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十五章 两个自恋的人

上一章:第七百十四章 真相往往让人难以接受 下一章:第七百十六章 燕末然的日记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rea336;

“嗯”燕末然用鼻音发出了一个询问,情绪仍然有点不稳定。

凤语宁轻声道:“在外人面前时,你继续对我和对别人一样,总之别让别人看出你对我的不同。

还有,轩辕耀你也注意一下,我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像个老狐狸一样,看着他的笑我就瘆的慌。”

燕末然有些不满的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脖子,干嘛要假装不认识她干嘛不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他现在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能觊觎

而且,在经过今晚之后,让他再对她冷淡,实在有点为难他了。

“如果陈静发现你对我与众不同,肯定会调查我的,虽然我易容了,但还是有可能被查出来,到时候她要对付我,我可就无法安心养胎了。”凤语宁察觉到燕末然的情绪变化,立刻出声解释。

停顿片刻,她又道:“而且,昨日里轩辕耀带着我四下一闹,如今京城都知道我和他关系匪浅,今日清晨他还把我带入皇宫,和皇上说我怀了他的孩子,若是这期间我与你有纠葛,于我于你都不利。”

燕末然的脸色,顿时一黑,“他冒充我孩子的父亲”

凤语宁:“”为什么他这种时候还关注这种问题

“这个暂且别管,主要是我们现在的身份,多接触多有不利,所以我们在人前还是装陌生人,私下里悄悄见面就好了。”凤语宁急忙劝说,就怕燕末然想不开去找轩辕耀拼命。

然而,即便她已经解释了,燕末然还是打算去找轩辕耀拼命。

“本王去杀了他”燕末然欲起身,眼里带着浓烈的杀意。

凤语宁死死的抱住他,“冷静冷静,要是轩辕耀死了,我就得离开耀王府,而我现在有事通缉犯,离开耀王府东躲西藏不利于安胎,为了我你就忍忍好吗”

燕末然现在肯定是离不开陈府的,陈静能控制燕末然,谁知道她有没有在燕末然身上弄个抹杀咒什么的。

所以,在没有弄清楚燕末然被动了什么手脚之前,不能带着他离开。

而若是燕末然没离开,留在陈府,但要是杀了轩辕耀被发现,他就算是得了皇帝赏识的异姓王,但他杀了人家儿子,为了面子也要杀回去啊

她倒是不怕离开耀王府流离失所,反正她易容那么厉害,肯定能平安躲过追铺的,只是不想让燕末然为她惹麻烦上身而已。

燕末然沉着脸,却是没有要去杀轩辕耀了,但心里却一阵自责。

都是他没用,才需要顾及那么多,无法护凤语宁平安。

“别自责,你也是被小人陷害了。”凤语宁轻声安慰,昨日燕末然拼死护她离开的场景,让她无条件的爱这个男人。

燕末然紧抿着唇,气焰微笑,却又问道:“你怎会和轩辕耀扯上关系”

凤语宁嘴角抽了抽,立刻解释道:“昨日离开陈府之后,我发现你给我戴上的指环上有储存空间,里面装着很多东西,但我不认识,就都拿出来看了一边,谁想其中有两件是神器,不小心引来了杀生之祸。

后来我那些去抢神器的人都杀了,我怕被十大家族追杀,又被朝廷通缉,当时正好看到轩辕耀,曾经我去治眼睛的路上遇见过她,有点小交情,他就带我回来帮我隐瞒,谁想到他竟然为了避婚,居然拿我当幌子”

凤语宁可不敢说自己被轩辕耀威胁了,若是说了,燕末然绝对会去找轩辕耀的

等燕末然恢复之后,她再想办法逃走。

而且,就算她自己逃不走,燕末然也还...

末然也还能来看她,到时候再告诉他也不迟。

现在告诉燕末然,只会让他心里难受罢了。

燕末然没说话,不知是信了没。

凤语宁眼珠转了转,突然转移话题,好奇的问道:“对了,你的指环上有没有空间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燕末然眉头一皱,摇了摇头,“没查看过。”

“那你快看看”凤语宁催促,这个男人怎么那么没有探索精神呢

她都已经把空间里的东西整理一遍,并且成功的引来一场大灾难了,他居然还不知道是否有空间

不用凤语宁提醒,燕末然就已经探出精神力去查看了。

突然,他眼睛一亮。

随后,一大堆画卷出现在床上,显然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

“全在这里了。”

凤语宁心中好奇,立刻摊开来看。

只见那些画卷中,有三十六幅居然都是她的画像

画像上的她,喜怒哀乐各种表情都有,被画师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好似画上的人下一秒就会从画中蹦出来似的。

凤语宁兴奋的指着其中一幅画像给燕末然看,“你快看快看,这就是我的真面目,是不是很漂亮”

燕末然无奈的笑了笑,这姑娘夸气自己来还真不脸红。

不过,的确很好看

画像上的女子倾国倾城,美不胜收,可燕末然却丝毫不怀疑画上之人就是凤语宁

因为,细看的话,就会发现,画上女子的五官和凤语宁一模一样,只是少了一块黑斑而已。

凤语宁和燕末然两人都不知,凤语宁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是黑斑遮脸的,看着画像他们还以为她以前都是美丽动人的模样。

当初在凤语宁还未恢复之前,燕末然就悄悄的画过凤语宁的画像,只是没把黑斑画上去罢了。

所以,燕末然很早的时候就知道,凤语宁的真颜有多美

此刻,燕末然看着手边的画像,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自己的笔迹

凤语宁又去翻其它画卷,发现其中有一张是燕末然的画像。

燕末然看着那张画卷的笔迹,也认出了那是自己画的,他嘴角抽了抽,以前的他有那么臭美吗居然还画自画像带在身上

他已经忘了,这张画像是当初刚开始时,他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自己画来打算给凤语宁回忆他的。

结果后来没死成,画像自然没送出去了。

“没收没收,这幅画我没收了”凤语宁一把抓住燕末然的自画像,生怕燕末然不给似的,直接把画像收进空间。

燕末然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揉了两下手却突然一僵。

他看着凤语宁一头白发,眼睛眯了起来。

画像上,她分明全部都是黑色长发

他的手,有些颤抖的捧起她的几缕发丝,沉声问道:“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当初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了,也看不见,不知道自己头发是什么颜色,等到看得见之后,知道的人又不见了,所以也无从得知。”凤语宁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她的手,还一直在画卷里翻看。

突然,她在一堆画卷当众看到一本厚厚的书籍。

她翻开一看,那书籍竟然是一本日记本

上一章:第七百十四章 真相往往让人难以接受 下一章:第七百十六章 燕末然的日记
热门: 逆流完美青春 银色猎物 功夫神医 超级预言大师 晚钟教会 重生之最强人生 歪笑小说 学生街的日子 贤宠 野兽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