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不能让她死得太轻松

上一章:第七百三十五章 长得帅的男人都眼瞎吗 下一章:第七百三十七章 不许脱别人的衣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anni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rea336;

众人嘴角一抽,不擅长口舌之争都能把人给气得半死不活,要是擅闯岂不是能直接把人气死了

蓝郡主胸口剧烈起伏,双目赤红的瞪着凤语宁。

她真的很看不惯凤语宁装模作样的样子,让她恨不得直接把那贱人的脑袋按到地上喂泥

不过,此刻她的心情却不由得有些忐忑了。

那贱人既然能叫动燕末然,又没叫燕末然带她逃跑,而是真的打算去给轩辕耀治病,难道那贱人真的能治好轩辕耀的伤真的会医术

要是那贱人会医术,真的治好了轩辕耀的伤,她就要任凭那贱人处置了,那岂不是死定了

蓝郡主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片,心里涌上一股惧意。

在凤语宁与燕末然和天启帝打过招呼,准备进房间时,蓝郡主急声吼道:“等一下,你是怎么请陈家少主来的

你肯定是借用皇伯伯的名号,这不算,刚才是你输了,你要给我下跪赔礼,并且把我跪的双倍跪还给我

还有,你既然已经输了,却又欺骗大家,这证明你人品有问题,不能让你这样的人帮耀哥哥治病”

凤语宁停下来,转头,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蓝郡主。

她也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蓝郡主,直到把蓝郡主看得心里发毛,才淡笑着看向燕末然,“你是不是我用皇上名号骗来的”

“不是。”燕末然沉着脸,淡声回答。

短短的两个字,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的震惊了,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燕末然。

这不能怪他们这么惊讶,而是这燕末然惜字如金的程度,到了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哑巴的程度

当初的十大家族排位赛时,全程他都没说过一个字。

即使是面对天启帝的慰问,在天启帝赐他异姓王的封号时,他也没说一个字。

要不是当时陈静在旁边和他说了什么,他应了一个“嗯”字,估计现在全帝都都在穿燕末然是哑巴了呢。

但是,即便是天启帝,也只听了燕末然从鼻孔里“嗯”了一声而已,可是凤语宁一下子就让他说出两个字,他们能不震惊吗

他心里好奇死了,凤语宁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燕末然骗哦不对,是请过来,并且让早上还要杀了她的燕末然,不仅不杀她了,还好像很听她的话的样子

“那你为什么跟我来这里”凤语宁扬起嘴角,淡声问道。

燕末然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凤语宁,视线落在她略微红肿的左脸颊上,星眸凝聚,如浩瀚宇宙中的黑洞,深邃不见底,又充满了致命的危险。

“因为”

丝丝杀气,从他的眼中溢出,眼睛虽落在凤语宁脸上,可蓝郡主却感到一股致命的威慑力迎面而来

一股渗人的寒意,快速的从脚底心钻入她的身体,瞬间将她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

蓝郡主全身紧绷,脸色苍白,这一刻,她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

“想看别人倒霉。”燕末然淡淡的说完。

凤语宁脸上的巴掌印,因为黑斑的原因,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但于他而言,凤语宁的一丁点个变化,他都能发现

当看到凤语宁脸上的巴掌印之后,他立刻想去杀了那个敢打凤语宁的人

但,凤语宁却不肯告诉他是谁动的手,只说跟来就知道了。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跟来...

豫的跟来了。

虽然来了之后,凤语宁还是没说,可他却从观察中,猜出了这是谁的杰作

敢到他的女人,就算是郡主,他也不会放过

在燕末然说出这句话之后,蓝郡主身体一颤,吓得差点滑到地上。

燕末然这平静的一句话,听在她耳里却比催魂曲还恐怖

尽管燕末然没有点名道姓,可她却知道,燕末然指的那个人,是她

荣亲王也一脸紧绷,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惊恐之色。

天启帝掰着手指在数燕末然说了几个字

“蓝郡主,你要不要再怀疑一下,他是被我威胁了,或是因为其他原因说谎了”凤语宁笑容满面,好心的提醒道。

蓝郡主赶紧摇头,她就算有疑问也不敢怀疑了,赶紧把这煞神带走吧,光是看着她就觉得比凌迟还痛苦,她不想再看到他了

凤语宁耸耸肩了,转身,进房。

燕末然也举步跟上,进房,抬头,看向房里几个藏人的地方,眼中浮现一丝冷意。

“滚”淡淡的一个字,带着无尽的威慑,暗中的暗卫只觉得浑身一僵,接着咕噜噜的一个接一个的从房梁上掉下来。

他们惊恐的看了一眼燕末然,然后快速的爬起来,逃命似的逃出房屋。

紧随着最后一个人的脚跨出房间,燕末然大手一挥,一股劲风刮过,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屋外,天启帝看着灰头土脸跑出来的暗卫,嘴角抽了抽。

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据探子回报,燕末然能在神器下活下来,其实力可想而知,人家就是想夺位他都只能乖乖的让位,更别提管束他了,所以狂妄一点就狂妄一点吧

房间里。

凤语宁也被这突然起来的声音给吓了一大跳,她回头,皱着眉头看向燕末然,“你吃火药了脾气这么大,别吓坏孩子了。”

燕末然沉着脸,长腿轻迈,快速向前,三两步就到了凤语宁面前。

他长臂一捞,把凤语宁带入怀中。

“我想杀人。”他紧紧抱住她,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他在极力隐忍着杀意。

凤语宁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背,轻声道:“我的仇,我自己来报,杀人只会让她一瞬痛苦,我不想让她死得那么轻松。”

燕末然微微一怔,随即低笑出声,“对,不能让她死得太太轻松,她敢打你,就要让她生不如死。”

燕末然松开凤语宁,轻轻触碰她的左脸,眼里露出一丝心疼,“痛不痛”

“你说呢都留印子了,能不痛吗”凤语宁没好气的嗔他一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燕末然手指轻轻一动,一股暖流凝聚在指尖,轻轻帮她按摩。

温暖的按摩,驱散了脸颊的疼痛,凤语宁舒服的眯起眼睛。

不过凤语宁也没敢享受太久,只按了一会儿,凤语宁就让他停下来。

现在房里还有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在等着救呢,可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

凤语宁推开燕末然,走到桌前用前面的御医用下的笔和纸写下两副药方,拿出房间交给外面的人,吩咐道:“下面这副是用来做药浴的,三大桶水大火熬两个时辰,记得期间不要开盖,一定要密封

上面这副十碗水中火煎成一碗,熬好用小火温着,药浴汤也是一样,我什么时候出来要,你们什么时候再抬来,期间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打扰,否则轩辕耀出事,我概不负责”

上一章:第七百三十五章 长得帅的男人都眼瞎吗 下一章:第七百三十七章 不许脱别人的衣服
热门: 所罗门的伪证2:决意 秘书长2 我的丹田是地球 神级奶爸 碎空刀 超禁忌游戏3 黄庭道主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 魔道祖师 洞察者·螳螂