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十六章 燕末然的日记

上一章:第七百十五章 两个自恋的人 下一章:第七百十七章 好大一个黑粉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rea336;

从燕末然空间拿出来的日记本,那就是燕末然些的了

凤语宁眼里闪起一丝欣喜,立刻来了兴致,激动的去看日记上面的内容。

“想不到你以前还有些日记的习惯呀或许看看上面的内容,就能知道咱们的过去了呢~”凤语宁揶揄的瞥了一眼燕末然,手上已经拿着笔记本向着夜明珠移近了一些。

燕末然嘴角抖了抖,他完全想象不出自己竟然会写日记

不过,当凤语宁翻开第一页时,看到上面小巧却不失苍劲的字迹,他就确定那是自己的写的无疑了。

可是,当看清上面写的内容时,方才看了一句,他立刻面色一骇,急忙把本子从凤语宁手上夺了过来,然后快速的收入空间。

“哎我还没看呢,你怎么就收起来啦”凤语宁不悦的皱起小脸,趴到他身上抱着他,撒娇的道:“燕末然,你快拿出来,给我看看嘛~”

她真的很想知道,上面是不是记载着他们过去的事,他们的过去又是怎样的。

“没什么好看的。”燕末然绷着脸,坚决不拿出来。

开玩笑,那么肉麻恶心的东西,怎么可能给凤语宁看

他都怀疑,以前的自己是不是脑子不正常居然写出那么肉麻的话来

他得自己拿回去研究研究才行

不过,从刚才的匆匆一睹来看,那上面的内容,的确有关于凤语宁的内容。

想起日记本上的内容,燕末然的心像被羽毛拂过一样,痒痒的,极度的想立刻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拿出来看。

可是,如今温香软玉在怀,他亦是不舍得离开。

“没什么好看我也喜欢,只要是你写的我都喜欢~”凤语宁不遗余力的撒娇。

她娇软的身体趴在燕末然身上,配合着软糯的话语,身体还窝在他怀里一扭一扭的。

毫无悬念,燕末然的身体在她的挑逗下,立刻又起了反应,呼吸顿时变得急促。

她用力按住她的肩膀,沉声道:“凤语宁,不要玩火”

天知道他有多想占有了,可是她若不是心甘情愿的,他却不会勉强她。

虽然她说过若是又烧起来她会负责,但那是她担心他受凉生病做的妥协,他怎么能利用她的关心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呢

所以,尽管忍得非常难受,但他也不会贸然亵渎了她。

他想要她,但一定是在她自愿给的情况下才要

此刻,凤语宁身体一僵,她有些惊讶的抬眸,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忍得住

她都已经感觉得到,他的某个部位已经炙烫得像一根烧红的铁柱一样了,此刻抵在她身下,即使隔着两层衣物,她都觉得皮肤被烫得热热的,他居然还能忍

那种事,虽然憋不死人,但憋得久了却伤身。

她眼里露出一抹担忧,轻声道:“你如果难受,我可以的”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悄悄的羞红了脸。

“你不想我难受,就别乱动”燕末然声音僵硬的低吼,惩罚的掐了掐她的小。

“啊”凤语宁轻呼一声,身体一颤,眼里含着两泡泪水,眼里充满了怨念,“你这坏人,干嘛掐我”

燕末然嘴角一抽,还不是因为她乱动

 ...

p;最终两人还是没做成,燕末然抱着凤语宁,等她安睡之后,他才又把日记本从空间里取出来,小心翼翼的翻看着。

原本很反感上面肉麻连连的句子很抗拒,但当逐渐看完那些内容时,他脸上却露出了温柔眷恋的微笑。

这本本子上,记载着他和凤语宁从相识到二次成亲前的点点滴滴。

从日记本上,燕末然自己曾经也失过忆,他就郁闷了,他怎么老失忆

这本本子上,日记形式的记载是从他失忆恢复后开始的,上面写着,因怕再次失忆,顾而降他和凤语宁之间所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写到本子上。

在此之前的事,他也以叙述的方式,从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开始全部记录了下来。

燕末然嘴角上扬,他觉得自己曾经真有先见之明,还好写了这本日记,否则他还不知道,他和凤语宁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凤语宁为了付出了那么多

看完日记之后,即使没有恢复记忆,可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昨日他恢复记忆之后,会第一件事就是把彼此的指环戴上,并且自己还在凤语宁的指环上滴了血,却不让凤语宁在他的指环上滴血。

因为,这指环上被布了咒语,相爱的两个人相互为对方戴上后,指环就会彼此有感应,其中一方出现生命危险,另一方会第一时间知晓,并且还能知道位置在哪里。

但是,若是将血滴到对方的指环上,就会启动上面的锁情咒。

双方都滴的话,则是双方都能感应到彼此的危险,并且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会死亡。

但是,若只是一方滴的话,锁情咒就会变成单项锁定的咒语。

没滴血的那个人,不能再感应到滴了血那个人的安危,并且滴血的那个人死了,她不会受牵连,但她若死了,滴血的那个人也会一起死

燕末然知道,当时的他,一定是怕自己受控制错杀了凤语宁,又不想自己连累凤语宁,所以才会选择单项锁定。

不过,燕末然有些奇怪,日记上记载着,上一次是他们正要办羞羞的事,凤语宁突然来葵水,血不小心沾到他的指环上,因此才阴差阳错的双向锁定了。

也是从指环吸收了凤语宁的葵水之后,他的指环上的空间才打开的。

可是,这次并没有双向锁定,指环没有吸收凤语宁的血,怎么会也打开空间了呢

难道是因为,曾经和同一个人打开过一次,再次戴上后不用滴血也能打开了

还有,日记上分明记着,指环只要戴上后,只有一方死亡才能摘下来

凤语宁说昨日之前,这指环还挂在他们各自的脖子上。

而记载中,他们曾经戴着指环时,是双向所锁定了的,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会死亡,为何会双方都活着,但指环却取下来了呢

因为当初记载时,燕末然只想单纯的记载和凤语宁的事,不想将其它杂事参到这里面。

所以,陈静的事,燕无笙的事,以及能解除锁情咒的断情匕首的事,这些都没有记载,因而哪怕他再聪明,也解不开这个谜团。

日记的最后一页,只写着:明日就要成亲了,终于又要光明正大的把凤语宁娶回来,告诉全天下凤语宁是燕末然的女人了

字迹中,几乎都能看到书写者的喜悦与激动。

在这句下方,隔了几行,笔风突变,写道:我终究是自私的人,明知道给不了她未来,也自私的要她的名一世都冠上我的姓,只希望我能尽快让她怀上子嗣,只希望那个人不要来得那么快

上一章:第七百十五章 两个自恋的人 下一章:第七百十七章 好大一个黑粉
热门: 借镜杀人 养蜂人 遮天 樱树抽芽时,想你 急电北方四岛的呼叫 华音流韶:天剑伦 驻京办主任2 我是幕后大佬 造彩虹的人 死亡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