照顾好自己你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

他的声音低哑而干涩,带着一丝无法覆盖的痛苦,每说一句话,口中都有鲜血不断涌出,可他却还是将她心中最在意的答案告诉她。

“你你想起来了”凤语宁震惊的睁大眼睛。

燕末然点点头,看向她满头白发,心脏像是被刀割一样痛。

虽然他离开时还不知道凤语宁怀孕的事,但他却敢肯定,凤语宁肚子里的绝对是他的孩子

还好,当初没有把孩子弄掉

燕末然垂眸看向凤语宁依旧平坦的肚子,眼里露出一抹温柔。

他伸手颤抖的摸向她的肚子,低沉的嗓音,温柔的说道:“孩子,我是你爹,爹很爱你和你娘,但爹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能陪在你和你娘身边,你一定要乖乖的,别闹你娘,以后长大了,要代替爹爹好好保护你娘”

似乎是感应到了燕末然的话一般,原本有些隐隐作痛的肚子,突然间平静了下来。

凤语宁僵硬的靠着身后的墙,怔怔的看着燕末然,心里涌起一丝恐惧。

燕末然说不能陪在她...

能陪在她和孩子身边是什么意思

让孩子长大后保护代替他保护她又是什么意思

凤语宁想质问他,可喉咙却干涩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此时,燕末然收回手,对着凤语宁露出一抹绚丽的微笑。

“快走,不要回头,不要再来找我,一定要好好活着”燕末然在她耳边低声交代,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说完,他抓住凤语宁的手,用力一甩,将凤语宁甩向空中

凤语宁急忙运功稳住身体,她回头看向燕末然,却见他此时抱着头半跪在地上,浑身散发着一种痛苦的神色。

“燕末然”凤语宁心中一紧,立刻转身向他飞去。

“快走,不要过来”燕末然突然一声厉吼,生生的将凤语宁的脚步吼住。

凤语宁眼泪在眼中打转,身体停在半空,不敢靠近,亦不愿离去。

燕末然脸色痛苦的扭曲着,眼里翻卷云涌,做着剧烈的挣扎。

他胸膛剧烈起伏,眼神痛苦的看向凤语宁,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我会杀了你的,你快点离开”

“不我要带你一起离开,我们一起走”凤语宁不断摇着头,试图像燕末然靠近。

燕末然脸上露出一丝怒容,怒声喝道:“你带不走我,不要逼我再次死在你面前”

他保持这点理智已经快到极限了,他忍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也要保持理智,就是怕自己失去理智伤害到凤语宁。

若是凤语宁再不走,他就要坚持不住了

凤语宁就算能带走他,可是陈静在他身上施加的秘咒,能够控制他的心智,把他弄得像傀儡一样

那种秘咒,不是大夫可以查出,并且破解的。

所以,凤语宁若是带着他,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凤语宁的身体,因燕末然这句话猛然僵住。

“快走”燕末然再次大喝,手上的匕首举到胸前,刀尖直接扎入肉里,鲜红的鲜血瞬间从伤口流出,然后了整个胸膛。

此时,陈静察觉到异样,已经从大厅里出来了,十位长老接到燕末然回来的消息,也已经从四面八方赶来。

若是等那些人来了,凤语宁想走都走不了了,所以他不得不对自己狠一点

看着燕末然自残的行为,凤语宁的心几乎都要从口中跳出来了

燕末然那一刀扎在他身上,可她却感觉比扎在自己身上还要痛千百倍

她怕自己不走,燕末然会真的在她面前自杀。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深深的看了燕末然一眼,然后决绝的转身离去。

在转身的一刹那,两滴泪水从眼中滑落,被风吹到燕末然手背上。

燕末然看着手背上的两滴泪水,想起了花君尧说凤语宁失明是因为他,想起孙华说凤语宁的眼睛是被哭瞎的,他的心突然像被巨石压着一样无法呼吸。

还有凤语宁那一头白发,更让他愧疚得无法原谅自己

凤语宁已经走了,可他还是不肯放弃挣扎,还在努力的保持理智。

因为,他真的很舍不得和凤语宁的记忆

但是,若是一直挣扎,只会让身体承受无尽的痛苦,也会让身体损伤加重

此刻,陈静已经走到燕末然身边,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燕末然,叹道:“燕家的血统果然非比寻常,居然能冲破摄魂咒,找回主控权”

上一章:第六百八十九章 被控制的傀儡 下一章:第六百九十一章 她的计划里,他们都得
热门: 马耳他黑鹰 银河帝国3:第二基地 怪钟疑案 重生之出人头地 猛兽记 虎君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潇湘月 阿拉伯之夜谋杀案 诸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